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责编罗斐创立新九州 它又将如何避免重蹈九州的覆辙?

一样的野心,更多的耐心,新九州的结局是否会不同?

刘燕秋LYQ 2017/10/24 07:58 | 评论(2)A+
来源:界面新闻

“九州是一个梦想,是天空里的第一滴水,我们希望它能变成海洋”。

2005年,在《九州幻想》的创刊号上,今何在关于九州的愿景曾打动了很多人。此后,九州这个意欲打造东方幻想世界的项目走过了兴盛、分裂再到沉寂的漫漫历程,逐渐淡出公众视线。

十二年后,2017年4月,新九州互娱CEO罗斐在一篇介绍新九州缘起的文章中引用了今何在的这句话,末了,他写道,“如果,你说九州现在还没有变成海洋,那我们就去造就那一片早该有了的海洋”。在这条微博下面,潘海天等一批老九州作者纷纷留言支持,很多昔日的九州迷也回忆起与九州有关的岁月。

在正式发声前一年,2016年6月,新九州就成立了。

这个团队的主创包括前《超好看》杂志主编、资深出版人罗斐、《九州幻想》前编辑恰好和前豌豆荚内容主管万户等新老九州人,他们试图建立的,是一个以九州世界为核心,集小说创作、图书出版、剧本创作于一体的内容公司。

带着九州未竟的理想,新九州却不想贩卖情怀,他们只是希望能通过五年甚至十年的时间,把新九州做成一个大众畅销的文学品类。当我告诉罗斐,我从没看过九州系列的时候,他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失望,他告诉我,新九州最想做的,就是让像我这样之前不了解九州的人,“也能看到这个世界的灿烂”。

1

对中国奇幻文学来说,“九州”曾是标杆般的存在。

九州起源于2001、2002年之交的“清韵论坛”。这个奇幻架空世界最早由水泡发起,斩鞍、今何在、江南等多位著名幻想作家呼应,此后激起了大量奇幻作者建立本土奇幻世界的热情。

这些内容最初还是在《奇幻世界》这样的幻想杂志刊载。2005年,专门刊载九州内容的《九州幻想》杂志创刊,成为九州的主阵地。遥控(SHAKESPACE)、潘海天(大角)、今何在、水泡、江南、斩鞍、多事七位主力作家则被誉为九州世界的“七天神”。江南的《九州·缥缈录》、今何在的《九州·羽传说》都是当年的大卖作品。

从左到右依次是江南、今何在、潘海天、水泡

但九州的灿烂只是一时,几位主创在文学和经营理念上的分歧导致九州走向分裂。其间种种内幕,外人莫衷一是。根据天涯一篇讲述“九州门”始末的文章,2007年3月,因与江南的经营方针存在无法弥合的分歧,今何在发表告别宣言,离开九州。

此后,九州分裂为南九州和北九州,江南北上创办了《九州志》,今何在留在上海继续办《九州幻想》,两本杂志分别由两个团队在做。再到2013年、2014年,两本杂志相继停刊,九州也从市场上消失了。

“九州作为中国奇幻文学的一抹亮色,为什么没能继续强大?”“九州为什么会失败?”在知乎有关九州的话题下,常常能看到这样的提问。

曾在《九州幻想》做编辑的恰好觉得,造成当年困境的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还是“走得有些急进了”,致使最后“养不活自己”。

2008年,大学毕业后,在华科学航海专业的恰好没去待遇丰厚的船厂,而是去了位于上海一个居民小区里的《九州幻想》编辑部。但这个他想投身的事业进展却并不顺利。他反思团队从2009年到2012年的三年间的状态,就是“什么事情都做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好”。

“杂志没有做的特别好,小说两三年才出了一两本,还开发了一个游戏,当时想的是至少先把游戏做出来,但由于团队在游戏开发层面上经验不足,资金也不够,并没有引发很大的市场反响。”

2012年,《九州幻想》停刊了,又以电子刊的形式存活了两年,之后就彻底销声匿迹了。

离开《九州幻想》后的几年,恰好一直在做游戏开发方面的工作,从剧情策划一路做到主策,已经可以自己带一个游戏项目。但九州从未在他心中消失。在有了更多自控权后,他甚至试图做一款“游戏的九州”。

“如果我能做一款有九州背景的游戏,就可以再以这个游戏去开发背后的世界观和内容”,这是恰好当时的想法。现在,他觉得,这一步走反了,是因为社会更在乎游戏市场不得已才走的,而加入新九州,以小说为蓝本进行内容开发是一个更正确的思路。

