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邀多名作家谈自己心中2017年最棒的作品(下)

从感人至深的回忆录到动人心弦的小说,这些作品陪你走完2017年最后一段旅程。

卫报 2017/12/08 09:00 | 评论(0)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网络

《卫报》邀多名作家谈了自己心中2017年最棒的作品(上)

《卫报》邀多名作家谈了自己心中2017年最棒的作品(中)

艾玛·希利(Emma Healey)

《你将了解我》

《分娩》;《你将了解我》

六月份我的女儿出生之后,一位朋友送了我一本《分娩》(Little Labours)。这是一本言辞有趣、意义深刻的回忆录,讲述了成为一位新晋母亲是怎样的感受。其中也讲述了许多其他事情,包括日本文学,评判他人的自由等等。这本书短小精悍,分为几个不同的部分,每个部分都有一个小标题,非常适合缺乏睡眠的父母们阅读。

我是梅甘·阿伯特(Megan Abbott)的粉丝。在过往的作品中,她曾深入探索年轻女孩的黑暗、烦扰、英勇的世界。我也同样深爱着他最近写的《你将了解我》(You Will Know Me)这本书。她非常擅长类比(例如,一个人将“粉嫩如新生儿的”火腿切开),而且知道如何将读者代入到角色那危险、痛苦的生命当中,如何让这些生命变得神秘。这本最新的小说从第一页开始,便深深地吸引住了我。

海伦·辛普森(Helen Simpson)

《走,走过,走了》

《走,走过,走了》;《仲冬间歇》;《与朋友的交谈》

燕妮·埃尔彭贝克(Jenny Erpenbeck)的《走,走过,走了》(Go, Went, Gone)是一本发人深省、引人入胜的小说。这本小说讲述了当下的移民活动。战争曾使得婴儿时期的理查德教授无家可归。退休之后,这位东德经典文学教授与柏林的一群非洲难民成为了朋友,这本小说对如今的现状进行了拷问。

伯纳德麦·克拉佛堤(Bernard MacLaverty)的《仲冬间歇》(Midwinter Break)讲述了在阿姆斯特丹的一个漫长周末中,一段五十年的婚姻是怎样的境况。

《与朋友的交谈》(Conversations With Friends)的作者是26岁的萨利·鲁尼(Sally Rooney)。这是一本当代的《你好,忧愁》(Bonjour Tristesse),书写了一个勇敢且动人的爱之故事。

科蒂斯·希登费尔德(Curtis Sittenfeld)

《这些规则不适用》

《未来的历史》;《这些规则不适用》

2017年有两本非虚构作品一直陪伴着我。爱德华·麦克弗森(Edward McPherson)的《未来的历史》(The History of the Future)是一本文集,里面收录了关于环境恶化、地点和事件的对话文章。这些文章都经过了深刻的研究与调查。

爱丽尔·莱维(Ariel Levy)的《这些规则不适用》(The Rules Do Not Apply)是一个关于流产的个人故事。这本书对转换性别角色、以及我们如何活好自己的人生有着直接、深刻的思考。通过这本书,我们能够一窥莱维作为《纽约客》记者的工作。

泰耶·塞拉西(Taiye Selasi)

《地震前所发生的事情》

《地震前所发生的事情》;《永远是另一个国家》;《淡水》

基娅拉·巴尔齐尼(Chiara Barzini)的作品《地震前所发生的事情》(Things That Happened Before the Earthquake)达到了一个罕见的平衡:这本文学小说精彩绝伦,同时又通俗易读。这本书描写了一位镇上新来的女孩,是一本教育读物。读者可以跟随这位早熟的意大利女孩,穿过20世纪90年代的洛杉矶。

希森科·思芒(Sisonke Msimang)的《永远是另一个国家》(Always Another Country)是我最喜欢的那种回忆录。这本书非常诗意,像梦一般,因而读起来像小说一样。这本书描写了在南非种族隔离结束之后的背景下,作者对流亡与回归、女性与母性等话题的思考。

阿凯科·艾梅兹(Akwaeke Emezi)的《淡水》(Freshwater)是一本完美的佳作:性感、感性、睿智。这本书的开头是我读过的最引人入胜的开头。自从在中学的时候爱上米兰·昆德拉之后,我便对爱情三角恋迷恋不已。

凯蒂·洛费(Katie Roiphe)

