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美国恨之入骨 这个“国中国”为何这么厉害?

庞大的社会福利网络,高效有力的组织结构,令人生畏的武装力量,都使它享有黎巴嫩国内其他任何政党无法比拟的优势。

中东研究通讯 2018/02/06 10:22 | 评论(1)A+

1月19日,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真主党领导人Sayyed Hassan Nasrallah发表视频讲话。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申浪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政府于周五(当地时间2月2日)宣布,将对黎巴嫩真主党(Hezbollah)的金融网络实施新一轮打击,包括对相关的6名个人和7个团体进行制裁,目的是削弱伊朗在中东及其他地区的影响力。2月4日,美国又联合阿根廷,表示两国要紧密合作,切断真主党在拉丁美洲的资金网络,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给出的理由是:“真主党在拉美地区通过贩毒、贩卖人口和洗黑钱等跨国不法行为,为其筹集资金,以展开恐怖主义活动。”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图片来源:AP

美国此前甚至不惜花重金缉拿真主党头目,真主党到底做了什么让美国恨之入骨?真主党又为何参与他国内战?

被迫参与叙内战

长久以来,真主党在黎巴嫩经常被学者、记者和一般人描述为比黎巴嫩国家本身更为强大的存在。自真主党于1992进入选举政治以来,该党一直设法在黎巴嫩政治体系中确立自己的主导地位,“反以抵抗组织、合法主流政党和社会福利组织”的三重身份使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更重要的是它强大的民兵武装让黎巴嫩国内以及地区势力都感到畏惧,由于这些原因,真主党被指控在一个国家内充当国家!

真主党的政治对手质疑,该党对黎巴嫩的长期动机在于用伊朗模式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在黎巴嫩内战之后,当所有其他派别被解除武装后,真主党选择不遵循这些要求。保存民兵武装的行为很显然违背了1989年《塔伊夫协议》所规定的要求和几个联合国决议,而真主党给出的理由是保存武装力量主要是反抗以色列的入侵。而2011年开始不断恶化的叙利亚局势对黎巴嫩的这种说辞造成巨大挑战,很显然叙利亚冲突的对象是以巴沙尔政府为代表的什叶派和以逊尼派为主的叙利亚反对派,真主党面临巨大的机遇与挑战。

 黎巴嫩的真主党人。图片来源:vocfm.co.za

就算真主党为了迎合国内选民的意见放弃了建立伊斯兰国家、放弃反对派的立场,其不愿解除武装的执念仍然是它真正洗白、融入黎巴嫩正常生活的阻碍。可以说,干涉叙利亚内战也是真主党为了保全自己的武装力量所做出的决定。真主党在综合考虑“地区战略、现实利益和与叙利亚传统关系”的基础上,在伊朗的协助和指导下,从2012起开始实质性介入叙利亚危机。2013年5月,真主党首次承认正在动用武力支持巴沙尔·阿萨德的政权。

为了安抚国内什叶派、逊尼派穆斯林和基督徒的情绪,它在宣传中试图从三个角度进行证明军事干涉叙利亚将给全国上下带来益处:第一,通过指出叙利亚内战中派系斗争的严重性,强调只有自己前去保护叙利亚境内的什叶派圣地、打击IS,才能阻止相似的战火蔓延到黎巴嫩国内;第二,搬出国家安全的说辞,表示真主党的干预能够保卫防守薄弱的黎巴嫩-叙利亚边境免受战火的蹂躏,从而保障黎巴嫩国民的安全;第三,扩大对于“反对强权”的定义,声称真主党必将阻止美国和以色列对叙利亚的压迫,为保卫同为被压迫者的叙利亚什叶派同胞而战斗,以此来披上合法正义的外衣来博取民意。

  黎巴嫩的真主党人。图片来源:investigaction

实际上,真主党害怕一旦叙利亚发生政权更替,新的逊尼派政府必然不会再让他在叙利亚储藏军火,更不必说接收来自伊朗的物资与武器输送了。而伊朗自然不愿看到自己在中东唯一的盟友被亲西方和沙特的政权所取代,而作为被美国和以色列盯紧的“邪恶轴心”国家,它又不能明着派兵支援,真主党就成为伊朗在叙利亚争取利益的最好代理人。

就这样,困境中的真主党通过“三个担心”(担心自己的武装分支在民众的压力下被解散、担心彻底失去叙利亚的支持、担心连接伊朗的叙利亚生命通道被切断)低调介入叙利亚内战。而与它对黎巴嫩民众的承诺相反,从七年的叙利亚内战中真主党带回了超过一千五百名“烈士”、更多的武器,和更多的战斗经验。对于黎巴嫩来说,真主党加强武装力量只会增加更多的不确定因素,黎巴嫩教派冲突也更加白热化。同时,真主党还面临着失去逊尼派民众支持的风险,以色列与美国等西方国家也加大了对真主党的监视、打击和制裁力度。

