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一头抹香鲸的75小时迷途

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它的尸体会最终沉入海底,以庞然身躯供养整套海底生命系统——这是一头鲸鱼尽所能留给大海最后的礼物。生物学家把这个过程称为鲸落。而她将被制成标本,在陆地上实现另一种形式的“鲸落”。

深深 2017/03/17 10:28 | 评论(6)A+

 

作者:深圳晚报记者 张金平

实习记者 黄嘉祥

编辑:王炳乾

视觉:袁耿璋

她是一头哺乳期成年抹香鲸,怀有身孕约两年。

她身长10.78米,重14.18吨,头部占身体的三分之一。

她的家族分布在全世界不结冰的海域,由赤道往两极都可发现它们的足迹,没有人知道她是怎样来到深圳东部大鹏海域的。

大鹏新区渔政大队工作人员在3月12日上午9时左右接到抹香鲸被困的报警电话。

当大鹏新区东山社区渔民阿才看到她时,她漂浮在海面上,身上缠绕着渔网。

她慌张、着急,痛苦地挣扎着。

网更紧了。

这是3月12日上午11时。从这时开始,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人们的关注之下。渔政大队、潜水员、海洋专家以及没有和她打过照面的市民们都希望她能感受到人们揪心的牵挂。

她迷失了方向,在深惠两地的海域里打转。她也曾试图躬身潜入深海,但都失败了。

3天后,她死了。

一头临产抹香鲸从活着被发现到搁浅死亡,这在全世界也属罕见。

人们不得不遗憾地接受她再也回不了家的事实。

潜水员在大海中救助抹香鲸。视频来自潜爱大鹏理事王晓勇

割网

海上风急浪高。

最先近距离贴近她的是3名潜水员。

12日上午11时26分,追浪潜水俱乐部的课程总监孙淑燕(追浪)接到救援电话,马上召集当时在中心的6名潜水教练。

3名穿干衣的潜水员——自在、孙子童、张美玲,决定下水。

12时零5分,潜水员们到达现场时,已有渔民接近了她,尾部的渔网被割开,身上和嘴巴里仍有。

3人分工明确。

孙子童负责背部。她先解开左边,然后从抹香鲸背上爬到右边,让抹香鲸背部重获自由。

南澳海上解救被困抹香鲸 袁丽娜 余海洪 摄

自在与张美玲负责她的底部,当她看到自在游过来时,她很恐惧。渔网慢慢割开,她放松了很多,主动张开了嘴巴,不再挣扎,任由自在的手伸进来。自在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救下她。

此时,抹香鲸随着海浪,漂到了惠州大辣甲海域。中午12时20分,她身上的渔网全部被解开。

潜水教练在水下为抹香鲸解除渔网。图片来自读创。

抹香鲸不知道的是,孙子童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条美人鱼,在宽广的大海里畅游。这位客家姑娘,第一次学游泳,是被舅舅抱起来,直接丢进海里的。

孙子童2013年在马来西亚仙本那第一次潜入海底时,她被海底十几米能见度的丰富景象所震撼。

后来,孙子童成为了一名海洋义工。

渔网剪开了。

抹香鲸可以自己游动了。没想到的是,打了个圈,她又向浅海游去。

徘徊

可能是声呐系统出了问题,抹香鲸方向感很差。

人们只能等着。

下午5时,海面上开来了4艘快艇,人们试图将她引入深海。她似乎听懂了,身体开始随着海水的涌动前进。

一个半小时后,她游入大亚湾海域。

晚上9时,船队护送她至大亚湾虎头门海域,在一片黑暗之中,她游离人们的视线范围。

人们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找到方向,她应该会很快游进深海了吧。

人们抱着急切的心情等到第二天。

3月13日清晨6时,船队再次出动。10时,她出现在深圳大网前廖哥角沿岸海域,这让人们心里一紧。

廖哥角离岸很近,随时有搁浅危险,她的嘴里和身上仍有渔网,情况很不乐观。

潜水员帮她处理完渔网,半小时后,抹香鲸离开岸边。

3月13日,救援人员采用围合形式将鲸鱼驱向外海。深圳晚报记者 李晶川 摄

中午,海洋专家们开始使用声呐设备救助她。采集效果不明显,人们只好通过打船舷和木杆的方式,引导她游向外海,其他船只半包围着她,给她护航。

救援人员不仅担心抹香鲸搁浅,还担心她被过往船只误伤,更担心她饿坏了。救援人员给她买了100多斤鱿鱼,试图喂她,但她基本不吃,她的主食是深海1500米以下的大王乌贼。

