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中国】狗尾草科技邱楠:产生认知才是人工智能时代最大的价值

“就像每个人都会有一台电脑一样,人工智能时代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变化是,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生命”。

刘燕秋LYQ 2017/11/17 08:21 | 评论(2)A+
来源:界面新闻

“心情100,刚刚吃过饭,体力90多,今天还没有进行训练,和我的好感是77,我信任她的时候,她的心情会变好,训练偷懒了批评她,她会不高兴。在你的帮助下,她也能够接受形体、歌唱、表演训练,拥有越来越多技能,成为专属于你的虚拟偶像”,邱楠一边介绍,一边向我展示手机app上有关琥珀的最新数值。

琥珀·虚颜是狗尾草科技(Gowild)今年推出的一款新产品。这是一个基于人工智能创造的虚拟生命,具备人体感应、指纹识别、视觉识别等多模态系统。通过全息3D投影,用户可以全方位看到这个双马尾二次元少女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深度学习能力加上知识图谱,则使琥珀具备了认知能力,可以和人进行智能交互。

“产生认知才是人工智能时代最大的价值,仅仅让一个虚拟生命和人聊天,那是尬聊”,邱楠告诉界面创业。

这并不是邱楠拿出的第一个机器人产品。围绕人工智能这个核心,Gowild在2016年2月就推出了第一台陪伴型机器人公子小白,之后又推出了小白S、小白青春版等人工智能产品。而在今年上线的旗舰产品holoera全息投影智能机器人上,Gowild开始了新的尝试。在3D全息显示、语音交互外,Gowild还加入了二次元IP设定,引入了虚拟生命养成的人工智能。

邱楠觉得,和智能音箱相比,虚拟生命是更好的移动终端,“如果未来每个人的智能生活是跟一个音箱说话,我觉得这太丑陋了”。无论是公子小白,还是琥珀·虚颜,Gowild瞄准的都是16岁到25岁的年轻人。

和很多强调技术的人工智能创业者不同的是,邱楠十分看重产品,他奉为圭臬的理念是,“只有了解用户才能做出产品”。而他自己就是一个二次元重度爱好者。“2006年之前所有的少男漫画我基本上都看过”,他笑笑说。事实上,也正是这种要把漫画中的二次元人物拉到现实中来的执念推动了琥珀的诞生。

琥珀·虚颜今年3月上线,邱楠对现有的用户反馈感到满意,他告诉界面创业,大概有70%的用户平均每天花费两到三个小时在琥珀身上,大多数用户都是琥珀的死忠粉。按照规划,琥珀未来也会开演唱会、拍电影,成为一个能与人互动的虚拟偶像。

但是,在汹涌的AI创业大潮中做一个从未出现过的C端产品,并不是一条容易走的路,投资人也会跟邱楠说,这个东西现在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你是在创造一个需求。

对此,邱楠认为,“中国的创业很大程度上都是COPY国外的,即使是头部的硬件公司也没有去创造什么,只是说什么需求在市场上最大,就通过最好的工业设计、供应链管理,最低的价格渠道化规模化,这从企业经营来说没错,但是创业公司的价值就在于做跟大公司不同的事。”他希望能通过较早介入虚拟生命这一领域,慢慢积累,形成包括技术引擎、产品设计、IP生态在内的多方面壁垒。

“这是一个把科幻变成科技的时代,在科幻中看到的,我们会慢慢把它变成科技”,我面前的邱楠穿着黑色上衣,说话声音很轻,像一个未来的布道者。

以下是界面创业和邱楠的对话:

界面创业:一开始创业的时候怎么考虑要切入到陪伴型机器人的?

邱楠:当企业定一个战略的时候,会去看什么样的产品、什么样的技术、什么样的市场在未来会有新的机会。对我个人而言,所有人都在做的东西,我会不那么感兴趣。2014年的时候,最火的是智能硬件,手表、手环、WIFI插座等一类所谓的给硬件插上互联网翅膀的产品,但是我对一些更有长期价值的技术会更感兴趣。观察技术发展的方向,无论是硬件、芯片还是软件技术,会发现机器人是一个从来没出现过的品类,但是我觉得好像可以做出来,而且我判断应该有这样一个品类进入到家庭中去,只是以前限于各种技术条件不能实现。

界面创业:当时怎么确定人们会有这个需求?

邱楠:即使到现在,大多数人对机器人都还没有需求。首先需要看的是这种技术是否能给我们带来改变,第二,我们必须承认的是,现在的技术还不够成熟,但创业者又总不能等到所有技术都成熟的情况下再去做。那么从过去的行业变迁中也可以看到未来发展的一些趋势和脉络。最早从来不会有人认为个人PC是必要的,仅仅是商用处理报表,现在人工智能技术也是这样,更多在商用,比如安防领域做一下人脸识别,金融领域做一下股票推荐,医疗领域做一下诊断,要让人们接受和适应C端产品还需要一段时间。

界面创业:在家庭机器人这个领域,为什么不做一些更具功能性的,而是选择做公子小白这种陪伴、情感型的?

