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消费电子企业ESG报告出炉,工业富联、立讯精密温室气体排放量超百万吨 | ESG信披洞察

在危险废弃物总量方面,视源股份最高,达约7.01万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见习记者 田鹤琪

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芯片制造等领域的发展,消费电子市场规模逐渐庞大。与此同时,消费电子行业已成为全球电力消耗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

据上个月国际环保机构绿色和平东亚分部、苏州高新区(虎丘区)碳中和国际研究院与香港城市大学联合发布的《绿色新动力:消费电子供应链可再生能源转型的成本收益分析》报告指出,预计到2030年,仅半导体制造业就将消耗全球237太瓦时(TWh)的电力,接近澳大利亚一国2021年的耗电量。

为应对行业的巨大碳排,消费电子品牌和供应商开始承诺转向100%可再生能源。然而,其上游生产端供应商设置的转型时间线明显较慢。

消费电子行业是指供消费者日常生活使用的电子产品及相关产业。这些产品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消费上游生产端供应商指的是那些为消费电子产品的生产提供原材料、零部件、组件或服务的企业或组织。这些供应商通常涵盖了从原材料提取、加工、制造到最终组装的各个环节。

2月14日,智研咨询发布了《2023年中国A股消费电子行业市值排行榜》,其中,前十名分别为:工业富联(601138.SH)、立讯精密(002475.SZ)、传音控股(688036.SH)、歌尔股份(002241.SZ)、蓝思科技(300433.SZ)、华勤技术(603296.SH)、领益智造(002600.SZ)、安克创新(300866.SZ)、环旭电子(601231.SH) 、视源股份(002841.SZ)。

截至目前,十家企业均发布了2023年度环境、社会和治理及可持续发展相关报告(下称ESG报告)。

从去年底总市值来看,工业富联、立讯精密、传音控股这三家企业市值超千亿元,分别是3003.72亿元、2462.54亿元、1116.29亿元。

剩余七家企业的总市值分别是歌尔股份718.63亿元、蓝思科技657.79亿元、华勤技术578.61亿元、领益智造473.75亿元、安克创新360.09亿元、环旭电子333.87亿元、视源股份320.89亿元。

综合看,仅立讯精密、蓝思科技、视源股份的ESG报告未上百页,其余七家企业均上百。其中,环旭电子报告篇幅最长,达184页;蓝思科技篇幅最短,为84页,公布的关键绩效指标最少,多以案例进行描述。

十家企业共八家企业披露了温室气体排放总量这一关键性指标。此次做对比的数据仅包含范围一和范围二,且范围二的数据为基于位置。

根据国际排放核算工具温室气体(GHG)核算体系,范围一温室气体排放量是指企业拥有或控制的排放源所产生的直接排放量,即与企业生产环节直接相关,涵盖消耗烟煤、柴油、天然气、汽油产生的排放,以及水泥生产等的制程排放等;范围二是指公司消耗的外购电力、热力或冷源产生的间接排放。

制图:田鹤琪

整体来看,工业富联和立讯精密排放量超百万吨二氧化碳当量,与其他六家公司的排放量数据差距较大。

工业富联2023年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居榜首,为224.98万吨二氧化碳当量;立讯精密紧接其后,为163.64万吨二氧化碳当量。

其次分别是领益智造48.96万吨二氧化碳当量、歌尔股份40.87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华勤技术20.86万吨二氧化碳当量。

视源股份为2.26万吨二氧化碳当量、传音控股1.81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安克创新0.58万吨二氧化碳当量。

制图:田鹤琪

2023年,上述企业中范围一温室气体排放量超过万吨二氧化碳当量的企业共有四家,分别是工业富联8.14万吨二氧化碳当量、立讯精密6.49万吨二氧化碳当量、歌尔股份4.92万吨二氧化碳当量、领益智造1.48万吨二氧化碳当量。

