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围猎正午阳光?

90亿估值的正午阳光,正站在风口。但同时,也是风暴口。

娱乐硬糖 2017/04/20 08:17 | 评论(3)A+

《伪装者》剧照

作者:李春晖 浮萍

在微博上搜索“侯鸿亮”,可以得到令你大吃一惊的结果。并且,可以学会粉丝撕逼的一百种方法。

尽管侯鸿亮已经两个月未更新微博,那些对他的谩骂却一天都不曾停止。她们每天都要@他,告诉他,他的人、他的剧、他的公司是多么糟糕。她们甚至为此特意开了微博话题“侯鸿亮当代岳不群”,已经有258万阅读。

搞清这些人是谁非常容易。硬糖君直接给结果,这些执着的“侯鸿亮黑”,正是正午阳光旗下艺人王凯的粉丝。

因为不满侯鸿亮和正午阳光对王凯的规划,和很多鲜肉粉丝一样,她们也长年奋战在与爱豆的经纪公司斗法的路上。

如果说这些粉丝撕逼还只是恼人的小事,顶多停更微博求个清净。那么与《人民的名义》的明争暗斗,《外科风云》的一波三折,可能真正暴露出,这家近三年来表现最亮眼的电视剧制作公司,正面临一场突如其来的围猎。内忧外患,左支右绌。

90亿估值的正午阳光,正站在风口。但同时,也是风暴口。

山雨欲来

关于正午阳光和热播剧《人民的名义》的纷纷扰扰,颇可玩味。正剧咖们撕起来,波涛暗涌。

4月2日,环球网转载了一篇名为《恶意诽谤<人民的名义>触犯法律“天花”博主被封号》的无署名文章。

文章讲述了一个刚刚上线的名叫‘天花’的微博,把《人民的名义》和另外两部即将播出的电视剧摆在一起,恶意抹黑《人民的名义》。

而《人民的名义》剧组通过公安和网络管理部门,在四个小时内就锁定了违法嫌疑人聂某。聂某承认表弟在国内某影视公司做宣传,为打击同期对手,打算请水军抹黑《人民的名义》。

这篇文章最早见于环球网,随即引发大量转载,经“湖南卫视芒果捞”等微博账号转发后,更是被网民热议。

其实,“两部即将播出的电视剧”,就差点名道姓了,就是《外科风云》和《欢乐颂2》。“恶意诋毁和诽谤”《人民的名义》的“某些电视剧组”,显然直指正午阳光。

这桩公案有两大疑点:

1、当时的文章来源标明百姓生活网,但百姓生活网上已经无法找到该文章。而百姓生活网正是由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办公厅主管,金盾出版社主办。和《人民的名义》出品方之一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应为兄弟单位。

2、这个出道四小时就被抓的倒霉水军“天花”。如文中所述,只是个新账号,并非文娱大v,竟能被片方迅速发现不法行径。而事实上,由于文章并未引述,从没人见过这篇“抹黑”微博到底啥样。

4月3日,正午阳光影业发布声明:“上述微博及博主,均与本公司无任何关系,本公司从未以任何形式参与上述网传事件,也不了解关于上述事件的任何情况,甚至并不清楚上述事件是否客观存在。对于各类针对本公司的传闻及谣言,全公司上下深感意外和荒唐。”

这场微博“抹黑”无从查证,但《人民的名义》和正午阳光的另一次过招,倒是有充分的“现场证据”。

“天花事件”同时,网上大量曝出《人民的名义》豆瓣评分被黑的说法,同样直指正午阳光就是“幕后黑手”。

证据就是,某些豆瓣用户给正午剧统统打了5星,却给《人民的名义》打了1星。

这一指责如此似曾相识,硬糖君马上就想起了今年初克顿高层指责正午阳关雇佣豆瓣水军黑《孤芳不自赏》。

当时正午阳光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和克顿的《孤芳不自赏》同期播出,不过前者只是网络剧。克顿高层给出的理由也是,有几个给《孤芳不自赏》打1星的观众,给《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打了5星。

