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关八”到“会火” 马睿的二次创业

如今,“原则、底线、分寸感、导向”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内容形式从“UGC+PGC”全面转向了PGC,此外,公司还增加了云营销、艺人增值服务和数据服务两条业务线。

刘燕秋LYQ 2018/05/04 10:06 | 评论(0)A+
来源:界面新闻

2017年9月19日,马睿选择在他的三十岁生日当天将 “关八”升级到“会火视频”——一个以App、微信、微博全渠道为载体的娱乐内容服务平台,还发布了“会火星球”、“会火不NG”、“会火MIAO音乐” 三款短视频产品。

如今半年多过去了,会火在新产品的探索上经历了哪些思考?对依旧火爆的短视频行业有哪些认识?在“微播易短视频驱动力·风向2018自媒体峰会”上,界面新闻跟马睿聊了聊转型的历程。

用马睿的话说,过去一年的变化还是很大的,就像“从孩子到成年的过程”。如今,“原则、底线、分寸感、导向”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内容形式从“UGC+PGC”全面转向了PGC,此外,公司还增加了云营销、艺人增值服务和数据服务两条业务线,试图实现娱乐行业上下游的互补。

从“关八”到“会火”不亚于第二次创业。

在马睿眼里,2017到2018年,最大的成功就是公司没有死掉,最难的则是当初决定要升级的阶段,因为“创意是无法标准化的”,在那个转型的关口,谁都“没法拍着胸脯说这件事情做的就是对的”。

界面新闻:去年9月,会火视频进行了产品和品牌的升级,推出了三档新栏目,这些产品是怎么确定的?

马睿:内容创作者实际上大部分都是根据经验,以及现有的市场环境和用户环境来判断,再加之自己的制作能力。我们做的这三档节目完全都是跟娱乐圈相关的,其实继承了我们之前在娱乐圈里面的影响力。但是今天,音乐向的节目已经停播了,停播的原因特别简单,就是因为我们发现音乐在娱乐圈里面实际上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品类。它是一个很小众的东西。大家可能更关注的是作品,而这个音乐背后的那些人和事陌生感太强。一些综艺节目做的实际上是以真人秀的方式把这些东西展现出来,短视频想要把音乐这个垂直领域展示的足够透彻非常难做,所以我们后来就暂停音乐这个品类。

界面新闻:另外两档节目现在做得怎么样?

马睿:“会火星球”基本上一期有一千万左右的流量。星球现在还开辟了KOL线,做真实人物记录,进展还比较顺利,而且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发现我们可以扮演观察者的角色,同时它给我们的用户带来跟圈层互动的通道。我们希望在未来能够更多去做离用户更近的东西,艺人离得很远,但是KOL可能离用户就更近了。

我们也希望这个行业里面艺人都可以KOL化,把他真实的那面表现出来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给这个艺人贴上独特的标签。这对艺人意义重大,不仅能够接到垂类的品牌广告,还可以让自己变得有性格。因为大部分艺人是没有性格的,我们看到的都是作品这种内容给他赋予的标签,我们看不到他真实的标签是什么。这些事情都是我们现在根据这档节目而延伸出来的。

还是我们在9月19日开发布会时候说的那句话,首先我们发现规则,或者是去呈现规则,接下来我们就要研究这个规则,然后最后一步是要推动这个秩序往前进展,所以我们也希望今年能够做一些关于这个行业更深度的事情,包括现在我们做的给行业做的数据服务,包括给艺人贴上标签的这种艺人服务等等。这也解决了我们自身冗余流量怎么样去使用的问题,因此是一个完整的产品体系。

今天这套体系可能不是很完善,但我们还在完善过程当中。单看节目的话,现在目前平台流量都还不错,商业化跟所有现在的MCN公司商业化路径是一样的。

界面新闻:那这个产品的定位是怎样的?现在还有一些B端的服务?

马睿:我们不是一个纯粹的自媒体,纯粹的卖流量,卖内容,因为公司到了这个阶段不可能只做一件事,目前现在公司主业务就是三条线,第一条线是内容制作,是我们原创内容的制作,第二条线就是云营销,我们给很多IP生产方做一部分营销,包括今年的几步超级网剧,还有就是刚才我说的艺人增值服务和数据服务。在“微播易”得的奖就是我们第一个板块的内容,你可以把它看成自媒体,也可以把它看成渠道,也可以把它看成一个节目,都无所谓,重要的我们就希望能够产出一个又一个的新鲜好玩的东西,而且这样的东西跟后面的两条业务线还能够挂钩。

界面新闻:所以我们是要做一个娱乐公司?

