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

有赞创始人白鸦上市后首发声:黄峥和我一样都是用最底层思想做事情的人

陈天琪 2018/05/08 10:51 A
白鸦认为如今非一线城市的白领,才是主要的消费升级人群,他想在未来五年内用联营连锁的经营方式去带动中国二三线城市线下商家的生意。

上个月,微信电商有赞通过借壳中国创新支付,实现了上市、持牌的“一箭双雕”。

创始人兼CEO白鸦发出内部信称,经有关部门批准,中国创新支付公司用55亿股股票换有赞51%的股份。有赞成为中国创新支付的第一“大股东”,并正式完成在港借壳上市。以当前每股0.58港币的价格计算,有赞的市场价值将超过60亿港币。

近日,白鸦在有赞春季沙龙上也做了自宣布借壳上市后的首次演讲,白鸦介绍道,有赞成立5年来,最核心的两个业务是全行业电商解决方案(微商城)和新零售解决方案(零售、美业、餐饮、中台),而“微商城”目前已迭代7个版本,上线功能超过1000项。

他提到了自己对未来看法,认为如今非一线城市的白领,才是主要的消费升级人群,白鸦想在未来五年内用联营连锁的经营方式去带动中国二三线城市线下商家的生意。

他还表示,电子商务正式迎来了以移动社交为轴线的增量市场,小程序是爆发点,微信连接一切,“每天有8亿笔订单在微信支付上产生,这8亿笔订单让每天活跃的接近10亿人在这里既生活也消费,我们有理由相信基于微信、基于微博的社交购物场所是将来最大的社交购物场所。”

白鸦说,一开始做Saas很难熬,因为资本看不懂,导致给这个行业的估值很低,而商家们一心想要流量,两年前100%每周找有赞的商家都是冲着流量来的,一听是工具就走了,“现在依然有,这个只能熬,没办法。”

而提到拼多多时,白鸦表示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和他一样都是用最底层的思想做事情的人,“我特别欣赏黄峥,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和我们一样用我们最底层的思想做事情的人,其他都和我没有关系,而且我们从来不解释,行业说我们原来是什么我们就是什么,行业说我们是微商我们就是微商,行业说我们是平台我们就是平台,不管,我们就做自己的事儿。”

以下是白鸦在演讲中谈到的对未来的一些看法以及与记者交流的问题:(界面新闻有作删减)

“非一线城市的白领人群,才是主要的消费升级人群”

所有人都在讲中国的消费升级,但是我们认为中国的消费升级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就是所有在一线城市的人都说我好像并没有消费升级,很多人说是消费在下沉,事实上不是这样。比如说在杭州这样的城市,一个普通公司的白领三年以前一个月的月薪可能1万块钱,虽然月薪1万块钱,但是房租只有2200块钱,今天杭州的一个白领三年以后月薪可能从1万块钱到1.3万、1.4万,房租已经到4000、5000,三年前要买的那套房子1万块,今天已经3万块了,所以让杭州的、北京的、上海的、广州的、深圳的人民怎样消费升级?没有办法消费升级。

所有一线城市的人群说消费升级是一个假命题,但是事实上也不是真的,为什么?中国太大了,比如说嘉兴、无锡、温州,三年以前公务员的月薪2000块钱,今天月薪5000多块钱,三年以前不用买车、不用买房,今天依然不用买车、不用买房,如果把一个月拿到的5000块钱都花掉了还可以回家吃饭,所以他所有的钱都是用来花的。所以,消费升级其实不是一线城市的白领人群。

消费升级主要群体有两类人:一类人是真的已经很有钱的人,他们真的消费升级了,因为对他们来说花钱是他们生命当中的一部分;还有一类是孩子,父母省钱俭用也要给他们花钱。当然,还有一类是非一线城市的白领人群,就是二三四五线城市的白领人群,这是真正的消费升级的主体。

我们希望在未来2-3年,甚至5年时间在中国踊跃出一片特别有意思的零售模式,这种零售模式就是在北京、上海、杭州、深圳开一些样板店做的非常红火,但是其实不赚钱,这些样板点做好了品牌,打磨出了成熟的模式、打磨出了精细化管理模式,把所有经济模型跑出来,开始做联营连锁的加盟,放在了嘉兴、无锡等等县级市和稍微大一点的县城,甚至到普通的中国县城,在大城市练出模型和算法,用联营连锁的方式带到中国二三线城市是中国未来零售线下商家涌现出的新的一股做生意的浪潮。