《转变》

《艰难的女性》;《转变》;《黑暗森林》

今年我爱上的第一本书便是纽约书评再版的戴维·普兰特(David Plante)的《艰难的女性》(Difficult Women),这本书运用一手资料,记录了三位易怒的、又充满魅力的女性:简·里斯(Jean Rhys)、杰梅茵·格里尔(Germaine Greer)、索妮娅·奥威尔(Sonia Orwell)。

另一本出众的书籍是瑞秋·卡斯克(Rachel Cusk)的《转变》(Transit),这本书是他的三部曲之一。该三部曲系列描写了一位处在急剧转变时刻中的女性。我通常非常喜欢这个种类,其中也包括妮可·克劳斯(Nicole Krauss)的绝佳作品《黑暗森林》(Forest Dark)。

玛利纳·瓦勒(Marina Warner)

《金色传奇》

《空气中的寒意:1939年-1940年意大利战争日记》;《金色传奇》

爱丽丝·奥利歌(Iris Origo)的作品《空气中的寒意:1939年-1940年意大利战争日记》(A Chill in the Air: An Italian War Diary 1939-1940)描绘了墨索里尼掌权之时,意大利日复一日的恐怖、悲惨与迷茫;他那敏锐的记录非常适时。

在《金色传奇》(The Golden Legend)这部作品中,纳迪姆·阿斯兰(Nadeem Aslam)将丰富、诗意的象征与对比鲜明的政治现实融合起来,试图在爱和想象中保持希望。莉吉娅·佩普(Lygia Pape)出生于巴西。她的作品对我来说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拥有说服力、有趣而且有时候略显崇高。

乔·邓索恩(Joe Dunthorne)

《与朋友的交谈》

《晚上》;《与朋友的交谈》

我非常喜欢海拉特·雷弗(Gerard Reve)的作品《晚上》(The Evenings)。这绝对是关于无聊的最有趣的小说之一。这是一本经典的荷兰文学。这本书首次出版于1947年,但近来才翻译为英文。山姆·加勒特(Sam Garrett)对本书的翻译非常完美。

我也非常喜欢萨利·鲁尼(Sally Rooney)的作品《与朋友的交谈》;这本小说描写了当代的爱和友谊,睿智、细微、洞察力强。

约翰·格雷(John Gray)

《5月里的6分钟:丘吉尔是如何出乎意料地成为首相的》

《5月里的6分钟》;《我的天空之屋》

尼古拉斯·莎士比亚的《5月里的6分钟:丘吉尔是如何出乎意料地成为首相的》(Six Minutes in May: How Churchill Unexpectedly Became Prime Minister)使用了最新证据,将小说家对人物和氛围的感觉融入到作品之中。这部作品讲述了一场军队灾难、议会阴谋、隐藏的婚外情、以及六分钟的会议是如何使得丘吉尔成功掌权的。在读了这个令人爱不释手的故事之后,我蓦然想到,当一片叶子落下的时候,这个世界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我也非常喜欢海蒂·桑德斯(Hetty Saunders)的《我的天空之屋:贝克的一生》(My House of Sky: the Life of JA Baker)。这是一本传记。传记主角是《游隼》(The Peregrine)一书的作者贝克。在《游隼》一书中,贝克通过猎鹰的眼睛观察这个世界,用抒情的语言记述了自己为期十年的奋斗。贝克这位孤独的英国智者,以令人惊异的力量和创新,打破了知觉的大门。这部自传便是他记录自己努力的一份前沿性著作。

鲁珀特·汤姆生(Rupert Thomson)

《初恋》

《初恋》;《零号夫人》;《带伤的夜空》

格温多林·赖利(Gwendoline Riley)是一位能够精准地击中读者内心的作家。她的第五本小说《初恋》(First Love)非常原始、激烈、真实。如果你想要看看令人安心的小说,那么你只能去别处找找了。

莎拉·霍尔(Sarah Hall)是我喜欢的另一位作家。她的最新短故事集《带伤的夜空》(Night Sky with Exit Wounds),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她那干净、逼真的风格,以及平静、原始的想象。

欧什·王(Ocean Vuong)的诗集《零号夫人》中的紧迫性和关联性令我惊艳,这是一本稳稳当当的处女作。

露西·休斯·哈里特(Lucy Hughes-Hallet)

