【汶川十年】20亿景区毁了 废墟上他再造“九皇山”

邓远海用上亿家产打造的北川著名景区猿王洞,在上市前毁于地震。十年后,这个北川羌族男人在废墟上再造“西羌九皇山”。

郑萃颖 2018/05/10 08:00 | 评论(14)A+
来源:界面新闻

猿王洞毁于一旦后,邓远海在原址上造了“九皇山”。图片来源:景区供图

记者 郑萃颖

编辑 刘海川

“北川终于有上市公司了。”

十年之后,邓远海还能想起那天中午在北川县城饭店里吃饭的细节。这是一个看起来平平淡淡的中午,距离北川羌族自治县猿王洞景区排队上市还剩一个月。景区负责人邓远海领着前来实地走访的证券公司老总、券商等人,在县城里用餐。

他从来不喝酒,但盛情难却。觥筹交错间,他开始头晕目眩,身体发痒。他至今能记清大家离开北川的时间是在当天下午14时02分。邓远海需要送远道而来的客人们前往景区,然后接上他们的妻子。

他们驾驶越野车开往猿王洞。这个北川当地著名景区位于绵阳市江油县西北方,与汶川相距100多公里。20多分钟后,人们行至北川与江油的交界地时,路面忽然变得颠簸。邓远海对大家说,可能轮胎没气了。但车抖得厉害,他们便下了车。

邓远海看见,远处的楼房成片倒下,地面开裂,像水波一样翻涌。他感到从大地内部吹来的大风。骇人的情景让人们只能匍匐在地。

大地终于停止了晃动,但没有人选择站起来。突然有人指着证券公司老总的手喊道:“你的手怎么出血了?”大家这才发现,老总的手不小心伸进了地缝内。待这地缝重新合拢后,那手怎么也拔不出来。

那手指已经断了,但皮肉还连着。邓远海说:“只有用刀给你割断了。”对方表示同意。邓远海从车里拿出刀,将嵌入地面的指头割断。他脱下袜子,为朋友包扎了伤口。

他们必须继续往江油走。山岩峭壁上的猿王洞坐落在海拔一千多米的山林内,同行者的妻子们生死未卜。

路到景区附近就断了。他们打算走路过去。灰尘笼罩着复归平静的大地,他们无法看清三米外的事物。这时,邓远海感觉到面前朦朦胧胧出现了一个身影,他上前辨认,发现是上午去景区办事的北川公安局局长——大地震时,他刚刚赶到山下。

这个满身是灰的男人正在发愣。邓远海拍了拍他肩膀。对方回过神:

“你的景区没了。”

30多岁时,北川本地羌族人邓远海立下志向,要用前半生赚到的十几亿家产,打造出一个羌族的景区。这些通过包工程、挖金子获得的钱,在1998年变成了猿王洞。他说,这是四川最早的民营景区,甚至早于以大熊猫闻名的碧峰侠。

江油人徐强见证了景区的发展。他记得最初景区的规模很小,只有前山的酒店、后山的索道,情人桥以及别墅。2000年,他来到猿王洞,承包了一个餐饮摊位。

“像一个度假村。”他并不看好。“别人都觉得他可能干不长,(这里)只有一个天然溶洞。”但之后邓远海不断投资、开发项目,在景区融入羌族文化体验。景区越做越大,游客越来越多,就连小老板徐强的生意也水涨船高,旺季时能达到日均收入2万元。

邓远海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猿王洞景区上。2004年后,猿王洞最有代表性的西羌大酒店开业,后山的滑雪、滑草场、羌情园、天神祭祀台……一样样丰富起来。西羌大酒店标志性的羊头设计遍布景区各处,使它呈现出羌族的显要特征。

