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玮玮和郭龙都是白银人,少年时在这座城市打架、闲晃。九十年代,他们来到北京,加入了野孩子乐队。他们和野孩子,以及文中提到的IZ乐队,都体现着中国民谣中的西北气质。

柏林墙是冷战的象征物,将欧洲大陆割裂成两半。墙东边的高压政治,使流亡成为许多自由知识分子的生活选择。有人选择了地理上的流亡,也有人选择了精神流亡。作家余泽民住在布达佩斯,他在这里梳理了柏林墙的历史、东欧作家们的流亡和记忆。

正午采访了人类学家景军教授,请他回顾中国人口结构和家庭结构的变化,希望能够帮我们理解,中国家庭形态在过去三十年中经历了怎样剧烈的变迁,以及由此带来的新的难题。

中国正有越来越多的作家转型成导演。电影好像一道光环,悬于头顶,令作家闪耀。2015年9月,韩东下了决心,要当导演。把决心付诸行动,他才知道前面的引路牌,好像一下子就能带他抵达电影的感觉,都是虚假的。“那些因素都是虚幻的,等于从零做起。既然主观的东西启动了,决定了,那也不可能退缩。”

这一系列最后一期,是知乎创始人周源和“博物君”张辰亮。

大象公会创始人黄章晋,以及《李翔商业内参》的作者李翔,他们如何看待内容产品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