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百年面孔

摄影从发明之初就同肖像有着紧密的关系,摄影也为记录肖像提供了新的载体和媒介,接续起了对于绘画来说永无止境的肖像塑造和记录。

吕萌 2017/03/18 15:41 | 评论(15)A+
来源:界面新闻

自文艺复兴以来,肖像艺术一直受到很高的尊重,从宫廷贵族的肖像绘画,到平民生活的描绘,人们认为肖像不仅仅能记录人们的外貌 ,而且能揭示人的性格特征。

摄影从发明之初就同肖像有着紧密的关系,摄影也为记录肖像提供了新的载体和媒介,接续起了对于绘画来说永无止境的肖像塑造和记录。肖像摄影作为摄影的重要门类,涵盖着更加丰富的社会属性,精神性,被更为广泛的复制传播。随着摄影术传入中国,肖像摄影从最开始的被抗拒认为是一种摄取魂魄的行为,到渐渐被人接受、喜爱,从只有少数人能体验的具有优越感的特权,到如今当代社会广泛的数码式传播。社会的变迁,群体及个人内心的变化都被记录在这静止的图像之中。当我们回溯观看这些肖像照片,我们能从图像中读取出关于时代,国家,个人等各层面信息。

展览现场

本次肖像热:泰康摄影收藏展作为一次摄影领域的研究项目,经过归纳和独特的脉络梳理展示了从20世纪后半期直至千禧年之后,时长跨越一个半世纪的肖像摄影。从摄影这一媒介映射出中国社会的发展,国人精神世界的变迁史和跌宕至今历史景观。

阿芳 A FONG
福州两男子合影  Portrait of Two Men from Fuzhou
1861 -1870
蛋白照片  Albumen Print
21×27cm

1839年,摄影术诞生于法国。1842年,中英签订不平等的《南京条约》,中国向外国开放五个通商口岸。随后,大批商人、传教士来到中国,摄影术也在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传入香港、广州等地。

阿芳 A FONG
福州两男子合影  Portrait of Two Men from Fuzhou
1861 -1870
蛋白照片  Albumen Print
21×27cm
阿芳 A FONG
状师 A Lawyer
1861 -1870
蛋白照片  Albumen Print
21×27cm

在摄影传入中国之初,一张照片的制作流程相对复杂。因为技术的限制,摄影师需要对被摄人进行较长时间的曝光。被摄者需要保持同一个姿势不能移动。对于被摄者而言,眼前的木箱是一种新的事物,他们内心充满了好奇和恐惧感,甚至认为这是一种摄取自身灵魂的器物。照片中人物大多面无表情,姿态僵硬。从这一批肖像摄影中人们能观察到当时人们的衣着,服饰。

阿芳 A FONG
剃头匠 Barber
1870s
蛋白照片  Albumen Print
27×20cm
佚名 Unknown Artist
藏南地区人物肖像 Portrait of Southern Tibetans
蛋白照片  Albumen Print 
1880s-1900s
9.4x15.8cm
阿芳 A Fong 
民国三口之家站像 Standing Portrait of a Family in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20s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19x13c
佚名 Unknown Artist
民国母子合影 Portrait of a Mother and her Son in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30s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11x14c

虽然国人逐步掌握摄影这门技术,但因为成本和技术等原因的限制,照相机一直作为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制像工具,摄影消费同样属于相对少数的富裕或精英阶层。贵族或具有一定社会身份的人,会主动地邀请摄影师来拍摄或亲自前往照相馆拍摄肖像。其中戏曲名伶身穿华美戏服的摆拍是留存最多的种类。这种情景摆拍的肖像摄影无论神态,姿势,还是着装都更为优美考究。被拍者不再惧怕相机,甚至在不同程度上参与到肖像影像的设计中。从最开始被动接受拍摄变为了愿意主动地去制造他们需要的图像。

佚名
清末女子倚榻照 A Woman Leaning on Couch (the Late Qing Dynasty)
1900s——1911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9x13cm
上海大都会照相馆 Shanghai Metropolitain Photostudio
尚小云戏装照 Shang Xiaoyun in Costume
1930s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13x9cm
佚名 Unknown Artist
梅兰芳《一缕麻》扮林纫芬 Mei Lanfang Acted Lin Renfen in A Wisp of Twine
1916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20x14.5cm
佚名 Unknown Artist
梅兰芳《一缕麻》扮林纫芬 Mei Lanfang Acted Lin Renfen in A Wisp of Twine
1916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20x14.5cm
容丰照相馆  Kung Yu Ting Peking
碧云霞《霸王别姬》戏装照 Bi Yunxia in Costume of Farewell My Concubine
1910s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20x14cm 
容丰照相馆  Kung Yu Ting Peking
碧云霞《霸王别姬》戏装照 Bi Yunxia in Costume of Farewell My Concubine
1910s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20x14cm 
展览现场

