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城广州的科创新事

低调、务实,也需要吆喝和改变。

饶文怡 张子怡 2017/12/22 12:19 | 评论(7)A+
来源:界面新闻

参加完在乌镇举行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后,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马不停蹄地向南进发。他的目的地不是腾讯大本营深圳,而是200公里以外的广州。和他一起来到广州的,还有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

“双马”同时参加科技界的大型活动并不罕见,但广州却是一个比较少见的目的地。

尽管广州市市长温国辉强调,广州市政府一直高度重视科技创新,加大科技创新投入,并出台了相关扶持政策。但与北京、深圳以及上海相比,广州过去的声量还是小了很多。

为了扭转局势,广州正在做出改变。

第一波创新潮的沃土

广州不重视科创吗?答案是否定的。

回到世纪之交,第一代互联网巨头网易就诞生于此。在丁磊的带领下,网易从最初的新闻门户,逐渐变成了集电子邮件、游戏、电商等等业务与一身的互联网巨头,并为华南输送了一批人才。

2005年,李学凌从网易离职创业。在广州,他创办了一个名叫多玩游戏网的网站,并获得了雷军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3年后,这家网站推出了一个名叫YY的语音软件,赢得了大批用户。2012年11月,这家公司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

在李学凌创办多玩游戏网的前一年,两位华南理工大学的校友何小鹏与梁捷一起在广州创办了UC优视科技。他们后来研发推出的UC浏览器,一度成为了国内最受欢迎的移动浏览器。2014年,UC整体被阿里巴巴所收购。

除了这些在第一波互联网热潮中兴起的公司之外,到了2010年前后的第二波互联网热潮中,像唯品会这样的新型电商企业也在广州崛起。最新的消息是,唯品会刚刚被腾讯京东联合投资了8.63亿美元。

可以说,广州并不缺科技创新成果。和近邻深圳相比,广州同样孕育了一些有代表性的科技企业。

能够成为一批科技企业的诞生地,广州自然也有自己的优势。“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广州的优势在于生活成本够低。” 广州玖的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陆建銮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相比于北上深杭这些城市来说,无论是在地价还是人力成本上,广州都有优势。”

房地产服务商戴德梁行发布的《2017中国写字楼核心趋势》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第二季度,深圳的写字楼租金为每平米268.1元,广州则为每平方米171.7元,相差接近每平米100元。对资金紧张的初创企业而言,租金上的差异无疑是它们选择落地城市的重要因素之一。

此外,包括中山大学和华南理工大学在内的高等院校,也为科创事业在广州的发展提供了人才储备。

“我们的创始团队基本都是来自中山大学的,自然会选择留在广州进行创业。”掌贝COO兼联合创始人魏剑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是一家专注于智能化店铺营销服务解决方案的初创企业。像这样背景的初创公司,广州还有很多。

低调是把双刃剑

“广州是千年商都,商业气氛十分浓厚。”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光南教授如是评价。早在海上丝绸之路发展之时,广州就已经作为一个重要的港口,起到了沟通内外的作用。

“敢为人先”、“务实创新”被认为是粤商精神的特质。这些精神具体到创业者身上,又显示出了不同的表现。

华峰资本董事总经理陈挺峰认为,广州创业者普遍显得低调和务实。他对界面新闻记者举例称,自己曾经和来自广州的日化品牌“舒客”有过业务合作,公司的创始人都是有着多年经验的行业老兵,但一旦投资人希望创始人多对外宣传的时候,他们大多选择拒绝。

陆建銮也表示,广州和北京的创业氛围可以说是两个极端,“广州人本来就很看重实际的收益,就算是创业也是一样,像乐视这种类型的公司,在广州根本不可能有生存空间。”

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苏蔚则对界面新闻记者总结称,从自己的观察来看,广州的创业氛围实际上不差,创业者比较务实,“天生就是做生意的。”相比较下,北京的创业者则是“理想宏大,创业的前几年甚至不在乎挣不挣钱。”

“广州的互联网创业以流量运营为主,流量是一门低买高卖的生意,有很多细节需要关注。”苏蔚表示,比如以前流量主要发生在网页上,现在则更多是在今日头条等信息流投广告,这个转变的过程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来关注,比如投放时间、页面布局之类的事情。

