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在人人谈论消费升级的今天 本土精酿啤酒到底在升级什么?

啤酒仍然是古老而令人愉快的饮料。在“消费升级”的趋势下,那些原本面对小众人群的精酿啤酒,也在想办法将自己的生意拓展得更广为人知。

刘燕秋LYQ 2017/11/07 08:00 | 评论(3)A+
来源:界面新闻

新生活方式与消费方式正在成为重要的创业机会。界面创业推出新消费专题,探讨新机会的出现与它们背后更多的可能性。查看完整专题,请点这里。 

2008年3月,当酿酒师高岩在南京注册了“高大师精酿啤酒”,他面对的还是一片荒芜的市场。

凭借人脉,“高大师”在南京的酒吧与餐厅开始销售,然而消费者对这种原料更精良也更昂贵的啤酒并不买账。到2009年,“高大师”每月营业额不过五万元,难以覆盖生产和人力成本。高岩感到自己如同“站在沙漠里呼喊,没有人应答”。

转变发生在2013年。那一年,“高大师”推出了中国第一支灌装手工精酿啤酒“婴儿肥IPA”。这支中国风包装的印度淡艾尔啤酒在推出后一年的销量达到了30万瓶,也帮助“高大师”实现了盈利。

从2008年到2013年,五年间,精酿啤酒这片“沙漠”渐渐泛起了绿意。

一个显著的变化是,精酿本是个舶来品,大跃、京A、拳击猫等早期的精酿酒吧大都由外国人开设经营,店内售卖的瓶啤也大都是国外进口的,慢慢地,一批较早接触精酿的中国人由兴趣转向生意,开始成为这个市场的主导者。2013年这一年,除了高大师,成都的丰收酒厂(道酿)、北京的熊猫精酿、武汉的十八号也先后进入市场,在行业媒体imbeer爱啤酒的创始人周京生看来,这代表了“中国精酿啤酒革命的起点”。

到2017年,想要找口好酒喝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这个最初因兴趣而聚集起的市场上玩家越来越多了。

市场咨询机构英敏特2015年底完成的精酿啤酒市场分析报告显示,18%的消费者认为自己曾经喝过精酿啤酒。

今年,创投服务平台VCSaaS联合imbeer推出了一份精酿啤酒市场报告。VCSaaS对市场上853家参与精酿啤酒市场的企业监测显示,自2014年以来,我国精酿啤酒市场参与者规模不断扩大,2017年截止到7月,共有超过300家精酿啤酒相关企业创立

和精酿酒吧、餐吧等门店相比,瞄准流通市场的精酿厂商更依赖于资本的投入。随着市场的扩大,资本也嗅到了其中的商机。最早成立的高大师拿到了洪泰基金的天使轮投资;创立于2013年的熊猫精酿先后完成了两轮融资,今年5月公布的1.19亿人民币A轮融资更使熊猫成为业内融资金额最大的公司;去年成立的斑马精酿也拿到了天使投资人王刚、唐彬森的天使轮融资。

尽管市场热闹起来了,精酿在中国仍属小众,创业者和投资人的信心更多来自于这个市场可能的发展潜力。

美国是这一波精酿啤酒热潮的起源地。美国酿酒协会Brewers Association数据显示,美国精酿啤酒厂商从1994年的537家逐步增长到2016年4269 家,2015年精酿啤酒销售额达到223亿美元,占美国啤酒销售额的 21.1%。目前,精酿啤酒在中国啤酒市场占比还不到1%。精酿厂商们觉得中国市场也能做到那么大。“要做到美那么大的市场占比,只是时间的问题”,斑马精酿的创始人强亚东对此颇有信心。

本土精酿品牌成为新消费赛道上的投资标的,“消费升级”也成为精酿厂商们常挂嘴边的词。年轻人的消费理念提升了,喝点好的无可厚非,喜茶这样的新消费品牌就是这样应运而生。但也有人感到困惑,“精酿啤酒的消费升级,升级的到底是什么呢?目标市场到底是谁?”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乐于接受精酿啤酒的口味。

“如果能够清楚地知道升级的是什么,我们才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方向”,imbeer主编赵晨告诉界面创业记者。

从一个月卖一吨到一天卖一吨

“玩着玩着就创业了”,一位北京自酿协会的成员这样跟我描述精酿圈的创业特点。

被业内称为“王厂长”的王睿就是一例。因为在酒吧做电子乐DJ的缘故,成都的王睿很早就开始接触进口啤酒。后来,他觉得这些酒价格很贵,就想能不能在中国酿出这样的酒。2009年,当王睿“异想天开”决定在家酿酒时,他发现,第一个困难就是在国内几乎买不到进口材料。