相较于男性,女性对于拍摄肖像更加热衷。从事不同职业的女性,在镜头前展示了她们独有的气质。透过相片可以感受到从清末到当代社会,不同时代女性的精神面貌,在不同环境下对于展现自我的渴望和对美的理解。

阿芳 A Fong
福州小脚女子坐像 Seated Portrait of a Fuzhou Woman with Bound Feet
1870s 
蛋白照片  Albumen Print
22×18cm
佚名 Unknown Artist 
清末老妇人坐像 Seated Portrait of an Old Woman (the Late Qing Dynasty)
1880s 
蛋白照片  Albumen Print 
26x18cm
佚名 Unknown Artist
三女子合影 Group Photo of Three Women
1880s
蛋白照片  Albumen Print
20x27cm

 

同生照相馆 Tong Sheng Photo Shop
民国女子站像
1920s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9x6cm
王开照相馆 Wou Kong Photo Studio
关紫兰肖像照  Portrait of Violet Kwan
1930s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14x9cm
邓雪峰 Deng Xuefeng 
晚餐 Hard Dinner
1935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35x28cm
郑景康 Zheng Jingkang
红线女 Hong Xian Nv
1957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9.3x7.4cm
范傑 Fan Jie
女歌唱家周小燕 Female Singer Zhou Xiaoyan
1956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7.2x10.2cm
晓庄 Xiao Zhuang
缫丝一厂工人疗养院  Sanatorium of No.1 Filature Factory
1956
艺术微喷 UltraGiclee
60x76cm
晓庄 Xiao Zhuang
南通印染厂女民兵夜练 Nantong Printing and Dyeing Mill's Female Militia Night Training 
1972
艺术微喷 UltraGiclee
60x76cm
肖鲁 Xiao Lu
开火 Fire
2004
激光数码输出 Laser Digital Print
117×128cm
罗洋 Luo Yang
女孩 Girl
2009
激光数码输出 Laser Digital Print
展览现场

上世纪七十到九十年代,人们在肖像领域在不断的尝试着用新的表现方式,象征着中国艺术家主体的苏醒。很多艺术家用肖像作为素材或将其作为表现空间,拓展了肖像摄影的意义。

进入新媒体时代,摄影的权利彻底地开放,便携式相机的普及,图片的数码化,数字后期技术的发展。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间人们的图像被如此大量的制作,复制,传播,销毁。而可能也没有任何一个时代人们如此脱离不开图像。肖像摄影可以出于任何目的被制作,也可以以更为多样的形式展示。

摄影作为一种媒介工具,可以达到完美的真实再现。同时这种真实本身也给摄影主体和客体带来了更大的空间。从肖像摄影者这一角度人们可以窥见到拍摄者和被摄者的状态的改变。我们在观看一张照片时,会渴望去了解镜头前的人和镜头后的人。

李致铭(昆明图片社) Li Zhiming from Kunming Picture Agency
管天姑娘 The Girl Supervises the Sky
1980s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赵嘉源(昆明图片社) Zhao Jiayuan from Kunming Picture Agency
冬 Winter
1980s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高满林(昆明图片社) Gao Manlin from Kunming Picture Agency
青年演员 Actress
1980s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韩磊 Han Lei
一个胖男孩侧面像
2005
艺术微喷 UltraGiclee
政纯办
政先生
2007
艺术微喷 UltraGiclee

展览开幕期间艺术家任曙林也来到现场观看这次肖像展。他向界面记者讲述了自己对于这次展览的个人感受和看法。

任曙林(左)
任曙林 Ren Shulin
先进生产者
1977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11.7x14.3cm
任曙林 Ren Shulin
先进生产者
1977
银盐纸基 Gelatin Silver Print
11.7x14.3cm

“我本身抱着很大的期待来观看这次肖像展。因为肖像是摄影术发明以来很重要的一种拍摄形式。 它记录的很多信息是其他摄影形式无法取代的。从展览和学术的角度来梳理这个事情我觉得很有意思。从美术馆的收藏中看到一些照相馆拍摄的人像,剧照,还有一些艺术家从不同的环境中拍摄的人像。”

陈强 肖像照

“肖像是有时代性的同时它也是没有时代的。一个人所处的年代,环境,他的经历几乎全都写在脸上。我比较感兴趣的是肖像和这个社会的关系。当人们面对镜头的时候。被摄人的生长环境,所处的时代几乎都会从表情中流露出来。我觉得肖像摄影有意思的在这里。当你把不同年代的肖像摄影按照时间或者其他的顺序排列出来的时候会出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这种趣味性和纪实摄影,抓拍人物还是不一样的。当仅仅是为了拍摄人物肖像而拍摄时,拍摄者和被摄者之间的心理是十分微妙的。”

“这次没有庄学本的摄影作品我觉得是有一点遗憾的,当他拍摄这些少数民族人们的时候,可能会通过翻译人来与被者进行对话,被摄人的内心也许会紧张,会放松,会恐惧我们无从知晓。而这种微妙心理是拍摄肖像有趣的事情”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