和这两家大剧比起来,第一个站出来手撕正午阳光豆瓣评分的于正,估计大家都快忘了。

2016年10月,改编自网络作家丁墨作品的两部剧同时上线。一部是于正操刀的网剧《美人为馅》,一部是正午阳光的电视剧《如果蜗牛有爱情》。

两部剧的口碑和关注度差距较大,当时于正就在微博直指正午阳光水军在豆瓣故意给《美人为馅》打低分。

阿北(豆瓣ceo)一定深感欣慰,同行们和正午阳光摆在台面上的矛盾斗争,总是以豆瓣为阵地。

电视剧观众和豆瓣的用户日益重叠。但是年轻人的时间有限,可选择娱乐的方式多样。电视剧、网剧又在全面爆发,提供的选择让人眼花缭乱。慢慢的,电视剧也走上电影的路:上豆瓣看评分、口碑,选电视剧。

电视剧豆瓣评分已成为兵家必争之地。而第一个占领这块高地的,正是正午阳光。

除了制作精良,善于营销是正午阳光广为人知的第二大特长。

正午作品几乎都是口碑逆袭之作。《琅琊榜》开播之际,收视率在0.5%以下,同时段排名第10,《欢乐颂》首播收视率0.567%,同时段排名第13。

而随着播出过半,收视纷纷超过1%。不过实话实说,到最后也都不是那种收视剧王的级别。但正午剧胜在网络口碑好,有讨论热度,反向又推高收视。

而这种网络热度,当然离不开正午阳光的话题营销。靠所谓“自来水”口耳相传,真没那么大威力。在这点上,正午阳光确实具有前瞻性。

于是我们看到,正午阳光,这家成立于2011年的年轻公司,凭借《琅琊榜》、《伪装者》、《欢乐颂》等作品迅速崛起。他们的作品成了“良心剧”的代名词;他们卖剧在电视台和视频网站都无往不利;广告主也对他们趋之若鹜。曾有爆料称《欢乐颂2》的广告植入450万起。

电视剧《伪装者》

正午阳光竖起“良心剧”牌坊的同时,自然也就竖起了靶子。所谓“良心”,总是和“同行的衬托”分不开。在最讲究头部效应的娱乐圈,这可是真金白银。

但此前不论于正还是克顿,其指责对正午阳光似乎并无影响,群众舆论普遍站在正午阳光这边。

而且,硬糖君搜索发现,与此相关的文章,几乎都在批评《孤芳不自赏》和《美人为馅》本身质量不行,碰瓷“国剧良心”正午阳光,甚至极尽挖苦能事。

正午阳光树大招风不止一时,为何现在才感觉风忽满楼?

正在热播的《人民的名义》,与“正午剧”颇多相似处,都是正剧风范、国剧良心。甚至口碑和收视还要更胜一筹。如果要刺穿正午阳光,《人民的名义》显然是一把更利的剑。

而这些对正午阳光的质疑能迅速起效,关键还是,一直很能打的正午剧,忽现疲态。

万箭齐发

《外科风云》忽然变成“白百何风云”,正午阳光始料未及。

前一天正午阳光还在北京为该剧开发布会,信誓旦旦,志得意满。4月12日,卓伟爆料白百何出轨模特张爱朋,泳池嬉戏,有视频有真相。

此时,距离《外科风云》的开播仅仅4天。而卓伟连发三弹,第三弹直接指向《外科风云》。甚至开始出现该剧将停播的传闻。

时间掐得太准。靠观众的健忘或重新剪辑、重拍都不可能。正午阳光和此前王凯事件一样,采取了冷处理,该剧的宣传也大幅收缩。坦白说,曾出席该剧发布会的硬糖君也收到过剧方的恳求,希望不要提及白百何。

4月17日,《外科风云》如期开播。但受白百何事件影响,加上《人民的名义》的强势收视,果然开局不佳。不如同日开播,时段更差的《择天记》。

但回顾正午的光荣之路,《琅琊榜》和《欢乐颂》的收视开局还更差,可以“口碑逆袭”啊。然而,这条路也在一开始就被堵死了。

《外科风云》开播第二天,丁香园发布了一条质疑该剧专业性的微博。当时就引发了一轮小讨论,但丁香园毕竟不是娱乐大号,大概有两三千转发吧。

但是到了4月19日,该微博忽然被多个微博大v转发,迅速发酵引发热议。

大v齐齐行动,想来不是纯粹自发。但至于是正午阳光的反炒,还是其他什么人,还真是不好说。

摆在明面上的是,《外科风云》大概可能成为正午阳光豆瓣评分最差的一部剧。

而这些豆瓣短评,大量都在直指正午的“良心剧”大旗。我们先忽略对家抹黑的可能,必须指出,正午阳光打造口碑概念的同时,也过于推高了观众的心理预期。影视作品的预期管理没做好会怎样,前车之鉴太多,硬糖君就不赘述了。

