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布豆早教产品运营商跑路 代理商巨额押金难讨回

今年春节后,“巴布豆早教包”产品运营商瑷拓邑诗商贸(上海)有限公司人去楼空,致使代理商无法收回此前交付的押金。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29名代理商无法收回款项,金额超过两百万元。

刘素楠 2017/03/20 14:52 | 评论(13)A+
来源:界面新闻

2013年,巴布豆早教包问世并首次面向全国招商。图片来源:网络

2月28日,李叶(化名)带着4份委托书来到位于上海市威宁路的长宁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案由是合同诈骗。她和委托人都是瑷拓邑诗商贸(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瑷拓公司)“巴布豆早教包”产品的代理商,今年春节后,该公司人去楼空,致使代理商无法收回此前交付的押金。目前,至少有29名代理商无法收回款项,金额超过两百万元。

李叶(化名)帮其他代理商到上海报案。

商机下的危机

2014年,李叶接触到巴布豆早教产品,为自己2岁的孩子预订了一年,“一套产品有书本、碟片、教具等,教孩子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产品本身挺不错的。”

人民网曾报道,巴布豆品牌源自日本,是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童装品牌之一。据巴布豆(中国)有限公司官网介绍,1994年,台湾人林启东在上海开设第一家巴布豆专柜,次年成立上海巴布豆儿童用品有限公司,2000年成为中国童装领先品牌,2003年被评定为“上海市著名商标”。

据巴布豆中国儿童用品有限公司官网介绍,2011年巴布豆在大陆建立了2000多个销售网络。自2004年起,巴布豆公司开始重金投入早教项目,2013年,巴布豆早教包问世并首次面向全国招商。

早教行业孕育着商机。据中国产业信息网发布的《2015年中国早教行业市场现状分析》,预计国内早教市场每年的市场规模已超2000亿元。

正是看中了早教行业的潜力,2014年5月,李叶与巴布豆早教产品的运营公司——瑷拓公司签订了为期3年的合同,成为江苏常州市二级独家代理商。为此,她付给了瑷拓公司14万元,在江苏常州相继开了3家巴布豆门店。

网上尚存的零星信息显示,上海瑷拓邑诗商贸有限公司是巴布豆家庭早教在中国运营代理总公司。工商注册信息则显示,瑷拓邑诗商贸(上海)有限公司于2010年3月11日注册成立,法人是黄进容,办公地址为上海市长宁区宣化路300号北塔2802室,股东/发起人为iToys Holding Limited,企业状态为“确立”,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法人独资)。

但是,巴布豆早教产品的销售不尽如人意。“最大的问题是延期到货”,李叶说。有两次延期发货,常州市所有顾客都未能及时收到巴布豆早教产品,给李叶门店的销售员带来极大压力,导致部门店员离职。

2015年,她与瑷拓公司联系时,发觉瑷拓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相继离职。“2014年原来有招商部、产品研发部、市场部、客服部、财务部、培训部,后来听说一些总监慢慢都离职了。”

2016年6月8日,她给瑷拓公司发邮件,称常州巴布豆早教包销售业绩一直下滑,从营业至今一直属于亏损状况,为减少损失,正式向上海总部申请退场。按照此前签订的合同,若代理商在合约期内单方面退出,将扣除30%商品储备金;若代理商在合同生效期间没有任何违规行为,则可在合作关系终止时退还商品储备金。

李叶对界面新闻表示,在提出退场后,瑷拓公司并未派人去常州处理清算事宜,而是以新产品即将面世为理由试图说服她继续经营。

2017年2月4日,李叶给瑷拓公司打电话咨询早教包发货事宜,电话无人接听。她向瑷拓公司一位客服询问,该名客服告诉她“公司目前停止运营了”。次日,她连续给黄进容发微信,未得到回应。她感到大事不妙,于2月8日到上海瑷拓公司所在地,却发现大门紧锁,人去楼空。公司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前来索要退款的代理商。

