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杀”突变

这是一款正在年轻人之间风靡的游戏;而随着直播节目的介入,它也开始逐渐走进更多人的视野中。看到了这一点的投资者们已经开始了布局。这一局游戏准备进入高潮时刻。

饶文怡 王付娇 2017/03/20 08:00 | 评论(65)A+
来源:界面新闻

“给警下发金水,大概率是悍跳,你的身份不做好。”

“我才是真预言家,不退水的都标狼打了。”

如果你能听懂上面这些黑话,说明你是一个狼人杀的老玩家。如果你不懂,快去补补课吧,这已经是年轻人中最风靡的游戏之一。

就在半年前,大家还是周末聚会时十来个人围坐在桌边“面杀”消磨时光。如今,不少人已经选择捧着手机,对着屏幕另一头的陌生人大声说出自己在游戏中的立场。

这要拜狼人杀手机游戏的快速崛起所赐。

现在随便打开一个手机应用市场,你都可以很容易地发现由不同开发者提供的狼人杀手游。从“狼人杀”,到“天天狼人杀”,再到“狼人杀Online”,这些有着不同名字,内容却大致相同的手机游戏正在迅速蔓延。

嗅觉敏锐的资本也开始抢滩。据界面新闻记者获悉,“天天狼人杀”的第一轮融资已经基本洽谈完毕;而“狼人杀”刚拿到A轮融资就开始洽谈下一轮。

另外,一场全民级的狼人杀赛事也在酝酿之中。

它有可能像英雄联盟赛事那样引起现象级的热潮吗?

从“消磨时间”到“网红桌游”

2001年,一家名叫Asmodee的法国游戏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The Werewolves of Miller's Hollow”的桌游。这款游戏建立在当时流行的“杀人游戏”基础上,并加入了狼人的元素。很快,这款游戏得到了不少玩家的认可,越来越多的新角色和新玩法也随之出现。

2012年,Asmodee进入中国市场。它们把“The Werewolves of Miller's Hollow”这款游戏也带进了中国,并取了一个中文名字——狼人杀。

当时,中国桌游市场正处于方兴未艾时期。市面上虽然有着《三国杀》卡牌桌游,但玩桌游的群体还只是少数。大部分的青年依然会把精力投入到互联网游戏之中,业内甚至并不看好桌游在中国的发展前景。

之后的几年,狼人杀游戏靠着桌游店等渠道,在大城市的白领和大学生之中慢慢传播,基本是以口口相传的方式积累用户。

由于狼人杀游戏的参与门槛较高,一般需要10人左右,而且对于玩家的逻辑思维、表达能力都有一定要求,悬殊太大影响游戏体验。所以大部分玩家只有在聚会时,才会想到狼人杀,并将其用作一个聚会消磨时间的方式。

然而,改变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

2016年9月,马东的米未传媒推出了一档名为《饭局的诱惑》的明星访谈节目。和一般访谈节目不同的是,除了正常的交谈,主持人马东还会邀请参加节目的明星一起玩狼人杀桌游。

这可能是狼人杀游戏第一次出现在大多数人的视野之中,并成为一个公共热点。随着《饭局的诱惑》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累计达到5亿次,狼人杀游戏在网络上的搜索次数也从2016年末开始飙升。

百度指数显示,近30天内,狼人杀的整体搜索指数(百度搜索频次的加权和)已经达到了57600,同期网易著名手游“阴阳师”的指数为75600。可以说,狼人杀已经不再仅仅是一款聚会时才会想到的小众游戏,而是成为了一个“网红桌游”。

除了综艺节目的推动,各大直播平台的力推也功不可没。

从2015年开始,战旗、熊猫等直播平台陆续推出了多个狼人杀游戏的直播节目。其中,熊猫直播的“Panda Kill”成为了佼佼者。这款节目的推出时间和《饭局的诱惑》同在2016年9月,不过参与的玩家则变成了熊猫直播旗下的电竞主播。

数据显示,在播出期间,“Panda Kill”的峰值PCU(在线观看人数)超过350万,平均PCU在220万左右。在爱奇艺的电子竞技类节目排行榜上,“Panda Kill”的第一、二季节目均排在前五名。