“国内的啤酒产业链主要还是针对工业啤酒,针对精酿啤酒的还并不发达,麦芽、酵母、啤酒花等原材料现在还都只能依赖欧美”,王睿说。那时,还没有啤酒原材料供应商会考虑到精酿啤酒这个太早期的市场,王睿只能买一个烤箱,选择国内一些特殊麦芽,按照网上的教程,学习怎么烘培麦芽制造出自己想要的味道。

在王睿看来,从2012年开始,精酿啤酒在国内有了势头,越来越多进出口商开始介入到啤酒原料领域,一个想在家酿酒的人在国内就可以买到来自比利时、德国、英国等地最好的原材料,价格也没有那么贵了。

成都丰收酒厂创始人王睿

2010年时,王睿在成都建了一个酿酒的小作坊,和高岩一样,第一年“巨亏”,没有客户,只有三五个朋友开的酒吧可以供货,酿造的水平也不高。好在那时候酿酒的人不多,又得到了一些认可,王睿便坚持了下来,一边改善酿造工艺,一边发展售酒系统。

伴随市场的增长,王睿的精酿事业也慢慢起步。到2013年上半年,出现了几次卖断货的情况时,他就开始考虑是否要建个大一点的啤酒厂。跟家人讨论了两个月后,王睿决心自建酒厂。他在成都温江的科技园区租用了一个厂房,购进了一套2000L的设备,开始生产桶装生啤。初始的200万资金来自于父母和借贷抵押。

虽然经历了不少波折,这个当初冒险的决定现在看来还是正确的。“2010年一个月卖不到一吨酒,到现在一天就能卖出一吨”,王睿从酒的销量上感受到市场在逐步上涨。2014年上半年,丰收酒厂开始盈利。

市场的解冻也让精酿圈外的人萌生了创业的想法。

“我们今年4月份上线销售,销量上一直在爬坡,到9月份累计大概卖出两三百吨了”,成立于去年8月的斑马精酿创始人强亚东告诉界面创业记者。斑马只做瓶啤,最初为了测试产品的复购率,强亚东在包装上做了一些妥协,结果发现,复购率还是“蛮高的”,现在他决定对之前的产品进行升级。

“这一波年轻人长大了,年轻用户确实愿意去消费好的东西,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你喝过精酿啤酒,很难再回去喝工业啤酒”,强亚东分析了消费人群的特点。

90年的强亚东是位连续创业者。从百度离职后,他曾参与创立外卖品牌“叫个鸭子”,之后又创立互联网家纺品牌“一朵棉花”,后者获天使投资人王刚等投资后被供应商收购。

由于之前积累了很多品牌、互联网营销的打法,第三次创业,强亚东还是想做消费品。在他看来,消费品领域,除了酒、饮料、零食这种消费频次较高的单品外,其他单品很难做大。而零食最重要的是渠道,饮料的客单价又太低,强亚东想来想去,发现还得从“酒”入手。“酒类上市公司很多,每一家上市公司的体量也很大”,强亚东说。

他同时观察到精酿啤酒淘宝指数的变化——每个月差不多呈现300%的增长。工业啤酒销量在下滑,而关注精酿啤酒的人数在增长,于是在去年8月,他拉来有着10年电商经验的杨秀峰创立了斑马精酿,还请来了资深酿酒师陈宏。

强亚东给我举了美国精酿市场份额的例子,并且相信中国精酿市场也有机会成长到那么大的规模。据他观察,现在的绝大多数精酿从业者还是在经营门店,瞄准流通市场的不多。“做消费品流通是很专业的事情,你要考虑成本、供应链、铺货、销售等等环节,同时需要资本的助力”,强亚东说。

小众精酿与大众市场

精酿市场越发热闹,但到底什么是精酿啤酒?

