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

郑保瑞解读《女儿国》:唐僧有大爱 不可能对自己的骨肉无动于衷

戴天文 2018/02/14 09:00 A
“西游系列”的每一部,郑保瑞都希望赋予其独特的主题。

《西游记女儿国》是大年初一上映的几部新片中唯一的爱情片,也是唯一在上映前两天2月14日进行全国大规模点映的影片。

该片讲的是唐僧来到西凉女儿国后发生地故事。这是唐僧西行路上九九八十一难中最为特殊的一个,不像途中一些其他的妖怪可能会以美色对唐僧进行诱惑,只有这一难里,唐僧经历了“情”的考验。也只有在这里,他没有办法依靠徒弟的拯救脱身。

如何表现唐僧与女儿国国王之间的情感,是改编的核心所在。央视版《西游记》中,唐僧与国王的邂逅之间,还穿插了蝎子精的献媚,观众并没有感受到唐僧与女王之间完整的恋情流淌,只看到唐僧仓促间回避了这份感情,但留一曲《女儿情》。

在《西游记女儿国》中,导演和编剧将女儿国藏在一道结界里,为唐僧与国王的相处创造了一个天然的屏障,让他们的感情能够以更加明确的“去”与“留”进行判断。出人意料的是,在这个西游故事中,完全没有传统的妖怪出现,甚至没有反派,唯一闹事的只是一名对感情心有不甘的河神。

该片的整体节奏,跟同类型的魔幻电影相比竟是无比地缓慢。在国内,能够在短短的116分钟里,将叙事主体放在两个人之间,细致表现他们培养感情的过程,这对投资5.5亿元魔幻大作来说,是前无古人的。

这甚至不是一直想拍爱情片的导演郑保瑞对出品方提出的“异想天开”,一开始就是由出品方星皓影业所提出的。据郑保瑞透露,“老板一开始说拍《女儿国》的时候我是有点抗拒的,但后来聊了之后才发现,原来我们都想拍一个爱情片,它也是《西游记》里很少能表现的一个题目。如果你让我拍现代爱情片,我也不知道怎么弄,但是一个僧人的爱情故事,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想象。”

爱情片中需要的是冲突,而《女儿国》里最大的冲突,就是唐僧作为一名要取西经的僧人与女人相爱了,而他的信仰是不允许他接受爱情的,“他是人,有着七情六欲,当他真的懂了情之后,如何解决这个冲突,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爱情题材。”

唐僧有女儿国国王的初次相遇

片中,国王对唐僧的爱情,跟歌词“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一模一样。两人在山崖边旋转下坠时第一次见面。如此“抓马”的一见钟情,是郑保瑞的刻意想要达到的效果,“因为爱情来的就是非常突然,所以安排他们在落下山崖时见面,在这样有点不合理的危机中碰到。而且我就想拍出来那种天旋地转、没有重力的感觉。对他们来说,第一次相遇和对视,对他们之间的关系确立非常重要,因为国王一见钟情不能只是普通的眼神,也不能是普通的对白,需要帮助观众跟他们同步,把一见钟情给具象化。”

不过唐僧的感情并没有那么快的释放出来。在女儿国国王对他一见钟情后,他想的不过是赶紧找机会逃走。他的动情,牢牢地跟意外怀孕捆绑在一起。

子母泉水是女儿国中喝了便怀孕的特产,不管是在《西游记》小说还是央视版电视剧中,都是只有唐僧、猪八戒和沙僧师徒三人喝过,并最终在落胎泉的帮助下顺利堕胎。《西游记女儿国》在顺应这一设定的基础上,让他们三人投放了不同于此前作品的感情。

片中,怀孕的三人在一开始将腹中胎儿视为难题后,竟然在女王等人的鼓励下倾注了感情在孩子上。孙悟空离开寻找解决办法时,三人更是坚定地希望将孩子生下来抚养长大。

这在此前的版本中是难以想象的。郑保瑞和编剧文宁,决定不遵循古典的价值观,而是赋予其当代的价值观。郑保瑞认为,“唐僧有着大爱,他怎么可能对自己的骨肉无动于衷。孙悟空逼他喝下堕胎的水后,他会有失去了一个生命的感觉。但他没办法责备孙悟空,因为他知道孙悟空是对的。他只能沉默。”

失去小生命后,女王陪伴唐僧写经书的桥段,成为唐僧从心里认可女王的关键,虽然他用意志克制着自己,但心中的欣喜显而易见。郑保瑞透露,“开始这部分我们按喜剧的方式去写的,弄出一个很开心的过程,但后来觉得不需要,把原本设计的桥段都删掉了,因为当你失落的时候,有人陪伴是最重要的。”

