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我是纳粹帮凶!波兰“净化”历史背后的民族主义

记忆容易被武装化,却难以回归自省。

田思奇 2018/02/05 21:23 | 评论(0)A+
来源:界面新闻

1月27日,国际大屠杀纪念日当日,位于波兰的奥斯威辛集中营举行仪式纪念解放73周年,缅怀大屠杀遇难者。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波兰领土被德军侵占,纳粹当局在这里建起了一座座死亡集中营,包括犹太人和非犹太波兰公民在内的数百万人被屠杀。波兰扮演的历史角色显然是受害者而非刽子手,但在进入21世纪后,他们似乎还希望能从痛苦的战争记忆中获得政治或道德上的利益。

上周,波兰议会通过一项有关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法案,内容是禁止使用“波兰集中营”等说法、禁止暗示波兰直接或间接参与屠杀犹太人,违者可处最多三年监禁。现在,波兰总统杜达可以在三周内正式签署这项有争议的法案,也可退回给议会,或者交给宪法法院裁决。杜达此前曾表示过对法案的支持。

在波兰政府看来,用“波兰”作为臭名昭著的集中营的前缀词不够准确,因为这些集中营由纳粹建造和运营,与波兰没有直接关系;波兰政府没有向纳粹投降,更没有与纳粹合作过,指责波兰为“纳粹帮凶”的人理应受到惩罚。

但以色列、美国和欧盟都表示反对波兰的新法案,认定波兰政府存在扭曲历史、打压言论自由的嫌疑。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1月27日说,波兰的新法案“毫无根据”,他“强烈反对”。他说:“人们不应该改变历史,更不该否认大屠杀。”他责成以色列驻波兰大使与波兰政府交涉,要求修改这一法案。

1月27日,位于波兰的奥斯威辛集中营纪念解放73周年的仪式。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没有人可以否认波兰曾经遭受的苦难。据美国大屠杀纪念博物馆数据,至少有300万波兰犹太人和190万非犹太波兰公民在二战期间被杀害。而且,波兰人不止是受害者,也是施救者。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中,6706名波兰人被认定从大屠杀中拯救过犹太人,是“正义的化身”。这一数字是所有国家中最多的,占全部人数的四分之一。

但在目击者眼中,历史还存在着另一面:当年也有许多波兰人将犹太人出卖给纳粹当局,掠夺他们的财产,甚至直接杀害他们。据新华社报道,波兰民间此前一直对二战期间的反犹主义​讳莫如深,直到2000年,波兰裔美国社会学家格罗斯发表的非虚构性作品《邻人》回顾了一段波兰人杀害犹太人的历史,这才引发了波兰社会的反思和政府的道歉。

相关阅读:从《邻人》说起:波兰议会立法拟禁止指责波兰人参与纳粹屠犹是否认历史吗?​

值得注意的是,与总理内塔尼亚胡咄咄逼人的表态不同,以色列《国土报》的一篇评论文章就指出,务必要对个别波兰人和当时波兰政府的行为加以区分。当时流亡于伦敦的波兰政府从未与德国人合作,而是一直抵抗至二战结束。新法案最大的争议在于,当一部分波兰人出卖了犹太人时,波兰这个国家是否该被视为犯下大屠杀罪行的凶手,而这也就是波兰政府试图澄清的内容。

以色列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表态称,把集中营叫作“波兰死亡集中营”是存在误解的说法,但应对这种误解的方案应该是说教,而不是把人送进监狱。德国外交部长加布里埃尔也大度地表示,波兰可以把二战大屠杀的罪责都推到纳粹德国身上。他在2月3日发表的声明中说,当年的有组织大屠杀“都是我们国家做的,没有其他人参与”,个别合作方的参与不会改变这个事实。

在最新的表态中,法律与公正党仍在为新法案的合理性辩护。2月3日,该党主席卡钦斯基对波兰国家电台表示,外界对法案的解读是错误的。他强调法案认定的罪行是把波兰这个国家看作犯罪主体,而不是要惩罚“在波兰某地有犹太人被杀”这样的叙述。卡钦斯基说,他对这样个别的杀戮行为表示痛苦、遗憾和羞愧,同时强调波兰从来没有否认过此类事件的发生。

法律与公正党主席卡钦斯基

不过,波兰执政党与新法案引发的争议之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华盛顿邮报》介绍说,波兰政府曾经推出政策用来对外宣传波兰遭受的苦难,尽量减少提及波兰的共谋或犯罪行为,以重塑波兰对过去的理解和记忆,巩固目前的政治地位。 

进入21世纪以来,波兰一再要求德国继续对二战进行赔偿。2007年,波兰以在二战中遭受严重损失为由,在欧盟投票权问题上与其他国家争论不休。2015年重新上台的法律与公正党继续强化了这一理念。2016年1月,杜达总统要求波兰外交部重新评估颁发给社会学家格罗斯的优异奖,因为后者曾经写过,“被波兰人杀害的犹太人数量超过了波兰人所杀的德国人数量”。

由此可见,虽然波兰的新法案豁免了学术研究和艺术创作,但这两个领域内的自由表达势必也会遭受打压。对此,BBC提出了这些疑问:谁能决定什么是艺术创作?什么是学术研究?教师和记者属于被豁免的人士吗?当博士生接受波兰政府资助研究历史时,哪怕没有纸面上的禁令,他还能跨越这条不成文的界限吗?

法律与公正党并非反犹主义政党。杜达的妻子就有犹太血统,他还曾在访问以色列期间称赞犹太文化在波兰的积极意义。然而,民族主义政策却给反犹主义滋生提供了土壤。《纽约》杂志的一篇文章称,该党将历史修正主义作为爱国主义的一种表达方式,这让波兰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而该党最终于2015年登上执政宝座。去年11月,华沙就在民族主义情绪下爆发了反犹太游行,吸引了成千上万年轻的右翼人士和新法西斯分子。一些人担心,新的法律只会加剧波兰犹太人的恐惧。

以色列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

彭博社的一篇专栏指出,类似波兰这样的争论不可避免,因为二战历史比任何其他历史事件都更能形成国家的民族认同。记忆容易被武装化,却难以回归自省。

波兰政府对否认大屠杀帮凶角色的痴迷,除了修正主义本身的含义外,也凸显出世界各地右翼民族主义新浪潮的一个共同主题:如强迫症一般“净化过去”的愿望。在波兰,右翼民族主义者说“我们根本没有做错什么”;在欧洲,这些人否认曾与第三帝国合作;在印度,这些人审查书籍和电影,来反映印度民族主义的神话;在美国,他们正努力恢复邦联的概念、淡化奴隶制度的恐怖,并且否认种族不平等的现实。

与总处在“民族主义者”争议漩涡中心的特朗普相比,他的前任奥巴马虽然不像这位“推特总统”一样口无遮拦,但也曾因失言引起过一场与波兰的小型外交危机。2012年,在把二战时期的集中营称作“波兰集中营”后,他迅速道歉并致信时任波兰总统科莫罗夫斯基。要是放在今后,等到波兰的新法律通过,在这个国家像奥巴马这样说话的人就没这么幸运了。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