美国酿酒协会Brewers Association给出了这样的定义——年产量小于600万桶(95.388万吨);生产的啤酒用于商业交易;非精酿酿造者或公司机构,其占股份不能超过25%;酿造者所酿造的大部分啤酒的风味都应该是从传统的或者创新的原料与发酵工艺中获得。

但在中国,精酿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没有定义的一个原因在于,“我符合你某协会的定义,但是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实际的税收保护?没有。大家都会在口头上喊我们要做一个定义,但是并没有特别多的支撑”,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界面创业记者。

虽然定义模糊,行业内还是形成了大致相似的标准。在跟我解释精酿啤酒和青啤、燕京等工业啤酒的区别时,王睿列举了四点:原材料更优质;发酵工艺更高端;可以更富创造性地添加一些东西,比如香草、可可、陈皮等;工业啤酒需要经过过滤、杀菌等复杂的后期处理,精酿则保持原汁原味。

这只是就生产过程而言,在很多精酿爱好者心中,精酿啤酒的文化意义也是区隔于工业啤酒的重要一点。王睿更多将精酿啤酒理解成一个文化产品,“一个反垄断、具有多元化诉求的产品”。他甚至曾联合孟京辉工作室,把自己对孟京辉暗黑喜剧《蛋》的感觉融入酿酒过程中,推出了一款戏剧特酿——蛋IPA。

这让王睿对资本表现得很警惕,他更愿意在自己的精酿啤酒上追求体验。

丰收在市面上有四、五款酒,腾云小麦和伏魔IPA颇受业内认可。酒厂每年也都会研发新款,王睿告诉我,今年研发了7个新款,最终仅沉淀下来1个。“不是每一款酒都能经历市场的考验,酿造工艺各方面的协调都不是很快,酿酒师需要时间”,他说。

可要把精酿推向大众市场,就不能只盯着圈子里那一小撮人,步子也要迈得更快。

最先迈出这一步的是熊猫精酿。

熊猫的创始人潘丁浩和夏语林都曾在海外留学,出于兴趣,汽车工程专业的潘丁浩还曾在加拿大学过7年酿造啤酒。潘丁浩虽然是个资深精酿爱好者,但在他看来,熊猫“很早就将自己定位为商人,而不是追求精酿啤酒圈子最看重的艺术感与反主流的叛逆精神”。为了扭转亏损扩大销路,早在2013年,两人就率先用一款偏甜口感的蜂蜜艾尔打开市场,并在2014年由桶装生啤转向渠道更多元的瓶啤。

“你不能只盯着追求极致的那一小撮人,那群人太少了”,作为新入局者,强亚东的想法也很明确。他给斑马的定位是“工业啤酒升级”,对标的是福佳这一类的啤酒品牌。斑马精酿选择了德式小麦作为主打产品。在强亚东看来,世涛和IPA接受度小一点,小麦则能很明显让人感到精酿啤酒比工业啤酒好喝。

“我们是用精酿啤酒的方式在做产品,然后用工业啤酒的方式来做市场”,至于那些不那么容易入口的酒,他觉得需要慢慢教育,写故事打动消费者,他也在筹备做一个专门的公号讲述有关精酿啤酒的故事。

和前两者明确的商业诉求不同,BUZZ蜂狂精酿的创始人朱晨最初有些纠结,他从小爱喝啤酒,他觉得自己生产的酒“一定要牛,一定要符合精酿精神”。合伙人杨修哲就问他,“你这个酒是想卖出去,还是想放家里收藏?”朱晨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卖,“你做出一大堆,结果卖不出去,都在家里摆着,那肯定不行”。2016年10月,他们最终选择了一款苦味较轻的桂花蜂蜜啤酒作为第一批瓶啤的主打单品。

对于朱晨来说,口味的选择只是个战略问题——先做一个能让大众市场接受的入门产品,慢慢地当品牌做到一定程度了,还是会再做一些针对小众人群的细分产品。今年5月,Buzz推出了IPA口味的新品,到10月,5个月内卖出了80吨。和蜂蜜桂花味的不同,这款印度淡色艾尔口味较重,适用于对精酿啤酒有一些认知的消费者。

拥抱商业化让熊猫拥有了稳定的生产能力。2014年开始,熊猫迎来了连续三年年均300%的高速增长期,成为国内瓶装销量最大的精酿品牌。但随之也开始有不少人质疑熊猫的酒“平庸”、“寡淡”。有业内人士告诉界面创业记者,比起瓶啤,国内那些做生啤的更能获得圈内人的认可。

也许是为了回应质疑的声音,熊猫也在今年推出了三款高端系列啤酒:“呵呵”印度淡色拉格、“大湿”双料印度淡色艾尔、“嘲讽”帝国世涛。

在赵晨看来,“消费升级在这个行业到底升级的是什么?目标市场到底是谁?”这是一个最难回答的问题。“升级的是酒的口感口味吗?是价格吗?也对也不对,因为如果我就喜欢喝淡的,喝不出你说的那些味道,就觉得苦,还觉得贵,你该怎么让更多人去接受”,这是赵晨的困惑。

卖酒,也是卖生活方式

升级在哪儿呢?

