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龙汽车重要部门突然撤离北京引发员工不满 劳资矛盾正持续发酵

从宏观上看,神龙公司将下属两大品牌的品牌部尽数迁往武汉,几乎相当于宣告了放弃一线市场。

李亦萌 高迪GD 2018/01/13 09:00 | 评论(4)A+
来源:界面新闻

近期,法国汽车制造商PSA集团在中国的合资企业——神龙汽车因迁址所引发的劳资风波,令其本已颓丧的公司业务雪上加霜。

身处改革深水区的神龙汽车周三(1月10日)发布了一项重大公告,宣布东风雪铁龙、东风标致两大品牌的品牌部由北京统一迁至武汉总部办公,而双品牌的市场部主要职能集中在上海办公。

这份“突如其来”的公告令东风标致在北京的品牌部员工措手不及。由于东风标致品牌部已在北京汉威大厦办公多年,此公告一出,意味着东风标致撤销了北京办公室,全体员工面临三种选择:1. 前往武汉总部办公;2.“南下”上海与东风雪铁龙所在上海分部一同工作;3.离开。

公告发布当天,有媒体援引一封题为《东风标致员工致神龙汽车有限公司决策层的公开信》称,此前东风标致方面并未与公司全体员工就搬迁征询意见或介绍过搬迁方案,也从未解释搬迁原因或了解员工诉求。同时,公告一出即“要求员工1月15日前给出答复,只给5天的考虑时间”。

感到不满的东风标致北京办公室员工据信将上述公开信递到了神龙汽车董事长安铁成、神龙汽车总经理苏伟彬以及神龙汽车执行副总经理麦柯然的手中。

此举也在继神龙汽车2017年销售业绩全面垮塌之后,再度将该制造商推入媒体及行业的关注焦点中。

尽管在过去一年内,神龙公司下属东风标致和东风雪铁龙都在产品布局,尤其是SUV细分市场有所动作,可颓势似乎已不是一两款新品所能挽回。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神龙汽车总销量仅为37.8万辆,相比2016年下降37%,与2015年巅峰时的70.48万辆相比,已下降近半。

而截至目前,东风标致及东风雪铁龙均迟迟未披露2017年全年销售数据,晚于业内绝大多数企业。但从目前掌握的2017年前11月销售情况来看,东风标致同期仅实现汽车销售22.79万台,较去年同期下降24.59%。而东风雪铁龙的情况似乎更为糟糕。该公司去年前11月累计销量为12.49万台,同比降幅高达42.3%。

尽管在遏止销量下滑方面缺少有效办法,但神龙汽车的管理层仍尝试尽可能减小本次劳资风波对企业声誉造成的负面影响。包括神龙汽车公司总经理苏维彬在内的高管团队据信已于周五(1月12日)赶赴北京,就东风标致的迁址问题与当地员工进行开展沟通。 

同时,神龙方面就此前媒体所披露的公开信做出回应。后者表示,关于“要求员工在本月15日必须迁至上海或武汉办公,否则则接受遣散,并只给予5天考虑时间”一事属“不实消息”。“1月10日是公司正式宣布告知员工的时间,也是公司与员工协商变更劳动合同工作地点的开始。1月15日只是公司通知员工出差到武汉开会的时间,并非报到时间。”该公司解释道。

此外,神龙汽车表示,对于同意随组织机构迁移到武汉或上海工作的员工,公司将提供过渡期安置、搬迁交通费、搬家费、安置假期、安家补贴、房租补贴、退房违约金、探亲路费等相关待遇,并提供户口、小孩入学等问题上的支持。同时,原社保公积金在北京或上海缴纳的员工,可以选择继续在原参保地继续参保和缴纳,也可以选择转移到武汉或上海。

“公司始终将员工视为‘重回赛道’最宝贵的优势,也是公司立足当前,走向未来的关键力量。公司鼓励并欢迎两个品牌部的相关员工随组织机构迁移到新的办公地,并尽最大的努力给员工提供相应的便利和支持。”神龙公司在声明中表示。

法律界人士认为,神龙公司将北京员工的办公场所迁往武汉,本身并不违反现行法律。

按照《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继续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告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本次神龙公司在劳动合同“因工作地点发生重大变化而无法继续履行且书面告知(公示)变更劳动合同”的情况下,不涉嫌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但对于不愿随神龙公司下属两大企业的品牌部迁往上海或武汉的北京员工可以在离职时要求按照“N+1”的标准获得补偿。

“劳动者可以先了解新岗位的情况,如薪酬、岗位职责以及特殊补贴等。如无法随公司迁往新的工作场所,可以就遣散费的金额、发放时间及形式进行协商,”上述人士建议道,“如实在难以谈妥,可通过劳动仲裁寻求解决。”

作为拥有中法合资背景的汽车制造商,神龙汽车的确不太会在涉及劳资关系的法律问题上出现失误。

自2015年11月起,神龙汽车的法国控股方——PSA集团通过支持员工外向拓展职业生涯、长期休假,聘请年轻员工替代休“疗养假”的老员工等方法与1600名资深员工提前结束劳动合同关系,并说服1050名新员工自愿离职。

界面记者尝试通过邮件询问PSA法国总部对此次事件的看法,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神龙公司的本次迁址不同于去年8月一汽大众奥迪将销售、市场部门迁至北京办公室,后者是考虑到业务的长期发展,实际上早就应该将销售和市场营销等需要及时跟进市场动向的部门放置在一线核心城市。

而就东风标致目前的现状来看,制造与销售营销一体化办公是必然的趋势。对销量不济的汽车而言,首先就要考虑成本,从节约的角度考量,把人员迁往运营成本更低的城市进行整体办公是个本能的决策。其次,一体化办公能降低沟通成本,提高管理效率。尤其在决策效率方面需要实现产销一体化办公。

“但从宏观上看,神龙公司将下属两大品牌的品牌部尽数迁往武汉,几乎相当于宣告了放弃一线市场。”披士迅咨询公司分析师陆帅称,“在品牌力岌岌可危的时间节点上继续令业务下沉,并不是一种明智的做法。”另外他认为,此举或引发大规模的人才流失。

虽然对此前主要办公场所位于上海的东风雪铁龙而言,本次品牌部迁址决定的附带影响相对较小,但上述决定所释放的业务下沉信号仍加剧着企业员工的担忧。

一名不愿具名的东风雪铁龙员工表示,神龙公司业务向武汉迁移的趋势早已在公司内部产生影响。

“从2016年7月PSA亚太总部搬迁到武汉开始,就有传闻说神龙的两个品牌都要跟着去。到去年10月,东标(东风标致)那边基本就定下来(要搬迁)了。”他说,“很多在上海工作的东雪(东风雪铁龙)员工也担心可能要搬,再考虑到去年公司总体业绩不好,就选择了离职。”

在2017年以来,包括东风雪铁龙市场部部长孙亦文、市场高级经理王颇、副总经理车艳华、总经理饶杰及市场部公关高级经理赵峰在内的多名管理层人才先后离开了该企业。

“今年春节过后,走的人会更多。”上述人士说。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4)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