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油服行业“世纪大并购”四个月后 GE要抛弃贝克休斯了

GE正在郑重考虑退出贝克休斯的油气业务。

侯瑞宁 2017/11/17 20:48 | 评论(0)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闪婚”仅四个月,通用电气(下称GE)后悔了。

近日,GE在纽约举行了一场投资者大会,公布了一项大刀阔斧的“瘦身”计划:裁员25%,削减董事会、削减200亿美元的业务。GE希望出售大量资产以聚焦其核心业务,已经明确的核心业务包括电力、可再生能源、航空和医疗。而一些存疑资源将出清或者分拆,油服业务包含其中。

新任CEO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表示,GE已经建立了一个财务和资本分配委员会,郑重考虑退出贝克休斯的油气业务。

今年7月初,GE完成了对世界第三大油服公司贝克休斯(Baker Hughes)的“世纪大并购”,新公司取名为BHGE,GE拥有其62.5%的股权。这家年营业收入达320亿美元的新公司,一举赶超哈里伯顿,直逼斯伦贝谢,成为全球第二大油服公司。

“无论是从业务合作,还是从公司管理层意愿而言,GE和贝克休斯的分手隐患在一开始就埋下了伏笔。”东帆石能源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卫东,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说。

从业务布局来看,贝克休斯的核心业务是井下工具,之后发展为提供完整的钻井、完井和油气井生产的产品和服务。

有着近130年发展历史的GE,油气业务发展仅20多年,主要为石油天然气产业提供设备和系统解决方案,设备包括离心压缩机和往复式压缩机、蒸汽涡轮机、燃气轮机和泵阀等,年度营业收入为190亿美元。

GE油气侧重设备制造,贝克休斯擅长提供油气田服务,两者联手具有典型的纵向一体化特征。

陈卫东则认为,从两家公司具体业务的融合度来看,并不能产生1+1>2的效果。

油气业务在GE整体业务构成中一直处于弱势地位。2011年以来,GE油气业务占全部业务分部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15.80%和13.87%;除2015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下降13.81%和12%外,2012-2014年分别增长约11.22%和16.29%。

“油气业务真正成为GE的重要业务之一,是因为前CEO 伊梅尔特(Jeffrey R. Immelt)的坚持。”陈卫东曾以主持人的身份参加了GE在北京举行的一场天然气论坛,“伊梅尔特对天然气行业寄予厚望,但在具体执行上还没有落实扎实,就急忙并购了贝克休斯。这不是一个好样本。”

就在GE宣布完成贝克休斯并购前期,当地时间6月12日,GE董事会决定任命现任GE医疗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弗兰纳里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任命于2017年8月1日生效。伊梅尔特在今年12月31日将正式退休。

“正常状态下,伊梅尔特的任期应该是20年,提前退休和公司内部反对并购贝克休斯有关。”陈卫东表示。2001年9月,伊梅尔特正式接替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出任G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在GE管理层看来,并购贝克休斯给公司带来了一个巨大的包袱。“复杂多元的业务伤害了我们,我们的表现不尽人意。管理团队决定全心投入,不惜一切力量改变这一局面。”弗兰纳里在11月13日召开的投资者会议上表示。

“GE准备出清油服业务,是因为对全球油服市场抱持悲观看法。”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说,从目前来看,油服行业短时间的确难以回暖。

尽管在2017年三季度国际油价有所回升,布伦特油价一度冲到59.02美元/桶,但整体而言,油服行业仍然承压较大。BHGE三季度营收53.8亿美元、净亏损1.04亿美元。

林伯强认为,清洁能源对传统化石能源的冲击巨大,也让很多跨国公司对于传统油服行业不再看好。

冲击不仅发生在GE。德国工业巨头西门子也在抛弃传统能源。周四,西门子表示,其全球电力和天然气部门将裁员约6100人。这一部门曾经提供大型燃气轮机以供发电,但遭受全球太阳能和风力发电量猛增。“可再生能源正在使其他形式的发电承受越来越大的压力”。

据德国《世界报》网站11月14日报道,国际能源署(IEA)专家14日在年度报告中预言,即便电动车在未来几十年兴起,全球对原油的需求仍会进一步增长。但到2040年,增长将不再像过去那么强劲。

报道称,虽然汽车因为更加高效的技术而减少了耗油,但是货车、飞机、轮船和石油化工行业已将对原油的需求推高至每天1.05亿桶。IEA的分析说:“全球消费者还没有准备好告别石油时代。”

前有油气行业本身的低迷,后有可再生能源对传统化石能源的蚕食,陈卫东认为,油服行业正在成为夕阳产业。“虽然石油产量和消费还在增长,但是石油勘探开发的投资已经开始缩减,油服行业的低迷将是长期性的”。

2016年,受全球勘探开发投资继续下降、勘探开发活动大幅减少影响,斯伦贝谢、哈里伯顿、贝克休斯和威德福四大油服公司净利润大幅下降,出现全面亏损局面,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1.61%-39.05%,斯伦贝谢收入降幅最小,威德福收入降幅最大。

虽然2017年一季度,斯伦贝谢实现净利润2.79亿美元,扭亏为盈,但是油服行业仍然承压较大。

不过,林伯强认为,“目前,清洁能源对传统能源更多是观念上的冲击。从现实和长期来看,油服行业前景看好。”

除了油服行业前景暧昧,GE这艘巨轮如今已自顾不暇,是其出清油服行业的又一重要因素。

今年以来,美股接连创历史新高,但GE的股价迄今已下跌超40%,是今年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成分股中表现最差的股票。今年截至目前,该公司市值蒸发近1000亿美元。

为了改善公司的现金流,弗兰纳里宣布将削减一半季度股息,从每股0.24美元减少至每股0.12美元。

据GE预计,2018年调整后每股收益将由2美元降至1-1.07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1.16美元。消息宣布后,GE股价暴跌7.17%,创2009年4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如今,实行“归核化战略”已经成为GE的必然选择,聚焦电力、航空、医疗和可再生能源,未来实现数字化业务、增材制造等。

“贝克休斯将何去何从,还不好预测。”林伯强称。去年GE油气业务与贝克休斯合并的时候,允许新公司有权决定GE关于该业务的未来,直到2019年中期。

陈卫东表示,虽然目前GE有意向出清贝克休斯等相关油服业务,但是不排除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会反弹,“GE很有可能会让BHGE自己先进行‘瘦身’行动,‘分手’一事不会很快做出决定”。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