《无尽的岁月》

《无尽的岁月》;《微笑》

有两本爱尔兰小说非常出众,一本非常诗意,一本简洁明了,两本作品都是将痛苦融入了文学的喜悦当中。

塞巴斯蒂安·巴里的作品《无尽的岁月》(Days Without End)描写了战争和大胆恋爱,充满了愤怒与鲜血、悲痛,正如黑泽明的莎士比亚式电影一样,也是那样的美丽。

罗迪·多伊尔(Roddy Doyle)的《微笑》(Smile)令人悲伤,这本书在愤怒和同情之间达到了一种巧妙的平衡。

柯尔斯蒂·沃克(Kirsty Wark)

标题

《曼哈顿海滩》;《无尽的岁月》;《啊佐雷的约会》

这个阅读之年中的欢乐之一便是珍妮弗·伊根(Jennifer Egan)的《曼哈顿海滩》(Manhattan Beach)。她讲述了二战中在布鲁克林发生的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角是安娜·克里根(Anna Kerrigan)。她成为了海军工厂里的唯一一位女潜水员。读者们会对她那艰难的家乡生活产生极大的同情。伊根描绘了战时纽约那高度紧张的氛围。

塞巴斯蒂安·巴里的作品《无尽的岁月》的凶猛之美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当中。在文中,托马斯·麦克纳尔蒂(Thomas McNulty)在大饥荒中离开了爱尔兰,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又穿插着托马斯和约翰·科尔的故事。托马斯和约翰·科尔是一对情侣,两人被困在印第安战争和美国内战当中。

在阿兰·泰勒(Alan Taylor)的《阿雷佐的约会》(Appointment in Arezzo)一书中,作者记述了自己与缪里尔·斯帕克(Muriel Spark)的长久友谊。我正在做一部关于缪里尔·斯帕克的BBC纪录片。这本书具有洞察力,令人喜欢,也充满着八卦。这本书的标题是一个斯帕克式的标题,推动着记述的展开。

路易斯·道梯(Louise Doughty)

《留在我身旁》

《心结》;《留在我身旁》;《我是,是我,我是》

2017年的小说里面有许多华而不实的著作。但我非常喜欢两本小说。这两本小说借用了简单故事中的力量,行文优雅。维韦克·尚贝格的《心结》(Ghachar Ghochar)是由斯李纳思·伯鲁(Srinath Perur)从埃纳德语翻译成英文的。这本书讲了一个班加罗尔家庭突然致富的简单故事。戏谑的口吻下掩藏的是辛辣的讽刺,直到结局明了时,我们才能感受到其中的全部力量。

艾亚巴米·艾德巴亚(Ayòbámi Adébáyò)的作品《留在我身旁》(Stay With Me)曾进入过女性文学奖的提名短名单中。这本书在开头便描述了20世纪80年代尼日利亚的婚姻不和谐状况。我从这里便被深深地吸引了。

但是,如果你想求证生活确实会像小说那样具有戏剧性的话,那么玛姬·欧法洛(Maggie O’Farrell)的作品《我是,是我,我是》(I Am, I Am, I Am)便再合适不过了。

莎拉·韦曼(Sarah Winman)

《窗帘后的男孩》

《窗帘后的男孩》;《13号水库》

蒂姆·温顿(Tim Winton)是我最喜欢的小说家,一直如此。所以,阅读他的作品《窗帘后的男孩》(The Boy Behind the Curtain)是一种完完全全的享受。这本书中收录了他的自传故事与文章。便是这些塑造了《云街》(Cloudstreet)、《呼吸》(Breath)、《车手》(The Riders)等一系列书籍。在其中一篇文章中,他描写了撰写小说的过程与绝望。特别棒。

有人曾送给我一本乔恩·麦格雷戈(Jon McGregor)的《13号水库》(Reservoir 13),并告诉我:“看看你会想什么。”我想的是,这本书太棒了。诗意、克制、结构完美。我从来没有读过像这本书一样的作品。

朱利安·巴吉尼(Julian Baggini)

《像狐狸一样》

《像狐狸一样》;《异教徒和教授》;《理性之谜》

埃里克·本纳(Erica Benner)的《像狐狸一样》(Be Like the Fox)对我们的传统观念形成挑战,让我们重新思考马基雅维利。

丹尼斯·C·拉斯姆森(Dennis C Rasmussen)的《异教徒和教授》(The Infidel and the Professor)则对大卫·休谟和亚当·斯密重新进行观察。

雨果·默西尔(Hugo Mercier)和丹·斯波伯(Dan Sperber)的《理性之谜》(The Enigma of Reason)是今年最为杰出的书籍。意识、理性想法大部分时候都只是装装门面,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常识。默西尔和斯波伯向人们展示出,理性是社会性的,而非单独产生的。只有在被误读的情况下才会暴露出来。

