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前总统之死揭开冲突新篇章 内战局势何去何从?

没有任何一方会迅速获得胜利,但也门人民一定是最大的输家。

田思奇 2017/12/05 17:43 | 评论(3)A+
来源:界面新闻

资料图:也门前总统萨利赫。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上周末,统治也门33年的前总统萨利赫才刚刚瓦解自己与伊朗所支持的胡塞武装的同盟,宣布愿意同沙特阿拉伯领导的联军进行谈判。如果联军解除对也门北部的封锁并停止进攻,他将准备好把“旧的一页翻过去”。而沙特对此也积极响应,希望将萨利赫争取到自己这一边。

在外界推断萨利赫的斡旋或许能推动停滞已久的内战谈判时,胡塞武装便迅速在周一(12月4日)发动袭击杀死了曾经的盟友、如今的“叛徒”萨利赫。这位曾经的独裁者还没来得及改变任何战争进程,他的死亡便已经推动也门内战进入下一阶段。

外界分析认为,萨利赫的死亡极大地助长了胡塞武装的气焰,对沙特联军造成了沉重打击。沙特联军接下来有两个选择:要么在也门扩大打击范围,以更多的平民伤亡作为代价;要么作出更多妥协,以换取胡塞武装对谈判的接纳。然而,双方实际上都没有停止冲突的意愿,也门或将遭受更为惨烈的战乱打击。

内战缘起

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后,独揽大权多年的萨利赫终于下台,时任副总统哈迪于2012年继任。但外界分析认为,哈迪政府难以应付恐怖主义和南部分裂势力的威胁,以及腐败、失业和粮食不足等内部矛盾。

与此同时,也门北部的什叶派胡塞反政府武装抓住了壮大的机会,在新总统不够强势的背景下获得了众多平民的支持,与萨利赫结为同盟。2014年9月,胡塞反政府武装夺取首都萨那,哈迪被迫流亡沙特。

到了2015年3月,沙特及其海湾盟国开始在美英等国的支持下向胡塞武装发起军事行动,以协助哈迪政府重新掌权。哈迪在南部港口城市亚丁建立临时首都,胡塞武装则继续控制萨那和也门北部地区,沙特领导的军事行动就此陷入僵局,至今未有任何一方占据绝对优势。

也门各势力控制地盘示意图。来源:半岛电视台

自2014年起,也门局势的持续恶化已经酿造了全球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在这个总人口约2740万的国家,有近1880万人需要援助、730万人处于饥荒边缘。在今年11月初胡塞武装向沙特首都利雅得发射导弹,并招致沙特的海陆空封锁后,普通民众的生活遭到了进一步打击。

然而在共同对抗沙特联军两年后,胡塞武装与萨利赫却产生了分歧。胡塞武装领袖阿卜杜·马利克·胡塞上周发表讲话,指责萨利赫制造了混乱,并称要用武力来“捍卫法律”。萨利赫控制的全国人民大会党则发表声明,指责胡塞武装对萨那等地的失败管理造成物价上涨、商品短缺、民生凋敝,同时还呼吁也门的全体民众和所有部落参与到目前的冲突中来“保卫国家”。

“叛徒”之死

上周三(11月29日),萨利赫的支持者拒绝胡塞武装进入萨利赫清真寺庆祝第二天的伊斯兰教重大节日圣纪节。此后,萨利赫麾下的共和国卫队和胡塞武装之间一直有零星交火,并在周六(12月2日)加大火力。双方均指责对方先挑起事端,但也有人认为,沙特及其盟国或许在其中挑拨离间。

在上周六当天,萨利赫宣布他本人及其代表的政党愿意与沙特为首的联军谈判,让也门进入“新篇章”。沙特联军方面对他的表态表示赞赏,正在沙特避难的也门总统哈迪也对萨利赫的声明表示认同,并准备好与萨利赫联手对抗胡塞武装。而胡塞武装则将其看作“背叛”和“政变”。

上周末,胡塞武装宣布向阿联酋的核设施发射导弹,但阿联酋方面否认收到导弹报告。这被视为胡塞武装反对外国投资进驻沙特及其盟国阿联酋的反应。同时胡塞武装的发言人Mohammed Abdul-Salem对半岛电视台表示,阿联酋正是驱使萨利赫倒戈的背后主谋。

