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陕北油田往事:石油巨头十年资源争夺战

作为中国唯一具有央地两级油气开采主体的地区,陕北一直难逃“多战”的宿命。近年,长庆油田与延长石油的冲突,从油井开始向气井扩展。

侯瑞宁 崔梁凡 2018/02/14 12:33 | 评论(12)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侯瑞宁 崔梁凡

编辑 | 杨悦

立春时节,陕北高原雪痕点点。在壁立千仞的土石山区,偶见一处被推出来的小平台,集装箱搭成的房子撒成一排,中心是准备开钻的井口。

这是进行油气开采的前兆。也是陕北地区最常见的景象。

丰富的油气资源,本是上天对陕北贫瘠的补偿,然而作为中国唯一具有央地两级油气开采主体的地区,注定难以相安无事。

2018年1月底,中国石油长庆油田分公司(下称长庆油田)与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延长石油),在位于榆林市绥德县两处村庄的天然气矿权发生冲突,长庆油田一名护矿人员被打伤。

据长庆油田统计,2017年双方在陕北的气田井场争议44起,长庆油田维权护矿的经营损失、加上被侵占的资源损失超过4亿元。

争油到争气

1月29日,榆林市能源局牵头长庆油田、延长石油、绥德县政府和绥德县公安局,就此次冲突召开协调会。负责调解的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延长石油没有出示涉事区块的探矿、采矿资质。

根据中国《矿产资源法》和《土地管理法》规定,矿权和地权,彼此独立。要进行油气开采,必须先具有国土资源部授予的探矿证,然后向当地政府部门申请临时用地手续,最后进行钻采施工作业。

长庆油田向界面新闻记者出示的探矿权资质显示,绥德县此次涉事气区的探矿权在2017年9月由国土资源部延续授予长庆油田,延续授予期限为两年,属于其管护范围。

“如果延长石油也能拿到这里的探矿权资质,我认为不可能。”长庆油田多年参与巡护工作的知情人士表示。

“之前市里就类似的事件开过协调会。”榆林市能源局油气开发协调科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为了开发、为了经济,难免有争议。”

1月23日,长庆油田和延长石油在榆林市绥德县枣林坪镇中山村发生冲突的井场。 摄影/崔梁凡

这在陕北并不鲜见。

长庆油田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2007年,长庆油田和延长石油进入全面冲突阶段,“2013年之前,双方在油井领域的冲突较多。近几年,气井冲突数量开始上升”。

据长庆油田统计,2013-2014年,双方在陕北天然气勘探开发区块的钻井冲突11处,井场冲突9处;2015年,双方在长庆油田开发建设的主力区块榆林气田、子洲气田的井场冲突40处,钻井冲突15处。

这与近年来油价下跌、气价稳中有升关系密切。2014年,国际油价在100美元/桶的高位运行了五年后,在年底跌破55美元/桶,并持续走低。石油公司业绩瞬间跌入冰点。

2015年,延长石油出现十年来首次亏损。净亏11.19亿元,比上年净利润少了81亿元。

彼时国内天然气价格变化不大。2014年9月1日起,除居民用气门站价格外,发改委将非居民用存量天然气门站价格提高0.4元/立方米。

进入2017年,在国家环保政策和“煤改气”项目的推动下,国内天然气消费量同比增长17%,刷新天然气消费增量新纪录,液化天然气(LNG)全国均价在三个月内翻番,部分地区炒作过万。

“三桶油”纷纷加大天然气的产量,延长石油也不例外。

2014年,延长石油天然气产量仅6亿立方米,2015年猛增至17亿立方米,2016年突破20亿立方米。但是,延长石油的天然气采收率只有大约20%,长庆油田天然气采收率约50%。这意味着,如果一口井有100万方天然气,延长石油在现有技术条件下可以采出20万方,长庆油田可以采出50万方。延长石油想增加产量,就需要不断增加钻井数量、扩充资源范围。

据长庆油田统计,从2007年开始,截至2018年2月初,延长石油在长庆油田依法登记的核心区块榆林气田、子洲气田、神木气田矿权范围内,侵权井场及侵权钻井150处。

进退受困

无论是对长庆油田,还是延长石油,2013年都具有特别的意义。

这一年,长庆油田油气当量突破5000万吨,取代大庆油田成为中国第一大油气田;后者则成为中国登上世界500强的首家西部企业,原油产量1254万吨。

双方均雄心勃勃,准备在鄂尔多斯盆地大干一番。

鄂尔多斯盆地面积37万平方公里,横跨陕、甘、宁、蒙、晋五省区,石油资源量128.5亿吨,位居全国第四,天然气资源量15万亿立方米,位居全国第一,业内有“半盆油,满盆气”的说法。其中约79%的资源量在陕西境内。长庆油田拥有该盆地20万平方公里的勘探开发面积。