这个看法可能会影响接下来你们看到的我们在未来做的有赞零售、有赞美业做的一些工作以及深度下去的服务等等这些东西的布局,其实都和这些大的方向我们的判断相关。

“电子商务正式迎来了以移动社交为轴线的增量市场,小程序是爆发点,社交网络将是最最最大的购物场所,微信连接一切”

我们之前觉得没有人有机会做新的电子商务平台了和电子商务生态了。可是2014年、2015年,VIVO和OPPO把手机卖到三四五线城市去了,2015年刚开始几个月微信红包只有很少的人使用,那一年春节微信红包有了两三亿人使用,那个时候中国商人做生意可以5毛、1块挣钱了,因为每个人微信里都有钱了,另外就是一批老人、一批小孩,一批从来不网购的二三四五线人群手机中有钱了,于是他们开始买东西。

2017年拼多多火了,2016年开始有赞惶恐的向商家收费的时候我们觉得可能九死一生,但是我们GMV在一路生长,因为在社交生态上出现一些新增的市场和新增的人群,这是我们看到的增量市场,是基于移动社交的购物人群的增量市场,包含了新增的原来从来不网购的人,也包含了在电商平台上厌倦了各种对比、各种比较,被卖家追着跑的高端人群。

而且每天有8亿笔订单在微信支付上产生,这种8亿笔订单让每天活跃的接近10亿人在这里既生活也消费,我们有理由相信基于微信、基于微博的社交购物场所是将来最大的社交购物场所。可能因为这样的判断,大家会看到我们所有经营场景和产品都和移动社交网络密不可分。

“私有化顾客资产、私域流量为单个客户提供更多服务获得更多价值,让老客户带来更多的新客户”

我们发现真正开始琢磨怎样把生意做的更长久的商家无一例外的都在动手开始做私有化顾客资产的市场,或者叫做私域流量的事情。比如说只会坚守平台的韩都衣舍开始做了。

“朋友圈KOL”

一个新的词出现了,就是朋友圈KOL,当一个网红粉丝在去中心化的社交平台上粉丝超过10万的时候,每一条信息掉粉率很高,每增加一个新粉丝的成本也很高,如果一个能够表达信息非常准确,去引导别人消费的能力很强的朋友圈的达人加满5000个好友,他能抵别人超过10万粉丝的效果。

真正头部商家除了开始玩公众号,基于公众号有小程序,开始把个人微信号用起来,开始打造在微信群和朋友圈的人设,这样的人设整个转化率会变的更好,可控性更好。当然,这里没有看到一个特别有效的工具或者特别有效又敢完全公开的工具给大家用,但是我们很幸运的看到了微信企业号从前年开始整个有赞的内部开始启用微信企业号,我们不知道它会带来一种什么新的浪潮。如果你有5000个高品质的好友并且有一些群一定有超过10万粉丝的效果。

“我们正在经历,零售经营从信息化到互联网化,再到智能化的过程,智慧零售的前提是一切实时在线,客户在线、商品在线、员工在线、经营在线”

当一个商家通过IF码统计每一双鞋子有多少人试用,最后有多少人购买的时候,可以在新鞋第一天上架后第二天果断促销,因为他发现很多人在试穿但是没有人买,于是问那些人为什么不买,人家说这些人比较不舒服,所以第二天开始把库存清掉。

当一个新品第二天开始清库存的时候,可以想象一个商家的经营效率得多高,不然这个库存可能质押很久,这个质押的库存未来可能就是一笔坏账,这种智能化的东西越来越多开始应用,比如说人脸识别。这种应用萌芽刚刚开始,这种应用的一切前提就是商家必须把所有经营环节全部在线化、全部互联网化,而且要实施在线化,只有这些客户的在线、商品的在线、员工的在线化以及一切流程经营环节的在线化,才能够迎来开始尝试一部分的智能化,这个智能化不是办公室货架和无人零售,而是真正开始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的算法,给商家以更多的经营管理的建议、推荐,比如说推荐你进什么货,比如说推荐你如何营销。

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商家告诉我们虽然你给我带来的流量比原来多了一点,但是我更在意的是你居然可以帮助我省很多的营销费用,居然可以帮助我把营销的转化做的越来越好,省钱也是赚钱的一部分,比如说不用进错货,而智能化的时代已经开始有一定萌芽了。我们即将开始全面迎来经营的互联网化和在线化。

“中国正在试验一种引领全球的新零售模式,私有化顾客资产、互联网营销和销售、全渠道统一经营管理”