李叶向界面新闻出示2017年2月4日下午瑷拓公司客服发来的信息。

空头支票

2016年7月16日,云南红河代理商王跃虎与瑷拓公司的合同到期。他联系黄进容,想获得8万元退款,黄表示正在融资,资金有点儿困难。

2016年12月10日左右,王跃虎收到了一张瑷拓公司寄来的8万元支票。然而,他几次去银行取钱,都被告知账户余额不足8万,“余额都在2万元以下,按照银行的规定,余额不足取不出来。”

他又给黄进容打电话,黄进容表示还在融资,让其将支票寄回公司。“我搞不清楚他用意是什么,既然没有资金给我,为什么要寄支票过来?”他把支票留存为证据,并让银行开了个因余额不足无法取款的证明。

王跃虎向界面新闻出示了民生银行红河分行营业部开具的这张证明,证明上写明:“经查询,单位账户余额不足,告知客户后,表示事后与出票单位沟通,故未成功办理现金支取业务,特此证明。”

春节后,他便听其他代理商说联系不上瑷拓公司。

瑷拓邑诗公司寄给云南红河代理商王跃虎一张支票。

湖南衡阳代理商曹晓慧曾在2016年12月21日收到了黄进容的微信:“敬邀27日上午10时上海福泰酒店二楼解决方案协调会!基本上商品储备金一定返还,只是需要时间!”

12月27日,瑷拓公司总经理邱川接待了曹晓慧及其他被拖欠商品储备金的代理商。“对方委托了第三方律师事务所与我们一起谈的,当时承诺一定会返回储备金,并写了份还款计划书,一年半内返回”,曹晓慧回忆。

界面新闻获取了由律师事务所为瑷拓公司拟定的还款协议,按照该协议,瑷拓公司共欠其款项56654元,预计分6次还款,截止还款日期为2018年6月30日。对此,她感到“很冤”,按照原先签订的合同,她本可以在合伙关系终止60日内获得退款,如今,这个时间却被拖延至一年半。因此,她和其他代理都未在还款协议上签字。

邱川随后建了一个“代理商返款群”,称15%首批返款,1月10日即将到账。但曹晓慧称,到了他所承诺的时间时,款项并未如期而至。春节前的某一天,邱川突然退群,曹晓慧便失去了与邱川的联系。

瑷拓邑诗公司招商现场。

正当老代理商急着向瑷拓公司索要退款时,瑷拓公司却开始了新一轮招商。

2016年12月17日,南京的周先生和瑷拓公司签订了为期1年的合约,共交了9.5万元,其中2万元品牌使用费,5.5万元开店建设费以及2万元商品储备金。界面新闻记者在双方签订的协议上看到,收款方为瑷拓公司总经理邱川的个人银行账户,而非公司账户。周先生出示的银行转账截图也显示,其将6.5万元打入了邱川的银行账户。

2017年1月份,周先生的门店尚未开起来,他便听到瑷拓公司“跑路”的消息。2月10日,他到上海长宁经侦支队报案。

胜诉却无法追偿

目前,除了报案,也有人选择司法手段追债。吴雨是唯一一个已开庭审理并获得判决书的代理商。

2013年9月15日,他与瑷拓公司签订了为期3年的合同,向其缴纳了25万元商品储备金。2016年9月合同约期结束,他联系瑷拓公司,被告知11月底将退还商品储备金。到了约定期限后,却没有任何动静,“我们问黄进容,他就开始拖,3天、5天、1周,拖到12月底。”

2016年12月27日,黑龙江哈尔滨市代理商吴雨和湖南衡阳代理商曹晓慧等7位债权人到了上海,被告知瑷拓公司资不抵债,只能延期还款。吴雨没有在延期的还款协议上签字,他将瑷拓公司起诉至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合同已经对黄进容没有约束力,已经没有人相信他,当时他也没露面”,吴雨表示。

吴雨没有想到瑷拓公司会突然解散,他原本想通过法律途径慢慢要回这笔钱。今年2月16日,法院开庭审理,被告瑷拓公司缺席审理。不久,他便收到了法院的判决书。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被告瑷拓公司理应承担相应的退款及违约责任,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原告品牌权利金21万余元,并支付相应逾期退款利息,同时负担本案案件受理费,判决书落款日为2017年2月24日。