2016年,长庆油田年生产原油2392万吨,在全国原油产量中占比超过1/10;生产天然气365亿立方米,占全国天然气产量超过1/4,是中国陆上最大的产气区和天然气管网枢纽中心。

与之相比,延长石油势弱。

延长石油官网显示,目前登记的资源面积10.89万平方公里,其中省内面积1.07万平方公里。2016年,其原油产量1127万吨,天然气产量约20亿立方米,约占全国天然气消费总量的1%。

长庆油田在陕北的天然气勘探开发始于1980年代,延长石油的天然气业务起步于2006年,2015年进入快速发展阶段,2017年天然气产量突破25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6%。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延长石油在2016年工作会议中称,力图开创“以气为主、油气并举、多资源兼探”的局面。“以气为主”的定位,对于以石油为主业和主要利润空间的延长石油而言尚属首次。

作为中国的“第四桶油”,延长石油发祥于1905年,打出了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被称为石油界的”黄埔军校“。如今,原油生产能力1200万吨/年,油田板块的销售收入在2016年总销售收入中占比超过70%。

虽然在资源面积、勘探开发技术等方面均不占优势,但是延长石油仍在不断加码天然气业务。除了看到中国天然气市场发展蕴藏的巨大机会外,更多是来自现实的逼迫。

2016年,国际原油价格一度跌破30美元/桶,全年均价在45美元/桶左右。此时,长庆油田的开采成本约为42美元/桶,延长石油的开采成本为60美元-70美元/桶。

“保持经济规模生产将导致亏损加剧、可能亏死,不保持一定规模生产,延安及延安各县政府财政将陷入困境。延长石油集团公司最终是两难境地。”2016年,《延安快报》一篇名为《延长油田集团公司到了最危险的时刻》的文章这样写道。

延长石油最终做出了减产的决定。2016年,原油产量比上年减少146万吨,是五年来的首次大幅减产。此外,延长石油解散青平川采油厂,合并子长采油厂、子北采油厂和瓦窑堡采油厂。

接着就是全员降薪。延长石油在此前减员、减产的基础上,全员和领导班子缓薪3-6个月,领导班子成员及中层在上年度薪酬基础上降薪10%。

国外项目也不景气。从2001年走出去,延长石油在中非、马达加斯加、泰国等国投资多处海外油田项目。然而,截至2015年底,延长石油就与马达加斯加两油田区块有关的勘探和评估资产,确认了41.38亿港元的减值损失。

延长石油的上市公司之一延长石油国际(00346.HK),2017年上半年主要油气生产业务来自加拿大的NOVUS油田, 净利润28万加元。也是加拿大业务自2014年以来首次盈利。

中石油的海外油气业务则是另一番景象。2017年,中石油海外油气业务完成油气权益产量当量8908万吨,比上年增长17.2%,其中原油权益产量6880万吨、天然气权益产量254.5亿立方米。

西安石油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赵选民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与长庆油田相比,延长石油国内资源空间有限、国外油气业务起步晚而且经验不足,“这几年又深陷发展困境,这些都进一步加剧了双方的矛盾冲突”。

央地利益

“双方冲突的关键是央地利益矛盾。”赵选民认为。

作为央企,长庆油田的大部分利税上缴中央财政;作为地方国企,延长石油每年利税上缴陕西,财政贡献连续多年保持该省第一,2016年实现税费300多亿元。

“长庆(油田)交给地方的补偿费是80元/吨,延长石油缴纳的补偿费是580元/吨,更别说税收了。”当地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中国《矿产资源法》第五条规定,“开采矿产资源,必须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缴纳资源税和资源补偿费。”

充裕的税费对于陕西省经济发展和扶贫脱困工作至关重要。根据陕西省政府公布的数据,2017年全省共计56个贫困县(区),陕北占据11个名额,是陕西省扶贫工作的重点和难点。

“在这样的税费分配和现实利益下,地方政府有所倾向也不难理解。”中国石油大学油气研究发展中心副主任刘毅军表示。

在长庆油田看来,倾向性之一体现在批复“临时土地使用权”上。“当地政府给长庆批地的时间会比较长,但是给延长石油批地就很快。”长庆油田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根据《矿产资源法》和《土地管理法》规定,国家拥有矿权、地权,集体仅拥有地权。两权的审批分属不同的政府机构,彼此独立。油气生产公司取得探矿权和采矿权需要国土资源部审批授予。有了矿权之后,若要进行施工作业,需要向当地政府部门申请土地使用权。具有土地使用权的企业只能在地表从事农林牧渔之内活动,在没有矿权资格的情况下,不能进行矿产资源的开采。

