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一年后 刘作虎带着新款一加手机来了

12小时前,Youtube知名科技博主Marques Brownlee在其主页更新了OnePlus 5的评测视频,截止目前共有超过7000条留言。

李竞择 2017/06/21 17:54 | 评论(6)A+
来源:界面新闻

6月21日,沉寂许久的一加手机在北京举办了新品发布会。

就在北京发布会前的几个小时,一加在美国率先发布了第四代旗舰手机OnePlus 5。

“本周我们在印度还有一场2000人左右规模的发布会。”一加CEO刘作虎告诉界面新闻。

从美国媒体The Verge在产品发布前对一加的内部探访视频,到印度板球决赛上投放的新品广告,沉寂近一年的一加在中、美、印这三大主流手机市场中并不缺少话题。

能拍板的产品经理

最近一加手机在中国的最新话题是,在网络上被指责抄袭OPPO R11。

刘作虎并不这么认为。他举着OnePlus 5讲到,手机两个弧面夹角的棱线要做清晰很难,这次我们为了保持美感和握持并且提高这两条线的清晰度,下了很大功夫。如果用户上手体验过产品,他就会发现光这个弧度就和R11不一样。

作为公司首席产品经理,刘作虎有点“较真儿”,在OnePlus 3发布前,他曾和团队对背部弧面进行过数十次调整,且每次调整的单位都在0.05~0.1毫米之间。

在新品OnePlus 5上,设计和硬件团队先后做了几款样板在美国市场进行调研,他们发现圆润、轻薄且保证手感的手机最受用户喜欢,在历经前后14版工程样机之后,最终决定了OnePlus 5的设计。

刘作虎说,OnePlus 5是目前团队做的最“痛苦”的一款产品。

这来自几个不同的方面。例如原材料的涨价,导致一加要权衡在产品各种细节上的投入力度。刘作虎举了个例子,为了保证质感更细腻,OnePlus 5在手机背部进行了两次喷砂。他也强调一加向来对产品细节肯花代价,而且不可能找到第二家。

发布会前,美国媒体The Verge来到一加位于深圳的办公室和工厂进行了探访,这段名为《Making the OnePlus 5》的视频在上线不到48小时的前提下就播放了超过96万次。

用户和媒体一直在怀疑,一家600人规模的创业公司如何能把手机做好?刘作虎认为有两点很关键,一是一加每年只发布一款旗舰产品,全公司从上到下都将精力投入到这款旗舰中去。

另一方面是由于自己本身就是产品经理,每天都形影不离的带着手机,只要发现体验不爽的地方,直接就让团队开动,在大公司中产品经理往往做不了决策,从上到下需要的时间很长,在一加完全不是这个模式。

印度让公司“惊讶”

本月,来自市场调研机构International Data Corporation的数据显示,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占据了印度智能手机超过50%的市场份额。

作为出海到印度至今颇受关注的一加,6月18日刚刚在印度板球决赛上投放了新品广告,由于对阵双方的原因(印度vs巴基斯坦),让这条价值500万人民币的广告颇具含金量。“我觉得很值。”刘作虎说道。

同时他分享了一组数据,OnePlus系列手机在海外的销量占到了总体的近70%,且在欧洲市场的NPS值达到82%。

印度市场的表现曾让刘作虎“惊讶”。

一加团队的调查显示,超过60%的印度购买者都是硕士及以上学历,并且就职于银行、互联网、广告等行业。

在IDC今年5月发布的手机季度跟踪报告中显示,印度出货量前五大手机厂商中,除了第一名三星,其他四名分别是小米、vivo、联想和OPPO。即便在印度受欢迎,但售价并不“低廉”的一加并不在其中。新品在印度起售价32999卢比,约合人民币3487元。

有人用“以外养内”形容一加,刘作虎对这个评价并不抵触,他坦言在印度一加的毛利比较高。

2015年,一加曾尝试过快速扩张。这一年,一加在国内开设了45家线下体验店,并推出了价格相对较低的一加X系列手机。但不到一年,一加却关闭了所有线下体验店,重新回归纯互联网品牌。

而由于印度的一加用户相对集中,且前三大城市的销量占据了一加印度总销量的50%。今年初,一加在印度班加罗尔开设了第一家体验店。接下来,一加还准备在德里和孟买开设线下店。

目前,一加希望借助线下体验店增加了其在印度的品牌认知度,同时配合口碑传播让更多的人开始喜欢并购买一加的产品。

无论谈到体验店的坪效还是市场占有率的份额,刘作虎对数字一直“不感冒”。他总觉得回归用户价值,做“本分”的产品最重要。

在他眼里,产品经理远比企业家、创业者、CEO来得重要。

剑指2018

不久前,刘作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加手机实现了充足的盈利。而他在公司内部也时常谈到,一加的“春天”在2018年。

