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命悬一线:SpaceX打完最贵广告后 特斯拉宣布史上最大季度亏损

在SpaceX成功发射后的第二天,特斯拉宣布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季度亏损。Space X的成功发射能扭转特斯拉困境吗?

新智元 2018/02/08 12:26 | 评论(13)A+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文强、全月、张乾

来源:卫报、CNBC、路透、第一财经

不知道是否有所预谋,如果是的话,马斯克这个赌注有点大:就在SpaceX成功发射后第二天,特斯拉宣布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季度亏损。量产严重低于预期是特斯拉最大症结,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零部件如电池、座椅等生产受挫,此外弗里蒙特工厂的年产勉强达到10万辆,而特斯拉烧钱的速度高达8000美元每分钟,约合48万美元一个小时,预计今年8月,特斯拉将把现金烧完。Space X的成功发射能扭转特斯拉困境吗?

昨天,SpaceX创造了历史:这家由人称现实版“钢铁侠”的伊隆·马斯克于2002年创立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成功完成火箭“重型猎鹰”的发射,并将一辆樱桃红的特斯拉跑车(Tesla Roadster)送入太空。

就像马斯克做的很多事情一样,这件事是一个真正的突破,同时也是超凡的PR。火箭里的那辆特斯拉跑车——里面穿着宇航服的假人、播放的大卫·鲍伊的歌,除了靓丽的PR照,最大的意义,可能就是成为将在宇宙里漂浮10亿年的特斯拉实体广告。

特斯拉在宇宙中漂浮(虚拟图)

不知道是否有所预谋——如果是的话,马斯克的这个赌注实在很大——今天,特斯拉宣布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季度亏损。

在截至12月31日的三个月里,特斯拉电动车和储能公司损失了6.7540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亏损1.21亿美元。

为了推出下一代电动汽车Model 3、半自动卡车和其他产品,特斯拉一直花费巨资。公司一直在努力跟上Model 3的生产目标,但表示到第一季度末可能每周将建造约2500辆Model 3,计划到今年第二季度达到每周5000辆的目标。

根据上个月公布的初步数据,特斯拉去年交付了101,312辆Model S和Model X SUV,比2016年增加了33%,超过了目标。但是,这个数字在去年7月份投入生产的Model 3上却大幅下降:特斯拉第四季度仅制造了2,425辆Model 3,并且多次降低生产目标。目前,仍然有30万人在Model 3的轮候名单上,但还不清楚这些是不是都还会继续等待。

马斯克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生产正在回到正轨。他说:“如果我们可以将跑车送到小行星带,我们就能解决Model 3的生产问题。”

昨天SpaceX重型猎鹰的成功,也让特斯拉股价获得了3.72%的涨幅,创下5日以来最高,收于346.4美元。

如果马斯克能在未来十年内将特斯拉打造成一家价值6,500亿美元的公司,他将获得558亿美元的奖金。与此同时,现年46岁的马斯克表示,他将在未来10年内无偿工作。

特斯拉量产瓶颈:动力电池生产遇阻,Fremont工厂产量能有限

特斯拉的产能瓶颈源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关键的零部件,比如动力电池的生产瓶颈,第二个就是工厂产能本身受限。特斯拉现在仅有位于弗里蒙特Fremont的工厂,年产能勉强达到10万辆。

注: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45500 Fremont Boulevard,Fremont, CA 94538

此前,多家媒体披露了特斯拉工厂的自动化程度非常高,厂区内仅有150台自动机器人。近期,有消息称,在特斯拉的部分生产线上,Model3甚至出现了“手工生产”的现象。换言之,特斯拉的高端生产线还未准备就绪,Model3的大部分组件要靠手工制作、组装和拼接。特斯拉方面随后予以否认,认为其“并不准确”。

传统的汽车制造商,在新车推出之前,要为产能做长久的打算。因为涉及工厂建设、设备安装调试、产能爬坡等一系列问题,一家工厂一般至少需要3年的时间来准备。

生产爬坡确实是传统车企一个普遍现象,据了解,绝大多数车企投产一款新车,都需要6个月左右的爬坡时间。在正式投产之前,基本上会有一个小批量试生产的过程,更多的问题都会在这一阶段被发现。不过,其生产效率不会低到仅有规划速度或者正常速度的1/10。从这一点出发,非传统汽车制造商出身的马斯克,在生产准备和经验上与传统车企相比,可能还是存在短板。

与此同时,为防止因为零部件问题引起严重的产能不足,还需进一步与供应商保持密切沟通,提前备货等事宜。按照这种逻辑,马斯克在构想Model3的时候,就应该为未来的产能做准备,而不是应该在已经量产的阶段,频频遭遇产能“地狱”。

从2009年开始,特斯拉就致力于首款豪华电动跑车ModelS的研发,2012年新车正式发布,无论是在性能、续航里程还是产品理念上,特斯拉以及ModelS都非常超前。但是在具体的落地上,仅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大胆的创新远远不够,对于汽车来说,研发只是产业链条上的一个小环节,要如期将产品顺利推向市场,需要考虑的是产业资源的整合和调度能力。