“地权负责地表,矿权负责地下。如果按照法律规定来操作,是不会产生冲突的。”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员陈守海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现实是,在矿权属于长庆油田的区块范围,延长石油依然拿到了天然气勘探施工临时用地手续。界面新闻记者获取到的一份2017年绥德县人民政府审批土地件显示,“同意延长石油临时使用义合镇王家坪村集体土地21亩,用于施工便道、生产和存放设备。”

在延长石油没有探矿、采矿资质的情况下,当地政府为其批复天然气勘探施工临时用地,“是地方政府执法不严。陈守海说,“可能有很多原因,比如央地利益关系、企业和政府的关系等”。

纠纷还体现在环保方面。2013年10月9日,榆林市法院以长庆油田拖欠榆林市巨额水土流失赔偿费8.5亿元为由,冻结了长庆油田22个银行账户。长庆油田向法院起诉要求收回处罚决定,但榆林中院终审维持征收决定。

西安石油大学教授杜小武曾在《陕西油气资源开发及产业发展的历史沿革》一文中写道,资源开发需要和资源所在地的经济发展相协调,资源开发要带动地方经济共同发展,否则就会造成很多社会问题,对产业自身发展也有危害。

路在何方

“关键是平衡各方利益。”针对长庆油田和延长石油的宿怨,赵选民这样表示。随后,他又有些无奈地补充道,“之前也想过很多办法。”

最常被提及的办法是“4.13”协议。为了“充分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加快陕北石油工业发展,帮助陕北老区人民脱贫”,1994年4月13日,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和陕西省政府签订了《关于开发陕北地区石油资源的协议》(下称《协议》)。

《协议》将长庆油田和延长油矿已登记的陕北石油勘探开发区块,划分为五类,分别为长庆油田开发区、长庆油田和地方合作区、延长油矿开发区、市县开发区、风险勘探区。

此时,国际油价一直徘徊在30美元/桶以下。1998年底前后,国际原油价格一度跌至10美元/桶以下。

“当时延长石油效益非常不好,人员负担比较重,陕西省希望长庆油田将延长合并,中石油主要领导不同意。”一位接近中石油高层的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可是谁也没想到,油价涨得那么快。

2003年初,国际油价突破30美元/桶,一路狂飚,直到2008年年中的147美元/桶。

油价飙升也导致了资源争夺的激烈。

《21世纪经济报道》曾报道,2002年前后,中石油向国务院列举了陕北15个地方钻采公司的罪状,声称侵占了长庆油田9000多平方公里的开采面积,私人钻采公司的泛滥也扰乱了石油市场秩序,并向中央提出建议,试图整合陕北油田资源,将延长油矿一并归于中石油,但中石油的建议遭到了陕西省政府的反对。

“当时从陕北出去的老领导和老红军向中央建言,希望把延长石油留给陕西,支援老区建设。他们对那里有感情。”上述接近中石油高层的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证实了此事。

2005年,国家有关部门和陕西省对延安、榆林两市的石油市场秩序进行清理整顿,整合地方石油开采企业,正式成立延长石油集团。

矛盾却没有因此消减。2006年,双方在榆林市靖边县青阳岔庙界山上发生了最严重的一次武力械斗,28辆皮卡受损,两人受伤,经济损失近千万元。

为了更好的解决争议,2012年7月,双方在延安成立合资公司陕西延安石油天然气有限公司(下称延安油气公司),注册资本20亿元,中石油持股51%,延长石油出资持股49%。

“合资公司能够兼顾到各方利益,这本来是避免双方矛盾最合适的方式。”厦门大学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表示。

但延安油气公司生存艰难。“没打多少井,也没有多少产量,基本是停滞状态。”长庆油田知情人士表示。

2014年,长庆油田和延长石油发生百人持棍械斗事件。

在刘毅军看来,虽然合资公司的初衷很好,但是这个矛盾“牵扯的利益冲突太大”,不是两家企业能够解决的,“如果制度层面的问题不能理顺,那么冲突将长期存在”。

刘毅军认为,在新环境下,应该探索新的解决方式,比如地权和矿权在油气行业如何更好地执行;财税体制改革在资源领域如何更好地体现;最后才是企业可以用哪种更好的组织形式来进行合作。

陈守海表示,企业在现有框架下利用法律、坚决维权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坚决依法护矿,坚决制止非法钻井。”长庆油田在给榆林市《关于请求协调制止非法侵权钻采活动的报告》中这样写到。

“解决这类矛盾,企业只想着依赖政府,而不去依赖法律,这个冲突事件有可能解决了,但是在新的利益冲突下,又会出现新的冲突。”陈守海说。

截至发稿时,界面新闻多次联系延长石油,未得到任何回复。

(记者李俊明、韩沁珂对本文亦有贡献)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2)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