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特写】待转向的“汽运煤”司机

环渤海港口汽运煤集港数量约在7000万吨以上,按每辆车载重40吨计算,需要175万辆重型卡车进行运输。今年9月起,所有港口全面禁止接收柴油货车运输的煤炭。

张慧 2017/12/30 16:15 | 评论(5)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保定市满城区出发,在易县上了G18高速,一路向西。12月24日凌晨一点,运煤司机周林驾驶着自己的卡车,在前往内蒙古鄂尔多斯的路上。

接近山西朔州时,车窗外突然飘起了雪花,这让周林有点兴奋,困意消失大半,一气开到了目的地。在位于鄂尔多斯准格尔旗的川发煤矿矿区,排了不算长的队伍,他的车顺利装上煤。24日下午,他踏上了返程的道路。

如果按照以前的拉煤路线,这车煤将行驶近900公里,运往天津港,完成卸货。但如今,它们只能前往保定市的电厂。根据最新的政策,周林的卡车已不具备进入天津港的资格。

这是一辆陕汽制造的德龙新M3000重型柴油车,经典的红色,后面的半挂车长10米,很适合拉煤。去年,周林花四十多万元购买了它。为此,他贷款18万元,每个月负担着1万元的按揭。

“原来的卡车只符合国四的排放标准。为了符合新标准,筹钱换了现在的车。”周林对界面新闻记者说。2016年起,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内重点城市全面实施第五阶段汽、柴油车排放标准。

周林以为新车已经达到环保的最新要求了。

但今年又出台了新政策。2017年2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及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山东省、河南省政府印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要求天津港7月底前不再接收柴油货车运输的煤炭;9月底前,天津、河北及环渤海所有港口全面禁止接收柴油货车运输的煤炭。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大气环境研究所研究员胡景南曾表示,中国在用重型柴油车,达800多万辆。这些重型汽车尾气排放的CO、HC、NOx和PM,分别占机动车排放总量的32%、38%、78%和82%,是机动车污染防治的重中之重。

政策的实际执行更为严格。天津港提前三个月,自5月1日起不再接收柴油货车运输煤炭。7月底,山东省发布的《2017年环境保护突出问题综合整治攻坚方案》,要求潍坊港在2017年7月底前、烟台港8月底前停止使用柴油车运输集疏港煤炭。

据河北新闻网报道,9月15日0时起,河北港口集团旗下秦皇岛港、曹妃甸港区、黄骅港区全面停止接收柴油货车运输的集疏港煤炭,提前15天终结了“汽运煤”时代。

11月下旬,界面新闻记者到访秦皇岛港口煤炭码头区域,已看不到拉煤的重型卡车。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全国原煤产量完成34.1亿吨。中国煤炭资源地与经济发展区呈逆向分布,这决定了“北煤南运、西煤东运”的煤炭运输格局,煤炭运输成本在煤炭成本价格的比重占一半左右。

虽然铁路已成煤炭运输主力,但中国每年仍有数亿吨的煤炭需要通过公路运输。

天津港是汽运煤占比最重的港口。来自《中国水运报》的数据显示,2016年,天津港煤炭集港运量完成1.04亿吨(不含进口煤炭数量),其中汽运集港运量达5654万吨,占比53.8%。加上黄骅港、曹妃甸等港口,环渤海港口汽运煤集港数量约在7000万吨以上。

这些煤炭主要来自山西、内蒙、陕西等地。按每辆车载重40吨计算,需要175万辆重型卡车进行运输,相当于每天约有4800辆重型卡车行驶在通向黄渤海港口的路上。

这些重型柴油卡车,因为环渤海港口全面禁止“汽运煤”政策,被挡在了港口之外。对中国煤炭运输格局是一次巨大的调整。

数万名环渤海港口的煤炭运输司机面临着着职业的交叉路口:转向其他运输路线、改换LNG车,还是卖车转行?

“我身边认识的司机,有1/3的人已经把车卖了,”周林对界面新闻记者感慨,“有的是去给别人当专职货车司机,有的就干脆歇了。”因为背负按揭,周林不敢轻易卖车或休息。

去年,周林的卡车配备了三个司机,除了自己,还雇了两个司机。这样就能保证上路时有两人轮流开车。但是今年,周林只能雇得起一个司机了。本着“歇人不歇车”的原则,一个司机单枪匹马跑两天的行程,回来后再换另一个司机。

“一人跑长途更辛苦,安全系数也会下降,但迫于成本压力,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周林说。在跑夜路的过程中,司机不仅要对抗疲劳,在停车休息时,还得防范不被偷油、偷电瓶。

周林是河北保定顺平县人。自从15岁那年,跳上亲戚的拉煤卡车起,今年已是周林跑煤炭运输的第20个年头,煤炭行业大起大落他都经历过。此前好几年,他的运煤路线都相对固定,从内蒙、陕西装上煤,再开往天津港或黄骅港。

相比不能跑港口路线外,让周林这些运煤司机更为郁闷的是,今年公路运煤费用出现大幅下降,造成收入的直线下降。

“去年跑天津港,吨运费基本在300元以上,高的时候350-360元。但是现在跑电厂,吨运费只有200多元,路程上只少了不到200公里。”周林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即使今年跑港口的司机,拿到的吨运费也只有240元左右。”

如按照车辆载重40吨计算,一趟运输直接收入减少了2000元以上。

2016年9月21日起,交通运输和公安交警部门开始执行统一的超限运输认定标准,公路货运车辆总质量最多不得超过49吨,总高不得超4米。此前的车货总重限制为55吨。六吨重量的减少,直接收入又减少了1200元以上。

