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调的道德史

空调既是人类创造力的体现,同时也展现了人类的弱点,让人类在没有机器帮助的情况下,越来越难抵抗自然的热度。

Shane Cashman 2017/08/12 13:00 | 评论(16)A+
来源:界面新闻

创造了“空调”这个单词的工程师威利斯·开利(Willis Carrier),参加1939年的纽约世博会并展览空调,他手里拿着一支温度计。(Bettmann/Getty)

在20世纪以前,尽管冬天在室内生火取暖是一种再合理不过的行为,但是,只有富人或将死之人才会看到有人尝试给室内降温。那时候,极端高温被认为是人类不应干预的力量,而通过机器来控制天气也被认为是有罪的。甚至在20世纪初期,美国国会大厦也拒绝使用机器来降温,他们担心会因此被选民嘲笑不能像其他人一般流汗。

要想让当时的人们适应空调,不仅需要工业提升创造力,更需要为降低室温这一行为洗脱罪名。但在消除空调对天堂带来的所谓道德侵蚀的过程中,它实际上为地球造成了更糟糕的真实损害。

除了不道德的印象,空调的研究突破是在绝望中孕育出来的,其中一个重要诱因是医生们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治愈疾病。1851年,佛罗里达州一位名叫约翰·格力(John Gorrie)的医生获得了首个制冰机器的专利。根据《制冷:空调如何改变了一切》(Cool: How Air-Conditioning Changed Everything)作者萨尔瓦托·巴塞尔(Salvatore Basile)介绍,约翰·格力起初并没有打算发明这样一个设备。他一直在尝试用冷气帮助缓解疟疾病人的高烧症状。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设计了一种引擎,可以吸入和压缩空气,并通过管道后空气扩张而达到降温目的。

《制冷:空调如何改变了一切》

人们觉得这种机器没有其他实际用途。直到这个机器的管道开始意外制冰,他才发现了一个新的机会。但《纽约世界报》却讽刺这种机器是有悖神灵的:“格力医生充满了奇思异想……他以为他用机器制造出来的冰块能够与上帝之手相媲美。”

使用冰或雪来冷却饮料或室内温度的做法不算新颖。在17世纪的一个盛夏,发明家科内利斯·德雷贝尔(Cornelis Drebbel)用储存在地下的雪完成了一项他自称为“把夏天变为冬天”的举动。在汤姆·夏特曼(Tom Shachtman)的作品《绝对零度与征服寒冷》(Absolute Zero and the Conquest of Cold)中,他推测德雷贝尔的做法是将雪与水、盐和硝酸钾相混合,这一过程可以形成结晶并显著降温。据称,詹姆斯国王曾邀请德雷贝尔展示他的新发明,结果却浑身发抖着从西敏寺跑出。

《绝对零度与征服寒冷》

两个世纪以后,冰块被用在了另一位权势之人身上——美国总统詹姆斯·A·加菲尔德(James A. Garfield)。1881年7月2日,查尔斯·吉托(Charles Guiteau)用左轮手枪朝加菲尔德后背开了两枪。这场灾难让海军工程师们不得不想方设法找到一种机器,在那个夏天为总统维持一个凉爽的环境。

这一机器的开发由天文学家西蒙·纽康(Simon Newcomb)全程督管。纽康用连接着管道的引擎来带动风扇,让风扇直吹一大盒冰块。在文字记录中,纽康解释称这种机器“总共使用了大约6吨冰块,空气以一个方向通过这些冰块,再从另一个方向返回”。这个机器成功将总统病房的室温从35摄氏度降至23.8摄氏度,每小时要消耗数百磅冰块。

纽康制作的这台新机器登上报端,引起了公众的兴趣,人们对“制冷空气”的不信任终于开始消失。发明家们创造了各种豪华的设备来对抗热浪——有人相信连着消防栓和软管的气球可以制造暴风雨,有人提出在塔顶放置二氧化碳炸弹,通过引爆炸弹为附近住户降温。有些发明得以成功申请专利,但其中只有少数具备实际用处。

在加菲尔德去世二十年后,威利斯·开利发明了“空调”(air-conditioning)这个词汇。开利的发明在1902年7月出现了转机,他当时正在设计一种“改善空气的机器”,最开始安装在了纽约布鲁克林的萨基特·威廉姆斯出版社大楼。这种设备将空气吹入放有冷却剂的管道中,目的主要在于降低空气湿度,而不是降温,因为大楼里的空气湿度已经高到了足以浸湿厕纸的程度。

1899年,艾尔弗雷德·R·沃尔夫领先于开利制作出了一种制冷设备,安装在了纽约康奈尔医学院的解剖室。1902年,沃尔夫已经把他的机器安装到了纽约证交所,这一次,它不再是用来保持尸体低温以供学习研究的机器,而是为那些工作的男性带来了舒适和凉爽。