“在广州,当地的创业者可以说比较踏实,但是反过来说,天花板也没有那么高。项目实现盈利容易,但体量就不会有那么大。”他提到,目前,青松基金在广州投资的企业不多,互联网美妆品牌“HomeFacial美颜家”算是其中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

对于企业的发展来说,如何把握低调的尺度,算是一个颇为值得玩味的点。太高调的企业固然会在市场上遭到来自各方的针对;但过于低调,也意味着企业有可能会错失很多机会。

“其实在广州有很多好的创业项目,但是都是因为团队太低调,所以导致缺乏曝光。”陈挺峰说。

有接受采访的创业者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缺少包装宣传可以算是广州地区初创企业的通病。“比如说一些公司,自己公布的用户数量会比第三方研究机构所公布的要少,这在其他地方其实是挺不可思议的。”

这样的后果就是,人们总是会有意无意地忽视广州在科创方面的成果。

比如,现在大家提起网易时,更多想到的是杭州的研发中心。至于YY或UC,也鲜有人将它们和广州联系起来,尽管它们的确是广州土生土长的企业。

另外,和上海人追求的海派文化、精英文化不同,尽管广州人同样重视生活品质,但它们的日常生活,却是被更多地沾染上了市井的味道。

如果说上海人眼中的“生活”是灯火通明的外滩以及音乐伴奏下的西式餐馆;广州人眼中的生活就是散布于大街小巷之中的菜市场,以及周日早上一顿慵懒的早茶。

“广州和上海都是商业城市,受海洋文化影响,开拓性强,敢闯敢拼。”玖的科技副总裁陆建銮如此比较两个城市之间的不同,“但是上海的精英气息要浓厚一些,广州就显得生活化一些。”

对于居住在当地的居民来说,生活气息浓厚并不是坏事。在2015年8月,经济学人智库(EIU)发布的全球宜居城市排名调查中,广州就排在了国内城市的第7位。

不过,对于创业者而言,生活化太强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往往意味着安于现状。丁磊就曾经评价过:“在广州生活很幸福,一不小心会让人不思进取。”

这样的结果在于,当科技创业在北京、深圳,乃至上海等城市快速发展之时,广州已经慢了一拍。

深圳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钟坚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提到,“老广州这种悠闲的文化,最终的结果是导致人们没有动力去创新;但在深圳,没有传统的束缚,人们就比较锐意进取一些。在这样的情况下,历史带来的文化特色反而是一种包袱。”他认为,实际上广州的科技创新早已被深圳拉开了差距。

丁磊也说过,“在支持现代创新方面,广州的步伐可以迈得更大。”

找到新机会

提到广州,绕不开的一个话题是广州当地的文化传媒产业。过去以南方报业集团为首,一系列的传统媒体、新媒体、文化内容创作、艺术设计等文化业态,都在广州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空间。

暨南大学产业经济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广州文化产业投融资发展报告》显示,广州市文化产业的增加值达到了1043亿元,占GDP比重达到5.28%;广州市居民人均文化娱乐消费支出4991元,占城市家庭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达到13.1%,位居全国第一。

在这样肥沃的土壤中,一些围绕着文化产业领域的初创项目也在近年萌芽。

荔枝FM算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家企业。2015年,它们已经完成了C轮2000万美元融资。Analysys易观发布的《中国移动电台市场2017上半年市场监测盘点分析》显示,2017年第二季度,喜马拉雅FM、蜻蜓FM和荔枝FM分别位列主流移动FM应用用户活跃数前三。

公司副总裁胡威认为:“广州地区有着浓厚的粤语文化沉淀,对于饮食、旅游等方面也有着很深的积累,荔枝FM上的内容很大程度上构建在这些文化基础上,这也是荔枝区别于其它音频产品的一个重要特征。”

另一家落地于广州的原创对话小说App“迷说”也看中了这座城市在文化方面的开放程度。COO郭攀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受早期改革开放的影响,广州的开放程度可能是相对较高的,这使得广州这座城市具备了包容万象、自由开放的气质特点,也对新兴的一些文娱形态接受较快。

作为一个主要面对00后等年轻用户群体的阅读App,迷说尤其需要这种开放自由的氛围。

当然,重视商业的传统,也让一些消费升级类的公司在广州快速成长。

作为“千年商都”,广州市内星罗棋布地分布了大大小小的市场,从果蔬生鲜到日常用品应有尽有,小商贩们甚至可以在市内的数百个批发市场内收购商品,再到市面上转售来赚取利润。