直播节目与手机游戏之间的天然联系让手游开发团队看到了的机会。从“Panda Kill”的第二季开始,一款名为“天天狼人杀”的手游就成为了“Panda Kill”的冠名方。在节目的带动下,不少人开始了解到这款在2016年12月才正式上线的手游。

很快,“天天狼人杀”内也加入了“Panda Kill”的直播链接,这一举动进一步为其赢得了大量的新增下载量和日活。在苹果App Store的“社交”类免费应用排行榜上,“天天狼人杀”长期稳居前十。

同样火热的还有一款名为“狼人杀”的手游,这款由上海假面科技开发的游戏在同个排行榜上的排名甚至要高于“天天狼人杀”。

3月初数据显示,它们排在了“社交”免费应用榜的第三名。加上另一些名为“狼人杀OL”、“狼人杀Online”的同类游戏,狼人杀手游市场竟在2017年初显示出一片百家争鸣的景象。就连马东的米未传媒,也在最近表示准备推出一款狼人杀手游。

看起来,这款从2012年开始进入中国市场的线下桌游,正在线上手游领域迎来一场爆发。

作为玩家,供职于北京一家投资机构的郎瀚威曾在PMCAFF产品经理社区上发帖讲述了自己对于狼人杀游戏火热现象的一些看法。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款游戏诞生至今已经16年了,进入中国也有四五年的时间了,已经积蓄了大量线下用户;而在国内,除了它和三国杀,并没有一款特别主流的桌游,所以市场空间比较大。”

他认为,视频节目在这个过程中提供了一个引爆点,加上不算差的移动端体验,狼人杀手游就这样开始进入大众视野了。

尽管仍有不少玩家纠结于通过手机App“网杀”的体验不如朋友们聚在一张桌子前“面杀”,但手游随时随地开始的便利性已经让它势不可当。

领先者们

2016年12月,李宇辰领导开发的“天天狼人杀”正式在苹果App Store中上线。

在这之前,他还有好几次的创业经历,其中包括VPN和社交产品,但都没有掀起太大的风浪。

“我比较看好狼人杀的发展趋势,因为它还可以锻炼玩家的很多能力,比如逻辑推理、语言表达、团队协作等。可能五年后、十年后,其他游戏都沉寂了,狼人杀的生命力还是会很强。”李宇辰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抱着这个想法,他从2016年9月开始,拉着一个团队开始了游戏的研发。3个月之后游戏上线。

“天天狼人杀”并不是市面上第一款狼人杀手游,在这之前,市场上已有“手狼”等同类产品。但天天狼人杀的发展是比较迅速的。

“上线之后,每天的新增用户大概在一两万;目前的用户数有300多万,日活大概在30万左右,次日留存率大约是40%。”李宇辰介绍说。

提到“天天狼人杀”,就不能不提到熊猫直播的“Panda Kill”。作为一档在网络上比较火热的电竞节目,“Panda Kill”让它的冠名方“天天狼人杀”也火了一把。

“年前就和它们定下了冠名合作。”李宇辰说。和主播们有着不错私交的他,在观看直播节目时发现,这些主播们在直播玩狼人杀游戏时,观众的数量要比他们直播玩王者荣耀、炉石传说等手游时高出一大截。这让他看到了和直播平台合作的机会。

现在,除了熊猫直播外,“天天狼人杀”还和斗鱼、虎牙等几个直播平台达成了合作。李宇辰表示,和这些平台合作,更大的作用在于品牌影响力的提高,同时还可以导流用户;但他也表示,对于游戏的发展,外部合作的作用并非主要。

目前,“天天狼人杀”是市面上唯一一款带有视频功能的狼人杀手游,而这也成为了其独特优势所在。李宇辰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研发之初,视频功能就已经被加入了产品属性中。

“有视频就有很多可能,比如现在我们就已经有送礼的选项,这也是我们的收入来源之一,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方向。”他说。

不过,引入视频功能也带来了一定的麻烦。网络上也常有玩家吐槽视频掉线、画面声音不稳定等不好的体验,但李宇辰认为,这并不会影响他对于视频功能的肯定。

“视频功能不稳定更多的是网络供应商的问题,当然我们这边也会继续进行优化。”李宇辰说,“不过我不会去掉这部分功能,或者改成音频,因为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目前,“天天狼人杀”的收入主要来源于道具的销售。李宇辰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公司的第一轮融资也已经基本洽谈完毕,安卓版本也将在4月上线。预计4月之后“天天狼人杀”的玩家数量和日活都会有一个较大的提升。

