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们”倒了 但众多遗留问题依然严峻

一封公告可以向大众宣告结束运营,但这并不代表不需要承担应尽的责任。

陈天琪 2018/01/30 18:49 | 评论(4)A+
来源:界面新闻

杭州这两天下了两场很大的雪,那些摆在路边的共享单车也都被“染”成了白色。冬天,是共享单车企业非常难熬的季节,不管他们在春夏时如何大力投放,到了冬季,也都不得不选择按下暂停键,静待来年春天骑行的市民多起来的时候,重新加入共享单车企业间烧钱的混战。

然而,那些在今年冬季到来之前就烧完了钱、阵亡的单车呢?他们在被声讨一轮后,是否已经解决好了全部问题?

答案或许是否定的。

小鸣单车员工从去年11月开始就通过媒体、消协在维权,有离职员工和界面新闻记者说,虽然自己的工资款是结清了,但是之前离职协议上说明的离职补偿款依旧是毫无音讯。

据了解,小鸣单车拖欠的主要是自去年11月陆续离职的员工离职补偿,现统计人数有20人左右,金额从5000元到15000元不等。这笔补偿款原定于在12月20日到账。

上述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之前小鸣单车方面说是正在谈判,可能会有接盘者出现。

如果有接盘的企业出现,拖欠钱的问题有可能得到解决。于是,离职员工们都等待着事情的进展。

转折发生在1月22号,已经离职的CEO陈宇莹突然在群里说无法保证这笔离职补偿的到账。陈宇莹表示,原本要在上周签订的协议,由于政府相关部门存在质疑,目前事情还在沟通中。“之前比较有把握,现在我也很难说清楚。”

有小鸣员工和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这个协议可能就是指与有意向接盘小鸣单车的企业签订的合同。

除了拖欠离职补偿款,还有几位离职员工和记者表示,他们至今仍未收到去年12月的工资。有员工称,即使自己的工资已经发了,也是“缺斤少两”,“10月份与11月份半个月的工资有发,但是我这边2次都少发,10月份少发4k,11月份少发2k。”

离职员工对此感到很无奈,“我们想要从杭州仲裁,就必须证明我们在西斗门工作过,但公司已经不在,物业更不会给我们看租赁合同,所以杭州仲裁没办法。如果广州仲裁,就必须二十多人全部到场,关键是我们根本不知道法人的联系方式,公司的办公地点!”

此前有小鸣单车员工爆料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已经失联,电话不接、短信不回、钉钉退出、微信不理。而据证券时报报道,邓永豪当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已于去年6月退出了小鸣单车项目。

根据工商信息的股东变更信息,其法定代表人、董事、经理等职位已从去年8月变为关斌。

不过,在整个小鸣单车与员工的争端中,这位董事关斌从来没有出来说过一句话,这也让部分离职员工猜测,小鸣控制人或许从来都是邓永豪。

有员工向界面新闻爆料,在去年小鸣单车即将关闭的时候,邓永豪又创办了一家公司,叫广州中融物联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据天眼查上显示的信息,这家公司的法人是徐蓓,她也是小鸣单车的公司监事。广州中融物联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其中的一项专利是“一种停车位共享方法、电子设备、电子围栏及存储介质”。

据了解,截止今年的1月29日,该公司还在招聘前端开发工程师、嵌入式工程师、产品经理等职位。

但无论如何,现在的小鸣单车已经没有任何一位负责人来解决员工的问题了,“员工都在呻吟,谁也不知道公司谁负责,我们是被遗弃的一群人。”有离职员工和记者说。

而小鸣单车的遗留问题还不止于拖欠员工工资和补偿款,事实上,用户的押金问题也仍未解决。不少用户在贴吧上表示,去年10月申请的退还押金,至今没有到账。

此前,2017年12月18日,广东省消费者委员把小鸣单车会告上了法庭,这也成为共享单车公益诉讼全国第一案。

当时的报道称,广东省消委会就“小鸣单车”拖欠消费者押金、资金账户管理不规范等系列问题,以其经营管理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被告,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提出判令被告立即停止拖延退还消费者押金的行为,对消费者押金实施专款专用、即租即押、即还即退、第三方监管等措施,对新注册消费者采用免押金的方式提供服务等诉求。

深陷遗留问题的不止是小鸣单车。

已经结束运营的酷骑单车,甚至是被滴滴收购的小蓝单车也还未解决用户押金问题。百度贴吧几乎每天都有人求助。

共享单车企业烧完钱后,一封公告便可以向大众宣告结束运营,但是其背后的要解决的问题却依然严峻,不少单车企业都远没有解决好。

互联网便捷了现代人的生活,但同时也让人们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失信麻烦中。春节快到了,希望问题能解决,希望他们能过个好年。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4)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