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耀庆:懒散的我在职业上依旧坚持

他不仅坚持在对于演员本职的探索上,还坚定地传达着他认为的职人精神。

戴天文 2017/05/19 20:26 | 评论(2)A+
来源:界面新闻

西装、雪茄、红酒……这些在国内大众普遍意识中,认为与“成功人士”有着必然联系的元素,都时常围绕在王耀庆饰演的角色周围。

王耀庆在内地广为人知,是因为2011年饰演《失恋33天》中的“高富帅”魏依然。进入内地市场6年,因饰演的角色相对统一,王耀庆很快被观众冠以“中国第一金领”这一标签。在网友及导演滕华涛口中,他是中国演员中,少有的能驾驭这些元素表现自然而不显得“装逼”的演员之一。

但王耀庆认为自己在生活中并不具备“高富帅”的特质,自己更像是一名巨蟹座宅男。他有着窝在家里连续玩几个月游戏的经历,更坦诚自己对于换装备升级,然后刷宝物的那种游戏毫无抵抗力。同时,他更没有“高富帅”的偶像包袱,在能够呈现自我的场合,他会用鬼脸、小动作、大笑及冷幽默等方式“放飞自我”。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伪装性”,导演黎明才选择了他来饰演《抢红》中一心复仇的方长方。在预告片中,方长方与其他主角一样,用“脑子瓦特了”、“捶捶”等金句和夸张的表情,在一片枪战、爆炸中,呈现出了一种略带癫狂的喜感,用以掩藏自己复仇的决心。

《抢红》中王耀庆与张涵予之间略显夸张的对手戏不少

5月19日上映的《抢红》是黎明的导演处女作,故事正是由方长方而起,表面局势是多方抢夺一瓶百年红酒,实际上则是一场由他精心策划的复仇。

王耀庆获得这一角色所费的力气比他以为的还少。在经历试镜后,他问黎明,“如果要开枪的话,我是不是要去做体能训练呀?他说不用。那我要去训练马术、去训练射击吗?他说不用啊,来就好”,在王耀庆的描述中,这一切是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情况下就结束”的。

很多观众并不清楚,1974年出生的王耀庆,表演生涯其实早在1995年就于台湾开始了。电视剧《水晶花》出道的他,有着十年的台湾电视剧表演经验。在2005年,选择脱离形势相对糟糕的台湾电视剧圈转型站上舞台,是他做出的另一个重要决定。主演林奕华的六部舞台剧,与张艾嘉、刘若英等人合作完成精彩的剧目,让他以话剧演员的身份得到了观众及业内的肯定。2011年转战内地的他,也仅用三年时间,完成从“金牌绿叶”配角到大剧主角的蜕变。

长达22年的演艺生涯,一步一个脚印的王耀庆积累到不同平台的深厚的表演经验。支持他坚持下来的,一方面是“服从组织安排的”工作态度,另一方面是对自身职业的专注。

虽然国内已经有许多演员“演而优则导”,甚至他参演的《抢红》就是黎明的转型导演之作,但他却还在恪守一个演员的“本分”,即便有着当导演的念头,也会在第一时间遏制住。“我没有想到我到底想说什么”,是他对自己的认识。

不过,这并不代表王耀庆完全没有自己的表达欲。他有着对职业的专注,以及对他人专注于不同行业的欣赏,这也是他创建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在上面发布自己制作的系列节目“职人介绍所”的重要原因。

在自己的节目中王耀庆与音乐制作人陈建骐对谈

这个节目源于他对身边一帮对自己的职业充满热情的朋友的观察,“他们特别愿意花很多精神和时间在职业上,这种热爱很容易让别人感动”,而他对访问对象的标准,也是“真的对于自己所从事的事情有热爱,有坚持,还想要把这件事情做好”的人。

可能对王耀庆来说,这些与选题、拍摄相关的环节,会成为他“先把说故事的能力培养好、把节奏掌握好”的积累,在未来,“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一个故事想说的时候,或许我会去当导演”。

以下是界面娱乐与王耀庆对话全文:

呆在专访间里的王耀庆比发布会上的还要活跃,很难猜到,这位一听是文字专访后,直接夸张地在沙发上“葛优瘫”的西装革履的男子,是他人口中的“金领专业户”。

界面娱乐:《抢红》是黎明导演的处女作,方长方这一角色是不是为您“量身定做”的?

王耀庆:可能就是某种美丽的巧合吧。一开始只听说有个机会能跟黎明合作,我就去参加试镜试试看。导演走进来看了一下,觉得可以,就很快决定了。至于这个方长方在片中会跟很多美酒、雪茄、跑车等元素产生联系,其实只是一个障眼法。他真正想做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想回去报仇 。

界面娱乐:这位相对有些腹黑的角色,加上片中的一些枪战、飙车的镜头,这些都是您在之前的作品中比较少尝试的,您有特意做一些准备吗?