马睿:对,我们早就已经是一个娱乐公司了,可以这么说,之前关八从媒体状态走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娱乐公司了,只是那个时候我们做的线条还比较单一,慢慢加业务上去,也摒弃了很多业务,到今天他可能呈现出一个能够互相补给的结构,内容可以帮助艺人这边去贴标签,艺人这边可以输送到商业化,让他增值,然后数据服务的这个板块可以由更多的合作伙伴加入进来,让数据来指导我们的内容创作,这些实际上都是我们希望在这个圆环当中完成的。我估计完美的闭环很难实现,但是一个小闭环我觉得是可以做到的,我们期待走这个方向。

界面新闻:那现在会火视频在调性上还是有一点不同吧?

马睿:我觉得是因为我们之前起的那个名字,关爱八卦成长协会,大家先入为主的就会考量说这里面是不是有八卦,但我们很早之前一直在说,其实关八做的就是娱乐的表达方式,呈现用户感兴趣的内容,如果当时叫做关爱好奇心生产协会或者关爱求知欲生产协会也都是成立的,像我们之前也做生活八卦,但是因为八卦这个东西就是跟娱乐圈相关的东西,镁光灯下把你照的打眼一看你就是做八卦的,这个也没有办法。

今天我们的内容形态一定是发生了变化的,以前肯定是做错了一些什么才会被封号,所以我们还是在内容上做了一些调整,比如说我们的原则、底线、分寸感、导向等等。今天全部都已经处理完了,而未来我们遇到的挑战事实上还是用户给我们的挑战。

我们现在所做的所有的内容方向,一定是有情有趣有品,同时要有正能量,我们也希望在这个过程当中树立比较明晰的态度和价值观。用户的内容消费也在升级,他只会看自己喜欢的那些内容,而什么是喜欢的?我觉得一个是基于兴趣,二来是基于他看了一期节目之后,觉得这个节目到底给他带来了什么样的信息量。

我觉得这个行业所有人都是这样的,这么多的平台和复杂的碎片化的内容的快手、秒拍,你说你到底看谁?长视频平台现在也在做短视频,也有短视频内容,谁也说不清楚短视频到底是什么这个一分钟两分钟是短视频?还是十分钟,十五分钟是短视频?没有界定,大家都不要care这件事情,事情还在变化,一切都还没有尘埃落定,所以我们就只能去摸着石头过河,但好在整个的商业化环境和平台给予我们这些内容创作主的信心是一天比一天强的。虽然我感觉还是有点慢,但整体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你刚才的问题说我们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样的变化,其实变化还是挺大的,大约是从一个孩子到成年的过程,变得更加稳重,然后也更加知道自己给用户带来什么东西才是最有价值的。

界面新闻:在这个过程中会损失掉一些东西吗?

马睿:我觉得在任何过程当中都会损失一些东西,我们每一个人成长的每一步都会损失一些东西的,命运的手在无形的推动着你往前走,你改不了,你可以遗憾,你也可以回头再望一望,看一看,总结一下,复盘一下,对未来可能有好处,但是你无法回到过去,过去那一切不一定都是对的。没有对错,只有选择,所以今天我们选择我们就得认,没有什么好去遗憾的事情。

界面新闻:你们现在的用户群体和原来的用户群体是同一批人吗?

马睿:是同一批人,但是比以前跨度更大了,现在微博上面我们的会火娱乐快报这个产品每周大概有十几亿流量。存量其实是有损失的,但是现在慢慢因为增量的原因也有了回笼。

界面新闻:从去年9月份到现在大概也是半年多的时间,这半年对你来说相当于是另外一次创业吗?

马睿:对,相当于是更难的一次创业。可能别人会觉得你以前有团队或者怎么样,现在应该更简单,其实不是,如果我从零开始,光脚不怕穿鞋,我倒没什么压力了,但是今天我们有一百人的团队,也有我们之前的品牌和影响力,怎么样作出一个更好的模式?

我不认为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当中单纯比拼的是产品,不是我的视频比你的视频做的好,你的这个节目比我的这个节目好看,内容这件事情非标准化的程度体现在哪?就是你做一个内容我也能做出来,我能做出跟你一模一样的来,只不过看谁运气更好了,所谓的核心的竞争力可能是经验可能是人才,但也许我挖来你的人就可以做出来,对吧?所以,最后比拼的还是公司,就是公司与公司之间的比较,商业模式上的差距。就比如新世相和一家传统做营销事件的活动公司,这家活动公司永远都赶不上新世相,因为新世相在组织模式、商业模式上都更高一个等级。

这是我认为在今天这个时代当中我们需要比拼的,你干的这个事看似好像是一条赛道,但是这个赛道到底花了你多少的精力。你的模式到底跟我的模式比较起来是否是能够有极强的竞争力的,这件事情是我们今天我觉得各个公司需要去探讨的问题。

刚才我跟你讲的三个主要的业务板块,我不敢说今天我跟你说了就不会,今天阿里、腾讯、百度、今日头条都在变,你也不知道下一次内部的变革和外部的变革是从哪里来的,但是至少我们现在这个阶段要思考清楚。在这个市场环境下我们做这样的变化,首先活下去,其次,要带来强劲的生长能力,再其次才是品牌,才是影响力,才是规模化的变现,才是价值。

界面新闻:现在公司有多少人?