这个机会在刘作虎的形容下,就是时间和时机。前者需要根据市场定位一步一个脚印,维持口碑营销。后者则是在一个恰当的风口推出一款适合的产品。

和大部分国产厂商的“机海”战术明显不同,由于一年只生产一款旗舰且在线上进行销售,一加完全可以将同样的成本投入到产品细节、研发生产等环节。这让一加保持了在赛道中的体力,“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刘作虎笑着说。

OnePlus 5是今年第6款搭载骁龙835处理器的旗舰手机,除了三星Galaxy S8系列和小米6,刘作虎认为其余搭载这款处理器的手机对一加并不构成威胁。而作为一款被Geek群体所钟爱的手机,当用户在挑选时,一加相比三星、小米是有其特点和优势。

作为一家600人规模的手机创业公司,想获得市场认可和销量颇具难度。对此,刘作虎总结了一加的“四步法”。

信奉特劳特“定位”、“商战”理论的刘作虎把判断精准市场定位放在了第一步;在这个基础上给用户信赖感,让他们对产品感兴趣;第三步借助口碑营销把产品优势和公司理念传递出去,最后就是一切交给时间,慢慢等这个周期。

最近半年,刘作虎在朋友的指引下深刻的体会到了何为做正确的事情,再把事情做正确了。“之前感觉这都是废话,最近感触很深。”他说。

在刘作虎看来,在面临压力和诱惑时如何把本质看清楚最为重要,在产品细节中如此,在市场定位中亦是如此。

以下是刘作虎采访的部分实录:

记者:以前一加给大家一个国际化的品牌公司,为什么这一次主动让The Verge到你们深圳办公室,让大家知道这是来自深圳的厂商?

刘作虎:其实我们海外的用户坦率讲他们知道一加是来自深圳,但是我们以前在论坛上有个很有意思的评论,说知道这个公司来自深圳,但是他们的背后是美国人在操盘。所以其实也无所谓,因为包装盒上你的生产厂商这些都可以看得到,所以无所谓,我们是来自深圳只是我们团队是国际化的团队,这也是事实嘛。我们可以把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像The Verge说过来看看一加什么样。我们当然也不拒绝。

记者:海外市场规模是什么样?

刘作虎:其实海外目前一直差不多70%左右吧,中国30%。这三年多挺健康的,特别是印度有点让我觉得比较惊讶,我们在印度OnePlus 3T卖3万多卢比,折合人民币3000多,而且我们是唯一卖到3万卢比以上的手机厂商。

记者:卖的贵是因为印度市场认可一加品牌?

刘作虎:他们对品牌认可还是不错的。并且我们当时去做旗舰,我们OnePlus 1卖到23000卢比,我们没有低端产品,我们就是最牛的手机,给你这品牌贴了标签。后来,到OnePlus 2卖25000卢比,OnePlus 3卖27000卢比,到OnePlus 3T的时候卖30000卢比,用户都不觉得贵,我看到用户评论说挺好不贵,所以感觉很神奇。

记者:从明年开始一加会把更多精力放在国内吗?

刘作虎:精力不精力我不知道怎么去讲。因为我们国内这个团队还是一个独立的团队,其实我们印度是一个小办公室,实际上我们公司总部分的话,有一个国内的团队,有一个海外的市场团队,国内一直是相对独立的,我不期望你们挣多少钱,你们就给我老老实实活2018,你们的春天就来了。

记者:既然是春天的话那你肯定在量上有一个突破?

刘作虎:我相信会有增长吧,但是我也没定目标。现在大家看到从去年开始线下为王,大家一窝蜂做线下。但是事实上线上至少有25%将近30%,至少有一个亿的规模,1到1.2亿差不多,这一个亿的规模我只做高端,只做旗舰,那你说这里面拿个几百万台也算不了什么。但是如果说我在国内拿了几百万台我都爽啊,几百万台很爽的。

记者:高端竞争很激烈,华为、金立都在做高端,一加的优势在哪?

刘作虎:他们四千多我们只要三千多,而且我们比他们做的还要好,并且我的人群很聚焦。

记者:所以2018年国内的目标就是百万台?

刘作虎:只是春天还没到夏天,秋天是丰收。

记者:如何提高国内消费者对于一加品牌的认知度?

刘作虎:慢慢来吧,需要时间。

记者:有规划吗?

刘作虎:我们现在整个公司定下来的营销的策略就是口碑营销。

记者:OnePlus 3发布后有没有在中国、美国、印度做NPS值调查?

刘作虎:我们在欧洲将近80%。印度是74%。我们的供应商他们给我们做了调研是七十多,包括苹果是六十几,所以他们觉得是不可思议的数据。

记者:一加还是会做一些Geek圈的品牌营销吗?

