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2018年盖茨年信:美国优先的世界观让我担心

盖茨表示,虽然中美关系每年都会面临不同挑战,“但整体上非常牢固和积极”,而他会继续“尽个人最大努力为推动美中关系的发展发声”。

安晶 2018/02/14 13:02 | 评论(6)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盖茨基金会

梅琳达·盖茨长什么样?

比尔·盖茨还活着吗?

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对盖茨基金会有什么影响?

2月13日,盖茨夫妇发布了2018年度公开信。为纪念“盖茨年信”10周年,盖茨与梅琳达在信中回答了他们选出的10个经常被问到的难题——最上面那两个,就当是彩蛋好了。

在谈到特朗普时,比尔·盖茨承认过去一年中有关特朗普及其政策问题出现的频率比公开信中“其他问题加在一起还要高”。

他在公开信中表示,“从广义层面上来看,美国优先的世界观使我担心”。盖茨认为,并不是说美国不应该关照本国公民,问题在于怎样才能最好地关照。

“在我看来,相比逃避世界,与世界沟通交流多年来已被证明对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人类更加有益。就算我们仅仅以对美国人民的裨益来衡量政府的所作所为,参与全球事务依然是明智的投资。”

盖茨称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执政,“我们与每届政府都是既有共识,也有分歧”,而与“这届政府的分歧较前几届更多”。

但即便如此,基金会依然保持与政府的沟通,以防止美国缩减在海外的投入。据基金会测算,如果将全球艾滋病防控资金在未来五年中逐年削减10%,到2030年可能会使额外的500多万人失去生命。

梅琳达则在公开信中对特朗普提出了要求,希望特朗普在发表言论和发Twitter时能对他人,“尤其是女性”表现出更多尊重,因为“平等是美国的一项重要原则”。

在被问到盖茨夫妇在世界有如此大的影响力是否公平时,梅琳达坦言“不公平”。

“我们如此富有,但世上却有几十亿人几乎一无所有,这不公平。我们的财富能打开对多数人关闭的大门,这也不公平。”

梅琳达在公开信中表示,正因如此,她与盖茨才想用自己的工作和影响力尽可能帮助其他人,在全球推动平等。

对于为何不把资产全部捐给政府,盖茨解释称他认为基金会能着眼全球,立足长远解决问题,管理政府无法承担、而企业不愿承担的高风险项目。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成立于2000年,工作重点围绕改善儿童和女性的健康情况、教育、帮助贫困人群遏制传染性疾病等。2006年,“股神”巴菲特向盖茨基金会捐赠了当时价值约300亿美元的股票。

在被问到拯救儿童生命是否会造成人口过剩时,梅琳达指出,如果儿童没有在5岁前夭折,并且母亲可以自主决定是否生育、何时生育,那么人口规模不会上涨,反而会下降。

“当父母确信孩子能够长大成人,就会减少生育。而面临有可能痛失子女的悲剧,父母往往大量生育,从某种意义上将其视作对抗悲剧的一重保险。”

她表示,从全球范围来看,18世纪的法国、19世纪的德国、1910年代的阿根廷、1960年代的巴西与1980年代的孟加拉都显示出了儿童死亡率下降后,儿童出生率也会下降的趋势。

图片来源:2018年公开信

在情人节前夕,谈到夫妻在工作中产生分歧怎么办时,梅琳达表示两人的基本价值观相同;盖茨则把梅琳达称为基金会的“情感核心”。

“在我们的婚礼上,比尔的父母送给我们一座雕像,雕像中的两只小鸟肩并肩地凝望着地平线,这座雕像现在还矗立在我们房子前方。我总会想到它,因为本质上,我们两个也都望着同样的方向。”

盖茨表示,伴侣有两层含义,“而我们两者皆是:既是生活伴侣,也是工作伴侣”。

在发布公开信前,盖茨特地接受了中国媒体的群访,就盖茨基金会在中国的投入、中美两国合作等问题做出了回答。

针对为什么基金会在中国的预算少于印度和非洲的问题,盖茨解释称,基金会在中国投入了数亿美元,包括资助科研、开展艾滋病防治、结核病防治和烟草控制等。但在印度和非洲的投入更多,部分原因是由于印度和非洲的健康挑战比中国更加严峻。

他指出,非洲很多国家的儿童死亡率是中国的10倍以上,而随着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实力不断提升,基金会在非洲的慈善投入比例也会相应更高,这是因为非洲不仅人口增长率高,全球最贫困的一些国家也在非洲。

在谈到中美关系时,盖茨认为,两国关系非常复杂也非常重要,“我相信包括我本人在内,两国有很多人都希望两国之间能够持续开展对话,共同解决一些全球问题,无论是全球健康还是气候变化,这也会让美中两国的人民意识到合作是互惠互利的”。

盖茨指出,他投资的泰拉能源正在和中国合作推动第四代核能的发展,微软在中国也有自己的研究院并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

他表示,虽然两国关系每年都会面临不同挑战,“但整体上非常牢固和积极”,而他本人也会“尽个人最大努力为推动美中关系的发展发声”。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6)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