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EZZY宣布终止服务 分时租赁行业又一次陷入危机

押金退款最新进展:负责人仍未露面,工作人员表示清算完毕后才能退还押金。

来源:界面新闻

昨日,据多家媒体报道,汽车分时租赁平台EZZY已解散,用户押金退款迟迟无法到账。据此,EZZY内部员工向界面创业记者证实,在23日晚的公司临时会议上,CEO付强宣布解散公司,但未向员工说明解散原因。今天下午,EEZY官方微信发布公告称已终止平台服务。

押金仍无法退还

今日上午10点,界面创业记者来到位于EZZY所在的北京优客工场二层,一位工作人员引导记者来到二层的清算室,并告知记者“10点半会有EZZY负责清算的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

到了10点半,记者和另外四位维权者等来的却还是这位优客工场的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表示,时间推迟到了11点,EZZY的人还需要再开一个20分钟的短会,“培训一下怎么给大家操作后续流程”。

10月25日上午的EZZY清算室

11点,清算室里坐着的维权者已经有8、9位了,终于有两位自称是清算小组的人来了。两位工作人员提出的解决方案就是给来的维权者登记一下联系方式,至于押金退还,必须要等到公司清算完毕才能执行。这一方案显然无法让现场的维权者满意。随即有人表示,充值的钱不要了,但是此前缴纳的2000元押金不应该属于清算范围,并质疑这一操作的合法性。几位维权者纷纷要求公司一位姓仲的领导出面表态,清算小组的工作人员表示,“姓仲的在派出所,下午公司会有领导来”。

“他们的目的就是拖咱们,咱们乏了、累了,他们清算结束之后,资产就转移了”,一位昨天晚上就来过公司但一无所获的用户表达了这样的担心。

之后陆续有讨要押金的用户来到清算室,清算人员几度出入后,传达和领导商量后的解决方案,但所有人已经对EZZY的回应不抱任何希望。

11点半左右,清算小组的两位工作人员再度回到清算室,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案”——派几个代表和维权者沟通,随时告知清算进度。一个负责用户清算的工作人员表示昨天已经把所有用户名单整理出来了,但是具体怎么清算需要在清算结束后由其他人员安排。她也无法回应维权者“协助清算的第三方公司是哪家”的问题。

已经中午12点多了,今天上午的维权结果令到现场者失望。经过讨论,现场的10名维权者决定下午2点就到法院立案起诉,此外也准备“集结多一点人,采取其他行动,给公司一点压力”。

“太糟心了”,有人走出闷热的清算室,叹了一口气。

EZZY的“跑路”让用户始料不及。“我是今天第一个到现场的,办公室里已经没有员工了”,24日晚,一名EZZY用户在微信上告诉记者,自9月18日申请退款开始,“客服一直把时间推后”。

10月24日早上的EZZY办公室

“早就想退”的用户不止一位。在租过几次车之后,虽然使用体验“很好”,另一名用户Alan“估摸着这个公司活不久”,因此在10月7日申请了押金退款。他表示,一家不赚钱的公司,其资金就是有风险的,不过没有料到公司会这么快破产。

10月23日,也就是EZZY宣布解散当天,下午曾有三位用户在公司现场询问押金退款情况。当时,EZZY的一位范姓负责人在回应时曾给出明确的时间点,“本周五之前发声明,两周内退还押金”;负责车辆运营的股东仲晓东称自己是清算组人员,不能保证押金会“及时、如数”地退给用户。

但让23日在公司现场质询的用户们没想到的是,当天下班时间左右,CEO付强在公司临时召开会议,宣布公司解散。

据参加了会议的EZZY员工称,付强向员工表示“工资算到23号”,并没有交代解散原因,现场也没有同事对此提出疑问;当晚,他们被移出工作群聊,公司邮箱也无法登陆;而未在当晚会议现场的员工们目前还未收到关于公司解散的正式通知。一位EZZY内部人士则表示,付强已经拉黑了所有媒体。

这位内部人士还称,想退押金的用户不要拿“App里的协议”作为证据。据TA透露,协议“早就不知道被谁改过了,负责设计的员工甚至都不晓得(这些改动)”。就此,记者试图通过微信和电话联系付晓东,目前还没有得到回应。

那EZZY员工现在是什么状态,他们的工资、工作合同会被如何处理?另有员工告诉界面创业记者,目前TA仅能通过公司清算组了解情况,对方称,同员工之间的清算协议会以邮寄形式寄给员工个人。另外,部分在23日解散会议现场的员工签了解散协议和离职证明共两份文件,但文件均未被盖公章。

被抛弃的用户和员工

EZZY上线于2016年3月,是一家汽车分时租赁平台。目前为止EZZY共获得了三轮融资,包括策源创投投资的种子轮数百万人民币,2015年8月曾获得的4000万人民币天使轮投资,以及今年5月所获得的A轮融资,最近一次的金额和投资方均未被公开。

“天眼查”网站的信息显示,EZZY的主体公司名为北京大梦科技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为创始人付强,后于今年7月14日变更为付英安。同样在当日发生变更的还有大梦科技的经营范围,“汽车租赁(不含九座以上乘用车)“被写入。

在业务上,EZZY的目标定位是高端用户。官方曾称,用户定位为年收入30w左右的高收入人群。此前,EZZY平台的车辆均为宝马i3的新能源汽车,后又宣布更新上线奥迪A3、以及奔驰等新车型,以“稳固EZZY在高端市场的地位”。