2

罗斐从小喜欢看书,十多岁开始尝试自己写东西,后来认识了磨铁图书的沈浩波,2006年进入出版业,参与过《盗墓笔记》和《明朝那些事儿》的出版。2009年,罗斐开始系统负责南派三叔小说的事务,再后来,他又到《超好看》杂志担任总编。

在磨铁做产品经理时,罗斐做的是“能够推动一本书面世的所有工作”,从策划一个选题,到看到某个书稿,把它组成图书的内容,再到相应的包装定位,文案撰写,宣传营销,直到它成为一本书上市。

对于九州,他希望起到同样的“推动”作用。

2014年,罗斐在办《超好看》类型文学奖的时候近距离接触了今何在、江南等一批九州作家和编辑,之后有过一些断断续续的联系。去年4月,由于老九州作者的书需要再版和出续篇,他跟原来今何在的助理苏冰,聊起了九州小说的出版情况。罗斐得知,除了九州“三巨头”之外,大多九州作家们在投入和收获上并不成正比。

罗斐想当一个“外援”,挑选有潜力的作者,借用自己认识的人帮他们推出去,让这些作者可以生活得更体面、从容。几番沟通之后,苏冰给罗斐介绍了当时还在深圳的恰好。恰好和罗斐聊了几次,觉得这人“靠谱”。同时,罗斐也找到了一个认可自己理念的投资人,“他认为我们可以做一些更大的动作,甩掉历史包袱做一个崭新的东西”。于是在去年6月,新九州互娱正式启动。

新九州互娱团队照,右3为CEO罗斐

在内容团队方面,一方面,苏冰、水泡、遥控、莫雨笙等九州老人担当顾问,帮忙内容的审定和世界观的构建,另一面,新九州也签约了因可觅、吴沉水、麟寒、秋风清、塔巴塔巴、张惜辰等15名专属作者,每个作者都有1-3本书的创作计划。

基于九州开放的基础设定,新九州要做的是发展自己的特色设定和故事。罗斐告诉界面创业记者,九州的公版设定只包括天文地理种族星辰等,新九州有自己的历史线、时间线,可以看作是一个断代史,一个新的九州世界,故事的主人公和老九州也没有重合,因此不存在侵权问题。

在这个断代史中,新九州着力挖掘出海的故事。在大航海时代,掌控天下的将是羽人建立的翊王朝,末日传说将临之际,九州大陆各族竞相出海,“发生多系列或铁血王权或奇遇探险或平凡英雄的故事”。

新九州之前,九州都是人族主导的故事世界,在新九州的体系里,羽族将第一次成为核心故事主角。“我们是一个九州的多种族架空世界,其他种族绝对不是配角和元素,而是这个世界丰富性的一部分”,恰好解释说。

羽族

3

如何避免重蹈九州的覆辙?这是新九州团队必须思考的问题。罗斐和恰好希望新九州首先能够降低作者的创作门槛,让故事保持趣味性和通俗性。

老九州的一个问题是更偏粉丝向,先有一批成功作者写了一批成功作品,再去吸引粉丝,围绕作品写新东西,发掘一些新的作者,导致这个体系越写越复杂,最终结果就是,老九州在每个时代都被圈地固化,很难再有吸引新创作者的能力。罗斐所接触的一些作者也是大部分都知道九州,但畏惧于九州的创作门槛。

在恰好看来,很多东西都不是必须的,对一个创作者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一个发自内心想要创作的故事。“每个经典故事都有最核心的人物和最核心的剧情,而不是由一堆元素组成的。不是要知道100多个名词才能写小说,我们只需要告诉这些作者最应该把握的几个元素,剩下的他们随时想了解,可以随时沟通。”

读者层面也是一样的。“新九州最希望做到的还是让不了解九州设定的人看我们的小说也能看的懂,就像看《盗墓笔记》,我们不知道什么叫粽子,什么叫黑驴蹄子,但是不妨碍我们看懂这个小说并从中觉得阅读很快乐”,罗斐说。

至于创作模式,早在南北九州对峙时期,就存在两种不同的模式。《九州志》团队更多是以江南的《缥缈录》作为核心主线展开创作,一些小作者为他的作品写一些旁支作品,《九州幻想》则更倾向于一批作者一起创造世界,每个人写一个横切面。

两种模式各有优劣。《九州志》团队必须服务于《缥缈录》,气质不相符的作品会被淘汰掉,其优点在于控制力强,能捧红一条作品线,隐患在于很难培养出第二个作者。《九州幻想》试图跳出这个模式,但问题在于没有主控人,几个作者写的参差不齐,难以形成一个世界,而没有核心作者的配合,也很难捧红小作者。

恰好告诉界面创业记者,为了保持世界的丰富性,新九州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作者来建构这个世界,而不是在写的时候就被告知是为另一部作品服务。

多线写作对新九州的产品经理团队的控制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怎么才能在自由度和整体性之间做出平衡?

