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吉”轮或对东海爆燃事故负有主要责任

在“桑吉”轮和“长峰水晶”相撞的当天晚上,海面渔船较多,“桑吉”轮没有按照交通规则进行避让,而且没有减速。

侯瑞宁 2018/01/12 17:58 | 评论(6)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继巴拿马籍油船“桑吉”轮因船首发生爆燃而暂停灭火后,1月12日,中国交通运输部(下称交通部)发布消息,11日10时40分,在中国海上搜救中心的指挥下,“深潜号”轮、“东海救117”轮对“桑吉”轮开始实施新一轮灭火。截至11日17时,“桑吉”轮仍在燃烧,浓烟较大,两艘救助船持续向“桑吉”轮喷洒泡沫。

交通部表示,经专家组研判,由于“桑吉”轮船体及周边水域外泄的燃油全面燃烧,“桑吉”轮存在爆炸、沉没等危险,挥发和燃烧产生的有毒气体对救援人员危害很大。

目前,事故现场西北风7级,浪高3-4米,能见度良好。交通部共组织12艘船继续开展人命搜救和灭火作业。“桑吉”轮载有32人,其中伊朗籍30人、孟加拉籍2人。除一名遇险船员遗体被打捞上来外,其余仍处于失联状态。

1月6日20时许,巴拿马籍油船“桑吉”轮与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轮在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属于中国经济专属区)处发生碰撞。事故造成油船“桑吉”轮全船失火,船舶右倾,船员失联;散货船“长峰水晶”轮有破损,不危及船舶安全,21名船员已被安全救起,于10日12时30分靠妥舟山老塘山码头。(详细报道请点击查看《载油13万吨的“桑吉”号在东海燃烧 海面出现油污》一文)

为什么还没有将火扑灭?

“这是非常艰难的时刻,我们感到很无助。我们被失踪者的家人不断追问,为什么已经将近4天了,现场救援小组无法进入船只灭火?”

界面新闻从权威渠道获悉,10日,伊朗商船联合会向中国驻伊朗特命全权大使庞森致信,对“桑吉号”救援情况提出质疑。

信中写道:“我们请求通过紧急干预,对该事件启动调查,以避免灾难性的结果发生。”

对此,中国应急管理学会副会长刘铁民对界面新闻表示,“伊朗方面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现场灭火难度非常大。”因为油轮船体处于开放的燃烧状态,会产生有毒气体;而且距离陆地较远、事发海域海况恶劣,救援力量要靠近并进行有效救援非常困难。

交通部12日官方消息,目前12艘船舶正在全力开展人命救助,搜救面积达1000余平方海里。为保障泡沫灭火剂充足,上海海上搜救中心已协调从邻省紧急调运泡沫液,拟安排“东海救101”轮返回上海洋山港区装载。

来源:信德海事

刘铁民并不赞同在火势猛烈的情况下强行进行灭火,否则会产生两大后果。一是会对救援人员生命安全造成危险,“如果发生轰燃,救援人员将面临巨大的生命危险”;二是环保问题,无论是泡沫还是用水灭火,都可能会有油污溢出海面,处理起来将更加困难。

凝析油又称天然汽油,主要成分是C5至C11烃类的混合物,并含有少量C8烃类以及二氧化硫和多硫化物等杂质,密度、黏度较低,挥发性极高,并会对大气造成一定污染;挥发过程中,如果在空气中遇明火易燃易爆;经燃烧分解会生成一氧化氮、二氧化氮、氮氧化物、硫氧化物等有毒烟雾,对人体造成伤害。

“无论从安全角度还是从环保角度,目前来看,让船体在漂浮状态下燃烧,其实是比较好的处理办法。”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海油安全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除了凝析油之外,船舱内还存有作为动力的燃料油,“这很难挥发,一旦流入大海会造成较大污染。”

刘铁民表达了类似看法,并表示在救火活动中,要对风险进行正确评估,首先是人员安全,其次是环保安全,最后才是财产安全。“而不是将灭火期限作为目标。”

10日下午,韩国两艘海警船、日本一艘海警船、一架固定翼飞机,过往4艘商船,六七艘渔船共同参与搜救。

两只船为什么会相撞?

东海海域水面开阔,为什么两只船会发生如此惨烈的相撞事件?目前,中国政府已经就事故原因启动了调查程序。

燃烧中的“桑吉”轮。 来源:信德海事

交通部官方消息,“桑吉”轮隶属伊朗光辉海运有限公司,船长274米,由伊朗驶往韩国;“长峰水晶”轮隶属浙江温岭长峰海运有限公司,船长225米,由美国驶往中国广东。

有分析认为,事发是1月6日20点,正是远洋船只换班时间,期间可能存在船员操作失误的可能性。

“出现这种操作失误的可能性不大。”上述中国海油安全环保部门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们通过地理信息系统(GIS)监测发现,“桑吉”轮和“长峰水晶”相撞的当天晚上,海面上的渔船较多,“桑吉”轮没有按照交通规则进行避让,而且没有减速。

据一位经常在这片海域行船的船员表示,该海域附近,渔船渔网布置得“乌泱泱一片,根本找不到航道,只能见缝插针航行”。

网名为BRAVO CHOU的船员有过类似描述:“在这附近航行,雷达上密密麻麻的渔船渔网AIS标志,海面上也尽是红红绿绿的鱼标。”

信德海事网主编陈洋对界面新闻表示,该海域小渔船太多,导致航线拥挤应该是此次事故的原因之一。

新华社消息,据交通部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指挥协调处处长王洪涌介绍,事故发生时,“桑吉”轮已经失火,火势燃及“长峰水晶”轮,船员在紧急逃生时,船上主机没有关闭,处于无人驾驶的失控状态。在船舶动力漂浮状态下,登船极为困难。直至7日8时,3名船员通过专业救助船登上“长峰水晶”轮后,迅速关闭主机,扑灭明火。救援船只赶到事发现场时,“桑吉”轮全船被火焰包围,右舷海面被火包围,人员无法靠近。

中国海油内部专家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从GIS监测结果来看,此次事故中“桑吉”号应负有主要责任。

对渔业和环境的污染有多大?

“桑吉”轮着火后,载有13.6万吨的凝析油或者燃烧或者挥发或者泄漏,是否会对东海渔业造成污染引发社会关注。

东海近海是中国最重要的近海渔业捕捞区,年捕捞量在30万吨以上。除了鱼类会在秋冬季节洄游到东海北部区域外,东海地区绝大多数渔业资源都集中在长江口东南方向,尤其在冬季,多数鱼类、甲克类、头足类动物密集分布在此地越冬,并在早春季节相继进入繁殖期。其中以带鱼、乌贼、鱿鱼、对虾等渔汛较为明显,这些经济鱼类在东海的捕捞大多为全国最高。

这些经济水产大多在事发海域以及南区域分布,一旦凝析油泄漏,有民众担心渔业安全与食品安全。

对此,中国海油安全环保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因为凝析油黏度低、易挥发,所以不会像原油泄漏后对海洋生物造成的污染那么大。据烟台溢油应急技术中心模拟,凝析油泄漏5小时后,海面残存油量低于1%。

此外,“根据近几天的海上气象状况,凝析油挥发和燃烧的气体会向东北方向飘散,对中国近海渔业目前影响不大。”来自“桑吉”号事故现场的气象小组专家表示。

交通部12日消息,目前事故现场为西北风7级。

“当然,也会有一定的污染,只是不会像原油那么大。”刘铁民表示,对于污染情况,还是需要继续检测观察。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6)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