或许陪伴就是最长情的告白

直到最终两人被放逐在无法逃离苦海即将殒命时,唐僧才有了直面这段感情的勇气,承认自己爱上了女王。

故事的关键在于,唐僧如何放弃爱情、踏上西行之路,而梁咏琪饰演的国师,与林志玲饰演的河神之间的柏拉图爱情,便成为他们感情之路的鲜明对照,也让他们顿悟彼此无法共度余生。

国师和河神的扮相刚刚曝光时收到铺天盖地的质疑声,都是将性别特征淡化的中性处理。郑保瑞回应,“观众都记得住林志玲有非常漂亮的面孔和好身材,但我想要做一个性别重叠的感觉,河神是男性的身体。如果找不认识的演员,观众可能以为真的是男的,但林志玲一定不会搞错。那个造型非常难,但这种化学反应是我们想要的。”

林志玲饰演的河神

而梁咏琪所饰演的国师,造型灵感来源于日本的能剧。“我们决定把她的发型挪高,像日本的能剧里的发型。一开始怕梁咏琪接受不了,特效化妆做了8小时。等她穿上衣服拍定妆照的时候,她自己都说这个造型帮助她建立了威严。这些造型能帮助演员相信自己的角色。”

梁咏琪饰演的女儿国国师

甚至在设计中,郑保瑞都会刻意加强柏拉图的成分在表演里,“我们会告诉饰演年轻国师的演员,你会怀疑,自己爱上的真的是一条河,还是自己的幻想。志玲饰演的是不老的神明,他们之间的感情是逾越性别和种族的。”

写出这段故事的编剧是内地年轻编剧文宁,他也是《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编剧之一。郑保瑞对他做出极高的评价,“故事是我们一起讨论出来的,是合作关系,他既能明白我需要什么,又有自己的看法,不会像有的编剧就是导演讲什么写什么。尤其是文戏部分,他能够做到让角色尽量少说对白,能够通过画面表达。”

虽然同为“西游记”系列,且导演均是郑保瑞,但目前的三部影片气质格外不同。第一部《西游记之大闹天宫》主打魔幻与动作,其后《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以想象力及视效见长,现在的《西游记女儿国》则是披着魔幻的外壳,讲述了一个纯真的爱情故事。

这样的不同,正是郑保瑞的“野心”。除了贯穿整个系列的“历练”,他希望为这个系列的每部影片赋予不同的主题,讲述完全不同的类型的故事。

提到魔幻,奇观视效必不可少,该“西游”系列第一部备受诟病的除了故事,就是所谓“五毛特效”,郑保瑞也坦诚,“第一部很多是没完成的特效。大家第二部的特效很好,其实这就是我们在第一部希望做到的,但是当时做不到。我们在第一部之后收集了问题,集中解决。我们没有想到飞不飞跃,只是想不要让第一部中的问题重复出现在第二部里。”

郑保瑞及团队提升视效品质的第一点,就是将参与第一部制作的18家视效公司砍到了4家。“第一部18家公司,好莱坞、韩国、中国内地、香港的都有,很难管理。《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只用了4家,每家能做多少我们都给预估,不能过量,因为他们镜头数量做多了,有些细节就放弃了。他们做精一点,哪怕给他们多一点钱,只要每一分钱都用到重要的场面里。”

到了《西游记女儿国》,视效团队减少到3家,并严格执行了视效前置、视效管理,并挑战了最难的水的处理。“水是特效里最难的,而且我们还要进行再控制,因为你把数据输入电脑里,它会算出来一个谁的流动,但是我们的角色是控制水的,是完全不合理的流动,我们要去骗电脑,告诉它那是合理的动态。好在我们的视效公司的总监对谁很有经验,跟我不断地进行修改。不能说这是完美的,但是效果我觉得对得起观众。”

片中的一段水淹女儿国,展示了国内一流的视觉效果

然而再好的视效,也无法成为观众观影的决定性因素,技术永远是为讲好一个故事服务的。更何况,相比2014年第一部问世时国产重工业大片的稀有性,如今国产魔幻大片早已层出不穷,对观众来说,魔幻题材也逐渐回归到与其他类型片相差不大的位置。

在郑保瑞看来,《西游记》正是一个故事的宝藏。其实在他的成长当中,对《西游记》并没有内地观众那么深刻和特殊的印象,直到开始接触“西游记”系列项目,他才真的开始了解这样一个伟大的作品,“每一个章节都不一样,都带来惊喜,里面存在着非常多的类型,就算拍8部10部都有些浪费。”

