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简直是一部为情人节而生的完美黑暗电影

无论未来的丹尼尔·戴-刘易斯将会以哪种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他对于电影的执着与坚持必将会永久地感动你我。

文慧园路三号 2018/02/14 13:00 | 评论(1)A+

《魅影缝匠》

文丨成雪岩

2017年6月21日,唯一一位三获奥斯卡影帝的传奇演员丹尼尔·戴-刘易斯在60岁时宣布息影,引发全世界影迷的不舍与无限留恋。

CNN评价道:“在将近四十年的职业生涯中,丹尼尔·戴·刘易斯的作品几乎影响了我们每一代人。”《时代周刊》更是称他为“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演员”。

三夺奥斯卡影帝的丹尼尔·戴-刘易斯

他主演的最后一部作品《魅影缝匠》已于2月2日在伦敦上映。首映日当天,我就去电影院观看了这部期待已久的电影。

整个影厅几乎座无虚席,大家都仿佛是在参加一场盛大的仪式,翘首以盼地等待着欣赏丹尼尔·戴·刘易斯与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继十年前助丹尼尔封帝的《血色将至》后再度合作而碰撞出来的火花。片方还很贴心地为每位观众准备了精致的小礼物。

片方赠送的精致的针线盒

在前不久刚刚公布的第90届奥斯卡提名名单中,《魅影缝匠》获得了最佳故事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导演、最佳女配角、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原创配乐共六项提名。

美轮美奂的画面,别致精巧的格局,独具匠心的服装,恰到好处的配乐……加上35毫米的胶片放映,让整部电影的观影过程就像是漫步在上世纪那个时而繁华精致,时而孤独苍凉的伦敦,呼吸着只属于那个时代的浪漫气息。

影片故事设定于上世纪50年代的伦敦,设计师雷诺兹·伍德科克(丹尼尔·戴-刘易斯饰)和姐姐希利奥(莱丝利·曼维尔饰)乃是当时英国时尚界的标杆。

皇室名流、电影明星等都依照“伍德科克之家”的时尚标准打造造型。伍德科克的一个个女神模特们,则像是他生命中的“魅影”般来了又走,成为过眼云烟,留不下丝毫痕迹,直到他遇到了极具魅力的年轻女子阿尔玛(薇姬·克里普斯饰)……

片名“魅影缝匠”(Phantom Thread)是维多利亚时期描述伦敦东区女裁缝们的用语。她们在疲惫地结束高强度,高重复度的工作之后会进入严重的“失魂”状态:她们的手指会不自主地上下穿梭,就像是拿着魅影一般的无形针线。

而一直致力于探讨并拓展人与人感情之间的疆界的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在本片中亦聚焦于这样一种“失魂”状态:当爱情关系中的力量与欲望天平已然失去平衡的时候,一切又将何去何从呢?

故事之中,控制欲是“魅影”,爱情是“线”。当充满爆发力的对抗与化不开的浓情碰撞在一起时,这样的爱情就像是一场战争。

伍德科克带着艺术家的傲慢与偏执,生活在自己固有的秩序与规则之中,封闭起内心,在孤独中麻痹自我。而阿尔玛的到来则为他的生命照进了一束光,这束光明媚,却也炽热到危险。

这样的爱情反常到甚至打破了我们的俗常认知,却又驾驶着由不断的扼腕与感动组成的情绪过山车,引领我们领悟爱情的真谛。

故事之外,结构是“魅影”,思想是“线”。电影的拍摄手法与影片中所描绘的高级服装定制过程相映成趣,每一处细节铺垫都独具匠心。传奇英伦摇滚乐队“电台司令”(Radiohead)主音吉他手强尼·格林伍德(Jonny Greenwood)极具迷幻风格与戏剧张力的配乐与故事的推进相辅相成,仿佛每一个音符都在暗示着人物的命运走向。

通过看似散漫却神韵俱在的平铺直叙,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将自己对于爱的深入领悟一针一针精心地编织在了故事里,在希区柯克式层层推进的悬疑营造与古典哥特的凛冽氛围中塑造出了诡谲却美到极致的浪漫

这是现年48岁,曾夺得戛纳金棕榈奖、柏林银熊奖、威尼斯银狮奖最佳导演及多项奥斯卡提名的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第八部作品,也是他第一次远离家乡美国进行电影拍摄。

1997年,年仅27岁的他便拍摄出了使其一举成名的《不羁夜》。这部通过聚焦美国色情产业描摹时代变迁的电影获得了当年最佳男女配角与剧本三项奥斯卡提名。两年后,展现其纯熟多线叙事技巧的《木兰花》赢得了柏林电影节金熊奖。