“广州传统上就是一个贸易集散地,当中分布了五六百家批发市场,消费零售等行业在其中就有着天然的优势,所以我们也会特别关注这些赛道上的初创企业。”华峰资本董事总经理陈挺峰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作为一家帮助传统店铺实现智能化改造的初创企业,掌贝因此在广州获得了广阔的市场空间。

在公司COO兼联合创始人魏剑夫看来,广州人最注重的消费是吃喝,这是相比于其他城市最突出的一个特点。

在掌贝的官方网页上,来自餐饮行业的客户被排到了合作案例的前列,当中不乏味千拉面、赛百味等大品牌,也有广州酒家这样的传统品牌。“在餐饮领域,消费升级的理念一直走在前头。”魏剑夫说。

同样具有商业文化的城市,还有上海。不过,在魏剑夫看来,两座城市在细节上多有不同。

“上海的大型连锁零售企业比较多,因此标准化程度高,改造起来没有那么简单。广州这边的商铺比较分散,各自之间的差异性也比较大,因此有很大的改造空间。”这也是掌贝得以在广州发展起来的一个主要原因。

不过,无论是消费升级还是文创,也许都不能够体现近年来,广州真正的产业特点所在。对于这座城市来说,珠三角地区的制造业基础才是它们优势的体现。

对传统工业进行创新改造,是制造业创新的一个体现。2015年3月,广东省发布了《广东省工业转型升级攻坚战三年行动计划(2015-2017)》,至2017年末,要建成两个国内领先的机器人制造产业基地,并希望累计推动195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开展“机器换人”计划。

在这份文件的刺激下,广州开始大量引入新型制造企业。2016年统计数据显示,广州机器人生产量在中国国内排名第二位,智能装备及机器人产业规模已近500亿元。

而在最近,来自大企业的技术团队也开始进驻广州。11月22日,在阿里巴巴2017云栖大会的广东分会上,阿里云宣布,将在广东建设阿里云工业互联网云平台,并将全国工业云总部定于广州,目的在于推动广东制造业智能化转型升级。

除了改造旧模式之外,新制造也开始在广州落地。这其中,IAB(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科技)将会是广州重点发展的三个新兴产业。在《财富》论坛的欢迎酒会上,来自亿航无人机的1180架“萤火虫”无人机就在海心沙被放飞,这家公司也被认为是广州新制造产业的代表。

相比于长三角地区,珠三角地区的制造业基础更为发达。对于在这个领域的初创企业来说,它们能够获得的是充足的生产技术基础,以及完善的供应链。

对于玖的科技而言,珠三角地区完善的产业链也是他们所看重的。和传统意义上以硬件切入的VR创业公司不同,玖的科技注重的是全套商业解决方案,当中涵盖内容、硬件,同时它们还在搭建连接自身、B端商户及C端用户的三方平台。

陆建銮介绍称,玖的目前最受欢迎的产品包括VR跨端电竞产品“V战”、VR蛋椅、移动VR体验馆等。

硬件设备的制造,同样需要完善的供应链作为支持,陆建銮认为,广州背靠珠三角,因此协同创新能力以及科创配套能力都足够强,初创企业能够很快找到产业所需要的资源。

《财富》论坛上,广东正威国际集团董事长王文银着重提到了制造业创新的重要性。他表示,这些技术“现在看或许是技术超前,三五年后会成为普遍现象,十年后就是落后技术”。在智能技术快速迭代的情况下,广州在制造业的创新上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会。

当下的不足与未来的可能

2015年前后,当深圳和北京都开始踏上双创的浪潮,大力推动科技创新的时候,广州却还是不紧不慢地对传统企业进行改造。

这当然有广州自身的资源因素,但不能忽视的是,相比于北京或者深圳,广州在当时并没有针对这一波创新潮推出同等力度的政策扶持。

在广州一家产业互联网公司联合创始人孙奕(化名)看来,这还是和广州的氛围脱离不开关系。

“广州本质上是一个重视商贸的城市,讲求效益最大化,喜欢把很多东西都用生意式地精算去做,创新也不例外。”作为一名在广州土生土长的创业者,他举例称,广州的相关部门在和中小型科创企业谈合作时,往往会比较注重对方成长性以及成长性带来的的纳税空间。

