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涉嫌诈骗被捕53天后才披露 *ST众和信披“马脚”隐现

《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规定,连续两次未亲自出席董事会会议,董事应当作出书面说明并对外披露。可*ST众和并无片言只语的说明及披露。

张望 2017/05/17 11:26 | 评论(3)A+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由众和股份变为*ST众和(002070.SZ)一个星期多,这家上市公司又曝出了令人震惊的坏消息。

据5月12日公告,*ST众和于5月11日接到四川省阿坝州马尔康市公安局寄来的逮捕通知书,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裁许建成因涉嫌合同诈骗罪,于今年3月20日被马尔康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但令人疑惑的是,许建成被逮捕至*ST众和公告日,已经长达53天,上市公司在此期间却无任何披露。而据刑事诉讼法等规定,公安执行逮捕犯罪嫌疑人,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应当在逮捕后24小时以内,通知被逮捕人的家属。

对此,*ST众和在5月15日举行的2016年年度报告网上说明会上,始终避而不答。

延迟披露迷雾

*ST众和公告称,许建成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捕,逮捕通知书交由*ST众和董秘詹金明转交被捕人家属许金和、许木林,截至目前初步了解的情况,许建成涉嫌合同诈骗罪系其个人行为,与上市公司无关。

事实上,对于延迟多时才披露的许建成被捕信息,*ST众和存在试图掩盖的嫌疑。

公告显示,今年以来,*ST众和共召开董事会会议3次,其中,1月25日以通讯表决方式召开的董事会会议,全体5名董事皆出席;但3月27日的董事会会议有1人缺席,却未说明何人缺席,也未委托表决;4月28日,*ST众和董事会会议对2016年年报等进行表决,许建成未出席并委托詹金明表决。

由此,结合许建成的被捕时间,其已经连续两次未亲自参加公司董事会会议。

而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规定,连续两次未亲自出席董事会会议,董事应当作出书面说明并对外披露。可是,在此期间,*ST众和并无片言只语的说明及披露。

“许建成作为*ST众和的董事长兼总裁,公司召开董事会会议,他不出席总该告诉董秘无法出席的原因,既然身为公司董事、副总裁兼董秘的詹金明能够接受许建成委托审议表决年报事项,说明詹金明至少在4月28日就应当清楚许建成的处境。”有投资者指出,“不然,上市公司这么长时间都联系不上董事长,却没有对外说明,董秘同样难辞其咎。”

而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涉嫌违法违纪被有关机关调查或者采取强制措施,应当立即披露,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影响。

但*ST众和对许建成被捕的信披,延迟时间超过了50天。而詹金明对此的回应,却是“公司遵循信息披露相关规定开展有关业务”。

不仅如此,此前已经被捕多时的许建成,在*ST众和5月11日披露的公告中,居然还准备出席5月15日召开的2016年年度报告网上说明会。

引起关注的是,拟出席本次说明会的许建成,临时变更为*ST众和法定代表人的代理人许进生,上次公告出席的财务总监黄燕琴,也变更为副总裁莫洪彬。

虽然许建成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捕,*ST众和称与上市公司无关,但令投资者担心的是,执行逮捕的是四川马尔康市公安局,而众和股份核心控股子公司金鑫矿业正处于马尔康市,并且金鑫矿业2015年2月向中融信托借款2亿元在2016年2月已经到期,至今本金及利息皆未偿还。

然而,对于上述问题,*ST众和相关人员在5月15日的说明会上,不是敷衍搪塞就是弃之不理,并且大多以“谢谢关注”“谢谢建议”等糊弄投资者,引起不满。

深交所关注“利用重组”

董事长兼总裁许建成所在的*ST众和,同样一地鸡毛。

根据公告,*ST众和2016年不仅由预告盈利突变为实际亏损,而且年报还被福建华兴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按照非标审计意见,*ST众和2016年通过签订三方协议方式,将账面应收四家客户款项共计8868.17万元与应付喀什某公司款项对抵,却未能提供债权方相关信息。而其期末应收账款余额中应收另外四家客户款项合计22518.50万元,按账龄计提了坏账准备 2689.57万元,亦未能提供该四家客户单项测试不存在减值的依据。

此外,*ST众和期末存货中有7284万元已发出,由于提供的该存货出库信息不充分,华兴会计师事务所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核实该存货资产负债表日的存在和状况。

但今年一季度亏损1547.01万元的*ST众和,却预计上半年盈利2000万元至4000万元

而此前,*ST众和已经多次出现从业绩预告的“惊喜”变成结果的“惊吓”。

公告表明,2016年,*ST众和对半年度、三季度的业绩预告,均与实际结果大相径庭,尤其是2016年度业绩的变脸幅度,令人印象深刻。

在2016年三季报中,*ST众和预计2016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000万元至15000万元,之后于今年1月26日修正为盈利5000万元至8000万元;2月28日,*ST众和发布2016年度业绩快报称,净利润为5769.41万元,同比增加139.3%。

可是,在没有任何修正和披露的情况下,*ST众和4月29日披露的2016年年报突然变盈利为亏损,亏损额度达到4829.56万元。这个数据与2016年三季报中的最高预计相比,相差将近2亿元。

其实,*ST众和对业绩随意预告、随意修正并造成实际结果与预告存在较大反差的例子并不少见。

在2014年10月30日披露的三季报中,*ST众和预计当年业绩为4209万元至 5472万, 2015年1月31日将之修正为3367万元至4209万元,同年2月28日发布业绩快报确定为3638.04万元,但随后公布的2014年年报显示,当期净利润只有1334.37万元。

2015年的一季报,*ST众和预计当年上半年净利润为0至800万元,最终却变成亏损4479.29万元。

而对于投资者质疑的*ST众和涉嫌信披操纵等行为,亦已引起深交所的关注,其在5 月 11 日下发的问询函要求*ST众和,“详细分析是否存在利用重组事项影响公司股价而大股东借机减持的情形”。

资料显示,*ST众和于2016年2月筹划纺织印染业务部分资产与交易对方置换,同年5月3日终止;2016年6月17日股东会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报告书,2017年4月1日未履行而终止。而*ST众和实际控制人许金和、许建成父子,在这两年累计减持19次,套现约14.19亿元,均价约20.5元,是*ST众和本次停牌前股价的一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董事长涉嫌诈骗被捕53天后才披露,*ST众和信披“马脚”隐现

最新更新时间:05/17 11:46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3)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