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频道上线一年,蘑菇街有了新的增长点?

以图文形式的导购内容起家的蘑菇街,今年把导购业务重心更多地放在了直播上。

王潇其 2017/03/21 08:00 | 评论(1)A+
来源:界面新闻

程轩是蘑菇街上的红人店主。今年3月,程轩在蘑菇街上做了7场直播,店铺销售额超过100万,这个数字是她店铺去年9个月的总成交额。

根据蘑菇街提供的数据,直播间的GMV,去年11月成交比10月增长30%,12月比11月增长60% ,今年3月预估会比去年12月增长150%。目前平台上注册主播数超过2万,活跃主播有数千个,用户平均在直播间内停留超过40分钟,头部的主播单场同时在线人数40万。

蘑菇街似乎发现了新的增长点。

蘑菇街直播业务负责人金婷婷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蘑菇街直播的转化率已经赶上搜索栏的转化率。而在传统电商领域里,用户搜索行为的转化率相对来说已经比较高。

“电商直播是今年成长性非常高的一个业务。”金婷婷说。

去年3月,蘑菇街上线了直播频道。

上线之初,直播间没有购物功能,红人在直播介绍穿搭经验时,观众在弹幕中留言询问购买链接。红人在纸上写自己店铺名,然后把观众导过去。发现了用户的需求之后,蘑菇街的技术团队用3个星期上线了购物袋功能。用户点击直播页面右下角的购物袋会弹出卡片,可以直接选择颜色和尺码,点击商品详情页,直播窗口会自动小窗化,用户浏览页面信息时直播流程也不会被打断。

“把整个购买流程集结到直播间这个设计,蘑菇街是业界第一个实现的。”金婷婷说。

红人店主是蘑菇街发掘的第一批电商主播。2015年,蘑菇街推出买手街和红人店的概念,旗下的uni红人平台已经积累的12万红人资源。

红人店主除了有买手挑款能力,背后有自己的供应链支持,电商平台直播的转化率让红人店主也更有积极性,成为蘑菇街直播频道上初期最活跃的部分。

红人店主只是蘑菇街平台上主播的构成之一。金婷婷介绍说,一开始,蘑菇街是以uni平台的红人数据库为基础,挑选出有销售导向能力的红人向平台输送。在原来的图文导购内容中,把处于头部的部分红人筛选出来做直播内容。

另外,蘑菇街与网红经纪公司合作,经纪公司先初步筛选出合适的主播进行试播,平台进行数据监测。同时,商家和品牌方在uni的App上发布需求,主播或者经纪公司可以在平台上接单,主播与商家和品牌方之间的结算以佣金的形式实现。

金婷婷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从去年年底开始,网红经纪公司开始挑选原本秀场的主播转型做电商主播。

运营一段时间之后,蘑菇街去掉了直播间的打赏功能。观看直播的受众中97%为女性,“女生看女生和男生看女生是不一样的,来蘑菇街看直播的用户诉求很明确,就是来学习搭配和购物的,转化率很高。”金婷婷说。

蘑菇街目前在直播这块的成本主要是技术和带宽的支出。金婷婷介绍说,蘑菇街不花钱签主播,也不用花钱去买版权内容,泛娱乐直播平台两大块成本,蘑菇街都几乎没有。

与秀场直播相比,蘑菇街直播的内容审核难度要低很多。“我们的主播权限门槛比较高,要经过严格的审核之后才能拿到。”

以图文形式的导购内容起家的蘑菇街,今年把导购业务重心更多地放在了直播上。

直播、图文、短视频共同构成了蘑菇街上的导购内容。每一位红人主播背后都是追随的粉丝,追随主播的搭配建议和生活方式。但与图文导购相比,直播让这种关系更牢固。

“主播帮我试一下40号的裤子”,“15号的上衣有折扣吗?”这些是直播间里最典型的互动场景。“用户通过弹幕与主播实时互动,这种效果是对图文导购很好的补充。”金婷婷说。

目前蘑菇街直播频道每周固定在开的PGC直播节目有8-10档,这些内容都是由内容制作机构免费提供。这些PGC内容形式与小型的综艺节目类似,内容制作机构会在脚本中融入要销售的商品。

金婷婷介绍说,内容制作机构也有他们自己的诉求,一方面蘑菇街旗下的广告公司会帮助内容制作机构做定向的广告招商,比如品牌冠名或植入。另一方面,PGC节目里的主播是内容机构在蘑菇街重点推的红人,主播同时会以红人UGC的方式入驻做直播。

“没有内容能力的电商会慢慢消失。”金婷婷说。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