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小牛电动“离开”李一男的24个月

两年时间,跌宕起伏的剧情,小牛早已不是李一男的小牛。

李竞择 2017/06/12 07:42 | 评论(32)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自首款产品N1发布后,小牛体验过天才少年李一男“掌权”时期的令人瞩目,也经历过其“消失”后被舆论推向风口浪尖的难以把控。

24个月前,2015年6月初,作为小牛电动创始人,李一男因涉嫌内幕交易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自此离开了小牛。

两年时间,跌宕起伏的剧情好像让这家公司学会了低调,同样也让外界觉得这家公司神秘莫测。

1

每当早晚高峰,时常能在距离小牛北京办公室3.5公里的东四环霄云桥遇见骑行N1的身影。

紧邻霄云桥边某高档小区一楼的绿叶子超市门口就停着两辆小牛M1,“虽然略贵但车整体还算说得过去,设计也还不错。”在购买四个月后,一名车主这样评价M1。

今年5月中旬,小牛发布了面向中端市场的新品U1,有部分媒体在试用后告诉界面新闻,整车在行驶过程中遇到过屏幕关闭、电池续航短甚至是行驶过程中电力自动停止的问题。至今已对外发布过五款电动车系列的小牛希望通过私下换车来解决这一问题,避免事态被扩散。

这不是整车问题第一次被媒体提及,值得一提的是,小牛对类似事件的公关处理方式却一直没变。

2015年11月,小牛举办的媒体见面会吸引了来自财经、科技、创业、出行、新闻等领域的近百家媒体到场,当他们翘首以盼李一男能神奇出现时,小牛高调发布了面向N1用户的“牛油保”保险。

“牛油保既缓解了李一男在当时的舆论,也让N1众筹时的近万台问题车得到了体面的解决。”一名离职员工告诉界面新闻。对于这一评价,小牛官方至今未做任何回应。但有行业人士表示,这场受关注极高的发布会,侧面说明了小牛高层及投资方在当时对事态即将不受控制的恐慌。

去年2月,腾讯科技曾在报道中指出,两名N1用户在骑行中发生轮毂断裂导致人身事故,而这一现象在小牛用户的QQ群中并不是个例。面对用户的集体声讨,小牛的解决方式很直接。

界面新闻从小牛内部了解到,在李一男“消失”后的第一年,社区运营的一部分工作核心就是处理来自论坛上的负面消息,无论内容包含李一男还是轮毂断裂,都要尽快处理掉。

从N1到U1,小牛在两年时间内发布了五条产品线,随着轮毂断裂在后续的产品上进行加固,这个会引发人身事故的硬伤看似被解决了,但用户和媒体对后续产品的软硬件问题反馈却一直在继续。

一名M1的购买者告诉界面新闻,虽然对外观设计比较满意,但是M1的续航里程并未达到小牛官网所宣传的距离,而且整车在和App的配套使用上,不仅没那么智能,还比较鸡肋。

国内某科技媒体的记者也在收到U1后对新品吐槽:“U1和之前产品唯一相似的地方,就是每周固定会遇到两次自动停止,这让我在路上很尴尬。”

2

从N1发布会大张旗鼓的全媒体营销策划到新品U1开始面向特定人群的精准公关,小牛用两年时间,提高了品牌溢价。

一名曾因看好李一男才选择加入小牛的离职员工告诉界面新闻,小牛在市场上投入的重心一直随着不同产品发生变化。作为互联网品牌,小牛第一次亮相798的整体营销费用将近400万元,在此之后,由于李一男事件被曝光,小牛市场部在随后的一整年都陷入了迷失。

他解释这来源于三点原因。首先是团队少了主心骨,原本策划的CEO+产品方案完全泡汤;其次是N1发布后,产量严重不足,就连媒体体验车都难以协调,错过了营销的黄金时期;第三是基于以上的现状,让小牛管理层及多家投资机构没了主意。

2016年4月,小牛发布M1,相比N1登场时的大场面,M1显得“低调”了不少。

据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后加入的联合创始人李彦,逐渐收紧了小牛在市场上的“想象力”,开始变得越来越传统。

联合创始人、市场副总裁张一博否定了这个观点,他表示小牛在行业中是创新者,在技术、设计、功能上都有别具一格的特点,说传统显然是不准确的。

同时,张一博也告诉界面新闻,国内电动车市场很大,虽然小牛目前在份额上并不靠前,但全线产品至今已售出了超过20万辆。

对于这一信息,有数据公司告诉界面新闻,通过第三方专业系统统计,小牛官方App(小牛管家)的下载和使用量极低,以至于根本跑不出活跃度数据。界面新闻就此求证小牛,截至发稿未收到任何答复。

“感觉每次对外公布销量都是上面拍脑袋就来,海报也需要提前就做好,每次线上销售活动的剧情几乎一模一样。”一名已离职的市场部员工说。

相比两年前的产品,小牛将销售重心从线上转移至线下。“电动车归根结底是传统生意,扯上互联网就是玩情怀。”一家国内电动车厂商评价道。

3

区别于2016年,如今小牛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线下。

界面新闻记者在走访了位于北京、杭州的小牛授权体验店,和普通门店不同的是,这里的装潢科技感更强。

张一博告诉界面新闻,这些小牛授权的体验店在挑选时有严格的要求,从地段、面积、风格上小牛都会管控,目的就是通过授权店把小牛的线下品牌扩散出去。同时他也举例,小牛在全国各地一直在举办线下活动,在某些举办活动的地区,有时一天能卖出近百台整车。

李彦加入后,线下体系搭建的速度明显提高。在2016年初的小牛中层会上,李彦曾提到在2016年售出50万台整车,2017年销量翻倍的目标。

虽然截至目前未达预期,但在小牛管理层看来,这条路选对了。

去年3月,小牛宣布获由凤凰祥瑞领投的3000万美元A+轮投资,目前投资方包括GGV、IDG、红杉资本、梅花天使、明势资本、创新工场、真格基金,以及新加入的凤凰祥瑞等投资机构。

近日,有行业资深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小牛正以5亿美元的估值进行新一轮融资,但进展较慢。对此消息,小牛官方不予置评。

5月初,小牛将北京的办公室搬到了望京方恒国际,张一博打趣地说,“之所以搬家是听了风水先生的建议。”

就在4个月前,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定李一男犯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50万元。

根据检方指控,2014年李一男在金沙江创投任职期间,使用妹夫和母亲的证券账户于买入“华中数控”65.7042万股,买入金额1148.55万元。之后,其妹也用自有资金500万元跟单购买。李一男共计获利439万余元,其妹获利236余万元。

检方指控称,李一男之所以选股精准,是因为在华中数控并购重组的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与华中数控总裁李晓涛多次联络接触。

6个月之后,李一男将刑满释放,当他归来,小牛早已不是他所创办的那个小牛。

阅读更多有关科技的内容,请点击查看>>。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32)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