“天天狼人杀”现在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狼人杀”,后者同样上线于2016年12月。它和“天天狼人杀”上线时间点卡得很近,却走出了完全不同的风格。

首先是名字讨巧。“狼人杀”本身是这款游戏的统称,却被上海假面公司拿来注册成官方名称,特别有利于它的SEO搜索优化。小白用户在搜索时会倾向于名字更官方的产品。

不过这样的优势马上也将面临麻烦。有消息称,Asmodee公司已经看到了中国市场的火热,正在考虑征收版权费用。这是上海假面的“狼人杀”估值做大后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上海假面创始人徐伟凡曾经尝试过两款语音社交产品(桔子热线、蜜桃语音),一直不温不火。外界评价他,“是对时点把握很准的人。”

“狼人杀”在今年3月率先完成了A轮融资,之后徐伟凡拒绝了一切媒体采访。

同为狼人杀社交软件,两个产品的逻辑却不尽相同。

“天天狼人杀”与直播平台关系紧密,你叫得出名字的狼人杀大神基本都活跃其中:JY、IG囚徒、申屠、饮料、伍声……这波电竞时代起来的狼人杀玩家都只认“天天狼人杀”,也带来了一大批忠实粉丝。

而对一般粉丝来说,大神们就象征着权威。

“天天狼人杀”采用的是标准直播的12人配置:4神、4民、4狼,对发言时长有严格限制。一局平均时长在三四十分钟左右,对新手和初学玩家门槛较高。

而“狼人杀”的机制更灵活,允许插话,更像一个休闲小游戏。整个体验对新手友好。而新手的留存率是很重要的产品指标。作为一个不是那么重度的玩家,可能更倾向于选择“狼人杀”。

界面新闻记者最近在使用“天天狼人杀”时发现,对于一些不爱“露脸”的玩家,必须视频的设置是非常尴尬的。玩下几局后发现,很多人会将镜头对着天花板,或将镜头封住。

为了鼓励用户露脸,天天狼人杀甚至对愿意露脸的玩家给出了二三十秒发言时长的奖励,但其技术识别尚未过关,有些玩家就干脆拿了张假的头像放在镜头前充数。

不做下一个“快手”

不久之前,微信公众号“公路商店”所发出的一篇题为《照这样下去,狼人杀才艺表演区会变成下一个快手么?》的文章,在朋友圈中被大量转发。

这篇爆红的网文将焦点放在了“天天狼人杀”当中的“才艺表演区”,在这里面,玩家们获取其他人认可的方式不再是逻辑推理,而是各种才艺表演:有唱歌跳舞的、有讲脱口秀的、有相亲的、有预言运势的、甚至有不分青红皂白一上来就烧钱的。

“堪比小型春晚现场,表演形式百花齐放,载歌载舞一片喜庆。”文中引用的一段用户评论,夸张但不乏贴切地写出了才艺表演区的特色。

事实上,才艺表演区的出现更像是一次偶然事件。最初,部分用户在游戏过程中会出现作弊、挂机等不当行为,在被举报之后,这些用户便被关进一个名为“禁闭区”的空间内,作为惩戒。

虽然受到了惩罚,但这些玩家却把禁闭区玩出了花儿。他们开始在里面载歌载舞,各施所长,反而吸引了越来越多用户的好奇心。之后,“天天狼人杀”方面不得不专门开辟一个才艺表演区,以满足这部分用户的需求。

现在,才艺表演区很容易让人想到另一款大红大紫的App——快手。

两者之间的共同点,除了猎奇且多样化的视频内容外,还在于其背后蕴藏的社交关系。在才艺表演区的游戏房间内,玩家之间的互动频率要远远超于正常的游戏本身,这和快手的直播功能有类似之处。在快手的热潮尚未退却之际,才艺表演区的出现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款有着4亿用户的App。

