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产疑云:石油市场不确定性增加

目前欧佩克和俄罗斯等国正在讨论延长减产协议的问题,但由于其相互之间不信任,以及美国页岩油产量的增长,国际原油市场的不确定性正在增加。

刘乾 2017/05/19 15:55 | 评论(0)A+

去年年底,欧佩克和一些非欧佩克产油国达成了为期半年的减产协议,希望借此稳定市场,抬升油价。几个月以来,国际油价已经从每桶50美元以下回升到55美元左右,但这并未达到产油国的预期。目前欧佩克和俄罗斯等国正在讨论延长减产协议的问题,但由于其相互之间不信任,以及美国页岩油产量的增长,国际原油市场的不确定性正在增加。

未完成的任务

4月20日,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表示,减产协议前三个月的执行情况良好,但并未达到既定的目标。根据国际能源署一周前公布的数据,欧佩克国家对减产协议的执行达到了104%。其中沙特承诺减产49万桶/天,实际减产61万桶/天,科威特承诺减产13万桶,实际减产14万桶,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委内瑞拉(承诺减产10万桶,实际4万桶)和伊拉克(承诺减产21万桶,实际15万桶)的减产缺口。最终欧佩克的减产力度达到了121万桶,高于承诺的116万桶。

显然,法利赫指的是非欧佩克国家并未严格遵守减产协议。他表示,如果协议得不到遵守,就没有延长的必要。IEA的数据显示,俄罗斯承诺减产30万桶,但实际只减产了17.4万桶。只承担减产2万桶的哈萨克斯坦实际上反而增产了8万桶。俄罗斯方面公布的数据显示,到4月初俄罗斯的减产量超过20万桶,该国能源部长诺瓦克承诺,将在4月底达到减产30万桶的既定目标。而哈萨克斯坦能源部长博祖姆巴耶夫则表示,该国将在5-6月份大幅减产以履行义务。

但问题并不仅仅在于产量的减少,更具指标性意义的是国际油价。4月中旬,俄罗斯主管能源行业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表示,减产的结果并未达到俄罗斯的期望。他在同诺瓦克的会谈中强调,减产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使油价有所回升,但目前只达到每桶55美元的水平,低于60美元的期望值。

占俄罗斯石油产量40%的俄罗斯石油公司则对履行减产协议表示了担忧,该公司副总裁费多罗夫在写给能源部的信函中强调,必须考虑相应的市场风险。他说,在执行现有协议和讨论延期的情况下,必须考虑美国和沙特两方面的风险,以防止对俄罗斯石油行业和预算收入造成威胁。

搅局的页岩油

俄罗斯石油公司认为的首要风险是美国页岩油的增产。美国能源部的数据显示,美国页岩油产量从2016年四季度开始恢复增长,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在油价回升条件下开采能够盈利。俄罗斯石油公司预计,2017至2018年美国页岩油的产量将增长50万桶每天。该公司强调,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对市场的适应能力很强,特别是在油价上涨的情况下,势必大幅增产。

事实的确如此。根据贝克休斯的数据,到4月21日,美国石油行业活跃钻机数达到688台,创2015年4月以来的新高。这远高于此前认为到今年年底美国的活跃钻机数可能达到500台的预测。更重要的是,由于技术改进的原因,新投产的钻机效率更高,一台可以代替两年前的两台到三台。

俄罗斯能源部副部长莫洛德佐夫认为,美国页岩油行业正在进行资产的整合,由于资产更加集中,其债务负担和生产效率都得到了改善,成本还在下降,总体上在油价高于50美元时就可以盈利。康菲公司总经理兰斯在剑桥能源周期间表示,美国石油公司在2014年油价下跌后的复苏情况要比预期快得多。

美国能源信息局的数据证明了这一点。美国原油产量最高是在2015年6月到7月,达到了960万桶每天的水平,一年后减少了12%,但目前已经回升到925万桶每天,仅比最高时低3.6%。国际能源署则预测,美国的石油产量到年底前可能增长大约70万桶,这是比欧佩克减产更能影响油价的因素。

美国石油产量未来的增长并不仅仅依靠页岩油。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美国政府大大放宽了传统石油行业的管制。特朗普能源政策的核心内容就是发展化石能源,未来包括阿拉斯加和墨西哥湾在内,美国石油产量将会进一步增加。

需要注意到的是,另一个影响国际油价的因素是美国的库存。美国原油库存的减少量远低于市场的预期,而汽油库存4月中旬出现了九个星期以来的首次增加,这已经导致国际油价下跌。