马睿:小一百人,长沙、北京两地。

界面新闻:这半年多的时间,你觉得最难的是哪个阶段?

马睿:没有最难的,只有更难,看在哪个维度考虑,如果只是一个感觉的话,那可能真的是当初我们决定要去升级的那个过程,就像刚才说的,创意是无法标准化的,我们有这么大一支团队,但是也无法拍着胸脯说这件事情做的就是对的,要承担一部分风险。但是后期我觉得那就是攻克一个又一个我没有做过的事情,然后达成每一个阶段的里程碑,那可能每一个阶段都有每一个阶段的困难。

以前我也觉得我自己挺幸运的,一直说幸运一直说幸运,但是最终我们发现可能并没有一直能够幸运下去的公司和企业,所有的公司都多多少少遇到过一些沟沟坎坎,更好的一个解释是我们的能力还不够完善,必须通过我们自己的学习能力解决这件事情。

界面新闻:今年你给公司定下的目标是怎么样的?

马睿:今年我给公司定的目标就是具体的数字了。其实我觉得2017-2018年我们自己认为做的最成功的事情并不是我们的作品,而是我们的转型。至少大家还知道你在。既然这件事情做的还行,那今年就往夯实这个基础,就是用户量再做起来,产品立住,具体的那就是数字,流量多少,粉丝量多少,用户量多少,活跃度是多少。

界面新闻:现在做短视频的好多都在做MCN,会火视频在这方面有何布局?

马睿:MCN这个体系实际上只是一种协作模式,我们一直是一个类MCN公司,为什么一直做类MCN公司?是因为我们没有做那么多的号,也没有做那么多的内容,但在国外其实也不是这样。

我之前还在跟别人聊MCN的事情,中国MCN公司大概分三大类,第一类就是纯粹的内容经纪公司,公司不生产内容,签的所有的人生产内容,给你提供市场、品牌、商业化的能。第二种模式就是像以前是做内容的,等到内容做到一定程度发现商业化能力有限,就需要更多的人来消化我的这些流量,内容一部分是自制,一部分是签约的。还有一种就是像我们,不签约,全自制,渠道也是自己的,内容也是自己的,但并不代表我们将来不会签人。谁都不知道未来在哪,谁都不知道未来这个内容形态落在哪个地方。

美国跟我们刚好相反,像Maker studios这种大型MCN,被迪士尼收购的时候,比一个电视台的价值还要高,就是一个内容经纪公司,但是当收购之后现在它也遇到瓶颈了,回头自己开始自制了。核心是怎么样实现利益最大化。

打个比方,我以前就是卖碟的,租录像带,最后就买你的版权,你有版权我就买过来,那你架不住版权方一直提高价格,就像你签的这个人他长大了,他的价格越来越高,你的利润越来越少。Netflix 做的事情就是自制,像《纸牌屋》,我自己做,我有数据,我有渠道,不需要买你的。一样的道理,我不知道未来国内的MCN公司发展是什么样子的,但是至少我们现在看到各种形态都有,整个媒体产业当中的很多环节其实都还不够标准化,中间有非常多的机会。我觉得还得要3-5年才能够尘埃落定,现在都说不上。

界面新闻:现在这个行业做一个单纯的中介模式就会被淘汰掉?

马睿:也不是被淘汰掉,就看你活不活得下去了,因为这跟公司规模有关,如果今天一个公司他下面只签了三个KOL,这个阶段他可能挺赚钱的,但是然后呢?他要不要往大了做?

每一个板块都在倒逼,除非你就是佛系的MCN公司,我就孑然一身,我就做这三个人,但是一般不会这样,商业逻辑不是这样的,谁都想要把这个事做大。现在做中介活着的多的是,但是你要想办法做一个大中介,那可能这种模式就有点过时了,你就得想办法增强你其他部分的能力。如果我的公司有极强的商业化运作能力,或者今天我就是一个平台方,我有巨多的流量,我做中介是OK的。

界面新闻:现在会火视频还会做UGC的内容吗?

马睿:现在不多了,我们主要还在做PPC,因为UGC也得PPC化,我们又不是一个社区体系,纯粹让UGC给我们生产内容本身不太可控,内容标准、品类、推荐方式都不太可控。

界面新闻:你们会考虑做一些垂直内容吗?

马睿:我们做的就是垂直内容,我们做娱乐这个垂直门类,但是只不过娱乐很大,我们做的是大垂类。但我觉得慢慢细化吧,比如说我们现在做艺人的东西,我们希望带着艺人一起做微综艺之类的,这种可能就是娱乐这个大门类下面的,一级标签可能是娱乐,二级标签可能就是娱乐圈,三级标签可能就是艺人或者是什么,我们会慢慢的往下做,需要点时间。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