而这家平台的收费模式也几经变革。最初,由于目标用户群较高,EZZY将VIP会员月费设定为4000元,并将运营区域按ABC三级划分,如用户的用车、还车区域不同,再算上使用时长,最终的费用各不相同。目前,EZZY的App中则分为无需押金的VIP会员和需缴纳2000元押金的标准会员两档,其中VIP一档目前已无法选购。标准会员的租车时长费用为1.5元/分钟,而VIP档的则为0.5元/分钟。

EZZY会员制收费情况

会员制中的押金2000元,其实和“预付款”形式相类似。EZZY曾表示,其平台下的车辆来自于B端合作,以经营式租赁和融资租赁车辆为主。除了定位高端车系带来的高成本外,在停车和运维方面,由于EZZY采取随取随还模式,并不设置固定的停放点,用户自由停车所产生费用均可向平台报销;同时,当汽车出现事故,由于停车点不固定,公司将难以对用户定责,只能自行承担维修费用。不难想象,在车辆成本和运营维护上,公司都需要大量成本以维持运转。

某EZZY用户的账户界面和押金退款界面

可以说,无论是EZZY本身的运营模式,还是其创始人CEO付强,都具有争议性。据报道,今年六月,EZZY平台下的车辆由于没有随车提供机动车行驶证和车辆保险单,涉嫌违反《道路交通法》。此外,据EZZY前员工透露,公司内部此前存在延迟发放工资的情况。

而付强其人,据知情人士透露,曾任职于银河证券投行部,后成为一名连续创业者,在创立EZZY前曾涉及社交产品领域。该员工还称,公司真正“拍板”的人只有付强一个。而另一些在公司任职的人“曾和付强是同学关系,对于公司的财务和运营方面,有一定的决策权”。

在采访EZZY员工时,他们表示“谜之自信”这个词很适合付强。在今年五月的战略发布会上,付强说:“融资信息算是重要的事了吧?可能是,在别人看来是,在我看来不是。什么叫融资信息?在我看来,今天很多企业,融资几千万,疯狂做PR,在我看来,不就是骗了几个傻子的钱,让几个傻子知道吗?”

被抛下的员工和待退押金的用户正在等待解释。截至现在,付强的手机仍处于关机状态。

25日下午三时左右,EZZY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篇题为“致用户”的公告,其署名为“EZZY留守团队”。公告表示,将“确保清算清偿工作合法合规地顺利完成”,写了清算组的电话、邮箱地址和工作时间,并称,公司已终止EZZY平台的服务。

EZZY公告

政策利好 但分时租赁行业依旧残酷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6-2017中国互联网汽车分时租赁市场研究报告》,截至2016年,中国互联网汽车分时租赁市场的规模已达到4.3亿元,并且仍在增长。报告还预计,整个市场规模将在2020年达到92.8亿元。根据车东西的统计,目前国内至少有30余家企业入局了分时租赁业务。

而资本在近三年的动作似乎也在证明行业的热度。零派车享在2016年9月获得首轮20亿人民币的投资;同年10月,嗒嗒用车获得了A轮融资2000万元;2017年4月, TOGO则完成A++轮融资4000万元;而现已倒闭的友友用车,也已统共完成了2000万美元左右的融资。

但是,站在共享的风口,为什么在分时租赁行业,企业的消逝如此残酷?这要从分时租赁的最大特点,同时也是最大的壁垒来回答,即重资产重运营。

同其他共享行业,以及出行服务相比,分时租赁行业需要在车辆购置上花费大量资金。即使是像EZZY一样选择融资租赁这一方式的公司,其成本也要比其他共享行业高出许多,这个事实是每个入局公司都无从逃避的。除了像Gofun和EVCARD这种拥有首汽、上汽北京的分时租赁平台外,多数初创公司没有足够的资本支持,且难以避免地受限于停车位、牌照等资源问题。资金的不充足让公司难以扩大自身规模,同时,车辆后续的维护服务也受制于此。

其二,我们来看分时租赁行业的盈利情况。目前,用户的租车费用仍然是各家公司的主要盈利来源,计费方式为里程数+时长。以PonyCar为例,公司表示,目前车辆的每月租金为1000余元,单车成本每月约3000余元,而用户端的用车成本约为30元每小时。这样,每辆车的每日驾驶时长只有达到四小时,才可能完成单车盈亏平衡。虽然各家公司成本不尽相同,但能达到单车盈亏平衡这一标杆的企业实际上并不多。

8月,交通部及住建部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称,鼓励新能源车分时租赁发展。虽然政策上的支持让公司和投资人都还对共享汽车报以信心,但新能源汽车的成本优势还不足以抵挡停车费所带来的负担。

目前,分时租赁公司大多选择“网点取还”这一模式,但不充足的网点让用户时常面临找车难的问题。此外,当用户将车停在未同品牌达成合作的停车场时,下一位租车人则需要额外支付停车费用,一线城市高昂的停车费用便让用户在选择租车时望而却步。

短时间内,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还不会让分时租赁行业进入寒冬,但各家公司必须要想出更好的办法应对运营难题,以确保资金流不断链。只有铺设更多的车辆、停车点、充电桩网点,市场才可能进入更好的良性循环。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