他补充道:“有关部门也非常乐意给出扶持,但前提是企业能够带来一定的回报;对于中小型的创新企业来说,很多时候利润不是立马就能实现,这就导致政府在给予支持方面十分谨慎。”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即便是YY,在早年发展的时候也受到了相关部门的一些门槛所带来的掣肘。

直接后果是,他们和广州市的关系从此变得疏远;在首届天河区科技创新大会上,YY本来作为受邀企业出席,但最后它们缺席了这次大赛,之后更是把总部迁到了市区之外的番禺区。

这种状况带来的另一个弊端是,一些“科技掮客”随之出现。他们担任着沟通初创企业与相关部门之间的桥梁,帮助企业以作假甚的手段,套取来自相关部门的科技经费补贴。

“种种问题的存在,都意味着广州其实还需要进一步规范和完善创新环境。”孙奕评价称。

深圳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钟坚则提到,对于广州而言,民营企业的发展程度和其他大城市比也还有差距,但这类企业正正是一个城市的竞争力所在。“广州还是国有企业为主,国有企业本来就相对效率偏低。

因此,广州如果想进一步解放来自科创行业的生产力,这些问题亟需解决。

与深圳实行错位发展的战略,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之一。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光南教授认为,深圳跟广州相比,创业气氛更加活跃,双方可以根据各自的优势,实现优势互补,错位发展。

现在,包括思科、富士康这样的大企业,都在广州开始发展;微信也在广州成长起来。在孙奕看来,虽然广州不一定适合中小企业,但其本身的雄厚的产业基础对于大型企业来说可以算是独特的优势。

“广州要做的就是吸引这样的成熟企业前来,通过自身的资源优势,帮助这些企业进一步成长,然后再逐渐带动中小企业的发展。”深圳和广州应该分别将精力放在中小企业和大企业的成长发展上,再进行协同发展,这是孙奕心目中的良方。

至于体制内,自发的创新实际上也已经逐渐在进行。以广汽集团为例,它们近期已经和腾讯、科大讯飞等科技企业达成合作,将这些企业的先进技术用于自身未来的智能汽车产品中。

除了这些正在慢慢显现的变化之外,广州还迎来了一个新的机遇,那就是粤港澳大湾区的逐渐形成。

这个由马化腾所提出的区域概念,已经在今年逐渐成为了珠三角地区最为热门的一个议题。从现在来看,深圳和香港算是这个区域的核心,但广州在其中也有自身的发展机会。

“粤港澳大湾区形成后,人流、货物、现金流、信息流等,都会进一步加强融合,作为区域的地理中心、交通中心和行政中心,广州无疑会得到更多的机遇。”在张光南教授看来,这个区域概念正式形成后,广州能够和香港、澳门等地加深交流,包括金融服务、科技创新等行业都会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钟坚教授则指出:“湾区经济是区域经济的最高阶段,资源配置能力、资源服务效率都会更强,通过协调规划,这里面的城市发展能够更上一个台阶,从而参与到国际竞争之中。”

因此,他认为,在粤港澳大湾区这个体系下,广州应该更好地利用深圳在产业前端的优势,落地自身的科教技术基础,“广州的科教基础好,研究机构多,但这并不代表研究成果能够很好地应用;在这一点上,深圳的产业可以作为广州的前端。”

无论如何,广州科创事业的未来依然有着许多可能。目前,相关部门已经大力推进IAB产业的落地与发展,并且在政策上也有所配套。比如说,在之前的11月,广州市天河区就发布《广州市天河区支持软件业发展和企业R&D投入实施办法》,这是广州首个支持IAB产业发展的专项政策,当中的措施包括租金补贴、开辟绿色通道等等。

另外,界面新闻记者也了解到,上述不少受访企业已经获得了高新企业认证,或者是在人才引进上享受相关的政策优惠。

“这几年的创业气氛已经起来了,可以明显感受到政府开始发力。”陆建銮表示。

外界也开始认识到了广州未来的潜力,比如说,普华永道已经连续两年把广州列为中国“机遇之城”首位。至于资本端,同样不乏看好的声音。

“我们在广州接手的项目已经越来越多了,每年增长的幅度大概在20%-30%左右。”华峰资本董事总经理陈挺峰告诉界面新闻。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7)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