自此,这种科技逐渐传播开来。富及第(Frigidaire)在1929年售出了第一个家用“房间冷却器”。H·H·舒尔兹(H.H. Schultz)和J·Q·夏曼(J.Q. Sherman)将一种靠墙放置的空调机投放市场。而第一个安装在窗边的空调(就像我们现在最常见的空调)是1932年面世的索恩(Thorne)室内空调,外形就像是把汽车的中网挂在了窗外一样。玛莎·阿克曼(Marsha Ackermann)在她的著作《清凉:美国与空调的浪漫史》(Cool Comfort: America’s Romance with Air-Conditioning)一书中,她回忆道开利在一次电台采访中陈述了他的愿景。他想象了这样一个世界:“普通男性每天早晨起床时心情愉悦,因为他睡觉的房间里有空调。他会坐着有空调的火车出差,并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工作。”

《清凉:美国与空调的浪漫史》

空调第一次正式出现在公众视线里,是1939年的世界博览会。开利在“明日冰屋”主持了这场展览,有6.5万名游客首次体验了空调的魅力,这大大激发了消费者的兴趣。在接下来的十年中,空调机的尺寸越来越小,广告吸引的群体从办公室男性转移到了家庭主妇。在早期的一些空调广告中,自豪的家庭成员们欣赏着放在窗边的空调,如同欣赏着降落在客厅里的飞船。

萨尔瓦托·巴塞尔指出,空调之流行背后还有一个不太明显的原因。1959年,美国气象局提出了“不安指数”(discomfort index)的概念,用来衡量气温和湿度,即现在的“热指数”(heat index)。根据巴塞尔在书中的陈述,不安指数”让人们脑海中有了对冷空气的需求”,意外地促进了空调的流行。现在,只要人们愿意出钱,就会有各类空调制造商愿意为大家缓解天气的炎热。

到上世纪60年代,美国每年空调销量突破百万,城市和郊区的窗户上都安装着机器。2011年,美国能源情报署发布的居民能源消耗调查显示,美国87%的居民家中装有空调或中央空调,这一数字在巴西为11%,在印度为2%。

大众起初对空调的拒绝有可能影响了空调技术的初步发展,但空调最终家喻户晓却对地球大气产生了有害影响。

1989年,蒙特利尔协定书(Montreal Protocol)正式签订,以减少氯氟烃的排放。氟利昂(Freon)是早期空调常用的氯氟烃化合物,会对臭氧层产生破坏。

冰箱后来用氟化物取代了氯化物,以此避免对臭氧层产生更多影响,但空调仍然对环境产生着巨大影响。丹尼尔·莫里森(Daniel Morrison)是美国能源部通讯部门的执行副总监,他宣称,仅2015年一年,居民楼和商业写字楼的空调用电总和就达到了5000亿千瓦时,基本占楼房用电总和的20%,总费用高达600亿美元。空调也是导致电力高峰需求的原因之一,甚至会在夏季频繁引起断电。

在如今人们日常使用的设备中,空调的外形并不像电视或手机那样,曾经历过巨大的设计转变。现在仍有公司致力于空调革命,包括空调外形的改变和效率的提高。有些公司已经扭转了空调无法携带的特性,让空调变得更私人化了。比如CoolWare公司就设计了一种空调领,经过水降温的空气由小风扇缓缓吹出。Wristify公司也开发了一种类似功能的腕带,日本Kuchofuku制造出了具有相似功能的工作衬衫。

Evapolar是一家位于塞浦路斯的公司,他们开发了世界首款个人空调。它的外形是一个小方块,里面有一个蓄水装置和一个风扇,既可以降温,也可以净化空气。Evapolar提倡一种为个人工作或睡眠环境降温的“微气候理论”,这样就可以减少浪费为整个房间或建筑降温时消耗的电力。Evapolar公司发言人凯尼亚·舒尔特斯说:“就像手机变得越来越私人化,我们相信空调也可以如此。”

戴森和小米也都有小型的、供个人使用的空气净化器面世。这些设备在市场上十分热门,商机巨大,这些奇怪的设备已渐成主流。

时至今日,空调仍然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考虑到空调对于环境的恶劣影响,有些人建议不再使用这种设备,也有人认为空调带来了沙文主义,强迫女性在工作中穿着更为保守保暖。空调既是人类创造力的体现,同时也展现了人类的弱点,让人类在没有机器帮助的情况下,越来越难抵抗自然的热度。

空调不仅仅是一种机器,而是一种“人类遗言”。人们发明它原本是为了拯救几个人的生命,但它却部分导致了影响到每一个人的全球气候问题。夏天即将过去,窗边、房内、办公室内嗡嗡作响的机器声,正提醒我们人类要为自己的创造力付出代价。我们的祖先曾认为冷却空气是一种罪恶,也许他们并非完全错误。

(翻译:李思璟)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来源:大西洋月刊

原标题:The Moral History of Air-Conditioning

最新更新时间:08/12 14:23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6)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