去年,除去三个司机的工资和其他费用,按揭贷款,周林一个月还能挣到2-3万元,但今年,除去两个司机的工资,交完贷款,所剩无几。“以前靠着卡车就可以纯挣钱,但如今,基本挣的是自己当司机的劳力费。”

“其他运煤司机,今年的情况都差不多。”周林说。他所在的保定市运煤司机不算少。“2014、2015年的煤炭市场那么不景气,都比现在好跑。”

去年下半年开始,国内煤炭行情大幅好转,今年的煤价始终在高位运行。前三季度,环渤海动力煤(5500大卡)价格指数均价达到587元/吨,同比上升40.9%。90家大型煤炭企业利润总额达到了1041亿元。

但是,“汽运煤”运费的并未因此上涨。

榆林煤炭交易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受环保政策的影响,此轮货汽运行情的下降,自4月底就已开始。

2017年上半年起,受十九大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等会议的影响,中国环保检查力度加大,煤矿、洗煤厂、焦化厂及其他工厂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进入限产状态。下游需求放缓,市场货源收缩,汽运价格大幅下跌。

各项会议结束后,环保检查力度却并未放松。根据《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钢铁有色水泥行业全面限产停产,采暖季唐山等城市钢铁限产50%,电解铝和氧化铝企业限产30%以上,水泥建材全部停产。如此,市场货源进一步收缩。

“9月底,环渤海港口的汽运煤都被禁止,市场上就多出来了大批柴油重卡,汽运费用就更难上涨了。”该人士称。

煤炭汽运低迷,但是随着进入北方供暖季,电厂耗煤增加,铁路运输异常火爆。原先大量依靠汽运集港的煤炭转向了火车运输。

“最近火车车皮真的非常非常紧张。”在被界面新闻记者问起煤炭铁路情况时,山西省孝义铁路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连用了几个“非常”。

“煤炭上站台十来天,也没等到车皮的,太正常了。”该人士说,“实在等不及的,货只能下站台,去走公路。但一般是距离不算太远的点对点到电厂的货,如果要去环渤海港口的,还是得靠火运。”

按照往年的情况,从8月底开始,因为电厂开始进入备货期,往后逐步趋紧,到了11月、12月,(车皮)进入高峰期。“但是今年车皮紧缺尤其严重,全年都比较紧张。”该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铁路方面,对禁止汽运煤政策的出台始料未及。“加上今年有一部分车辆的服役期已经到了,无法维修,只能进行回炉再造。这加剧了车皮的紧张程度,无论是敞车还是集装箱,都很紧缺。”上述铁路局人士说。

在11月底的全国煤炭交易大会上,中国铁路总公司货运部主任赵峻表示,煤炭主产地的惯用通道运力偏紧,虽然铁路部门已购置车辆,但在高峰期敞车仍有较大缺口。

“今年铁路煤炭运量预计增加近2亿吨,明年晋、陕、内蒙古地区预计新增铁路外运需求超1亿吨,目前山西铁路外运的主要固定通道运输能力已趋近饱和。”赵峻说。

但中国的煤炭铁路运输路线正在逐步增加和完善。据矿业汇的信息显示,中国已有的三大在运行的运煤通道——大秦线路,自山西省大同市至河北省秦皇岛市;神朔黄线,西起山西省神池县神池南站,与神朔铁路相联,东至河北省黄骅港口;侯月线,西起山西省侯马市,东至山东日照港。蒙华铁路则被称为“第四通道”,预计2019年全部完工,届时,中国将有四大年运输量达亿吨级的运煤通道。

此外,中国自主设计的第一条万吨级铁路——瓦日线,在11月顺利通过了万吨重载货物列车试验,标志着中国东西部煤炭运输能力的人进一步提高。这条铁路西起山西省兴县瓦塘镇,东至山东省日照港。

图片来源:中国产业信息网

正是看中了煤炭铁路运输的趋势,12月底,山西七大煤企之一的阳煤集团联手天津港集团、北京铁路局、百度公司,正式组建山西(阳泉)国际陆港集团公司,希望以此打通山西至天津港的铁路煤炭运输大通道。

铁路运力逐渐增加,汽运煤的竞争压力加大。周林觉得,今后煤炭公路运输会越来越难,转型,但他并没有想好,不跑煤炭运输后,还能做什么。“卖了车,去给别人当货运司机?不好找,现在都在裁司机呢。”

对于现在市场上热推的LNG重型卡车,周林表示出了坚定的拒绝。“我不打算换LNG,比现在的车要贵将近20万。主要现在还缺气,到时候加不上气,怎么跑?”周林说,“如果以后柴油车被更多的地方禁止了,那就干脆卖掉车,不干这行了。”

运费骤减,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拉煤车司机卖掉了赖以生计的卡车,开始转行。周林的叔叔、弟弟等多位亲戚都是跑煤炭运输的,叔叔在去年已经放弃了这行当。

“现在鄂尔多斯的路上,拉煤车比前几年要少一半。”周林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以前只要一堵车,拉煤车排起长队,能堵上好几天。现在除非是遇到车祸,否则不会堵车。”

河北石家庄的宋女士,去年开了一家二手车服务公司,主要业务就是二手重型卡车的销售、二次消贷、车辆挂靠等。目前,她手里的二手车车源较多,待售车的车龄均不长,多在10个月到1年半之间。

“去年一个月能转卖出20多辆。今年是卖车的人多,买车的人少。一个月能卖出四五辆,就很不错了。”宋女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只要空闲,她就会往各个司机群里发送二手车售卖信息。

眼下,接近年关。周林最大的希望是煤炭公路运输费用能够提高。但对于未来的汽运煤市场前景,他又感到悲观。“应该没有以前月挣好几万的时候了。”他笑着说,却难掩无奈。

(文中周林为化名)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