沙特的矛盾

另一个令俄国人不安的因素是沙特。尽管沙特目前的减产幅度大大超过其承担的义务,但该国对继续减产的实际态度仍不明朗。费多罗夫坦言,沙特方面的风险在于无法保证该国能够按照此前的速度继续减产。

由于今年前两个月沙特的减产幅度过大,3月份沙特已经表示将提高产量以弥补此前的部分损失。此外,费多罗夫还强调,不排除沙特在希望稳定油价的情况下兼顾沙特阿美公司的顺利上市。沙特阿美的市值预计将超过2万亿美元,为了股票上市的定价发行,该国可能临时显示其超强的生产能力。

作为石油市场的稳定器,沙特目前的目标是多方面的,但显然难以同时兼顾。沙特强调稳定市场的供需状况,通过减少供应来控制油价,提高石油收入;但又希望在一个合适的价格条件下抑制美国页岩油气的增长,避免市场份额被抢占。但是,如果沙特减产幅度过大,其他产油国又会乘虚而入,瓜分自己的市场,比如伊朗和俄罗斯。在这种条件下,沙特的行动需要非常谨慎。一方面,沙特作为减产的带头大哥需要做出表率;但另一方面,“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沙特也必须打自己的小算盘。总体上说,如果行动操作得当,可以通过时间差逐步达到目的,但如果应对失据,可能满盘皆输。

暧昧的俄罗斯

在国际石油市场上,俄罗斯一直奉行“精致的利己主义”,其长期以来和欧佩克若即若离的关系就是明证。去年年底,俄罗斯在同欧佩克达成减产协议时表示出的“牺牲小我”的精神着实令人诧异——俄罗斯媒体称,俄罗斯主动承担了本应由伊朗承担的减产义务,从而避免了协议失败。但在减产效果并未达到预期的情况下,俄罗斯的态度明显有开倒车的迹象。

作为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已经减缓了减产的力度,该公司称,计划调整减产的节奏。按照日产量计算,3月份俄罗斯石油公司的产量比2月份增长了0.1%,从379.3万桶每天提高至379.8万桶,比2016年3月增长了1.2%。费多罗夫解释称,这是由于东西伯利亚的苏宗油田进行试产,导致公司产量增长。但一季度俄罗斯石油公司的产量仍同比增长了0.7%。

从数据上看,俄罗斯减产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基数选择得当——去年10月份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在全年各月里偏高。从绝对产量上看,3月份俄罗斯的原油产量已经超过沙特,居世界第一位。尽管俄罗斯一再承诺将继续减产,但诺瓦克也强调,即使考虑到减产的因素,今年俄罗斯的石油产量也将达到历史最高的5.49亿吨。

需要指出的是,俄罗斯政府并没有将减产配额强行分配给国内的石油公司,而是让主要的石油公司通过协商自愿减产。因此,基于市场形势和公司战略,俄罗斯企业完全可能采取不同的行动。实际上,部分俄罗斯石油企业今年一季度的产量不降反增,比如俄气石油公司今年一季度同比增产了9.2%,鞑靼石油公司增产了5.2%,尽管这两家公司的产量并不高,3月份分别为每天78.1万桶和58.2万桶。

由于市场前景不明,俄罗斯对油价的上涨并没有足够的信心。俄罗斯央行副行长尤达耶娃不久前表示,俄央行预测的基本情景的油价为每桶40至45美元。而俄罗斯经济发展部的2017年宏观预测中采用的基础油价也只有45.6美元。考虑到2018年俄罗斯将面临总统大选,对于目前的执政者而言,既需要有足够的预算收入来实现对选民的承诺——这需要保持稳中有升的石油出口,但又必须防止在激烈竞争的情况下油价大幅下跌,这样,俄罗斯还将继续暧昧下去。

欧佩克的下一次会议计划5月下旬在维也纳召开。从目前的情况看,延长减产协议的可能性很高,但其效果将进一步被削弱。如果产油国们放弃减产,势必导致市场信心崩盘,引发油价大幅下跌,这对于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都是难以接受的。但是,减产的期限和配额都有可能进行调整,特别是配额,可能难以达到上半年的180万桶,因为需要部分满足沙特和俄罗斯这两个产油大国的增产冲动。

(作者简介:刘乾,供职于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

来源:能源杂志

原标题:减产疑云:石油市场不确定性增加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