塞巴斯蒂安·福克斯(Sebastian Faulks)

《敌人与邻居: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1917-2017》

《敌人与邻居》;《旷世之作》

阅读伊恩·布莱克(Ian Black)写的作品《敌人与邻居: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1917-2017》(Enemies and Neighbours: Arabs and Jews in Palestine and Israel, 1917-2017)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

我还快速读完了 大卫·贝洛斯(David Bellos)解读《悲惨世界》的著作《旷世之作:〈悲惨世界〉的非凡冒险》(The Novel of the Century: The Extraordinary Adventure of Les Misérables)。

S·J·沃森(S. J. Watson)

《铁皮人》

《一具尸体的真相》;《铁皮人》

Alexandria Marzano-Lesnevich的小说《一具尸体的真相 》(The Fact of a Body)非常精彩,它将作者自己童年时期遭到一个老爷爷虐待的经历,和一个被判处死刑的儿童杀手的故事(也是真实事件)结合了起来,作者甚至还参与了这个死刑犯的复审。

莎拉·温曼(Sarah Winman)的第三本小说《铁皮人》(Tin Man) 有些晦涩难懂,但也值得一读。这本小说非常美妙,而小说的主题主题围绕爱、失去和性认同展开。本人强烈推荐。

珍妮·穆雷(Jenni Murray)

《埃尔梅特小镇》

《埃尔梅特小镇》;《做个男人》

我认为自己心中2017年最棒的著作首先是菲奧娜·莫茲利(Fiona Mozley)的小说《埃尔梅特小镇》(Elmet)。这是一部令人惊艳的处女作小说,甚至还入围了布克奖短名单。这本小说完美地诠释了约克郡人民的勇气与决心。我家乡小镇美丽的风景也在书中一览无遗。小说语言优美,故事中无所不能的有钱人大地主甚至可以左右人们拥有自己房子的权利,作者言语间的愤怒之情也跃然纸上。

其次是克里斯·海明斯的《做个男人》(Be a Man)。30岁的男主人公将男孩成长过程中面临的传统男子气概带来的压力向我们娓娓道来,书中还讲到了男孩成长的各个阶段,以及成年男性理解和接纳女权主义运动的需要。所有家长、老师、男人和男孩都应该读一读。

基戈泽·奥比奥玛(Chigozie Obioma)

《我梦到了哪种语言?》

《我梦到了哪种语言?》;《林肯在中阴界》;《无尽的岁月》

我喜欢叶连娜·拉平(Elena Lappin)的《我梦到了哪种语言?》(What Language Do I Dream In?)。她这本书给人一种紧迫感,而她将自己生活中的重大事件——发现父亲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融入书中的哲学和语言的方式非常巧妙,达到了引人入胜的效果。

乔治·桑德斯的《林肯在中阴界》则是封面描述贴合书中内容的著作之一:他们用“如万花筒般”一词来形容这本迂回曲折、结构巧妙的小说,其结构既优美婉转又令人着迷。

在《无尽的岁月》中,塞巴斯蒂安·巴里不断运用19世纪繁复的辞藻呈现了一本关于友谊、战争、移民和人类生命脆弱性的动人心弦的小说。这是本极具感染力的书。

阿马·阿桑特(Amma Asante)

《为什么我不再同白人谈论种族》

《乖女儿》;《为什么我不再同白人谈论种族》

凯琳·史劳特的《乖女儿》(The Good Daughter)读起来让人觉得非常不安,小说情节安排非常老练,当你沉浸在这些不可预知的转折中时,甚至会觉得自己完全置身于这样 一个世界里。

我也觉得雷妮·埃德·洛奇的《为什么我不再同白人谈论种族》(Why I'm No Longer Talking to White People About Race)抓住了时代的脉搏,很能引起读者的共鸣。书中有关不同人种交集性的段落让人感受尤其深刻。这本书影响深远,值得细细品读。不论你是什么种族,书中的内容都与你息息相关。

达米安·巴尔(Damian Barr)

《翠鸟扑火》

《冬》;《翠鸟扑火》

艾莉·史密斯(Ali Smith)的作品《冬》(Winter)读起来并不让人觉得轻松。这就像是在寒气逼人的天气里走路,天空任何时候都有可能突然下起雪来。我得花上好几个月的时间来细细品读。