不过,对于变成下一个快手的说法,大部分人并不以为然。

作为玩家和投资人,郎瀚威认为狼人杀和快手之间完全没有可比性。但如果要问狼人杀会不会成为一款像快手代表的那样“低调但量大”的产品,郎瀚威表示可能性存在,狼人杀数据应该也不错,但要达到快手那个程度,并非易事。

无论是否能够像快手一样刮起一股旋风,起码才艺表演区的出现,体现了狼人杀手游的开发者们希望挖掘更多可能的尝试。

马东就在接受虎嗅网的采访时表示,“(狼人杀)以游戏形式出现,你可以把它叫做‘节目’或‘游戏’,但它有可能会是一个带社交属性的垂直平台都有可能。”

这或许代表了狼人杀更大的野心和更多的可能性。但不管怎么说,对现在突然活跃起来的形形色色狼人杀手游来说,在资本市场上存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资本抢滩

“目前,你所知道的、市场上叫得出名字的投资机构都在看这个市场。”狼人杀知名解说黄振轶这样形容这个市场的火热,他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外号——“饮料”。

黄振轶出生于1993年,自己是玩家,也擅长解说复盘,风格沉稳冷静。在B站上,“饮料”的复盘视频被众多玩家垂涎良久。本身也关注投资领域的他表示,2017年并没有看到更好的风口,狼人杀算是一个小热点。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上海假面的“狼人杀”融资速度极快,大有比拼共享单车之势,A轮和A+轮相隔不到10天。A+轮暂时没有对外公布,但已经有业界知名的基金公司进入。

“我们投资的逻辑很简单,这个市场现在火爆,是个增量市场。上海假面数据也很好、团队也不错,我们就投了。”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告诉界面新闻。

另据一位相关的投资人介绍,青松花了几天时间就敲定了这笔投资。而其他错过第一波机会投资人也在密集行动。

界面新闻还获悉,“天天狼人杀”也已基本确定A轮融资,目前尚未对外公布。

2017年3月10日晚,JYClub狼人杀线下店在上海虹梅路开店,它象征着狼人杀的未来。尽管位置有些偏,仍然吸引了大批粉丝捧场。专业的狼人杀环境、专业的法官成为JYClub的标签和差异化定位,35元/小时的价格更是吓走了不少人。

“JY”是狼人杀游戏中的“大神”,一方面稳坐狼人杀Top3的位置,自己成为强IP;另一方面拓展到线下开桌游吧,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圈内的“桃子指尖”、“申屠”都有自己的线下门店。

另外,一场全民级的狼人杀赛事正在酝酿之中。狼人杀市场的整个打法有点像英雄联盟,从一款游戏出发,跳出一款App的狭隘,办赛事、线上线下资源同步。

JYClub运营经理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上海的JYClub年房租在100万左右,预计每月营收60万。线下实体店除了满足日常的社交,还能成为一个连接的纽带。

“你把整个楼房搭得越大,别人进入就越难。狼人杀作为一个主线往下串,可能性还很多,五年的发展周期是保守估计。”黄振轶说。

他们筹备的这场全民级狼人杀赛事预计会在3月底、4月初正式推出,现在已经成立了单独的公司组织筹备。不排除未来该公司独立融资的可能性。狼人杀直播素人培养、解说复盘,整个产业链条可以伸展很长。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可能成为爆发点。

再下一步的计划,就是跟娱乐圈融合。马东为狼人杀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尝试可能性,但不少玩家吐槽《饭局的诱惑》太过“综艺范儿”,玩得不好。

黄振轶说,娱乐圈内很多人都有玩狼人杀的习惯,“比如杨幂、TFBoys都会玩”,他们也在规划好的综艺化方案,等待视频网站接盘。

但热闹的市场下,真正的大公司还没有入场。这个行业的所有从业者都会思考,如果有一天腾讯出品一个“全民狼人杀”,是不是会一把收割狼人杀市场崛起带来的所有红利。

“这个行业如果说有任何障碍,都是我们自己。狼人杀是一个全新的行业,我们走出的每一步都是新的。我们走在最前面,很容易被后面的人拍死。最难的永远是下一个困难。”黄振轶说。

天黑请闭眼,狼人杀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实习生伍洋宇对此文亦有贡献)

阅读更多有关创投的内容,请点击查看>>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6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