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

学霸君CEO张凯磊:1对1教育的仗刚开始打,下半年厮杀更激烈

秦旭曌 2018/03/31 10:33 A
尚有巨头未进入1对1教育领域,真正的厮杀还未到来。

“他们需要把这些技术做出来才知道,也不是很难,花三年时间,扔几个亿就出来了。”在学霸君2018年媒体沟通会上,张凯磊如此说道。这位身形微胖、憨相可掬的创始人在面对记者提问如何应对其它K12教育企业向学霸君优势业务拓展时做出上述表态。

成立逾5年,学霸君在B端和C端均布局了业务线。B端产品是面向学校和教学机构的AI学,C端产品是拍照搜题和1对1教学辅导。2017年,学霸君完成从一家纯粹的技术公司向由运营驱动的销售公司的转变,半年流水超过1.2亿元。而在2018年,张凯磊将这个目标提升到10亿元。

现阶段学霸君,对K12教育行业的认知已从“滴滴打老师”的资源匹配阶段,进化到以人工智能技术提升教学效率的精准教育阶段。

B端业务的AI学平台以个性化教学为目标。老师在平台上备课,讲课,学生在搭载系统的Pad端上课,写作业,测验,考试,通过智能手写识别笔,实时在老师端和学生端接收互动反馈。

根据智能手写识别笔的反馈,AI学可以对学生提交的作业进行自动化实时批改,精确到学生在哪个解题步骤出现错误。老师可以根据生成的学情分析报告,了解学生对哪些知识点没有掌握,存在盲区,进而安排授课内容及进度。

开展B端业务两年,2017年AI学已覆盖200余所学校,近1000个班级,其中有大约300多个班级完成了一个学期以上的训练。张凯磊预计2018年还将新增2000+以上班级。

B端业务占学霸君2017年的营收比例不到30%,但在张凯磊看来,开展B端业务是因为目前教育行业面临的矛盾是家长越来越强烈的改革需求同学校落后的普鲁士教学法之间的矛盾。

“学生80%的时间和90%的数据都在学校,我们要在主场景里找到机会”张凯磊对界面新闻记者说道。他认为课外辅导不应该有这么大规模存在,学校的教学效率更高了,课外辅导的规模会变小。

在学校的使用场景中,老师及学生的教学、学习行为在AI学平台上形成完整闭环,AI学负责记录和分析相应数据。比如学生写作业中的书写、停顿等行为,能够反映出学生学习态度和学习能力存在的问题。

上述图片中,从完成作业时间和班级排名两个维度建立的坐标系中可以看出,绿色区域标识的能够快速完成作业的,通常是班级排名靠前的学生。粉色区域代表的投入时间不正常的区域,尤其在最后时间突击完成作业的学生,表示存在抄袭作业的情况。以及蓝色区域那些书写、停顿比较规律,但完成作业耗时时间较长的学生。

张凯磊说老师首先要帮助的是蓝色区域的学生,他们学习态度正确,是在学习方法和学习能力方面出现了问题。

如果延展行为数据的时间维度,以一个学期为例,还可以反映出学生在开学和期末阶段对应的所有行为结果。

张凯磊举了一个例子,一名学生在开学阶段的数据显示能够正常完成作业,期间数据有近两个星期的空白阶段。在此之后,这名学生的行为数据就反应出抄袭作业的情况。后经老师了解,该学生在学期中因身体生病住院,跟不上学习进度,又没能及时请教老师,积攒的问题越来越多,进而出现抄袭作业的结果。

AI学通过分析学生行为数据中的异常情况,可以帮助学校建立预警机制,在学生下滑阶段初期进行帮助。

在C端,学霸君的产品能够根据学生的考试分数分析失分背后的原因,找出学生对哪些知识点不熟悉,不擅长何种题型,简单题和难题的得分率是多少?并根据这些数据给出建议,如练习题型及每日训练量。

学霸君通过对学生的学习过程进行分析,输出分析结果。并基于报告,在1对1授课过程中,为学生安排针对性的授课内容,同时帮助教师从基于个人经验的课程设置向数据辅助经验的教学转变。

根据Analysys易观的报告,2019年中国互联网教育市场的交易规模将达到3718亿元,接近4000亿的规模。K12教育、语言培训、职业教育等依然是互联网教育市场的热门领域。

张凯磊透露,教育企业对人才、对渠道资源十分渴求。今年的厮杀不会停,下半年可能会热闹一点,还有巨头没有进来在线1对1教育领域。

“教育企业的仗刚开始打,早着呢,这一拨要打的时间很长,会长很多”,张凯磊说。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4)

分享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5)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