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乐视:讨债者的一天

“如果再看不到希望,我就把这段时间加过的所有媒体拉个群,好好聊聊这事。”涛涛说。

李竞择 2017/07/06 19:40 | 评论(24)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拍摄:东方IC

7月6日上午8点47分,乐视大厦一楼,前来讨债的供应商熟练地从前台取出了昨天留在这的迪卡侬瑜伽垫,依次排开摆放在了大厅中。

尽管今天北京还下着雨,但他们来乐视“打卡”的时间,比大部分正式员工还早。

与此同时,一名穿黄色上衣的讨债者打开扩音喇叭,开始循环播放着“贾跃亭还钱”。有趣的是,在扩音喇叭正上方的墙上,挂满了乐视25项发明专利的申请证书。

即便远远站在乐视大厅门外,也能听到讨债的口号录音。由于正是早高峰,乐视员工在打卡时略有拥挤,界面新闻记者发现一部分人在进入大厅打卡前从包里快速掏出了耳机。

上午9点32分,讨债者陆续到场,他们分别拿出手机、iPad或电脑开始消磨时间。

进入7月,乐视债务危机集中爆发。

上周,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三家公司的12.37亿资产被司法冻结。紧接着在本周三,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及乐视控股持有限公司的5.19亿股已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等冻结。以乐视网最新价格计算,贾跃亭及乐视控股被冻结的这批股份价值近160亿元。

接连爆出的负面消息让人们的目光又聚焦到了乐视大厦。

其实这些讨债者并不是这两天才出现的。他们中很多人半年多以前就以这种方式来乐视讨债了,每次过来呆上一段时间。这次大家约好是半个月前一起过来的。

界面新闻从保安处了解到,最近半个月讨债者每周一到周五,早9点到晚7点准时来到一层大厅,中午订外卖,有时遇到聊得来的媒体甚至会给记者也订一份。

一名讨债者取下塞在耳中的耳塞告诉界面记者,这是他从去年底至今第八次来北京讨债,半年多的时间,乐视只归还了他们欠款总额的40%左右,这让他非常愤怒。说完他耸了下肩,猛吸了一口烟。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这些讨债者来自浙江、成都等全国各地,都是因乐视移动长期拖欠店建费、活动费相识,而选择这种讨债方式也实属无奈。

一名讨债者告诉界面新闻,乐视移动拖欠其公司近400万欠款,而所有讨债者的总欠款相加总额将近8000万元。但提到如何合法的要回欠款,讨债者并未作出答复。

临近11点,贾跃亭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我会尽责到底”的公开信。

其中提到“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我们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

贾跃亭公开信内容在微博、微信中被疯转的同时,讨债者们也在微信群中也看到了这条消息。

“涛涛”是唯一一名负责和媒体接触的讨债者,他并没有对这封公开信发表意见,只是他公司被乐视拖欠300万的愁云一直写在了脸上。

“我们一年流水也不过1000万,拖欠300万对一家小公司来说实在没法办。”这名来自浙江的供应商告诉界面新闻。

自半个月前来京,他和“讨债团”的其他成员便住在了距离乐视大厦不远的一家汉庭酒店,每天的住宿、交通和饮食让他们每人的日销几乎均超过了400元。

一名成都的供应商表示,上次来北京共花费了一万多,公司也交给了他人打理。每次到北京,工作日早9晚7“驻扎”在乐视大厦讨债,周末偶尔回家,也会和其他“债友”在附近转转。

为了防止现场出意外,警察偶尔会“光顾”乐视大厦。他们会劝说讨债者以正当合法的方式讨债,但一名讨债者表示,几百万的欠款请律师付律师费并不划算。

对此,乐视的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乐视目前正积极的处理这些欠款,但还需要一些时间。

仅仅一个上午,就有7家媒体留下了“涛涛”的联系方式。他表示目前能够接受乐视移动分批次的还款,但并不希望搞成”鱼死网破“的局面。如果乐视真的垮了,他们的欠款也就要回无望了。

涛涛的微信朋友圈自6月2日起停止了更新,最新的一条内容是分享乐视讨账主播直播的链接。在他看来,目前讨债者和乐视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下午2点多,又有一条关于乐视的消息开始疯传。

“爆料:孙正义宣布软银集团出资200亿美元全力投资贾跃亭乐视”,这篇标题夸张的自媒体文章在短时间内就突破了10万+的阅读量。

讨债群里也有人转发了这条消息。这本可以给大家带来一丝利好的希望,但涛涛第一反应就觉得是假的。后来有人搜到了辟谣的消息,也就没人再讨论这件事了。

不过,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

傍晚6点25分,乐视又传出了一则重磅。

乐视网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将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退出董事会,辞职后将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同时,乐视网将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继续停牌事项,停牌时间自2017年7月18日起不超过3个月,即自停牌首日起累计不超过6个月。

而乐视汽车方面也宣布,从今日起贾跃亭将正式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一职,全面负责汽车融资、全球化管理团队搭建、公司治理、产品研发测试及生产保障等方面工作。

在确认消息属实后,涛涛说不出心里的滋味,他并没有在一层大厅和讨债者商讨接下来的动作。他告诉记者他们需要回酒店再碰面商量,这个讨债团中近20人平时都会密切交流。他们希望给贾跃亭施压,但内心也绝不希望乐视就此倒掉。

直到晚上7点多,雨依旧在下。有乐视员工陆续下班,几名讨债者把卷好的瑜伽垫放到前台。他们表示明天还会来,但何时到头还要听安排。

“如果再看不到希望,我就把这段时间加过的所有媒体拉个群,好好聊聊这事。”涛涛说。

来源:界面新闻

最新更新时间:07/07 08:50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24)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