中国在尝试一种未来引领全球的新的零售模式,至少目前可以包括几个内容:一是每一个商家都在不断私有化自己的顾客资产;二是每个商家都一定要尝试互联网化的营销、互联网化的销售,每一个商家必须把所有渠道营销、经营、管理、销售统一的在线管理起来,这是新零售基础设施的萌芽,至于未来的零售长什么样的?我们觉得它重要也不重要,因为走着走着自然到那个时候。

但是我们坚信中国未来3-5年之后是全世界零售模式真正的引领者,全世界都在抄中国的零售模式。我们在3年以前非常斩钉截铁的说我们不国际化,至少短期之内不需要国际化,当然我们也把我们那颗国际化的心留下来了。

答记者问:

提问:上市之后的打法和上市之前有什么样的不同?

白鸦:昨天我在讲,SaaS先做3年,做产品和技术,第4年开始做深度的产品技术和行业整合,开始做市场销售,第5年开始赚钱,第一阶段做产品和技术,第二阶段做生态和行业整合,最后大家共建,共建过程当中包含了投资和并购、整个行业的整合、生态的整合,这个整合的过程一定靠资本推动的,在二级市场手段很多,这是比较大的变化。

业务端没有任何变化,当然也会有一点点,这一点点变化就是因为你有上市公司的监管,所以客户对你的信任度会加强,这是一个自然而然会发生的事情。当然,交易SaaS这个行业中因为我有牌照,所以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彻底放开手做,当然这是我们特殊的东西。

基本上是三个:第一,资本手段多了、灵活了,搭建生态的可能性和操作方式多了很多;第二,客户对你的信任度会加强,本来我们基本上成为行业标准了,这样会更加成为他们不得不的选择,或者不会犯错的选择;第三,因为我们有牌照,帮助商家做资产管理、帮助商家发预付卡以及未来很多业务都可以非常顺利开展。

提问:昨天说社交电商是基于微博、微信的社交电商,对于阿里,京东这样中心化电商他们有机会吗?

白鸦:这个事儿不冲突,像黄峥这样打的猛的还是有冲突的,但是我们这种对企业做服务的人来说和平台没有任何冲突,你做淘宝就做淘宝,做京东就做京东,但是还是要私有化流量这个事儿,我们帮助商家在干的,甚至我们未来希望可以帮助商家把所有东西打通,某种程度上我们和平台是两个维度,平台是纵向的维度,我建议平台到我这儿来做生意,我们是横向的维度,我给你提供全渠道的工具让你把这个平台做好,平台是纵向,我们是横向,不冲突。

在社交平台上,如果用什么干法才决定和你有没有关系,如果用我们的干法帮助商家在社交并台上建立私有流量,这个事儿和他没有关系,如果用黄峥的干法可能就有关系,在社交平台上建立自己的平台,但是这个事儿看他会不会干了,买流量卖流量,买货卖货,永远都在一个逻辑上,过去做电商的的逻辑是品类逻辑,黄峥是基于人群匹配商品,是人的逻辑,所以平台是不是可以基于社交网络再做入口平台,可以,黄峥已经证明了可以,而且可以做的很好。

京东能不能搞得了?能不能防御得了黄峥那一套东西?得看老刘(刘强东)他们的想象力,能不能转型,对他们来说最紧迫的根本不是做点SaaS、防守,最他来说最紧迫的是黄峥已经打到他门口了,黄峥如果想干他们的3C太简单了,直接找几个上级厂商,直接告诉厂商。只是黄峥没有干这个事儿,或者他们慢一点,或者还没有到拉客单价的时候,商品对他们来说都是筹码而已。其实怎么打和我们没有关系,因为他们都是一个一个的纵向平台,我们只是在底下做了一个横向的服务而已。

提问:对于他们来说一线城市还是他的增长?

白鸦:不是这个想法,大家逻辑不一样,今天全世界、全中国对于电商、对于很多的逻辑都是经验逻辑,都是过去经验,所以很多词在定义它,很多规矩在定义它,但是我很惊喜的看到了在零售、在交易、在电商这个领域中出来了一个我们,出来一个拼多多,我们说你们这套逻辑我们根本不管,我们不去学。

黄峥的逻辑就是社交网络可以传播,基于人喜欢,愿意传播,大家一起购买,从工厂直接把货卖到消费者手上,毛利极低,拼多多就是。我们管你们是什么,我们就是一个软件,就是给商家赋能,让商家有自己的私有流量,让商家经营效率更高,商家需要经营自己的流量,哪个地方火就帮助商家干,我和黄峥是有自己的逻辑的,管什么品类逻辑、管什么平台逻辑、管人群什么,和我没有关系,我们认为的最常识的逻辑,和经验没有关系。

我特别欣赏黄峥,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和我们一样用我们最底层思考做事情的人,其他都和我没有关系,而且我们从来不解释,行业说我们原来是什么我们就是什么,行业说我们是微商我们就是微商,行业说我们是平台我们就是平台,不管,我们就做自己的事儿。

提问:刚才谈到微信哪一天不火了可以去别的平台,因为昨天说社交网络是最大的购物场所,现在大多数集中在生态里,您有没有想过微信生态的电商机会会在短时间内有一大波涌现出来,还是在一定时间内会消失掉?