对于Buzz来说,想法是很明确的。他们想要的产品并不是在原来工业啤酒的基础上换一个瓶,而是“从原料,到外包装,再到宣传点,都是全然不同的东西”。

审美,年轻人的审美”,杨修哲说。Buzz想抓住更多年轻人的心,体现在包装上,就是黑黄相间的配色及醒目的LOGO。为了突出品牌调性,Buzz也做了一系列创意海报,比如会拿一些工业啤酒当成对标的产品,然后通过自媒体传播。

团队也从精酿精神里面提炼出一些关键词,去找和这些关键词重合的东西,和不同的行业联动。过去两年来已经尝试了诸多文体场景下的跨界营销,包括欧洲杯中和海信合作开展1500人喝酒看球活动;赞助鸟巢国际田径世界挑战赛;植入话剧《玩命爱上一个姑娘》等。

当初没有开酒吧,而是决定做一个快消品牌,几个合伙人也是考虑到做品牌是一个更长远辐射更广的生意。“它是一种文化,我们之前总去强调,Buzz后面还要做一个加号,以后我们可能不只卖啤酒,通过这个品牌可以延伸出来很多东西”,2016年加入Buzz负责营销的王帅告诉界面记者。

行业标准不确定,懂得如何将产品和年轻人热爱的生活方式联系便成了重要的事。

斑马精酿也想做一个属于年轻人的啤酒品牌。“好喝的产品、好看的包装、好玩的品牌”,强亚东说,这是斑马要做的事。他觉得,传统消费品牌做产品、做渠道很厉害,但缺少连接年轻用户的基因,这正是新快消品类的机会。

斑马正在探索类似于“漂流瓶”的社交玩法。斑马在瓶子的背标上设计了一个可定制的地方。消费者可以扫码关注斑马的公众号,把自己的照片传上去,在瓶身添加专属二维码,这些产品就可以授权斑马啤酒官方进行售卖,买到酒的人可以扫码获取联系方式。强亚东告诉我,通过这种方式,斑马的微信公众号吸了两万多粉,而这些粉丝可能会成为斑马线下店的股东。

取名“斑马精酿”也是出于品牌方面的考虑。“一方面,黑白条纹更容易在货架识别,斑马的性格也很像现在年轻人放荡不羁爱自由,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每天都会过斑马线,我们未来所有的营销行为都可以在斑马线上发生,这样只要你过斑马线,你脑海中就一定会想起斑马精酿,一定的”,强亚东对此颇有信心。

音乐是啤酒理想的伴侣,几乎所有精酿品牌都会选择和音乐场景相结合。高大师主办的beerock啤酒节自2013年创办以来,每年都会有摇滚乐队演出,甚至影响了声音玩具的主唱欧波开始自己酿酒。2017年,高大师还为李志提供了叁叁肆巡演的音响设备。2013年起,熊猫萌贱的品牌形象也频繁出现在年轻人聚集的潮流音乐活动上,赞助独立音乐厂牌的演出和各种小型音乐节。

赚到钱之后,不太擅长商业运作的王睿也开始依托内外部合作伙伴探索怎么做品牌推广。整体思路还是“和音乐、艺术圈层相关”,在一般性的赞助之外,他也尝试了更深度的跨界合酿。

几次探索有成功也有失败。今年3月,和孟京辉工作室合作推出的蛋IPA销售情况并不太好。王睿觉得那是因为没有抓住销售模式,“那款酒是作为邀请用酒,更多面向不太容易被抓住的C端用户”。后来,他又和马赛克乐队联合推出了马赛克单一酒花IPA。这款酒的影响力要大得多,“最主要是渠道重合,马赛克混迹于酒吧,他们全国巡演,很多酒吧就会销售这款产品,他们的粉丝对这款啤酒也都比较有热情”,王睿告诉我。

和很多人的看法不同,70后王睿坚持认为,太年轻的人喝不懂精酿,他定位的消费人群是30岁至50岁之间的高收入人群。“你给一个20几岁的年轻小伙子一瓶单一麦芽威士忌,他是喝不了的,但给一个糟老头子,他会觉得太牛了”,王睿说。