王耀庆:其实真没有。方长方通常都表现地很张狂,当然这是为了真正的复仇而做的障眼法。我在片中没有武打套路,主要是枪战。试镜后黎明导演就跟我说了故事,说完后问我有什么问题,我就问,如果要开枪的话,我是不是要去做体能训练呀?他说不用。那我要去训练马术、去训练射击吗?他说不用,来就好。整个过程,就是在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情况下就结束了。

当然在开拍前,我还是会去做一些热身运动。平时我没什么健身的习惯,每天拍摄安排都很紧张,我要保持身材,就只能节食。

界面娱乐:看来这次去法国拍戏,吃法国大餐估计不在您的行程中了。在法国的拍摄感觉如何?

王耀庆:这次的拍摄最大的感受就是平顺。几位主创大家相处都很愉快。黎明导演也把整个剧组相对最头疼的沟通、协调问题处理妥当,我们演员专心负责演戏就行。在法国只需要天天晒太阳,以及担心万一吃太多发胖了怎么办。

界面娱乐:在片中,几位主演的关系错综复杂多了吧?

王耀庆:对。尤其是因为《抢红》主要讲男人之间关系的影片,片中的男人们都有着许多复杂的情感,有兄弟情也有互相利用甚至还有家族恩怨。其实在预告片中,大家都说要抢酒神,但它只是一个引子,把我们这些有着错综复杂关系的人物给引出来,真正的故事跟酒没有太大的关系。

界面娱乐:明白,酒神只是一个麦高芬。那你在生活中,会像方长方那样经常“酒不离手”吗?

王耀庆:我酒量也很不好。生活中有人会跟我聊,这个威士忌哪里好,甜白酒有怎样的区别,红酒里的丹宁是如何的。所以我只是知道一点点酒的常识,但真喝不出这是波尔多的哪块田出产的,只能喝出大概的年份。我自己收藏的是甜白酒,因为我爱吃甜食。

界面娱乐:喜欢甜食的人,是不是生活中一般都比较懒散,性格比较平和?

王耀庆:可能吧。我在生活中其实挺懒散的,以前还会抱着电脑玩游戏,比如我之前说的,婚后玩3个月的游戏没出家门。现在过了那个阶段,以前真的很疯狂,逮到时间就玩游戏。

现在的精力,我或许不会放在这么多身外之物上,会花很多时间放空。比如看完剧本或者是遇到其他事情,因为面临很多选择,我并不能当下作出回应,我只能让它慢慢地在自己的心里去成长,培养出来之后,再看大家的反应如何。

聊到表演,活跃的王耀庆更显兴奋。这是他这一生不停耕耘的职业,在电视剧、舞台剧、电影三个不同表现形式上均有着很深的研究,尤其是对舞台的留恋,“舞台确实是一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

界面娱乐:我们都知道您是1995年以电视剧出道,差不多拍了10年,突然转去做舞台剧了,这是为什么?

王耀庆:因为当时台湾电视剧开始朝着不健康的方向房展,开始拍一部至少两三百集的长寿剧了。制片方为了降低成本,集数拉长,播出时间也拉长,也就导致工作人员工时拉长。他们可以三班倒,但是演员不可能,所以演员的工作时间也变长了,每天16到22个小时。

我觉得这不是正常的,因为当时电视剧本身在台湾娱乐市场上失去竞争力,也不愿意在制作上面花钱。而为了要填充这么多集,讲的故事中并不会有足够多的事件支撑,可能一个小矛盾一两个礼拜才能结束,很多内容都是口水。电视剧就像变成广播剧,只是单纯地作为背景在那里放,大家平时也不怎么看。

在当时,甚至发生过为了提高收视率,演了一半直接改变故事风格的情况。比如可能我原来是按照喜剧来演的,但突然说喜剧没有收视率,要有宫斗元素,于是原本和睦相处的一家人马上开始撕逼了。我不想做这样的事,我宁可去做舞台剧。

巧的是,以前我和林奕华都不认识,突然有一天他主动打电话给我,原来是他看到我在一部电视剧里被车撞死后,可能觉得我还不错,便希望跟我合作。之前我也看过他的舞台剧作品,我们俩出来聊了一下,很快就确定了合作意向,于是从2005年开始了合作。