这意味着她只能挨饿。

边防官兵与救援人员一起,利用敲击船帮的方法将被困鲸鱼驱离岸边浅水区。深圳晚报记者李晶川 摄

晚上7时半,她漂到惠州港附近,十分危急。救援人员一边疏导船员,一边防止她游向岸边。

她仍徘徊在惠州海域。

晚上10时,她实在游不动了,只好随着海水漂流靠岸。她甚至漂到码头隔离带里面,一动不动,很长时间才换一次气。

抹香鲸已经在浅海待了两天了。

晚11点刚过,她似乎是意识到危险,发了一次力,奋力游出隔离带,向浅桥桥墩游来。

也许是累极了,她一动不动,只有间或的向外喷水,告诉人们,她还活着。

大鹏生态资源环境综合执法局渔政大队救助护送抹香鲸。 深圳晚报记者余海洪 通讯员倪丹 摄

又是新的一天。

3月14日零时刚过,她又动了起来,过桥墩,到了港口另一面。

凌晨1时,她游到了惠州港码头工地旁,灯火通明的工地也许是她一生中从未见过的陆地景象。

整个晚上,她一直在这片海域转圈。

天亮了。

她在惠州港油库码头附近,身体开始蠕动,试图往深海里游,但无法判断方向加上持续饥饿,让她的能量迅速流失。

会诊

中科院、中山大学、汕头大学、广东海洋大学、香港海洋公园等海洋专家的到来,给抹香鲸带来了一丝希望。

来自香港海洋公园的专家团队静距离观察鲸鱼状况。深圳晚报记者 李晶川 摄

14日上午11时,抹香鲸离岸边不足20米,专家们在船上商讨救治方案。潜水员取到她脱落的皮肤,无人机也取到了她的喷射物样本,进行检测。

通过近距离观察,专家们表示,她的能量消耗很大。抹香鲸每天要消耗相当于体重3%至3.5%重量的食物,这也意味着,要是在正常环境里,她每天至少要吃510公斤食物。

12时27分,抹香鲸的左边身体搁在沙滩上,无法动弹,潜水员跟在她身旁帮她泼水,她还是只能在原地打转。

13时,她静止地半浮在海面,很久才喷一次水。

香港海洋公园动物护理总监魏伟宝说,因为她吃的是深海生物,所以能量基本用完了,而这里离外海还有30公里,再加上中间还有渔船航道,离开就更加困难。

潜水员给鲸鱼注射药物。深圳晚报记者 李晶川 摄

19分钟后,确认搁浅。为了防止伤口感染,专家为抹香鲸注射长效抗生素。

抗生素的效果并不明显,抹香鲸又努力试着游往深海。

离岸30米,方向偏了,她又游回来。

离岸5米,潜水员已经推不动她了。

第一天帮她拆网的潜水员自在发现,她的伤比前一天多,尾鳍受伤严重,头伤了,状态差了很多。

14时,抹香鲸露出水面的皮肤看起来像变成了粉红色(这是体温升高的表征),呼吸暂停。

她开始喷水,求生意志强烈。18分,在离岸边不到10米的地方她又不动了。

15:04分,完全搁浅。

抹香鲸搁浅在岸边,专家跟安保人员围在她附近的海域。深圳晚报记者 陆颖 摄 3月14日15时15分许

专家们回到船上继续商讨救援方案。“她现在实在太痛苦了!”一位外国专家说。他甚至建议给她安乐死。

她又有十多分钟没有喷水,潜水员自在站在一米多深的水底,脚下全是礁石。

抹香鲸喜群居,他们往往组成几十头、甚至二三百头的大群,以每小时十几海里的速度洄游。现在正是抹香鲸由赤道向两极洄游的季节,也许这次就是在洄游中,她被深海里的船撞了,或者被渔网网住了,才独自漂流到内湾。