在罗斐看来,最好的方式是有一个统一的意志,知道该往什么方向发力,“有规划,有控制力,有主观能动性,有配合度”,不像是从前单纯为了约稿而约稿。

具体来说,核心在于,新九州互娱有自己的项目团队,有清晰的商业计划,能够把控住大方向。产品经理对签约作者每个月推进的字数有一定预估。如果作者在创作中出现问题,产品经理和相关领域的资深顾问,也能够对此快速反馈,快速解决,如果问题比较有发散性,涉及一些文学层面的探讨,也可以在群里讨论。

 “作者明白自己不是谁的附庸,也明白自己想要的东西对方能给出反馈”,恰好这样表述公司和签约作者的关系。

团队也会跟作者和顾问一起探寻创作冲动,探究什么样的故事更能打动人,什么样的人物更能让人记住,还会提炼好设定好的经典人物,列入自己项目的整体设定库、人物库,帮助作者做联动。

 “漫威体系里的美国队长、钢铁侠等人物之间能爆发那么激烈的内战,就是因为有了之前好多部电影的积累,人物之间形成了联动,我们希望做的也是这样的事情,希望断代的一百多年能出一批让人记住的事情,希望这个世界能历历在目”,恰好说。

按照设想,新九州的作者慢慢地也会区分梯度,团队会先挖掘两三个核心主力作者,给予更多宣传资源,让这些作者带动更多人,最终产生多个各有气质的作者。

4

九州式微的现在,奇幻小说创作者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市场?

在《超好看》接触了各种小说门类的罗斐也不得不承认,在当前的类型小说市场,幻想类小说总体来说还是比较薄弱。“近年来,刑侦、犯罪类的现实虚构题材比较受欢迎,奇幻小说不是特别讨好,这么多年来,可能也只有江南是一枝独秀。”

但罗斐认为,这并不是说奇幻小说没有市场,而是因为现在缺乏优质的内容来培养读者市场。

“《龙族》之所以能畅销几百万册,就是因为这个小说好看,通俗,尤其适用于年轻的读者,之后,市面上也出现了很多打着媲美龙族旗号的奇幻小说出来,但是没有一本能够达到《龙族》的影响力。我们希望可以持续开发作品,我们的品牌下的任何一个东西,如果你看到觉得好,继续找,你能找得到”,罗斐说,这是新九州希望提供的市场价值。

九州时代,这个IP更多还是依靠杂志传播,当新九州开通微博之后,罗斐也收到很多人的询问,“你们有杂志吗”。但十年间,传播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杂志销量呈现出“无可挽回的颓势”,同时考虑到杂志按月出版,要求作者必须有比较强的供稿量,而新九州不希望作品为了赶周期仓促上马,因此纸质书将是主要出版形式。

在线上的传播渠道方面,除了网站,新九州也和阅读平台掌阅达成了独家重点合作,首批十二本官方小说将在掌阅进行独家连载。

最近两年,随着《海上牧云记》《羽传说》《九州缥缈录》《暗月六族书》等一批九州作品相继影视化,市场再度对九州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在上影寰亚购入多部九州小说IP,并开始着手以非常强大的阵容、非常高的预算以及非常认真的态度去制作《海上牧云记》电视剧后,我们这些在2012年的嘉定远远望了一眼九州幻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然后拎起行李离开的人们,忽然收到了很多人的嘘寒问暖”,恰好在回顾新九州一周年的文章中写道,他觉得一些粗糙的IP开发很可笑。

作为老九州人,恰好认可“把九州推向商业化是能继续做九州唯一的道路”,但他无法认同那些赚快钱的短期规划。

回顾九州过去的十年,恰好觉得,如果从2005年到2015年就只养一本杂志,能让每一期作者都稳定地供稿,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将这些稿子统筹为一个世界的事情上来,到2015年也应该能大卖了,“至少不会死”。

这让他和罗斐在商业化开发上保持谨慎的态度,“影视游戏、周边、实体乐园,这些都是最终的赢利点,但现在说这些没有意义,今年的重点还是要写出内容来。”

新九州希望首先在出版上站住脚,然后再通过影视、游戏的传播添砖加瓦,慢慢建立自己的品牌。对此,他们似乎有足够的耐心。

“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九州,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三国,知道哈利波特,知道漫威,我们希望九州将来能够成为一个像三国、像哈利波特、像漫威那样,能够让很多人愿意为此开发,并且以此开发能够获得成就感的世界”,罗斐说。

 

——————————

关注「界面创业」公众号
阅读有价值和有意思的创业报道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2)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