2011年王耀庆与刘若英合作林奕华的舞台剧《红娘的异想世界之在西厢》

界面娱乐:从荧屏直接跳到舞台上,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王耀庆:其实不会。舞台是一个可以让人去反复练习、积累的地方。你有一两个月时间,可以一直磨炼,直到找到一个相对正确的方式。这其中充满了很多可能性,会让你一直在里面探索,可以去积累很多的东西。就算是在演出中,虽然几十场演出都在做看似同样的事,但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反复思考每句话怎么说得更有味道、更好地去诠释。

电视剧更像是一种消耗,得在极为有限的固定档期里拍完,而且每个演员的档期都有所不同,所以每个演员都要带着解决方案来到现场,大家需要在工作时间里最快地找到合作方案,没有办法多排练去试试其他的感觉。

进入内地市场,电视剧依然是王耀庆的主要阵地之一

界面娱乐:其实你并不是一位所谓科班出身的演员,是从什么时候觉得自己会演戏了?

王耀庆:这种“顿悟”演技的情况真的有,而且有两次。一次是我刚开始拍戏的9个月后,那时我好像知道什么是表演了。第二次顿悟,是真正领悟到那些前辈跟我说的话,那是我做演员的10年之后了。但我对于表演的认知的探索,到现在也没有停止,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可能。

界面娱乐:还会考虑回到舞台上吗?

王耀庆:会的。2017年底就会和林奕华再度合作一部作品。舞台确实是一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

王耀庆身上的表达欲似乎存在着某种矛盾性。聊到当导演讲故事时,他表现出了抵触与纠结,但讲到自己一手打造的“职人介绍所”时,有着异乎寻常的坚定。

界面娱乐:“演而优则导”似乎成为最近的一个趋势,这次《抢红》的导演就是“演而优则导”的黎明,那你有想过自己当导演吗?

王耀庆:其实有,但每一次我都会反驳自己不要去想这件事。辛苦是一方面,导演要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走,跟我懒散的性格有点不是很符合。更重要的是,导演一定是有话要说的那个人,他需要用作品去诉说他想告诉你的事情,但是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也不知道说给谁听。

我觉得一个导演,首先肯定要有说故事的能力,先把技术培养好,把说故事的能力、节奏培养好。说故事的能力我是有的,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一个故事想说的时候,或许我会去当导演。

当然,这些跟我对表演的喜爱和探索相比是远远不能比较的。平常我就是想一想,没那么有志。

界面娱乐:但能看到您从去年9月开始,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做一个视频节目“职人访谈录”,这是您的主意吧?为什么选择在公众号平台推出?

王耀庆:对,但这个是要感谢我的团队,他们愿意帮助我。我在2016年5月第一次提的时候还只是一个概念,他们帮我落实,才能保证9月份第一期节目的播出。

《职人访谈录》的摄像团队

放在公众号上,完全是因为节目需要一个播出窗口。我很抗拒做自己的微博,希望可以“工私分明”。公众号是我能接受的底线。我希望做得像一本杂志,能把我工作之外想表达的内容都放在里面。

界面娱乐:这也算是你的一种表达欲吧,虽然和当导演并不完全相似。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认为这件事非做不可了?

王耀庆:主要是我身边有一群在各个领域都非常充满热情,并喜欢自己从事职业的一帮人,我可以从他们身边学到很多。比如我和一位从事雪茄行业的朋友聊天,他对雪茄十分了解,我不仅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相关的知识,还能感受到他对这件事情的热爱,他在这个领域持续的进步。各行各业都有着这样的人,他们的精神让人感动。

我要找的就是对从事的职业有着热爱和坚持的职人,而不是名人。而且这样的人,对周遭都会有很大的帮助,不管是不是服务的对象。他的这股热情,能提供给这个社会一定的安定力。

第一期节目,王耀庆便选择了云门舞集的创办人林怀民进行对谈

界面娱乐:这个节目目前的状态达到你的预期了吗?

王耀庆:它确实满足了我的私欲,能够和各行各业充满热情的人交谈。在交谈中,我可以一直深挖问题,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全新的学习,因为可以近距离地观察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反应、不一样的理念,看到他做出怎样的表情和回应。对演员来说,这是一种学习。

不过现在也会有一些问题,因为拍戏的关系,我的访谈时间很难确定。另一方面,团队找来一些人选后,还需要我们去深入了解他的职业发展和才华,还要考虑从什么角度切入能够最符合我做这个节目的初衷。

界面娱乐:目前都是自己投资拍摄制作吗?有考虑接受一些投资或者变得更商业化吗?

王耀庆:对,现在就是我自己投钱做,独资。目前我们没有考虑商业化,还是想任性的做自己。这就是一种微不足道的坚持吧,我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但必须做。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2)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