也正是由于《西游记》每一章节的独特性,以及作品本身广泛的流传性,加上不会有版权上的限制,近些年来,《西游记》成为国内电影产业的重要IP。除了郑保瑞导演的“西游系列”之外,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西游伏妖篇》,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加上根据西游元素进行改编的《悟空传》、《万万没想到》、《大话西游3》,这些影片在短短几年间的扎堆出现,对《西游记》这一IP造成了严重的过度开发。

《西游伏魔篇》算是春节档国产大片的开山鼻祖

虽然凭借不同主创的想象力,每一部影片都能展现出独特的风格和魅力,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重工业影片,动作与特效这两个核心元素始终没有改变,几名主角相对特色的性格也有些雷同。从观众的层面来说,总是在春节、暑期出现的西游题材,吸引力已经大不如前。

不过,即便郑保瑞的“西游系列”第四部的前期开发都即将提上日程,他依然没有担心过度开发这一问题。在他看来,这样的开发是给予观众看到更多的《西游记》故事的可能,而且也能构成《西游记》的成长,“看原著时,能感觉到吴承恩先生写的时候没有包袱,非常精彩。《西游记》是能激发读者的,所以它从来都是年轻的。”

郑保瑞曾经是一名个人风格强烈的导演,在2000年之后香港影坛尤为突出,2002年的《热血青年》是恐怖片中的精品,也助其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杰出青年导演提名,2006年的《狗咬狗》更是用难以抑制的惊悚与黑暗,刻画出底层人性的绝望,获得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佳影片提名。

“《狗咬狗》是我最极端的东西,我必须停下来,所以在最后还是有一个相对温暖的结局,希望在最黑暗的地方看到一点点亮光,这才是黑暗的价值所在。但我也觉得自己有很多不足,在我心目中导演是非常崇高的,感觉导演这个功课是我一生要去学习的东西,所以后来杜琪峰在找副导演,我就打电话去找他。”郑保瑞说。

《狗咬狗》的黑暗和冷酷令人战栗

在郑保瑞加入了杜琪峰的银河映画之前,他因2007年拍出《军鸡》备受打击,觉得“太差,自己完蛋了”,这也成为他电影生涯中的转折点。之后他加入银河映画,执导的两部作品《意外》、《车手》,虽然分别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提名以及6项金像奖提名,但在此时,更多的影评人对他的评价反倒是失去了原有的特色,在叙事上更加倾向于银河映画的模式。

郑保瑞后来以副导演的身份,与杜琪峰合作了《毒战》、《盲探》两部作品,“杜琪峰导演是一个让我不停学习的对象。那阵子我希望可以停下来找一个安静地方,让人带我再去认识电影。虽然我不敢说杜琪峰是我的师父,因为我不知道有没有能力当他的徒弟,但他一定是我的非常非常好的老师。每次他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回去,感觉像上课一样。”

在“西游系列”中,进一步减少自我风格的表现,是郑保瑞为了保证不影响“西游”情节的情况下的主动选择。“我刚开始拍《西游记之大闹天宫》时很害怕,怕我的风格影响到电影,因为每一个类型片都有不同的目标观众,这个系列肯定是喜欢《西游记》的观众比较多一点,留给我的空间小一点。”

《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的视效备受诟病,该片中梁咏琪饰演的是嫦娥

去掉了个人风格,但并不会减弱他对类型片的掌控能力,毕竟“作为香港导演,我们过去就非常注重现在拍的是什么类型,因为我们就是拍商业片长大的。”在单一魔幻类型无法获取观众关注度的当下,重工业魔幻大片也需要同其他类型片进行融合。郑保瑞对恐怖片、动作片、警匪片、喜剧片等当年香港电影市场中能够卖座的类型都有过尝试,非常清楚在不同的类型里如何建立框架怎么发挥。

既能对个人风格的收放自如、又能尝试驾驭多种类型片,发掘《西游记》系列故事的可能性,郑保瑞或许是最合适的人选之一。可他还并不满足于此,不仅在《西游记之大闹天宫》和《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之间拍出了颇受好评的《杀破狼2》,还在2017年10月《西游记女儿国》的后期制作时,在香港开机将《智齿》拍摄完成。

《杀破狼2》是这一系列中最受好评的作品

对郑保瑞来说,这甚至不叫负担,“对我来说已经习惯了,我喜欢自己很忙,待在家里就像废人一样,我太太都说你去住办公室吧。拍《智齿》是因为可能我又想回到黑暗的地方了,这个故事比《狗咬狗》还更沉重。每个人创作周期是有限的,在有精力的时候,我想多拍一点,享受拍戏的过程。”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12)

分享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7)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