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互联网从业者的恐怖故事:当我老了

界面与拉勾网联合发布问卷调查报告,发现35岁成为科技从业者年龄危机红线。

席春慧 2017/11/30 13:40 | 评论(0)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个时代对青春相当偏心,不再年轻就仿佛失去了天然资本和舞台中心,而年轻所指的年龄段也在缩短。

2011年60岁软件工程师Robert Heath 被招聘人员认可却拒之门外,后来他向加州圣何塞地区法院起诉Google 年龄歧视。2016 年这一诉讼升级为集体诉讼。2017年10月,就业网站“Indeed”公布一份调查报告,通过访问1000名科技公司员工发现,超过40%的人担心自己因年长而被裁员;18%的科技公司员工担心科技业存在年龄歧视甚至担心因为年龄太大而失业。

镜头回到我们自己身边。惋惜保温杯不够摇滚,嘲笑枸杞生活太小心翼翼。年轻人即便业务不熟也可以因为未来潜力而得到原谅,那中年人如何面对不被原谅的年纪?界面新闻联合国内专注于互联网职业机会的网络平台拉勾网推出一项调查,收回有效问卷1441份。结果发现国内科技公司员工更敏感地体会到职场年龄歧视的存在,只有10.6%的受访者相信公司不会抛弃年纪大的员工,52.0%的受访者觉得年龄越大换工作的压力越大。

2011年李彦宏在公开场合表示百度员工平均年龄只有26岁;腾讯员工的平均年龄也不过二十七八岁;2017年7月阿里巴巴官方文化微信公众号“阿里味儿”的一篇文章说:“猜猜看,工龄满五年以上的员工,他们的平均年龄是多少?——31.6岁,比集团的平均年龄还低一点呢。”互联网公司对年轻人的青睐已成气候。大公司带头,整个行业都把自己年龄小当作炫耀的资本。虽然调查中只有三成从业者表示求职时遭遇过年龄歧视,但是超过五成人因此倍感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通过拉勾网参与调查的受访者68%为本科学历,男性占63.50%。样本中25.40%的人工作年限还不满一年,61.76%的受访者工作年限在三年以内。这意味着当下年轻人还没有迎来中年危机,就已经预见未来,提前背负了危机感。

虽然年龄增长带来危机感,但事情并没有太糟糕。面临着被后人追赶的压迫感、承担着被公司抛弃的风险,大部分受访者都没有被打倒。

39.56%的受访者并不担心被公司裁员,他们相信在被裁员之前会找到更好的工作机会。甚至32.55%的人觉得被裁员也不是什么坏事。2017年甲骨文北京研发中心悄悄裁撤了二百人左右,大部分隶属于solaris支系。被裁撤的员工欣然拿着经济赔偿金离开公司,其中有正在怀孕的员工领到二十几个月的补偿,甚至让幸免于裁员的同事羡慕。

其实超过五成受访者把危机视为常态,尤其是面对后来新人的压力。BAT的平均年龄低并不是因为整体年龄小,而是每年都能补充很多毕业生拉低平均年龄。受访者普遍认为各个年龄层都面临不同主题的焦虑,职场新人即便不为年龄担忧,也有一定担忧着其他什么。总之,谁也不会高枕无忧。

当年轮一圈圈缠上身,人们危机感十足。是多年堆叠的经验帮我们撑起一份自信,勉强从容。时代充满不确定性,互联网从业者平均18个月一跳槽,尤其感受着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等新技术的冲刷,毫不留情。35.53%的人是不满的。

身边的每个人都焦虑无比,焦虑创造了付费知识的狂欢。知乎Live付费用户269万、喜马拉雅付费用户150万、得到APP付费用户79万。本次调查中48.02%的人为应对年纪的失宠加紧学习、努力充电。造就爆款的不是知识的魅力,是焦虑的催促。在职业生涯的竞速比赛里,如果年龄注定成为累赘,就让知沟拉的大一些,再大一些。当老板移情年轻人的无限可能时,让他看到老员工也是个学生模样。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