线上突围和门店拓展

对今年4月才开始售卖的斑马来说,品牌建设是下一步要做的事,卖货还是现阶段的重点。当多数精酿品牌都起步于线下,团队带着品牌营销基因的斑马精酿则选择了从线上突围。

强亚东觉得,新品牌线下拓展比较慢,成本也比较高,每一个环节都很复杂,从线上做品牌销售,慢慢到线下会是更好的方式。“京东超市、天猫超市能够推动用户有囤酒的习惯,物流基础设施也让啤酒这么重的东西变得很便宜”,他觉得,这是几年前的精酿从业者无法想象的。

强亚东告诉界面创业记者,斑马现在80%的销量来自线上,主要通过微信公众号和兴趣社群售卖,此外还有少量的线下定制。自己的公众号外,斑马也会和冯大辉、小马宋等KOL合作,淘宝、天猫、京东等电商上也能找到他们的企业店铺。

从4月份开始销售,强亚东一直密切关注两个数据,一个是微信文章的转化率,一个是产品的复购率。这两个数据目前都令他满意,最多的时候,一篇题为《他们花费30年酿出了一款中国人自己的精酿啤酒,连德国人都服了》的文章在一天中帮他们卖出了40多万元的啤酒。

强亚东透露,已经有很多线下渠道的人主动找过来了。明年,斑马也可能会以众筹的形式开店,聚集起一批爱啤酒的年轻人。至于今年,他觉得线上的天花板还很高,“现在我们所有传统电商的渠道都还没有打开,在这种情况下销量已经很大了,所以我们至少在线上做几个亿的销售,先把线上都收过来”,他这样计划。

对于早期品牌来说,先在线上积累口碑不失为一种突围方式,但酒吧、餐馆、KTV等场所仍然是啤酒销售的主阵地。“啤酒行业70%的销量在线下”,王睿说。更强调体验性的Brewpub也仍然是缺少营销资金的精酿酒商吸引消费者最好的接触点。

对已经拿了两轮融资的熊猫精酿而言,那些嗜酒之徒以外,如何撬动更大的市场成为一个关键问题。看上去,开一个精酿餐吧是个不错的主意。

“这是最接近消费者的方式,你天天跟人说精酿啤酒是个文化,别人是不懂的,但当你有一些自己设计出来的搭配,把相关的内容展现到对方面前,大众能吃的到喝的到,那还是愿意接受的,另外,店面对瓶装酒的销售也有推动作用”,潘丁浩告诉界面记者。

2014年,随着熊猫在销量上高速增长,第一家“熊猫精酿文化旗舰店”在北京开业。到今年,除了早期在北京、上海、成都和青岛的几家店铺外,熊猫已经在全国开出了15 家店铺,覆盖了长沙、苏州、合肥、武汉、厦门等一二线城市。

熊猫精酿三元桥店店长秦斌告诉界面创业记者,小店主要是展示作用,两家大店风格略有不同。位于簋街西南口的北新桥店是熊猫开的第一家门店,初期投入400多万,面积近500平米,在设计上主打朋克、摇滚风,三元桥店与其做了区隔,考虑到附近都是高端小区和办公区,在装修风格上会更清新安静。至于餐跟酒并没有太大区别,在全国范围内,配餐则可能会根据地域不同有所调整。

熊猫精酿北新桥店
x熊猫精酿三元桥店

“每一个啤酒厂都要有自己的门店,这是你的门面”,王睿告诉我,国外所有啤酒厂都有自己的酒吧。

今年5月,身处成都的王睿也在北京望京SOHO附近开了一家旗舰店——道酿啤酒坊。鉴于之前在成都的店开垮了,王睿意识到自己缺少运营经验,这一次,在酝酿了一年多后,他选择和别人合作——他只负责提供酒,门店的经营则交给更专业的人。“酒厂的研发能力管理能力不能嫁接到门店上,门店还是需要综合考虑口味、服务、环境的营造等方面的因素”,王睿反思说。

门口的野蛮人

随着新消费群体的崛起,带着各自背景、资源进入这个市场的精酿创业者试图搅动精酿这个小众市场。但威胁也如影随形。

燕京、青岛、珠江等工业啤酒大厂纷纷布局精酿啤酒。2015年底,青岛啤酒在旗下的16家社区酒吧推出了包括IPA在内的精酿生啤。珠江啤酒也在2015年5月推出雪堡·精酿系列产品,进军精酿啤酒市场,并在2016年宣布涉足与精酿啤酒业务有关的餐饮经营业务。不过由于这些大厂不具备精酿的独立、多元等元素,姿态上也更多还是在观望,精酿厂商们暂时大都没视其为威胁。