白鸦:首先,微信在很长一段时间会持续火,一天用100次微信短时间内不会封掉,腾讯也绝对不允许第三个微信、第三个QQ从别的地方出来,我会觉得微信这个火会非常持续,因为太坚挺了,这是最底层的业务,会非常坚挺,增长还会接着持续,这是我自己的判断。

 第二,很多人不看朋友圈是一个假象,可能一年以前一个县城的青年微信只有150个好友不得不看快手、不得不看今日头条、不得不看微博,但是150个哥们依然在微信上,但是现在不光150个哥们在微信上,很多人都在微信上,所以不看朋友圈真的是假象。腾讯在金矿慢慢挖的能力真的非常强,我会觉得它会持续很久很久。

回到电商的机会,也依然很久很久,如果你在这里做平台,机会只有2018年,过了2018年可能就没有什么机会了,黄峥会把平台80%以上的机会吸走,当然可能还有人做新的平台的机会,我不知道是什么,我觉得还有。如果你是商家经营自己的小群体不断耕耘永远都有机会。

提问:针对做线下遇到哪些问题?

白鸦:第一,做线下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这帮人从小被父母宠着然后上大学,在办公室上班,不知道门店生意怎么做,而且现在生意人和我们不是一代人,和我们一代人其实是90后,因为在互联网里和我一样理念的是90后,但是主力做生意是80年前后,理念和你不一样,你还不懂,这是我们遇到的最大问题,怎么办?我们就得自己开店,死磕下去。还有一种就是和类似于昌宁号这种深度合作。

第二,这个行业的人不懂SaaS,不理解SaaS,也不理解商家自己开始做自己的私有流量,我们和商家的频道很难连接,商家见我们就说找你合作一下你帮助我卖一下,我说帮助你做不了,我是一个工具,他们就走了,每一次找我们的商家绝大部分都是这样,但是现在越来越好,他们懂了,是缓慢教育市场的过程,现在已经越来越多的商家眼中不仅有流量,可以建立自己私域流量。两年前100%每周找我的商家都是冲着流量来的,你不做流量就走了,现在还是有,只能去熬,没有办法。

第三,资本看不懂SaaS,我见过无数的投资人和我聊说你要转型做平台我马上给你钱,我说我要转型做平台我就不离开阿里了,我真的没有兴趣,我觉得赋能这个事儿更有意义,所以资本看不懂,这个行当的估值就很低,走的就很慢,所以SaaS一开始都很难,这个我们熬过去了。

提问:昨天看到拼团、分销有赞也在做,这也是社交电商上很火的,未来有没有冲突?

白鸦:大家是不同的,拼多多是一个纵向、云集是一个纵向、淘宝是一个纵向,我是一个横向,我是做工具的,和谁都不冲突。他们的能力根本不是拼团的技术能力,是拼团的运营能力,你提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儿,我的商家把什么功能用的好,基于这个功能是不是可以搞一个平台出台,因为我有太多的商家,我们现在拼团很好,拼团可以出来一个拼多多,如果你觉得还有一个方式很好,你提到一个很好的可以有的创业方向。

提问:在融资渠道更多了,未来钱花在什么地方?还是在技术上?

白鸦:我现在核心成本都是人的成本,我核心就是做产品、做服务,我最多开一个会请大家过来,花不了多少钱,我没有太大的成本,我的成本都是人,未来把钱都是花在人上,都是花在这个团队上,本质上花在做好产品和服务这个事儿上。未来有一些钱,我们自己挣的钱或者融的钱会做一些投资,花在那些还小的有赞的身上,我每一周都会看到一个BP,是投资人给我的,一定有一页写我们是什么什么领域的有赞。

提问:你刚才说未来投资会投小的SaaS,有没有可能像腾讯直接和传统零售商合作成新合资公司做?

白鸦:可以,我们在讨论,我们确实在和传统软件探讨这个问题。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1)

分享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5)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