90亿,在风口,在风暴口

1993年,影视圈发生了许多事情,足以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一年侯宝林去世,距离他第一次上春晚已经过去10年;李安拿了他人生中第一个柏林金熊奖,从此走入国际视野......

但这些事情与处在齐鲁大地的侯鸿亮没有半点关系。他仍然是一个电视台最底层的摄像助理,给摄像师孔笙打下手。那时候他不是制片人,事实上那时候也没有制片人这个概念,孔笙也不是什么导演,摄像离导演还差一大截。

3年后的1996年,孔笙获得了一个机会,第一次执导了英模题材的电视剧《民警程广全》,开始正式转型做导演。在电视剧《民警程广全》中,由于助理侯鸿亮帮着他完成项目的组织推进工作,顺水推舟地跟着转型了。

这期间,侯鸿亮干过副导演、导演,也干过统筹,后来,剧组里有关制片的相关事宜大家伙儿也都一股脑儿地推给了他,他成为项目组织者的代名词,孔笙对他的评价就是:侯鸿亮适合做领导。

就这样断断续续工作了几年,在入行十年后,侯鸿亮慢慢找到了自己擅长的事情,加上当时他的领导,也是现在电影局局长张宏森建议:侯鸿亮,你要做导演的话孔笙就能压你十年,还不如改做制片人。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侯鸿亮和孔笙以及李雪合作制作出了《闯关东》《琅琊榜》《北平无战事》《欢乐颂》等爆款电视剧,一跃成为金牌制作人,整个团队也被奉为业内楷模。

他们合伙开了一家叫正午阳光的公司,也成为目前最受欢迎的电视剧公司之一,正午阳光几乎成为影视行业爆款的代名词。

迅速崛起的同时,是更加激烈的竞争。明枪暗箭齐发的背后,反映的是影视剧行业的竞争乱象。

处在宣传期或者播出期的作品都不择手段拉黑对手,祈求上位,形成行业心照不宣的潜规则。驱动的因素当然就是商业利益。如果播放数据不好看,宣传没有噱头、招商没有广告、整体售价就会打折,公司估值就会拉低,这是一整套的商业链条。而一旦流量口碑齐发,所有一切都迎刃而解。

但正午阳光这次的招黑似乎更复杂一些。因为伴随着业务上的招黑,在资本上也放出正午阳光估值90亿的消息。

至于消息来源,谁都不清楚,正午阳光及其相关方没有任何人透露过这个数字,但是一夜间这个90亿的估值传遍圈内,让人害怕。

90亿意味着什么?杨幂的嘉行传媒目前确定的估值是50亿,这已经被普遍认为有点虚高,正午阳光90亿岂不是一个大大的泡沫?

电视剧类的上市公司慈文传媒、新文化、唐德影视和欢瑞世纪的市值也就百亿左右,他们无论成立时间还是作品数量上,业务类型上都比正午阳光高出一大截。

这种不切合实际的估值炒作,只能给正午阳光带来灾难。

目前影视娱乐类企业资本运作正在成为证监会重点关注的对象之一,虽然前几天全面叫停影视娱乐类企业重组、并购的消息有些夸大的成分,但是政策审查上收紧绝对确有其事,对于影视娱乐类企业资产重组监管会变得越来越慎重。

在这种情况下,正午阳光90亿估值如果想要IPO,审核通过基本不可能;如果想要被并购,引发监管+舆论反弹是必然的,资本运作路径几乎被封死。

树大招风,侯鸿亮的正午阳光团队都是从体制内部来的聪明人,不会冒险做这样的事情。

那这横空出现的一整套组合拳,究竟是从何而来呢?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3)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