《也门邮报》主编Hakim al-Masmari对半岛电视台表示,在刚过去的整个周末里,萨利赫位于首都萨那的住所便一直处于包围之中。到了当地时间周一早间,胡塞武装对萨利赫的住所发动爆炸袭击。当时最先有伊朗媒体称萨利赫在逃跑过程中被胡塞武装打死,社交网站上也开始流传萨利赫的遇难照片,但具体死亡过程尚未得到证实。

彭博社报道,在萨利赫死后,作为对失去潜在盟友的回应,沙特又轰炸了被胡塞武装占据的萨那总统府。当地媒体称,总统府至少受到7次轰炸,也是近三年内战以来首次成为轰炸目标。

另一方面,路透社文章提到,在当地时间周一播出的电视讲话中,胡塞武装领袖阿卜杜·马利克·胡塞将萨利赫的死看作巨大的胜利,并恭喜也门人民在这个历史性的伟大日子里见证了“背叛”的下场。他表示,胡塞武装将继续维持也门的共和政体,不会向萨利赫的政党继续寻求报复。胡塞武装的支持者也在当天走上萨那街头,唱起战歌庆祝这一“成就”。

冲突升级

在关键的斡旋角色萨利赫身亡后,萨利赫的旧部、沙特联军和胡塞武装的动向都值得关注。

首先,外界尚不明确萨利赫的属下将如何应对领袖被昔日盟友打死的局面。欧洲外交关系协会的也门专家巴伦Adam Baron指出,现在还难以推断萨利赫家人及旧部的下一步行动,“他的人肯定会(对萨利赫的死亡)非常气愤。但对于很大一部分中间派来说,谁更强大他们就会跟随谁。”

另一方面,也门或将迎来沙特联军更为猛烈的武装打击。也门民调中心(Yemen Polling Center)分析师Hafez Albukari向路透社表示:“沙特联军和哈迪政府会以此为契机加大军事打击力度,借此从局势的新进展中获益。”同时Albukari强调,这会进一步对平民造成伤害,特别是在人口稠密的首都。

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中东项目负责人Joost Hiltermann认为,对于沙特联军来说,这场冲突消耗过大,他们亟需一个退出机制——然而当前并不存在这样的机制。唯一可能实现的退出机制就是与胡塞武装谈判,但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沙特有必要放弃一个执念——那就是伊朗身处胡塞武装背后,与胡塞武装谈判会助长伊朗的势力。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专家科德斯曼(Anthony H.Cordesman)也撰文指出,冲突双方都应当对平民的伤亡负责。与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拥有足够地面部队支持不同,沙特和阿联酋在也门更依赖于空中行动,这就意味着,这两个国家的空袭所造成的平民伤亡和附带损失所占比例较大。

而当前最关键的问题或许在于胡塞武装接下来的打算。据彭博社报道,风险管理咨询公司Le Beck International的地区安全分析专家Miriam Eps认为,胡塞武装可以继续发起军事冲突,或者向伊朗寻求支援,但他们同时也应该意识到,与萨利赫同盟的瓦解意味着他们必须开始考虑谈判的可能。

科德斯曼​的文章则提到,不论是从宗教还是地理来看,胡塞武装都彻底将也门带入国家分裂的局面。而这个与伊朗紧密联系的组织却几乎没能表现出任何有效的统治或为协商作出的努力。不论人民将迎来怎样的后果,他们似乎都将继续战斗下去,没有展现出任何计划或相应的能力来帮助也门摆脱贫困。同时,他们也没有描绘过也门人民可以在胡塞武装胜利后得到怎样光明的未来。

同时,胡塞武装不愿意谈判和无限期延长战争的意愿具有破坏性。对空袭的分析也表明,胡塞武装严重依赖于人盾策略,并使用夸张的平民伤亡作为宣传武器。外界需要认真研究胡塞武装将如何治理也门、如何进行资源和援助的分配,并认真考虑伊朗在这场导致巨大伤亡的内战中的作用。

最重要的是,科德斯曼​说,萨利赫的死亡警告世人:胡塞武装和沙特联军双方都可以无限期地继续战斗。在这场战争中,任何一方都不期望通过击败对方来迅速取胜。除非可以说服双方进行谈判,否则,最明显的输家只能是也门人民。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3)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