囿于央企“限薪令” 保利只好对高管团队主打感情牌

受制于央企身份,保利的薪酬制度确实不够灵活,所能采取的方式也并不多,只能让高管团队用更高的精神境界要求自己。

杨冰柯 2017/05/17 17:53 | 评论(5)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为规模最大的地产央企公司,囿于“限薪令”,保利地产(600048.SH)高管团队薪酬不具备市场竞争力的问题正日益突出。

北京保利地产总经理李晶在今年春节后被调任地产集团战略投资中心任职。李晶是保利地产集团内上升势头较快的一位中层,保利地产集团内部有一条不成文规定,没有总部工作经历,就不能升任公司副总。

于是在北京坐满三年后,李晶得去总部历练一番。

但保利地产总部的薪酬显然比不上一线城市公司的水平。有消息称,李晶在北京公司的年薪超过了200万。但按照保利地产总部职能部门的薪酬标准,李晶的薪水将只有她在北京公司的五分之一。

为了留住和激励人才,保利地产将李晶的人事关系放在总部,但却继续按地方公司的标准发放薪水。这一方式解决了李晶这类由一线公司调入总部人员的待遇问题,也保证了他们能在激烈的市场化竞争中,与同行间同等职位的高管有相近的薪酬水平。

但这种方式难免会在保利地产内部引发一些不和谐因素。相比李晶,原集团各职能部门负责人的薪水将只有她的五分之一,同工不同酬,让一些人难以接受。

在民企地产公司拥有更灵活激励制度,以及正普遍推行的项目跟投制度的市场行情下,作为央企的保利地产短期内很难在制度创新上有所成效,留住核心人才和高管团队的切实可行方式不多。因此保利地产侧重在给予年轻的中层干部更多机会和上升通道,同时主打品牌、认可程度等感情牌。

对待李晶这类中层干部,保利地产尚能通过合规的方式尽可能给予不落后市场太多的薪酬,可保利地产高管团队的薪酬水平在行业中更不具备竞争力,并且这一状况短期内还没有解决的方式。

去年底升任保利地产总经理的刘平,其2016年的税前年薪为299万元,相比他上一年担任副总经理时,仅增加了23万元。其他几位副总经理的年薪也只在238万元至275万元间不等。

2016年,保利地产的董、监、高等人员从公司实际获得的报酬合计为2052万元,这一水平相比上一年还是有17%的增幅。但放在整个行业来看,却是极低的。

目前保利地产高管团队的薪酬水平,已远远落后恒大、碧桂园和万科等行业竞争对手。这三家房企同级别的高管,年薪几乎都在千万级别,特别是碧桂园在项目跟投制度的推行下,去年已有多位区域老总年薪超过亿元,恒大也有城市公司老总拿到4000万元年薪。这些超高收入的地产同行,一时间不知刺痛了多少行业高管的心。

即便是与同样拥有央企身份的中海地产(00688.HK)和招商蛇口(001979.SZ)相比,保利地产高管团队的薪酬也差了不少。

不久前已完全成为中海地产掌门人的颜建国,年薪为490万港元(约合433.7万元人民币),但这一水平也远不及他去年在龙湖地产的薪水。不过回归掌舵一家大型央企公司,其行业高度并不是在一家民企工作能企及的。

2015年底完成整合重新上市后的招商蛇口,目前的高管薪酬也明显高于保利。据招商蛇口的年报显示,总经理许永军2016年的税前年薪为501.48万元,另外薪酬最高的一位副总经理年薪为477.05,其他副总经理也大多在350万元左右。

此外招商蛇口重组上市之际,还配套完成了员工持股计划,共定向增发10亿元,随后还推出了约4407.6万份股票期权计划。

不过在股价持续下挫后,招商蛇口参与员工持股计划和股权激励的对象暂时还无法从中获得收益,甚至还处于浮亏状态。其5月16日收盘价18.73元/股,仍然低于当初员工持股定价和股权激励的行权价格。在外界看来,招商蛇口为提升员工收益的两项股权措施暂时并不成功。

没有更为灵活的市场化激励措施,保利地产为稳定管理层团队,保证公司发展与员工利益一致,最近几年也接连推出了股权激励计划。

最新的一期有效期为6年,激励对象总人数为682人,共有12978万份股票期权,行权价格为8.72元/股,虽然还低于最新收盘价9.28元/股,但如果考虑到税费,目前的行权价也并无多少收益。

囿于央企身份,保利地产的薪酬制度确实不够灵活,目前能采取的方式也并不多,所以只能让多数身为党员的高管团队,用更高的精神境界要求自己。

好在保利地产的这个平台,以及团队氛围,让它们这几年并未出现大量高管流失,团队完整性能到了很好保持,其他企业在高薪挖角保利的高管时,也并不完全管用。

据记者了解,绿地曾开出双倍的年薪挖角保利副总经理吴章焰,但他最终并未受邀前往,理由是在保利呆着更合适。在保利设置区域构架后,主管保利西部区域的他拥有更大自主权和更高的信任度,甚至一定程度上还相当于一个小老板。2016年,吴章焰的税前年薪为256万。

与高管团队数百万的年薪相比,身为保利地产掌门人的宋广菊,自2015年央企高管薪酬改革方案实施后,最终拿到手的薪酬则更低。同时还兼任着保利集团副总经理职位的宋广菊,其2015年经国资委核定后的实际薪酬为54.88万元,这一水平甚至还不及保利地产的中层干部。

作为由国资委直接管理企业的负责人,宋广菊的薪酬标准在央企中并不是孤例。同样受到央企“限薪令”影响的招商蛇口董事长孙承铭,其2015年的税前薪酬也只有59.01万元。但由于招商局集团为四大驻港央企之一,同时还担任招商局集团副总经理的他还有35万元的境外补贴。

当然,到了宋广菊和孙承铭这一级别,他们所考虑的肯定不只是单方面的薪酬问题,带领企业走向新的高度才是人生价值所在。

1993年便进入保利地产工作的宋广菊,自今的二十多年间亲历了保利的成长过程。除了个人薪酬,她2016年末还持有保利地产1927.58万股股份,这部分股权最新的市值约1.79亿元。

整体薪酬水平不及民企高效和灵活,并非保利地产一家央企所面临的问题。中海地产和招商蛇口最近两年也有数位高管出走民企,这都是如今更为激烈的市场化竞争中,央企们需共同面临的挑战。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