《翠鸟扑火》(As Kingfishers Catch Fire)是亚历克斯·普雷斯顿执着于鸟类的自传/大杂烩作品。他像只雨燕一样,观察着天空中的鸟儿以及在神话、故事和地方志等各种文献中出现的鸟儿。尼尔·高尔(Neil Gower)别具一格的插图则给这本精彩绝伦的著作提供了一个全新的维度。

弗朗西斯·哈丁(Frances Hardinge)

《最遥远的距离》

《那些一个聪明女孩可以坐的事》;《最遥远的距离》;《万物终结处的岛屿》

莎莉·尼科尔斯(Sally Nicholls)的小说《那些一个聪明女孩可以坐的事》(Things a Bright Girl Can Do)讲述了三个难缠的闯祸少女卷入争取女性投票权的斗争当中的故事。作者将这个动荡时期里错综复杂的各种关系用一种生动直白、诙谐有趣的方式向读者呈现出来,在感情上也极有说服力。

《最遥远的距离》(We Come Apart)由莎拉·克罗森(Sarah Crossan)和布莱恩·科纳汉(Brian Conaghan)共同执笔创作完成,通过间或出现的几句感情色彩强烈的诗句讲述了两个遭受虐待的少男少女的浪漫故事。

姬兰·米尔伍德·哈格雷夫(Kiran Millwood Hargrave)的《万物终结处的岛屿》(The Island at the End of Everything)是一部有关麻风病和忠诚的令人忘怀的美丽故事。

杰夫·代尔(Geoff Dyer)

《战争中没有女性》

《战争中没有女性》;《斯帕肖尔特情事》

斯维拉娜·亚历塞维奇(Svetlana Alexievich)的《战争中没有女性》(The Unwomanly Face of War)是一部关于二战时期女性的口述史,没有什么能让读者抵挡书中震慑人心的力量。这些巨大的苦难中无数的细节留在人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就比如一群女人奔赴前线——而不是从前线撤离——时留下的血迹,因为她们的装备实在太过简陋,甚至谁都没有女性卫生用品。

而读完阿兰·霍灵赫斯特(Alan Hollinghurst)的最新小说之后,我当时觉得虽然今年的布克奖得奖作品尚未宣布,但我可能已经读到了明年的获奖大作。《斯帕肖尔特情事》(The Sparsholt Affair)是一部讲述私人关系的影响深远的大作,让人阅读起来有着绝佳的感官享受,也能体会到其中蕴藏的智慧。

珀拉.霍金斯(Paula Hawkins)

《一具尸体的真相》

《遍地小火苗》;《一具尸体的真相》;《13号水库》

小说以一场青少年导致的家庭火灾开场,在小说《遍地小火苗》(Little Fires Everywhere)中,大火很快便蔓延至伍绮诗位于郊区的住所。这部小说尖锐和细致入微地讲述了20世纪90年代美国的种族关系和家庭生活。

Alexandria Marzano-Lesnevich的《一具尸体的真相》既有作者自己的亲身经历,又描绘了部分真实的犯罪,整本书都非常精彩。Marzano-Lesnevich试着让我们尽可能地从各个角度观察犯罪者和受害者,这一暗淡的主题在这个过程中处理地非常得当。

乔恩·麦格雷戈的《13号水库》节奏紧凑,注重对细节的观察,而他对一个社区精细动情的描写则完全打破了人们对于悲剧的预期。

露西·戴维斯(Lucy Davies)

《叙利亚:家乡食谱》

《海湾》;《穿越马格内特卡特的城堡》;《背叛》; 《我自己的人生》;《逐渐醒来》;《叙利亚:家乡食谱》

今年,读过的书的内容让我觉得心跳加速或心脏砰砰狂跳的有:塞南·琼斯(Cynan Jones)在《海湾》(Cove)中描绘的精神、大海以及美丽的风景;基亚·科思朗(Kia Corthron)的小说《穿越马格内特卡特的城堡》(The Castle Cross the Magnet Carter)中令人惊艳的写作技巧和无所畏惧的野心抱负;保罗·贝蒂(Paul Beatty)感情强烈的《背叛》(The Sellout);克莱尔·托马林(Claire Tomalin)描写深刻的《我自己的人生》(A Life of My Own);以及爱丽丝·奥斯沃尔德(Alice Oswald)的《逐渐醒来》(Falling Awake),这本书我来来回回读了又读。我还读了很多烹饪书籍——Itab Azzam和Dina Mousaw的《叙利亚:家乡食谱》(Syria: Recipes from Home)在这些书中脱颖而出。

