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麦兆辉庄文强潘耀明 《非凡任务》是大陆香港合拍片的正确打开方式吗?

2017年03月28日 15:55
他们不仅挑对了演员。

说起香港电影,2002年,由庄文强编剧,麦兆辉、刘伟强执导的《无间道》系列是公认的难以逾越的高峰,该系列不仅为当时萎靡的香港影坛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也催生并深刻影响了之后的一批以警匪、卧底为题材的港片。但《无间道》的辉煌似乎只是昙花一现,有些影评人还有更残酷的说法:回光返照。

也恰好从《无间道》开始,2004年《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简称CEPA)正式实行后,两地合拍片的趋势逐渐清晰,以麦兆辉、庄文强、徐克、陈可辛、陈嘉上等为代表的一批香港导演北上拍片。他们以香港的电影制作方式,在内地广阔的市场上耕耘,试水,每年都为内地电影市场贡献了不小的票房。

2015年的《捉妖记》,2016年的《美人鱼》,这两部中港合拍片都获得了当年的票房冠军,《美人鱼》更是以将近34亿元的票房成绩稳坐内地影史票房榜冠军。

在2016年国产影片排行Top15中,香港导演执导的影片有8部,除《盗墓笔记》外,均为中港合拍片;国产票房前五的影片,无一不是由香港导演拍摄。除了商业上的贡献,中港合拍片也不乏佳作,《七月与安生》帮助两位90后内地演员周冬雨、马思纯拿下金马影后,2016年大火的《湄公河行动》凭借口碑后期发力,拿下了10亿多的票房成为了年度黑马。

近年来,北上的香港导演似乎渐入佳境,但也如陈可辛所说,“在题材上我们已经非常像国产片了。”

2009年,麦兆辉庄文强合作的《窃听风云》让不少观众找回了一些熟悉的港味,不仅在于有古天乐、刘青云、吴彦祖三位主演,更主要的是沿袭了香港警匪片的内在血脉,节奏紧凑,兼顾艺术和商业价值。麦兆辉和庄文强把“麦庄”组合和《窃听风云》都打造成了品牌。

3月31日,二人再度带来一部缉毒题材的卧底警匪片《非凡任务》,不同于《窃听风云》,《非凡任务》主演全部启用内地演员,庄文强归位编剧,麦兆辉和有香港金牌摄影之称的潘耀明联合导演,组成“麦庄潘”的全新组合。

潘耀明在过去已经和“麦庄”合作了《窃听风云》三部曲,他的作品类型多样,既有如《三岔口》《新警察故事》这样的动作片,也包括《童梦奇缘》等文艺片,获得过香港金像奖和台湾金马奖最佳摄影。《非凡任务》中潘耀明执起导筒同时不忘自己摄影的老本行,担任了该片的摄影指导。

《非凡任务》的故事讲述了黄轩饰演的警察被祖峰扮演的上司派去贩毒组织卧底,化名林凯,之后和段奕宏饰演的毒枭展开了一场博弈。黄轩、段奕宏和祖峰都在片中贡献了突破性的演出。

黄轩一改往日“国民初恋”的温柔纯良形象,扮演了一个卧底,展现颓废不羁的一面,更难得的是,黄轩为了拍摄该片提前半个月在泰国一个基地培训,锻炼体能,学习持枪的动作和近身搏击。他在完成可能是片中最高难度的飞车场景时韧带撕裂,坐着轮椅打着石膏咬着牙又拍了将近一个月。在电影拍摄7个月的时间里,不轧戏,尽量不用替身,当今华语影坛几乎没有小鲜肉可以做到了,也怪不得麦、潘两位导演在接受界面专访时透露,对于他们来说,男主的人选其实并不多。

段奕宏在大银幕上首演反派,获得了导演和编剧的盛赞。据段奕宏自己介绍,他在出演该片之前顾虑重重,有挑战反派角色的顾虑,也有和香港团队合作的顾虑,他说,“我之前所担心的就是,他们会秉持所谓的一个习惯性的香港制造的思维,原搬的,原套的,套在我们身上”,但最后导演的野心和真诚,以及他所扮演的角色“老鹰”这个人物饱满的故事打动了他,虽然工作中仍然有碰撞,用段奕宏的话说:“我总是去挑衅导演的智慧和认知”,但这是因为“大家都怀揣着奔向一个能留得住的一个人物的宿愿去努力去争执去挣扎”。