但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专家们也无从准确地知道。

守护

14日15时40分,惠州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邬刚提议,用绳或布袋将她尾巴固定,观察到夜间,实在无法救援再实施安乐死,留下尸体做标本,用于科普研究。

潜水员自在和他的同伴晨迪不愿放弃最后希望,他们说,只要抹香鲸一息尚存,就会坚守。

十分钟后,潜水员把导线粘在她的身上,给她做全面体检。

她又开始连续喷水,这几乎是她所能做的最后挣扎了。

16时20分,香港海洋公园的外国专家准备离开,他们初步确定采用自然死方案。

也有不愿放弃的人尝试用声呐测试抹香鲸的反映,看她能不能动起来。

17时08分,涨潮。她的头埋在水中,始终没有抬起,呼吸紊乱。

专家们集体谈论之前的方案,最终,一致决定选择自然死的方法。

她还有气息,专家们决定围住她附近的海域,安保人员在岸上守护。

夜幕再次降临,随着潮水退去,她能回家的机会越来越渺茫。

19时30分,她所在的海面上设置了防护栏,防止船只进入误伤。值班人员彻夜轮值。

因为自重较重,搁浅后,失去水的支撑,她的内脏会受到压迫。

3天来,潜水员自在和晨迪跟着她10多次下海作业,看着抹香鲸越来越靠近岸边,他们却无力救助,心里说不上来的着急和难过。

抹香鲸看向世界的最后一眼。图片来自南都

每年,世界各地的海域都有抹香鲸遭遇搁浅。在中国海域,从1985年至今,被报道的搁浅抹香鲸有12头,只有1头回归海洋。

最近一次发生在去年2月,两头成年雄性抹香鲸在江苏如东洋口港附近海域搁浅死亡。今年2月14日,他们的表皮、骨骼标本被运回发现地开始组装。在救助搁浅抹香鲸上,人类常常回天乏术。

22时,海上传来消息,在潮水带动下,抹香鲸又移动了200多米。这个消息,让人们心里为之一振。

但随后,她又没了动静。

鲸落

这是降温又有大风的一天,漆黑的夜里,人们的心情也随着她的去向起起伏伏。

凌晨2时,她有过最后一次激烈挣扎。

3月15日上午12时许,专家们再次来到她身边,她此时离岸150米,被确认没有了呼吸。

惠州港码头,抹香鲸被重型吊车拖离海面。深圳晚报记者陆颖 摄

下午16时20分,惠州港码头,抹香鲸被重型吊车拖离海面。

在即将起水的那一刻,一位摄影记者拍下了她在海水里望向陆地的最后一眼,眼里像含了泪。

潜水员晨迪最后一次下水作业后,双手贴在抹香鲸的背上抚摸她,不愿接受事实。

一直参与救援的海洋保护公益组织“潜爱大鹏”的工作人员为她画了一幅漫画:在蓝色的海上,白色的鲸鱼尾巴朝上正跃入海中。

4天来,摄影师、潜水员白小刺一直在参与救援行动。心情从最开始的新奇,到后面越来越沉重。

3月16日,白小刺去往惠州海洋与渔业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的解剖现场。当他得知抹香鲸肚子里的宝宝已无存活希望时,心情一度至崩溃边缘。他受不了这样残酷的现场。

雌性抹香鲸4到6年才能怀胎一次,哺乳期长达两年,当了母亲的她一定很期待小生命的降临。

3月16日,惠州海洋与渔业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的解剖现场。

白小刺的儿子毛豆从爸爸那里知道了抹香鲸的事,4岁半的他从未见过鲸鱼。他画了一幅画儿,上面只有他熟悉的海鸥、水母、章鱼……

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它的尸体会最终沉入海底,以庞然身躯供养整套海底生命系统——这是一头鲸鱼尽所能留给大海最后的礼物。生物学家把这个过程称为鲸落。而她将被制成标本,在陆地上实现另一种形式的“鲸落”。

白小刺决定,到时带着毛豆去看看她。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6)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