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月,我们带大家到上海博物馆看看。8月以来,这里做了一个名为“遗我双鲤鱼”的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展。和刚刚结束的“大英特展”不同,这个展览看似小众,却很有原创性,设计精致,也很接地气。我们请到了上海博物馆书画部的副研究员孙丹妍,跟我们聊聊这个展览。她还为我们解说了部分书札,附在图后。

每个月都有一些重大新闻,吸走了我们全部的注意力。我们用图片的方式,展现世界上其他角落发生的,不太重要的事。

这些早点摊大部分五点出摊,个别三点就开始营业,十点的时候,整个城市真正开始运作起来,他们的一天却要画下句号了。只要你跟一个早点摊长久地呆着,它就像一个流动剧场,演出比你想象中精彩一百倍的故事。可是所有买早点的人都在说,北京的早点摊越来越少了。

每个月都有一些重大新闻,吸走了我们全部的注意力。我们用图片的方式,展现世界上其他角落发生的,不太重要的事。

过去一年半,每周我都会骑着单车穿梭于成都西北一带。那里是成都母亲河的上游,临近城市边缘,正处于急剧变化中的乡村。农舍成了外来务工者的临时住所,各式小型工厂正不断新建或改建,花田、苗圃园、农家乐、湿地公园,吸引着市区游客。所有人都正在参与这场城乡一体化的试验。

我们之前曾刊登过一篇视觉文章《每一处遗迹都是城市的记忆》,说的是北京。这次的视觉来自一篇投稿,说的是上海。也许中国很多城市都有类似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