劳拉· 费格尔(Lara Feigel)

《奥斯蒙德夫人》

《白痴》;《与朋友的交谈》;《所有的挚爱鬼魂》;《奥斯蒙德夫人》

两本关于自我意识觉醒的聪明年轻女性的小说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艾莉芙·巴图曼(Elif Batuman)的《白痴》(The Idiot)和莎莉·朗尼的《与朋友的交谈》。这两本书都描述了你生活中与之对话过的人物形象,在读完这本书之后你肯定会想念他们。

我平常基本不怎么读短篇小说,但我确实很喜欢艾莉森·麦克劳德的《所有的挚爱鬼魂》(All the Beloved Ghosts)。麦克劳德极为擅长从某些特写场景中描绘出人的整个一生,并且通过不同叙事角色的切换将她的故事写得更加婉转曲折。

最近,我才读完约翰·班维尔(John Banville)的《奥斯蒙德夫人》(Mrs Osmond),这是一部非常成功的文学仿作,让人读起来感觉就像是发现了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一部新小说一样。

亚历克斯·普雷斯顿(Alex Preston)

《尘之书》

《失去的文字》;《斯帕肖尔特情事》;《尘之书》

罗伯特·麦克法兰(Robert Macfarlane)和杰基·莫里斯(Jackie Morris)在他们合著的的小说《失去的文字》(The Lost Words)中做了件让人惊艳的事情。这本书可以用来送给别人,或是用来收藏——内容丰富、美好,影响深远。

我很高兴乔治·桑德斯获得了布克奖,至于明年,除了阿兰·霍灵赫斯特大师级的《斯帕肖尔特情事》之外很难再想到其他可能性。我个人觉得他这部作品非常有格调,很是吸引人。

菲利普·普尔曼的《尘之书》(La Belle Sauvage)榜上有名也是件不错的事——不关你是9岁还是90岁,它对你来说都是一本非常出色的小说。

凯瑟琳·诺布利(Katharine Norbury)

《疯魔丛林》

《尘之书》;《疯魔丛林》;《一份新奇迹地图》

菲利普·普尔曼的《尘之书 》里充满谜团和激情,还有作为人类所面临的各种兴奋感。

对历史小说和超现实小说爱好者们来说,娜塔莎·普里(Natasha Pulley)的小说《疯魔丛林》(The Bedlam Stacks)绝对是一大盛宴。

而卡斯帕·亨德森(Caspar Henderson)创作的《一份新奇迹地图》(A New Map of Wonders)则揭示了自己花园小棚子里一些绝妙的景象,让我欣慰地发现原来奇迹就在我们身边。

克里斯·穆林(Chris Mullin)

《死案后的生活》

《死案后的生活》;《谁来负责》

到目前为止,我今年读到的最棒的书就是帕蒂·阿姆斯特朗(Paddy Armstrong)的自传《死案后的生活》(Life After Life)。作者本人是被判参与制造基尔福德和伍里奇酒吧爆炸案的四个无辜的人之一。这部自传由爱尔兰记者Mary Elaine Tynan代笔完成,以优美的笔触对那次非常事件进行了详细的叙述。

我喜欢的另一本书是《谁来负责》(Called to Account),其作者是议会公共开支委员会前主席玛格丽特·霍奇(Margaret Hodge)。这部作品向读者揭示了各公司的不当行为和政府浪费现象,种种揭露非常让人震惊。但这本书还没有得到它应有的注意。

莎莉·朗尼(Sally Rooney)

《成为机器》

《白痴》;《成为机器》;《奉使记》

今年我读到艾莉芙·巴图曼的《白痴》时觉得非常喜欢——除了书中随处可见的高明言论之外,它还是我读过的最有趣的小说。

而非虚构类作品中,我今年最喜欢的则是马克·奥康内尔的《成为机器》(To Be a Machine),这部作品对技术和人类生活做了精彩绝伦的叙述,书中的内容则让人深感不安。

虽然这本书并不是2017年出版的(更像是出版于1903年),亨利·詹姆斯的《奉使记》(The Ambassadors)是一部非常具有活力的小说,它也是我今年最喜欢的文学发现之一。

(翻译:尉艳华、熊小平)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来源:卫报

原标题:Best books of 2017 – part two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