法院判决书。

对于一家已人去楼空的公司,吴雨虽然胜诉,却无法要回钱款。

吴雨的代理人、上海兰皋律师事务所律师范占果向界面新闻解释,瑷拓公司和吴雨合作了三年,有一部分押金没有归还,此事属于民事纠纷问题;但新代理商和瑷拓公司的法律关系则不同,该公司明知没有履约能力,仍然招商签约合作,收下商品储备金后“跑路”,这种行为属于合同诈骗。

他透露,他在1月份起诉瑷拓公司的同时就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但当时瑷拓公司的账户里已然没有多少资金。“最关键的是,瑷拓公司没有什么资产,就是一个没有实体的公司。如果有实体的话,法院还可以冻结相关的资产。”范占果建议客户在投资加盟前一定要对合作伙伴进行尽职调查。

而且,瑷拓公司的法人黄进容是中国台湾人,这让追偿难上加难。代理商向界面新闻出示的一张台胞证显示,黄进容1970年出生,现住址为台湾高雄。

代理商拍摄的黄进容台胞证。

界面新闻记者拨打该公司的办公电话,电话里提示“您拨打的用户已暂停服务”。记者又拨打了邱川和黄进容曾留给代理商的手机号,两个号码均提示已关机。

海峡两岸关系法学研究会秘书长尹宝虎2015年曾在《法制日报》撰文指出,2009年4月海协会与海基会签署《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两岸司法协助从个案合作转向制度化合作新阶段。然而,在民事裁判认可与执行问题上,与大陆法院全面认可和执行台湾裁判有所不同,台湾方面尚未明确认可大陆民事裁判的既判力,也未将大陆法院的调解书和支付令纳入认可范围。

律师范占果认为,不管是经侦还是法院,都掌握不了瑷拓公司和黄进容在国内的资产,因此代理商很难实现追偿。

巴布豆继续招商

代理商们无法与瑷拓公司取得联系,便去找将品牌授权给瑷拓公司运营的巴布豆公司寻求解决方案。

今年2月份,南京代理商周先生曾两次代表新代理商与巴布豆公司协商,他对界面新闻表示,“巴布豆说和他们没关系”。

律师范占果也指出,从法律角度来看,此事与巴布豆公司并没有太大关系。“因为巴布豆相当于授权许可瑷拓公司使用巴布豆早教包这个品牌,但是没有帮它承担连带责任的义务。”

实际上,在“跑路”之前,瑷拓公司就已在2016年10月与北京宝贝星球科技有限公司签约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将共同致力于教育领域内容及方式的研发与创新”。巴布豆公司对界面新闻表示,瑷拓公司失联后,巴布豆公司在2017年春节之后与宝贝星球公司正式接触,2月达成合作意向。随后,部分老代理商们陆陆续续收到了宝贝星球的电话,邀请其继续代理巴布豆早教包。

“跟他们继续合作不可能呀,我们这些合同到期的债务谁来承担?谁敢继续代理?要是还发生这种事,受害人更多。”云南红河代理商王跃虎表示,如果巴布豆公司不给出令人满意的回复,他便拒绝代理巴布豆早教包产品。

被授权许可经营的运营商跑路之后,巴布豆公司是否有新举措防止这一事件再次发生?就此,界面新闻联系了巴布豆公司相关负责人,一陈姓负责人在3月16日回复称,将在咨询法务之后于近期给予回复。截至发稿前,界面新闻尚未收到该公司对此事的回应。

无计可施的代理商们建立了追债的微信群,以分享最新的消息。今年2月,巴布豆早教包的代理商们陆续赶到上海,到长宁经侦支队报案。据代理商们自发统计,目前全国已有29个代理商未能获得退款,被欠款多则35万,少则1万,总计近250万元。

2月16日,上海代理商薛晓晖收到了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发出的受案回执,回执显示:“你(单位)于2017年2月14日报称的薛晓晖举报瑷拓邑诗公司合同诈骗案一案我单位已受理。”

代理商自发统计的受损情况。

(文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3)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