威胁更多来自外部。精酿啤酒是个舶来品,国内市场上的精酿啤酒本就以进口为主。去年,以百威英博为代表的啤酒巨头们带着旗下收购的精酿品牌进军中国,更是引起了国内精酿啤酒届的强烈反应。

成立于1988年的鹅岛是美国最知名的精酿厂牌之一,创造了包括“波本桶世涛”等全新的品类。2011年,百威英博全资收购了这家酒厂。

作为“野蛮人”进入的外资品牌,不仅利用其渠道优势布局全国,也尝试用餐吧文化作为触点逐步占据市场。百威携鹅岛入华以来,便经营起了鹅岛餐吧,随后又收购了上海本土精酿品牌拳击猫。目前,百威在上海至少拥有8家酒吧,百威还和在国内拥有丰富的线上线下资源的1919展开了合作。

鹅岛餐吧

在商业做法上非常成熟,快准狠,最可怕的就是这种成熟玩家。留给中国精酿发展的窗口期恐怕只有三年”,潘丁浩这样认为。

王睿觉得,要把啤酒和产业分开来看,鹅岛的产品没问题,但产业有问题,“百威收购鹅岛之后把鹅岛作为百威的精酿啤酒来塑造,大搞垄断,开始要求经销商下架其他的国内精酿啤酒品牌,这个问题比较严重”。

“目前还没有明显的征兆,但经销商被百威打的还是有点压力了”,王睿说,这是对整个行业的破坏。他想到的应对之策是多元化和跨界。“百威虽然把鹅岛引进来了,但是它也不能满足于多元化的口味,毕竟我们产量小,也更灵活”。

朱晨则觉得,现在和国外品牌相比,国产精酿还是有优势的,最大的优势是生产周期快。进口啤酒毕竟要经过长时间海运,对啤酒的质量会有一些损耗,啤酒的保质期是12个月,在海上运输就已经少三个月了,到中国还剩9个月的销售期,经销商库存压力也很大。“我们国内生产,国内销售,我们现在一批酒一个月就销售特别多,都是最新鲜的,然后我的价格还比你便宜“,朱晨说。Buzz的两款酒,蜂蜜桂花味价格在15到20元左右,IPA在18到25元之间。

作为布局,在山东潍坊、安徽铜陵的两家代工厂之外,朱晨还和山东菏泽的一家酒厂签了合作协议,由Buzz代为运营生产。

熊猫则开始尝试打通品牌在海外的渠道。10月份,潘丁浩刚去了一趟英国和芬兰,和国外的同行开展了一些合作。一方面出口了一些酒到国外,另外也和芬兰一个有百年历史的酒厂做了一次联合酿造,顺便把这款酒卖到中国。“之前试过一次,卖得还不错”,潘丁浩说。他觉得,自己不够坚强,是无法抵制对方的冲击的,“如果不迅速膨胀,就很快会灭亡,从先驱变成先烈。”

在内忧外患的行业形势下,潘丁浩的担心不无道理。尽管精酿啤酒的声势越来越大,就整体的啤酒市场而言,它还是极其微小的存在。

有时跟一些人聊起精酿,赵晨会觉得很有信心,“对方能说出个123来,虽然是很浅显的东西,也说明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了这个事”。但更多的时候,现实仍然令精酿从业者感到无奈。9月,他们搞了一个活动,送出了上千杯酒,上千个人里面能只有两三个人能明确指出还要某一个典型风格的啤酒,有十几个人会说要小麦或者白啤黑啤,“大部分人一听说啤酒,那来一杯,并不关心喝的是什么酒”。

一位投资了某精酿品牌的投资机构内部人士告诉界面创业记者,他们参与投资的这个品牌现在也只是在圈子里比较有名,销量比较一般。“做品牌比较慢,人民币基金往往缺乏耐心,还是更适合美元基金投。

行业还在生长,行业里的生产商之间也远没有到相互竞争的阶段。“对于其他的竞品来说,斑马还不能称之为竞品,大家现在都需要一起教育市场,看这个品类能不能长大”,强亚东说。

——————————

关注「界面创业」公众号
阅读有价值和有意思的创业报道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3)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