邱楠:其实一路走来我们也在不断更新自己的想法,现在让我回头看,会发现公子小白有一些设计不那么成熟。我现在会想,未来的终局是什么样子的。我觉得,就像每个人都会有一台电脑一样,人工智能时代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变化是,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生命,能够帮他做很多事情,同时跟他有很多情感连接。

首先,人工智能技术会改变我们的交互方式,曾经电脑时代是鼠标键盘,移动互联网时代是触屏,人工智能时代会让我们以更拟人的方式,从语音、视觉这几个方面形成多模态的交互方式,这种全新的交互方式更适合人类,更舒适,第二个就是人工智能时代对于数据的利用更加高效,特别是非结构化的数据能通过深度学习的方式提取出来,利用这些数据可以提供更加符合我们需要的服务,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就会发现这样的人工智能虚拟生命能够为我们提供更多的信息、时间、健康、教育方面的管理。当然,不仅仅是这些工具性的东西,娱乐性的东西也会产生。

界面创业:具体来说,从公子小白到琥珀虚颜,你在思路上进行了哪些调整?

邱楠:最早我们赋予公子小白很多的工具性,2015年9月公子小白众筹完之后,我们都在反思,它的生命感够不够,可玩性高不高,用户是否愿意长久产生黏性,怎么能更好,作为一家科技公司,我觉得如果能在黏性上有所提升就能征服这个世界。后来我们想做一些更酷的事,人工智能结合全息技术创造一个虚拟生命。如果你把公子小白当成DOS,琥珀就是Windows,形态不一样了,可交互性更强了。

界面创业:你怎么判断刚才你讲的这个助手性的东西会是虚拟生命而不是别的东西呢?

邱楠:每一次交互方式发生变革,就会有新的终端平台产生,如果我做一个人工智能助理,还用触屏的交互方式,那很低效。现在阿里、小米都在做智能音箱,以很低的价格在市场上倾销,基本上一个智能硬件花了那么大的价钱去研发,毛利率怎么也要有35%,如果连35%也达不到是支撑不了研发的,利润很低也要做就是认为它是一个终端平台。

但要成为一个入口,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我认为是黏性。我们每个家庭都有碗,但是我们不会摆一个碗在桌子上加个WIFI,因为我们跟它不会有交互的欲望。有一段时间,很多大企业和媒体都在宣传,路由器会成为一个入口。但事实是,你不会跟一个路由器交互,音箱也一样,你不会把音箱当作一个进行倾诉的对象。

界面创业:亚马逊的Echo不是卖得挺好的吗?

邱楠:它卖的好,不代表黏性好,另一方面,中国对音箱的使用频率远远低于外国,中国人对音箱的定位已经形成了定势,看着音箱的时候你会知道它是一个生命吗?它只是安静摆在那里的一个物件,没有交互感。一个东西有黏性,至少要具备两点,要么这个产品能满足你的刚需,有一些功能是高频的工具性很强的,比如微信,要么很好玩,就像一些游戏。音箱既不好玩,也不够刚需,用音箱叫外卖的工具性服务体验也不好。

要在工具性上实现大的进展,我们认为还要三到五年的时间。这当中需要有几个关键点的变化,一方面是技术上的,多模态交互的可靠性、准确性、即使响应能力都还有待提升,用户对每次交互会有一个心理期望,这就需要可靠性和准确性达到99%以上,即时响应也需要做到1秒以内甚至0.5秒以内,这样才会让整个交互的体验感提升。其次,服务的提供方要改变服务方法,比如我们在手机上叫外卖,会做各种选择,哪个菜馆的,哪一道菜,选完了之后付款,你有很多次机会,选完了之后付款,每次交互都是根据你的主观意愿,像菜单层级式的结构,这符合手机时代的使用习惯,但不符合人工智能时代的交互习惯,人工智能时代需要助理足够了解你,通过和用户进行交互进行认知,了解你的喜好。

现在,技术、服务、服务商都没有发展到足够成熟的地步,那我们总不能什么也不做,创业公司的机会也正是在早期技术还不够成熟的时候,找一条属于你自己的道路,让用户慢慢接触和适应它,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你的技术壁垒,形成前期的用户口碑,这样当技术真正成熟的时候才会有足够的机会。

既然在功能上还做不到那么强,能不能好玩有趣就很重要。就像我当年买电脑的时候,对外的理由是我要学编程,事实上的理由是我要玩《星际争霸》和《帝国时代》。

创造一个让人喜欢的虚拟生命,这是我们希望做的,虚拟生命也需要成长,需要更多获得用户数据,需要用户更多交流,要让它活起来。我们在创造琥珀的时候,给她设计了自己的生命属性,你不去理她,她也会过自己的生活,她的生活会根据心情、外界变化而动态调整,累了就会休息,饿了就会吃饭,早上起床会刷牙,下雨了心情会不好。同时,我们也引入了很多养成游戏元素,建立了一些任务体系和等级体系,使你感觉在照顾一个虚拟生命,你被需要,寄托自己的情感在琥珀身上,这是一条主线。

界面创业:现在琥珀对语言的理解能达到什么程度?