真主党介入叙内战阶段

在叙利亚内战爆发之前,当突尼斯、埃及和巴林等国的示威群众走上街头之时,真主党给予了明确支持,不满政府的以色列政策被真主党看来是阿拉伯人民抗议的根本原因,但抗议者普遍关注的是经济和政治问题,而不是真主党所期望的阿以冲突。

而当动荡蔓延至叙利亚时,真主党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立场,真主党认为叙利亚是阿拉伯世界仅有的反对美国与以色列利益的国家,并且巴沙尔政府已经按照抗议者的要求进行了内部改革,持续的抗议活动是美国与以色列妄图颠覆巴沙尔政府的阴谋。

2011年和2012年是第一阶段。2011年下半年,真主党介入叙利亚内战事务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实际上的军事部署发生在2012年,2012年8月,美国政府就其在叙利亚战争中扮演的角色将其制裁。这一阶段的介入是低调和隐蔽的,真主党没有承认其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无论在黎巴嫩还是叙利亚国内,其获得的民众支持都是相对脆弱的。

  黎巴嫩的真主党人。图片来源:konfrontasi

2013年是第二阶段。随着巴沙尔政府面临困境,真主党在伊朗的支持下加大了对其的军事支持,2013年4月4日,真主党联合叙利亚政府军为避免古赛尔陷入叙反对派的包围而发动古赛尔战役,随着战事的顺利推进,5月真主党首次承认正在动用武力支持巴沙尔·阿萨德的政权。真主党支持叙利亚政府进入了公开透明的状态,这与伊朗的更大规模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2013年5月26日,叙利亚反对派发射的四枚火箭弹飞向贝鲁特,真主党正遭受频繁的军事报复。6月上旬,真主党宣布参加阿勒颇战役,这也导致了真主党轮休制度的变革(一周作战一周休整转变为三周作战一周休整)。

2014年至2015年9月底为第三阶段,真主党更加稳定、持续地支持巴沙尔政府。在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内战之前,在人员和战斗素养的训练上真主党一直是巴沙尔政权的主要境外支持力量。

2015年9月底至今,随着战场形势越来越有利于巴沙尔政府,真主党渐渐减少对巴沙尔政权的军事支持,主要应对来自以色列的威胁。沙特和以色列等国家扶持叙反对派以推翻巴沙尔政权的幻想渐渐被战场局势所打破之时,只能依靠打击真主党和扶持占领大片领土的IS武装去推翻巴沙尔政权。只要叙利亚和以色列边境有任何真主党的风吹草动,以色列就加以导弹回应,而真主党此时也加强了对也门胡塞武装的支持去制约沙特、美国和以色列。

什么决定了真主党的未来?

美国早已将真主党划为恐怖组织,而此时宣布制裁真主党成员并不会对真主党产生多少影响。对于真主党来说,介入叙利亚内战所得到的直接效益是伊朗每年向其提供7亿美元的资金支持以及源源不断的武器装备和战术训练,这对于真主党的军事力量和财政运转是极其重要的。

而美国的打压和制裁也面临众多难题。首先,美国与黎巴嫩政府关系密切,而黎巴嫩联合政府就包含真主党成员。其次,美国希望获得欧洲盟友支持,共同向真主党施压,但一些欧洲国家官员认为真主党的政治机构和军事机构是“分开的”,不能一概而论。最后,打压和制裁取得的效果也会被伊朗和叙利亚以及俄罗斯更大规模的对真主党的支持所抵消,俄罗斯联盟需要真主党这个地区打手去尽快结束叙利亚内战。

  热烈支持黎巴嫩真主党人的民众。图片来源:Reuters

总之,庞大的社会福利网络,高效有力的组织结构,令人生畏的武装力量,都使它享有国内其他任何政党无法比拟的优势。对于真主党的未来命运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巴沙尔政权的存亡,不是伊朗的外来援助,更不是国际社会和国内其他政党的态度,而是黎巴嫩国内什叶派的坚定支持,什叶派人口的绝对优势以及什叶派第一大派的地位也为真主党奠定了坚实的社会基础,什叶派的“民意”才是决定真主党发展的最大因素。叙利亚危机以来教派关系的恶化反而促使什叶派高度团结在了真主党周围,“不管它走到地狱还是天堂,我们都跟着它!”,这便是大多数黎巴嫩什叶派穆斯林的心声。

纵观真主党参与叙利亚内战的这七年,在获得巨大利益和成长的同时也遭受众多挑战,包括以色列、美国等西方国家进一步的打压和制裁以及黎巴嫩国内不断恶化的教派关系,去年的“哈里里辞职事件”对真主党造成的冲击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但相对于不断增长的军事力量以及叙利亚和伊朗更加坚定的对其支持,以及其在黎巴嫩国内更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以及更为坚定的民众支持来说,真主党“稳赚不赔”!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

原标题:“国中国”!这个组织为何这么厉害?

最新更新时间:02/06 10:42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