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证监会持续严打 短线炒作股价“顽疾”会逐渐得到有效控制

2017年以来,证监会对操纵市场行为频开高额罚单。

马晓甜 2018/03/30 20:39 | 评论(28)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风乍起,吹皱资本市场的一池春水。

厦门北八道集团55亿天价罚单的余震还未消退,3月29日晚,证监会又公布了对两位“超级牛散”冯志浩和孟祥龙合计罚没逾1亿元的决定书,原因同样是违法操纵股票市场。

操纵市场行为,指的是背离市场自由竞价和供求关系原则,以各种不正当的手段,影响证券市场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制造证券市场假象,以引诱他人参与证券交易,为自己谋取不正当利益或者转嫁风险的行为。

具体而言,主要包括连续交易操纵、约定交易操纵、洗售操纵和其他手段操纵,其他手段则包括:蛊惑交易操纵、抢帽子交易操纵、虚假申报操纵、特定时间的价格或价值操纵、尾市交易操纵等五种手段,以及证监会认定的其他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

一直以来,操纵市场行为都是市场的“顽疾”,而从处罚的数量和金额上看,也是监管治理的“重灾区”。仅以去年为例,根据证监会公布的数据,2017年操纵市场共立案38件,其中有多起案件罚单都超过了1亿元,笔者简要梳理如下:

2017年3月10日,证监会对唐汉博跨境操纵案作出顶格行政处罚。经查实,唐汉博及其操盘手利用3个香港账户和1个内地账户,利用资金优势操纵“沪股通”标的股票“小商品城”,非法获利4188万。另外唐汉博等操纵市场案中,唐汉博及其操盘手操纵“同花顺”等股票,非法获利2.5亿元,两案罚没款逾12亿元,这也是首宗利用沪港通交易机制进行跨境市场操纵的案件。

2017年3月,证监会公布对“多伦股份”操纵案的处罚决定书,依法对鲜言作出“没一罚五”的顶格处罚。证监会查明,2014年1月份至2015年6月份,鲜言控制使用“刘某杰”、“鲜某”、“夏某梅”证券账户以及14个信托账户共计28个HOMS交易单元,采用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信息优势连续交易,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证券账户之间交易、虚假申报等方式,影响上海多伦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获取违法所得。

证监会责令依法处理鲜言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约5.78亿元,并处以约28.92亿元罚款,操纵市场合计罚没金额达34.7亿元;此外,证监会还对鲜言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鲜言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2017年5月2日,针对朱康军操纵“铁岭新城”“中兴商业”股票的行为,证监会公布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收朱康军违法所得约2.678亿元,并处以约2.678亿元的罚款。经查明,朱康军在操纵“铁岭新城”和“中兴商业”两只股票中,先后控制陈某明等42人的49个账户,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并在其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影响两只股票的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分别获利约1.797亿元和8802万元。

2017年6月16日,证监会公布了“福达股份”市场操纵案件的情况,并对涉案的马永威等人进行了处罚。经查明,马永威、曹勇于2016年7月5日至7月18日期同,利用资金优势,通过连续买卖、在涨停板大量申报买单维持涨停价格、虚假报撤单、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交易等手段,操纵“福达股份(603166)”股价,获利共计约2288万元。证监会决定没收马永威、曹勇违法所得约2288万元,并对马永威处以约4577万元罚款,对曹勇处以约2288万元罚款。

2017年6月30日,证监会公布了对著名牛散徐留胜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决定书称,徐留胜利用资金优势采用连续交易、大额封涨停、拉抬股价等手法操纵多达37只个股。证监会决定,没收徐留胜违法所得3701万元,并处以7403万元的罚款,合计罚没1.1亿元。

2017年8月12日,蝶彩资产实际控制人谢风华与蝶彩资产、恒康医疗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阙文彬因合谋操纵市场被证监会重罚,其中,证监会对谢风华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同时,对谢风华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蝶彩资产被罚没1.45亿元。

3月14日,证监会刚刚通报了对厦门北八道集团涉嫌操纵次新股的处罚决定。

经过证监会调查,2017年2月至3月期间,北八道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组建、控制一个分工明确的操盘团队,通过多个资金中介筹集数十亿资金,利用300多个证券账户,采用频繁对倒成交、盘中拉抬股价、快速封涨停等异常交易手法,连续炒作多只次新股,操纵期间累计获利9.45亿元。证监会依法对北八道集团罚没款总计约56.7亿多元,这也刷新了去年鲜言操纵市场案的处罚金额,成为证监会行政处罚历史上开出的最高额罚单。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金钱的诱惑和利益驱使下,操纵行为人往往倚仗资金和经验等优势,利用投资者追逐热点、跟风买股等心理,攫取巨额收益,不断挑战法律的底线。证监会在通报2017年度案件办理情况时表示,虽然操纵市场立案数量下降,但呈现涉案主体呈现团伙化、职业化特征,操纵手法糅杂多样,“短线坐庄”趋势明显,同时隐蔽性更强。

笔者认为,操纵市场行为破坏了作为证券市场基石的“三公原则”。不仅会误导投资者作出错误的判断,损害投资者利益,同时也是对市场机制的扭曲,对市场秩序的扰乱和对市场生态的污染。而近两年来不断收紧的监管政策,日渐加大的查处打击力度,也表明监管层对这类行为是抱着“全覆盖、零容忍”的态度在治理。频繁的处罚背后,是证监会稽查执法严查严打的决心和日益严密的监管法网;动辄过亿的罚款,也对那些蠢蠢欲动、伺机待发的投机者们起到了震慑作用。

但笔者也了解到,虽然对操纵者的处罚不断加重,但对于利益受损的投资人来说,想要通过诉讼途径来索要赔偿,目前还存在一定的难度。法律人士表示,证券法第七十七条“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的原则性规定,在司法上并没有出台相应细则,投资者无法依据该条款维护自己的权益,仅相当于宣示性条款,无法进行具体操作。而投资者在维权过程中,还常常遇到因果关系认定问题、损失计算方法与标准问题等等。以上这些,都亟待在法律层面进行补充和完善。

随着监管层持续对各类违法行为的高压态势和顶层制度设计的不断完善,笔者相信,操纵市场“顽疾”会逐渐得到有效控制,整个资本市场也会实现越来越健康的“新陈代谢”。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28)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