刘作虎:会做,我们其实也会分不同的区域和方法,比如说我们在互联网上,我们做口碑营销,就不做纯曝光的广告。好比说把一个图片贴到谷歌Ad上面去这都没用,人家听都没听过搞这广告有什么用呢。但是我们更多的希望我们用户的声音,或者说媒体客观的评价东西推送给这一些目标用户。那你媒体很权威的声音看到这可信,又发现评价又很高他不就买了嘛,这是我们在互联网上的一个方法。

在印度可能就会有一点点的不一样,我们在前天在电视上投了广告,前天印度有一个大事件,印度对巴基斯坦的板球决赛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是全国人民都看要那一场决赛。

记者:这次投放对你们财务上有压力吗?

刘作虎:没压力,五百万小意思。

记者:一加在印度的线下会尝试着做什么吗?

刘作虎:不会,我们那体验店还不错,是全印度最好的体验店。并且我们那体验店卖的也不错,我们其实本来只是说在这品牌上做一些工作,让大家真的可以体验到。那个楼也比较大,这个品牌的格局就不一样。我没想到一个月差不多卖一千多台,我觉得未来可以超过两千台,这是有点出乎意料我跟他们确认了好多天,现在每天还能卖好几十台。

记者:还会再开吗?在印度别的城市?

刘作虎:我们现在正在德里和孟买选址,这一次去印度也会看。

记者:在中国开线下体验店跟印度开体验店有何不同?

刘作虎:不一样,我们在中国开过又关了。不过在印度这一个店就占了全印度50%的销量,在德里孟买和班加罗尔这三个地方人群非常集中,当然这跟我们的用户群也有关系,比较高端。所以群众基础很好。但是以前中国用户太分散了,你开一个店人流量还不够付我员工的工资我开它干啥呢。它没有起到给用户体验的作用,因为它没有人流还是没有体验到这手机的价值这就没有意义。你看印度每天的人流很大的,人群也很集中有这群众的基础。

记者:班加罗尔体验店的坪效有数据吗?

刘作虎:没测过,我只知道一个月卖一千多台这已经很牛了。

记者:你如何定义“公司健康”?

刘作虎:现在六百多人,至少大家温饱肯定没问题的。因为去年上半年我们还亏了不少钱,我们下半年整个一年下来反而挣钱了,那你说今年我们OnePlus 3T今年上半年还一直在卖,卖的也还不错,OnePlus 5刚发布,当然很顺利的话我们其实几十亿是不成问题的,应该说还不错吧。

记者:新的OnePlus 5产能备货是什么级别?

刘作虎:现在我们下单已经超过一百万。如果首销卖的很好的话那我们肯定也会马上再追。

记者:给国内留了多少?

刘作虎:它能卖多少我就可以给多少,我上一次去高通了嘛。高通他的CEO说了肯定保证我们,我也跟高通讲你现在还扶持谁?你没有什么谁可以扶持了,我就这么直接跟他讲的,真的。你想想还扶持谁吧,旗舰芯片就是三星、小米还有谁啊,其他家都不行。我说的都是事实从来不会说虚的。高通的老板肯定也很清楚的,你想我一个小企业芯片卖几百万,是很厉害的。

记者:哪一些东西是做手机的“本分”?

刘作虎:就是你使用的很流畅,其实这是没底线的。直到今天,但是这东西怎么说呢?没有对比你是不知道的。我可以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我刚刚换了一个车,我以前从来没想着换车,我这车再开几年也没关系,一个奥迪A4开了好多年,老出问题我就换了一个。换了一个车加速5.几秒我也觉得没什么作用,你也不会每天跟人家PK这个,但是后来开的时候我再回去开我的奥迪实在受不了。就你发现这车子加速很猛的时候,你在平时驾驶时候,就是那种行如流水的感觉,以前我是从来没有体验过。

所以为什么说大家说性能过剩搞那么快搞那么强也没用,但是实际上你去用过就知道,你使用起来的感觉就是舒服。

记者:如何看待一些手机厂商在旗舰机中加入AI?

刘作虎:我也不懂,他们讲的太悬乎了我也不懂。

记者:是否会出全面屏手机?

刘作虎:全面屏机会来了就做。比如说三星的屏幕你没有人可以拿得到怎么办呢?三星不给其他所有人都拿不到,华为也拿不到、OPPO也拿不到你说我怎么做到。

记者:做一家小公司做手机行业困难吗?

刘作虎:大公司有大公司的难处,小公司有小公司的难处。小公司在于怎样精准的在这行业找到定位。

记者:你觉得解决这问题的方法是什么?

刘作虎:获得用户信赖,口碑营销,只有慢慢来。

来源:界面新闻

最新更新时间:06/29 19:40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6)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