华勤技术和视源股份居五六位,分别为5217.7吨二氧化碳当量、视源股份1835.31吨二氧化碳当量。

安克创新和传音控股排放量较少,分别为41.01吨二氧化碳当量和24.9吨二氧化碳当量。

范围二方面,工业富联和立讯精密此次公布了基于市场和基于位置两种形式的范围二数据。

在核算范围二排放时,往往可以采用两种不同的方法来评估:基于市场和基于位置。但两种方法各有侧重点,基于市场的方法更注重企业的实际能源购买行为,而基于位置的方法则提供了一个与地理位置相关的碳排放评估。

具体来看,基于市场考虑的是企业实际购买的能源类型和相关碳排放因子。例如,如果企业购买了绿色电力或可再生能源证书,那么其范围二排放量将根据这些购买的清洁能源的碳排放因子来计算。这种方式反映了企业通过市场化合同来减少其碳足迹的努力。

基于位置与基于市场的方法不同,基于位置的方法反映的是企业所在地区电网的平均排放强度。这意味着,核算时使用的是区域或国家电网平均排放因子,来计算一定地理边界和时间范围内的范围二温室气体排放量。这种方法通常用于没有特定购买绿色能源合同的情况,或者用于比较不同地区企业的碳排放情况。

制图:田鹤琪

从公布的基于位置的范围二数据来看,工业富联和立讯精密居前两位,均破百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分别为216.84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和157.15万吨二氧化碳当量。

它们基于市场的范围二数据则分别是:工业富联96.23万吨二氧化碳当量、立讯精密61.01万吨二氧化碳当量。

传音控股、安克创新、视源股份去年范围二均未破十万吨二氧化碳当量,三家企业分别为1.81万吨二氧化碳当量、0.58万吨二氧化碳当量、2.08万吨二氧化碳当量。

三四五名分别是领益智造47.48万吨二氧化碳当量、歌尔股份35.95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华勤技术20.33万吨二氧化碳当量。

此外,共四家企业披露了范围三数据。

它们分别是工业富联1973.17万吨,立讯精密590.25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华勤技术2.21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安克创新0.18万吨二氧化碳当量。

根据温室气体核算体系界定,温室气体范围三排放量包括公司价值链公司价值链中发生的所有其他间接排放,包含购买的商品和服务、与燃料和能源相关的活动、上游运输和配送以及员工通勤和商旅出差等环节。

其中,工业富联和立讯精密的范围三温室气体排放量均高于他们的范围一和范围二数据的总和。工业富联范围三约是其范围一和范围二总和的8.7倍,立讯精密则为3.6倍。

十家企业还公布了危险废弃物总量或有害废弃物总量。

其中,视源股份去年年危险废弃物总量最高,达约7.01万吨;传音控股最低,为8.1吨。其他分别是工业富联6.62万吨,立讯精密 2.41万吨,领益智造 19901.56吨,华勤技术493.62吨。

共五家企业披露有害废弃物总量这一数据。它们分别是领益智造19901.56吨,歌尔股份1257吨,环旭电子790.36吨,传音控股0.5吨,安克创新0.05吨。

“危险废弃物总量”和“有害废弃物总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危险废弃物总量是指根据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具有易燃性、腐蚀性、反应性、感染性或其他危险特性的废弃物的总量。这类废弃物需要特殊的处理和处置方法,以防止对环境和人体健康造成危害。

有害废弃物总量通常指受国家法律规管的废弃物,其性质复杂且不断出现新类别。有害废弃物一般交由专业的第三方进行处理处置,可由其提供排放数据或通过财务账单进行估算。

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其危险性和处理方式。危险废弃物具有更高的风险等级,需要按照更为严格的规定进行管理。而有害废弃物虽然也对环境和健康有害,但其危害程度可能不及危险废弃物。

企业在ESG报告中披露这两类废弃物的总量,有助于利益相关者了解企业在废弃物管理和环境保护方面的表现和责任。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