2007年,对于人性刻画入木三分的《血色将至》夺得了八项奥斯卡提名,更是助丹尼尔·戴-刘易斯第二次夺得奥斯卡影帝,保罗·托马斯·安德森高超的调度能力令世人惊叹。2012年的《大师》和2014年的《性本恶》,他分别通过对于人性深处的信仰和不安的深入刻画展现了自己驾驭不同题材的超凡能力。

《血色将至》片场的保罗·托马斯·安德森与丹尼尔·戴-刘易斯

而这一次,在《魅影缝匠》中,他又用一首致敬古典美学与悬疑先驱的诡谲浪漫的诗作,讲述了一场精彩的爱情博弈。他仿佛总是能够不断打破故事的界限,然后开创新的格局。

他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件事情对我来说无比重要,一件是陪伴家人,另一件便是拍电影。我无法想象如果没有电影,我的人生将会多么绝望。”

《魅影缝匠》片场的保罗·托马斯·安德森

丹尼尔·戴-刘易斯在很可能是其银幕告别之作的《魅影缝匠》中亦奉献了无比精湛的演技,《卫报》甚至评论说:“丹尼尔·戴-刘易斯在这部电影中的演技简直令人惊奇,但令人无比遗憾的是,这可能已经是他的最后一部作品。”

在几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镜头中,他不需要任何特定的妆容,甚至不需要任何对白,仅仅通过面部的抽动,神情的演绎,便能够将伍德科克复杂而强烈的感情传达得淋漓尽致。

而卢森堡女演员,新人薇姬·克里普斯在与这位传奇演员的对戏中亦没有甘拜下风。棱角分明,英气十足的五官让她仿若一位从古典油画中走出的女性。

她在举手投足之间将恋爱中女子的幸福、失落、不甘、愤怒、欲望与强大拿捏地恰到好处。甚至连丹尼尔·戴-刘易斯都说,薇姬不可思议的天赋与出色的演绎让他感受到了压力。

对于丹尼尔·戴-刘易斯来说,表演与他的生命是融为一体的。他说,为了演好一个角色,他通常会在生活中去体验。1989年,在拍摄《我的左脚》时,他坚持坐在轮椅上生活,甚至因为尝试坐在轮椅上跨过障碍物而摔断了两根肋骨。后来这部电影助他夺得了人生中第一座奥斯卡影帝小金人。

他甚至在拍摄《因父之名》期间专门在监狱与犯人同吃同住。为拍摄《最后的莫西干人》,他用六个月的时间学会了打猎。拍摄《纽约黑帮》时,他因为拒绝穿与片中年代不符的保暖衣而患上严重风寒。

《血色将至》中他对于心狠手辣的石油商人的出色演绎让他夺得了第二座奥斯卡奖,也让妻子觉得自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一个魔鬼”。拍摄《林肯》时,斯皮尔伯格说,丹尼尔·戴-刘易斯完完全全地让自己变成了林肯。而这部电影让他第三次夺得奥斯卡影帝,创造了影坛历史。

《我的左脚》《血色将至》《林肯》

为拍摄《魅影缝匠》,丹尼尔特地花了很长的时间参观博物馆,跟随艺术总监学习专业时尚知识,还亲手缝制高定裙子。他甚至在生活中也按照伍德科克的品位与方式穿衣打扮,重新装修自己的房子。

拍摄期间,他终日沉浸于伍德科克的心理世界。他说,伍德科克像极了在他十五岁时去世,对他影响极其深远的父亲——英国最后一位桂冠诗人塞西尔·戴·刘易斯,因为他们身上都有一种诗人特有的高傲和疯狂的沉浸。

在谈到拍摄这部电影给他带来的感受时,丹尼尔说:“在拍摄之前我并没有结束自己电影生涯的念头,我与保罗在拍摄前期甚至常常开心大笑。然而电影拍摄完后,我们都被浓烈的伤感所包围。”他说他很难走出伍德科克这一角色,以至于并不想也不敢观看这部电影。

他曾经在奥斯卡获奖感言中说:“电影是个白日梦,而我一直渴盼着能够成为梦中人。但等到真正开始做梦,才发现这是件很累的事。可是,我有一个神奇的闹钟,每当我想要停下的时候,它就会发出清脆的闹铃,让我重新投入。这个闹钟,名叫激情。”

或许这一次,他真的决定停下来了。在谈到息影的决定时,丹尼尔说,这个念头在他心中已经扎根了很久,时候到了,便成为了一种强迫。

他已在表演上投入了太多的生命能量,现在是时候去开辟新天地,拥抱新世界了。

如果这一决定成真,那么《魅影缝匠》则无疑是这位“二十一世纪最伟大”演员送给影迷们的一份完美的告别礼物。

无论未来的丹尼尔·戴-刘易斯将会以哪种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他对于电影的执着与坚持必将会永久地感动你我。

来源:幕味儿

原标题:这简直是一部为情人节而生的完美黑暗电影

最新更新时间:02/14 13:17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