根据官方的表述,量产不达预期是因为“一小部分子系统的启用超过预期时间”。Oppenheimer分析师Colin Rusch会见特斯拉管理层后转述的解释是:少数供应商未能及时保证零部件的供应,已经有至少一位供应商被特斯拉fire掉,转而被内包取代,自产自销。

路透社一份报告也从侧面证实了内包生产消息,特斯拉可能将Model 3的座椅制造由外部供应商供应转为自行设计制造。特斯拉在这个问题上有“前科”:早在2015年,出于供应商无法按时供应Model X结构复杂的座椅,Musk还抱怨澳大利亚的Futuris集团制造的座椅“坐着不舒服”,特斯拉随后决定自行设计制造。

此举也引发了争议,一位汽车行业的资深人士表示,座椅制造是一个低利润、劳动密集型的汽车组件,自主研发真的有必要吗?内部自行研发设计使得特斯拉对许多零部件有着更加深刻的理解,高频的产品迭代加上整车OTA更新,为全球特斯拉车主带来了独一无二的用车体验。

然而一些从事传统汽车制造的人士批评,特斯拉过于频繁的硬件改进流程会导致制造效率的下降,不利于大规模量产。

量产受挫的直接结果就是利润率低,目前虽然电动车售价远高于传统车型,但成本巨大,销量规模尴尬完全不足以进行有效分摊。

在2017年的法兰克福车展上,奔驰汽车财务副总裁弗兰克·林登贝格(FrankLindenberg)表示:“初期,电动汽车必须要面临较低的利润率。对于部分车型,其利润率将只有当前内燃机汽车的一半。”

对于特斯拉来说,成本的压力远高于传统车企,后者有更加成熟的生产制造流程,在初期也无需进行大量投入新增产能,部分非关键性零部件还可以与传统车型共享,传统汽车的利润又可以持续投入电动车的研发,促使其利用技术进步拉升销量拉低成本。

福特汽车公司(FN)和大众汽车公司(VOWG_p.DE)的全球汽车制造商在未来五年累计投资900亿美元用于电动汽车研发,奥迪和塔塔汽车公司也加入了这场大战。

在这种销售压力下,2月7日,将被视为马斯克继任者的特斯拉全球销售和服务总裁乔恩·麦克尼尔(Jon McNeill)离职加盟Lyft担任首席运营官。

  此外,核心技术人员离职潮对特斯拉量产困境更是雪上加霜。

据CNBC北京时间1月30日报道,特斯拉公司的一位电池技术负责人Ernest Villanueva已经在2017年离职,这位工程师自2006年以来一直在特斯拉工作,是最近几个月离开特斯拉的几位有影响力的工程师之一。电池生产的一些员工告诉CNBC,该公司自去年12月份起正在手工组装电池,严重影响生产效率。

而在本月早些时候,Uber挖走了特斯拉电池组开发高级经理Celina Mikolajcza,她现在正在为Uber工作。另外,Jalopnik报道了Jason Mendez和Will McColl在一月离职,他们分别是制造工程高级总监和设备工程高级经理,都参与了Tesla Model 3的生产制造。

今年八月把现金烧完,“对赌协议”能救特斯拉吗?

彭博(Bloomberg)去年11月的一组数据显示,在过去12个月时间里,特斯拉烧钱的速度高达8000美元每分钟,约合48万美元一个小时。照这样的速度计算,到今年8月6日凌晨2点17分,这家公司就会花光所有的现金。

不过,马斯克可能不会去考虑这个风险。因为眼下猎鹰重型火箭的成功给特斯拉带来巨大的PR效应,毕竟,能把一辆跑车送上太空,现在还没有第二家公司做得到,这让投资者增强了对马斯克和他投资的公司的信心。

特斯拉从2003年成立到现在,现金流一直是公司反反复复出现的问题,致命的是赶上2007年的美国次贷危机,让特斯拉一度接近崩溃,大量员工离职。虽然2010年IPO,但公司直到2013年才首度盈利。

靠着马斯克魔性般的能力,他数次把公司从崩溃边缘拉回来。不过,对于造车而言,充足的现金流非常重要,获得现金盈利的前提是增加产量,但增产量就要投资建厂,如今,特斯拉又陷入亏损扩大的情况,这个根本性问题不解决,将始终会是悬在马斯克头上的一把剑。

马斯克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简单粗暴:赌。

不久前,他与特斯拉达成股权激励方案:在十年时间里,马斯克要完成12个阶段性目标,第一阶段目标把特斯拉的市值从现在的590亿美元推至1000亿美元,随后每个阶段目标的增加值为500亿美元,最高目标设定为6500亿美元。如果特斯拉未来真的达到最高目标,则马斯克将可获得价值约558亿美元的认股权。

在这个十年的“对赌协议”里,马斯克一分钱工资不拿。

方案还将在下个月的股东大会上进行表决。不过,按照马斯克的个性,他有很大的可能采用对赌的方式。下一个十年,在马斯克的带领下,特斯拉依旧会让人瞩目。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3)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