麦庄非常看重塑造角色的行为动机,在这方面反派与其他角色没有任何区别,甚至他们的动机更加被重视。《窃听风云》中三位情报科的窃听人员最终决定铤而走险的原因是家庭的羁绊:古天乐患癌,儿子又白血病,急需一笔钱;吴彦祖苦于和女友家境悬殊,而刘青云也为抢了同事的女友而背负道德包袱。

《非凡任务》中,段奕宏的狠辣但有时又流露出慈爱的这种矛盾,黄轩孤胆英雄般的义无反顾,背后的动机都和他们的家庭有关。

另外,该片和《湄公河行动》一样,是香港主创和公安部合作的作品,在采访中,三位主创都表示,目前这种合作模式对电影来说是便利大于限制。这种便利是从创作,拍摄到上映多层面的。和公安部合作的项目不仅在立项,审片等方面无需导演们太过劳神,对于不熟悉内地情况的香港导演来说,公安部为他们提供了创作素材,并调动资源为拍摄保驾护航。

 

界面娱乐:潘导第一次做导演,有什么感觉? 两位第一次以这种关系合作,有什么不一样的体验。

潘耀明:一定有一些不一样,工作上的分配可能已经很不一样了。可能自己做摄影师的时候,就是纯粹用画面去把导演的想法影像出来,这次可能是多了一个机会,用文字啊,声音啊,影像啊去传达,这个是一样非常大的不一样。

其实这个身份,只是这次用一个导演的名号挂在我身上。这几年在一起工作,我们都非常享受。我们拍《窃听风云》也好,拍《听风者》也好,整个过程中,他们对我的信任也非常大,所以他们赋予我处理这个事情的时候,给我好多空间, 我们已经建立起一个互相很包容,很体谅和理解的关系。所以这次只是表面上不一样,内在还是一样的东西。

只不过是用谁的嘴巴讲这个事情出来而已,其实大家其实都分配的很好,我们的好处就是,我们不会太争谁是导演,谁是编剧,在这方面我们做的很好的。

麦兆辉:我的感觉很好,因为他(潘耀明)有点工作狂,我在旁边看着就好。

潘耀明在拍摄现场

界面娱乐:不知道三位有没有听说过,黄轩在内地有国民初恋的称号,为什么会想要请他演卧底这样一个角色呢?

麦兆辉:其实这个我是后来才知道的。我们找这个角色时和很多演员碰过面,对我来讲,最主要的是看这个演员感觉怎么样,像不像这个角色。还有一个要求就是,现在的内地演员很忙,但是我们拍这个戏其实有蛮长的时间。需要训练,需要到泰国拍三个月,回广东再拍3个月,头尾差不多7个月的时间,不是每个人都能给出这么充足的时间。这个戏演员一定要付出很多,而且片中很多打戏我们需要演员自己去演,选择黄轩是很多东西加起来促成的。我和黄轩碰面时我真的被他打动,黄轩给我的感觉就是他很渴望演这个角色,他是最希望可以有这个机会的。

界面娱乐:两位为什么觉得段奕宏适合这个角色呢?是看了他之前的哪部作品吗?

潘耀明: 段奕宏老师过往的电影和电视剧都有看一点点,看过《烈日灼心》让我们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演员,当然挑演员不只是需要好演员这么简单,主要是经过见面沟通,知道到他以往出演的都是正面人物,这也是我们挑选时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我们不想要一个很外露的,很形式化的反派,所以我觉得他在一个很新鲜的阶段时可能产生出的效果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在这方面非常深入的考虑了段奕宏。

界面娱乐:段奕宏说他这次出演的顾虑很多,两位前前后后和他深谈了三次才打消他的顾虑,能具体说说是如何说服他的吗?

