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游真要那么贵?飞猪又要做“鲶鱼”搅动高端旅游

虽然性价比高的南极游可能动了很多同行的奶酪,但在飞猪看来,用供应链的创新降低门槛,可以将高端旅游领域“做热”、刺激消费力的爆发。

习曼琳 2017/03/31 13:26 | 评论(6)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南极,除了路途遥远,昂贵的价格也让它还是很多中国人心中向往、少数人成行的高端旅游项目。

不过,中国游客对南极的热度还是越来越高:国际南极旅游组织协会(IAATO)数据显示,中国2015-2016年度赴南极游客人数为4059人,占全球造访南极人数的12%,成为仅次于美国、澳大利亚的南极第三大客源国。

界面新闻记者查询各大旅游网站发现,2017年1-2月市场上常规经典路线包船,价格因所包邮轮不同而不同,最低报价在¥63788-105600之间,最高报价在¥117600-162800之间。

3月28日,飞猪发布了49999元的南极专线产品,是行业普遍价格10万的一半,但名额只限2000人。据了解,该产品包含了南极17天智利+南极的经典线路,承租邮轮为海达路德午夜阳光号。

究竟只是营销噱头,还是要颠覆行业的传统玩法?飞猪度假事业部副总经理、飞猪首席内容官崂山表示,南极游费用中,60%-70%来自于船票费用。飞猪的包船规模大,大规模采购压缩了成本。

“飞猪直接与船务公司进行对接,利用资源直采压缩供应链的成本,降低高端旅游的门槛。”崂山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目前市场上的南极游大部分是以定制游的方式,定制商将需求汇总到组团社:“不是三五个就能去,要凑到上百人才能成行。”

旅游行业的一般链路是供应商-承包方-地接社和旅行社,以南极游为例,则是船务公司-包船或包位置的旅行社-分销社(旅行社、OTA等)。崂山强调,每层中间商有8%-10%的利润,利润至少在1万元/人。

这反映了类似南极游等高端旅游的状况:门槛高、中间环节多,反过来又限制了消费力的爆发。

所以,虽然性价比高的南极游可能动了很多同行的奶酪,但在飞猪看来,用供应链的创新降低门槛,可以将高端旅游领域“做热”、刺激消费力的爆发。

崂山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目前飞猪80%以上的用户是80后,南极游贵到年轻人无法消费。除了采用直采方式降低成本,飞猪也将南极营造成继“北极光之旅”后的第二个“旅游IP”。“现在的目的地太多了,你要给年轻人一个理由,IP就是一个理由。”

新一代的用户更容易被情怀和故事打动,这类产品被称为“旅游IP”。在IP的选择上,出境游的IP吸引力更强,出境游+IP战略、内容+旅游或是飞猪最有力的武器。

崂山是飞猪去年北极光之旅的策划人,他透露,北极光的IP战略很成功,目前80%的北极光旅行是从飞猪上预定的,以芬兰为主的目的地预订量也增加了六倍。接下来,飞猪还计划在芬兰进一步将产业链往下延伸。

飞猪副总裁李文凯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传统的出境游是以出发地为维度,但正转变为以目的地为本质的逻辑。

以北极光之旅为例,传统的线路是将芬兰等欧洲四国打包组成的经典线路,导致目的地形象模糊、分散,对很多游客来说最具象化的就是北极光。

“IP战略就是将目的地的形象具象化、local化。”李文凯称。他还表示,飞猪下一个IP可能是英伦游学之旅。

反观中国整个在线旅游市场,目前国内游的市场格局已定,出境游将成为下一个兵家必争之地。

飞猪要与最大的竞争对手携程正面竞争绝不容易,出境游和内容旅游是一个切口。目前国内游的自由行比例已达到90%,竞争点在于单纯的机票酒店等基础资源,已成为一片红海,利润单薄。

但在看似饱和的在线旅游市场上,各大玩家对出境游的探索其实都刚刚开始。出境游产品丰富度不够,签证、本地的吃喝玩乐等方面的衔接也有待优化。

李文凯表示,这对每一个玩家都是极大的考验:一方面,旅行是重服务行业,供应链的建设难度极高;另一方面,相较于国内游,境外目的地众多,小型旅行服务商无法进行大跨度的资源整合,未来只有行业巨头才能参与竞争。

提起竞争,李文凯表示,“携程是更重的自营模式,供应商并没有露出机会;飞猪是平台,并不卖商品,未来将通过内容+旅游与携程实现差异化。”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6)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