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 范湉湉:当综艺咖是才能 当演员是终极梦想

成为影后是范湉湉给自己的战争。

张亚婷 程冉子 2018/01/12 23:20 | 评论(3)A+
来源:界面新闻

《吃吃的爱》剧照

现象级综艺《奇葩说》捧红了一批选手,范湉湉就是其中之一,她是一个能直接冲撞进观众眼里的人。即使在《奇葩说》那个色彩饱和度高、色块纷繁的节目里,范湉湉也难以被忽视。她能用夸张的外在、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和火山爆发式情绪强势攫取观众的注意力。

“要么就不要喜欢上我,喜欢上我就会像毒药一样根本就断不了。”这句话是范湉湉对自己恋情的总结,但用来形容观众对她的态度也适用。她的粉丝和喜欢她的观众觉得她真实、率性、犀利有趣。不喜欢的观众则觉得她聒噪、夸张、咄咄逼人,在辩论时只会讲些自己的故事。

范湉湉的性格和行事张扬鲜明,在《奇葩说》这档节目里她的声量能盖过所有对手,采访时她解释这其实是因为她的听力不好,“我需要的音量本来就比别人多,所以我的讲话的声音也一定会比别人大。”范湉湉说,“你们觉得我做作夸张,但在我的标准里,我觉得是你们太冷漠,表达的方式不够用力。”

每一位《奇葩说》的忠实观众,都不可避免地了解范湉湉不少的事情。她爱讲自己,讲自己的朋友、父母、爱过的人。范湉湉一方面非常自信,她骄傲又有点害羞地表示,虽然自己不是大众印象里容易被异性喜欢的女生,但是自己的桃花运一直很好。但另一方面她也说,“我并不是一个从小就很受欢迎的人。反而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人再喜欢我的时候,我觉得可贵。”采访中她告诉界面娱乐,“谁喜欢我,我就喜欢谁。”看似非常简单粗暴。她还秉信着这样一个人际交往理论,“你在知道了我所有的不好之后,你还愿意喜欢我,还愿意跟我做朋友,在我身边,这种情感更值得珍惜。” 很多人不会像范湉湉这样,尽可能地展示真实的自己,有些不能成为朋友的人一开始就被隔绝在外了。

但反过来,如果已经被范湉湉划定为“朋友”、“亲人”和“爱人”之内,她也会不遗余力地爱对方。有次,范湉湉的母亲在看到一个女儿给妈妈捐献了肾脏的新闻后玩笑地说了一句:“我的女儿才不会这样对我。”范湉湉被气哭了。对待爱人,她说自己是“他咳嗽一声,我要从包包里拿出一盒咳嗽药,轻轻地放在他手心里的那种女朋友。” 她把对感情的过分依赖视为自己女性的弱点。也正因为她会一头扎进爱情,她反而怕所谓“对的人”现在就出现,她说,“我的另外一半没出现我觉得挺幸运的。” 因为她现在想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事业上。

从《奇葩说》开始,已经在演员这个行列出入过一次的范湉湉才真的红了。曾经范湉湉最大的宣传点是参演了周星驰的《功夫》之后被星辉公司雪藏。很长一段时间这都是她身上的标签,尤其当她重新做演员,这段经历被反复提起也被质疑过是借周星驰炒作。范湉湉坦承地说,“在我进入演艺圈的初期,我也一直提到这件事情,因为那时候我是素人,这件事情是我身上最大的亮点。就像第一次恋爱,别人问我关于爱情的事就绕不开初恋。但我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你靠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用。”

当《奇葩说》走过四季,包括范湉湉在内的一批选手真的从素人成为网红再成为艺人或公众人物,他们也开启了自己的“后奇葩”时代。有人创业做了新节目,有人在各个综艺里亮相,而范湉湉则通过综艺“曲线救国”了,虽然还在综艺里露面,但她事业的重心却回到了老本行。范湉湉告诉界面娱乐,“我擅长做综艺,但我喜欢当演员。”

过去的一年,如果数起来,范湉湉出演的电影不算少。在王啸坤的导演处女作《有完没完》中她扮演了范伟凶神恶煞的强势女上司,在《奇葩说》合作很久的蔡康永处女作《吃吃的爱》当然也想到了她,范湉湉在片中扮演了一个经纪人,挑拨林志玲和小S这对姐妹的关系,此外还有《傲娇与偏见》、《心理罪》和《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接下来还有春节档即将上的《唐人街探案2》,但戏份都不算多。

《吃吃的爱》剧照

范湉湉说:“其实我心里也是蛮烦恼的。我是急性子,转型我策划了很久但其中几个界限不够清晰,折腾到现在也没有特别多的代表作出来。” 但对于演技,范湉湉的自我评价是:“我只是会演戏,还不到好。没有办法,因为个性太强烈的人很难抛却自己的个性。”

《奇葩说》第一季临近结束,范湉湉曾动情的说:“我感谢所有给我机会演戏的人。”现在,转型中的范湉湉有了更多期待:“我在等一个好的机会,一个导演,他能看到我的潜力。” 范湉湉说:“我不是一个简单的开关,我太复杂了。”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3)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