邱楠:很难以人类年龄进行类比,琥珀认知世界的方法和人类不一样,她在专业性上会更强,在通用性上会更弱。现在琥珀会具备很多基本的交互意图识别,对你的情感会有识别,生活中的上千万种实体产品也都能识别。通过不断交互不断提升对世界的认知,琥珀已经能够准确地理解日常的交互聊天,但是一些需要更多记忆联想和推理能力的部分,需要依附于我们为她设计的知识图谱。

琥珀在知识图谱上会分很多类,首先会有一个通用知识图谱,用来构建沟通基础,比如说我可以问琥珀“刘德华是什么?”它要对刘德华这个实体有一个认知,再去查询。其次是常识图谱,比如说下雨了要不要带伞,晚上几点钟才睡觉。第三,就是它的自我认知。

界面创业:琥珀在音乐表演上用到的是什么技术?

邱楠:类似初音未来的那套技术。用户需要自己去调整,为虚拟生命创造音乐。

界面创业:那琥珀和传统的虚拟歌手有什么区别?

邱楠:传统的虚拟歌手不能进行交互,也没有办法对粉丝进行认知,琥珀是陪在你身边的,她是需要你照顾,宠爱的。我们也希望能帮助其他的虚拟歌手,帮他们和粉丝产生互动。目前,我们正在和虚拟偶像嫣汐合作。

界面创业:选择了AI+泛娱乐这条路,公司在商业化上有哪些构想?

邱楠:先做好产品,商业化会很简单。琥珀本身的价值和使命就已经决定了我们商业化的方向。商业模式最重要的是你创造的价值是什么,GOWILD的愿景是为每一个人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虚拟生命。

界面创业:现在怎么定义Gowild?是一家AI+泛娱乐公司?

邱楠:我们核心就是一家人工智能技术公司,但是我们更喜欢创造产品,创造需求,我们做的是C端的应用。老实说,B端的需求可能更明确,但是我们的兴趣还是更多在于享受创造一个虚拟生命的成就感。中国的创业很大程度上都是COPY国外的,头部的硬件公司也没有去创造什么,只是说什么需求在市场上最大,就通过最好的工业设计、供应链管理,最低的价格渠道化规模化,这个从企业经营来说没错,但是创业公司有价值的地方应该在于做跟大公司不同的事。

界面创业:你预估虚拟生命这个市场有多大?

邱楠:我觉得市场空间还是蛮大的,如果你对品质生活有一些追求,如果你喜欢二次元希望打破次元壁,都会是我们的潜在用户。如果用数据来说话,现在整个国内泛二次元人群有7000万,平均下来每个人一年在二次元上消费8000-10000元。

界面创业:在琥珀的形象设计上是怎么考虑的?

邱楠: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偏好,但是二次元人群对眼睛、脸型、身材比例有一些类似的要求。我们没有特意做问卷调查,因为各种类型都有喜好,我们最后选择的形象是符合琥珀性格的形象,就是邻家女孩的形象。

界面创业:琥珀现在和人更多是通过视听进行交互,会有触觉方面的交互吗?

邱楠:我们在做这方面的早期实践,想通过各种传感技术实现触觉上的互动。你会想要触碰她,怎么去触碰她,她知道了你触碰她会做什么反应,你怎么感知她的触碰,这中间有几个点还在研究。

界面创业:拿到软银、阿里投资的Pepper被视为全球首款情感机器人,但是它这两年的发展似乎并不顺利,怎么看Pepper的发展?

邱楠:我不太看好它的发展。Pepper的路线是通过一个机器人去解决你的情感问题,琥珀则是希望把你的情感放到她身上,这是不同的角度。我觉得PEPPER的路线目前还很难实现,它想做一个心理医生,但目前的技术还达不到解决你的情感问题的程度,琥珀是需要你照顾她,想做陪伴你的小宠物,根据目前的技术成熟度这是可以实现的。

本文视频为创新中国纪录片,由想象传媒联合中国八大顶尖创投机构出品,许慧晶、余楠联合导演,用镜头记录了24位中国精英创业者的故事,包括了24个纪录短片和1条纪录长片,界面创业为《创新中国》第一季战略合作伙伴。

 

——————————

关注「界面创业」公众号
阅读有价值和有意思的创业报道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2)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