2004年左右,邓远海为开发景区,向银行贷款6.8亿元。贷款一点点被还上,到2018年5月还剩430万。巧合的是,这笔钱是猿王洞经历地震后所剩的全部价值。

大地震断开了通往景区的路。邓远海要来了山下保安的对讲机,才获悉了景区的一些情况。猿王洞里进了400多名游客,现在杳无音讯。

“肯定没有了。”他想。情人桥下的岩壁也全垮了。客人的妻子们当时正在情人桥一带。

断了手指的老总朋友倒在了地上。大家一筹莫展。他们只能回到江油。邓远海找熟人加了一点油,把朋友们安顿在车上。“我也心里沉。但我要顶住。”邓远海说。

大地震袭来时,溶洞里的灯全灭了,电话信号全无。幸运的是,溶洞成了客人们的避难所,但30多米高的洞口掉落的碎石还是击中了一些人。地震让景区里的二十多名员工和三名游客丧生于此。

地震次日,幸存者们在熟悉周围情况的村民带领下,翻山越岭,从小路疏散。这时,邓远海从山的侧面跋涉。他爬了很久,终于抵达西羌大酒店。

印入他眼帘的是另外一番样子:被裂缝摊分的山路,垮塌的羌族碉堡,扭曲掉落的情人桥和索道,穿着羌族服饰的姑娘死后发黑的衣角。

被地震毁掉的酒店客房。图片来源:景区供图

邓远海说,景区建设前后投入20多亿元。这是景区最后的样子。震后,银行将景区剩余资产拍卖了420万元,舍掉10万后,算是还了之前430万的欠款。

邓远海变卖了自己包括汽车在内的资产,筹集到800多万元。他拿着这钱,去每一家遇难员工家里慰问、资助。“有些家庭很穷,苦啊。我把原来买的东西全部卖掉,给他们家。”员工张再兰至今还记得邓远海那时的样子:看上去总是沉着冷静,应对一切事情,但到了这些员工家里,“能看出他心里的愧疚。” 

一切百废待兴。景区的善后工作大约持续了一年。一些闲置的基层员工分赴他处,有的被邓远海介绍去了朋友在三亚的企业。大部分人都在等待景区重建的消息。

等结束了这一切,邓远海决定东山再起。

他开始通过各种途径集资。他求助朋友,借高利贷,甚至遇到了一家成都的“骗子公司”,被骗去了200万元。

他看上去消瘦且缺少睡眠。“他不想放弃。可是当时重建的机遇和资金都不比地震前了。”张再兰说。

2009年,邓远海觉得时候到了。

新的景区在原址的基础上扩建,“猿王洞”更名为“西羌九皇山”。邓远海开始将散落各地的员工重新聚拢。到了2010年,景区陆续恢复基础设施,重建酒店。

“地震以后物价高,人工工资上涨,重建非常困难。”餐饮老板徐强也在这一年回到景区,他把餐饮店交给父亲,自己加入景区公司工作,在断石残垣之间攀爬,搭设网络通讯设备。他看到索道、情人桥、羌族碉堡、崖壁玻璃栈道、狩猎场,西羌酒店,曾经破碎的景象开始慢慢复苏。

2010年底,九皇山景区试营业,但游客稀少。“我们做过一个游客调查,人们还是对北川留有地震的阴影,电视里天天报道,大家都不愿意来。”徐强说,随着一年一年过去,人们的生活恢复正轨,前来景区的游客也逐渐增多。2017年,九皇山景区开始实现盈利,年客流量超过45万。

2018年,国内旅行社集团到访九皇山,有感于邓远海东山再起的经历,决定入股40%。“老邓是个很真诚的人。我们看重他们的团队。”一位营销人员在介绍2018年项目计划时说。

这个景区仍然有些粗糙。索道和缆车车厢看上去只是一些线缆和铁质的载人设备,没有华丽的装饰和舒适的坐垫;攀登景区需要登上极高的台阶,有些区域的阶梯斜度甚至接近垂直。铁质轨道和塑料车厢打造的滑道,多少像是上一个十年的产物。

地震后修建的五彩玻璃栈道。图片来源:景区供图

“把景区都恢复起来就不简单,很多事没有考虑地那么精细,景区现在还没达到我预想的目标,慢慢做这个事,我是这样想的。”邓远海说。

他时常会想到那个下午,破碎的景象历历在目。重建“九皇山”后,邓远海决定,景区在每一年的5月12日对所有游客免费开放。

“猿王洞”毁于上市前夕。2018年3月,“九皇山”退出新三版,目前准备在主板上市。

邓远海说,这是他一定要实现的目标。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4)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