麦兆辉:就是用这个角色说法他。一开始来的时候他以为我们找他演一个警察。坐下来之后当知道我们让他演一个反派,他说:“哎你们!”他很怕演一个没有任何原因的坏人,其实我们看很多戏都是这样。所以他看过剧本之后就知道我们的想法不是这样的,这个反派的坏事有原因的,他接受这个原因并且觉得自己可以演出来。

潘耀明:他非常有责任感。

麦兆辉:我一跟他讲这个人物太太的故事,人物的悲剧,他听到就已经哭出来了。

庄文强:段奕宏是一个还有很多很多可能性的一个演员,我觉得他是深不见底,他应该可以再做很多其他的尝试,可以是很大胆的尝试,包括演女人,可能会有很有趣的效果出来。可以说我们拍警匪片比其他人成功一点,就是我们把每个人都当做一个真实的人,而不是一个符号,他们不是一生下来就想要毁灭地球的。

麦兆辉

界面娱乐:为什么想要拍摄一部关于内地公安的电影呢?这次拍摄内地公安缉毒的题材,在处理上和之前拍摄香港卧底和警匪片有什么区别?

庄文强:因为好奇啊,在做资料搜集的时候认识了一些内地公安,我的感觉就是,香港的警察也有保护法治的抱负,但更多是职业性的。内地公安多了一层爱国心,兄弟情,战友情。那种爱国不是我们所说的反日,反韩,而是更广义的。他们真的希望他们的工作能够推动这个国家能成为一个文明强大的国家。

潘耀明:对我们来说没有太大区别,区别在于我们要学习内地这个环境下大家的生活、工作状态。其实作为警察,无论中国警察还是香港警察,他们背负着一个为人民服务,保护大家的责任,没有分别。

麦兆辉:这种正义的感觉没有分别。

界面娱乐:《非凡任务》是和公安部直属的金盾影视文化合作的,对于你们拍摄来说有什么限制和便利吗?

麦兆辉:其实我不觉得是一个限制,我觉得是公安部给我们一个方向。如果没有人告诉我们警察的风格是怎么样,工作是怎么样,我们可能会走弯路。另外在广东拍摄时,包括车子和直升机的协调啊、场景啊、他们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很方便的,很大的帮助。

庄文强:他们一来就告诉我,他们的存在就是要让我们便利啊。他们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宝贵的意见,其实他们一直在保护我们的每一个情节,确保我们每一个情节能够顺利的拍出来,也教了我们很多方法。 其实有一些剧情我自己写出来也没有底气,觉得要砍吧,他们很好啊,告诉我:“不用砍啊,你这样讲不就可以了吗?” 大家又很多的互动,在互动的过程中让我了解到公安部的看法是很开明的。当然这不是拍马屁,也有现实的原因在里面,公安部也想在观众心目中树立一种新一代公安的形象。

庄文强

界面娱乐:《非凡任务》会拍成三部曲吗?

潘耀明:现在这个阶段我们都没有想法。因为我们一直在集中精力把这个项目拍好,让观众认可我们这次处理故事的方法,对演员种种这些产生爱好,接下来就看观众的喜爱程度。

麦兆辉:其实从来没有想过,拍《无间道》就没有想过,因为《无间道》第一部就已经是一个很完整的故事了,只是后来大家很喜爱,我们也觉得还有前前后后的故事可以讲。《窃听风云》就更没有想,因为三部都是不一样的人物和故事,结果我自己真的很喜欢。

潘耀明:因为系列电影,某些制作人会想要拍到这个系列没得拍。但我们大家都觉得不应该这样拍一个电影,是真的有想说,想表达的东西才去拍是最好的,所以如果观众喜欢,我们也觉得有可能性才回去拍,我们觉得不该为了那个名字硬拍。

麦兆辉:要看故事想不想的出来。

界面娱乐:如何看待2004以来中港合拍片十多年的发展变化呢?

庄文强:合拍片的发展是良好的。每一年香港的导演都为国家的票房贡献不少。带来我们也带来了一种,我可以这么说吗?比较接近西方的专业的电影制作方式,双方也有技术交流,我们也从内地演员身上学到很多。毕竟香港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所谓正统训练出的演员。梁朝伟他们都是出身自所谓艺人训练班,内地的演员都有技巧训练,理论基础,让我们的视野广阔了不少。长此下去应该会发展出一种更精良的华语电影吧。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