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乐志专访】刘孜:是演员,也是名好设计师

成为演员这样的公众人物,并不妨碍刘孜同时做一些内敛的设计工作。这些年里,刘孜一片拍戏,一边策展,代理意大利知名家具品牌,在清华美院做设计讲座,还做了一些不错的设计。最初为了缓解焦虑的进行尝试,在认真地折腾之后,让她同时拥有了外放与慎独的双面生活

富充 2017/03/20 19:00 | 评论(1)A+
来源:界面新闻

北京初春乍暖还寒的一个下午,一间明亮而简洁的瑜伽教室里,我们第一次见到刘孜。她刚结束一部戏的拍摄,不过看起来状态很放松,见到我们时爽朗地打招呼。助理说她早早就到了,准时而又有所准备,是对她的初印象。

从比较早期的《97版神雕侠侣》、《永远有多远》、《我这一辈子》、《侠女闯天关》,到近年的《2008版鹿鼎记》、《等风来》等影视剧中的角色,人们已经熟悉了刘孜影视剧明星的身份。其实,作为设计师的她,在近些年里也同样活跃。

2007年一折腾就成为意大利知名家具品牌的中国首家代理,之后策过展,做过清华美院讲座讲师,如今一边拍戏也一边交出了很多不错的设计作品。演员的公众化形象和设计师所讲究的慎独,这两种看似矛盾的角色转换,在刘孜身上体现的时候其实并不违和。她像很多人一样,把两件看似不相关连的事做好,也借助它们拼凑出一个更完整的自我形象。

“出走”的演员:寻找自己

做设计的起点,刘孜坦言本来是为了平衡自己的焦虑。那段时间一直在拍戏,但并非每个角色都让自己那么喜欢。那时的她会时常思考再往下该怎么演并反思拍戏对于自己的意义,甚至开始产生“要不要继续演戏”这样的困惑。

抱着一边寻找答案,一边提升自己的想法,刘孜考取了北京电影学院的研究生。与紧张的片场相比,校园里的轻松氛围让她开始有一些无所适从,中午上了课,下午就会不知道该做什么。刘孜觉得应该去做点事情分散注意力,来缓解这种焦虑的情绪。她想到自己一直欣赏的意大利家具品牌Kartell:代理经营一家自己喜欢的家具品牌,或许能够成为一种有效的尝试。于是在家具商朋友的帮助下,刘孜与Kartell家的继承人取得了联系。

选择进入设计行业其实并不突然,上大学时,刘孜就对外国杂志中美好的设计心生向往,出差和旅行时对喜欢的设计品也会爆发收集癖。在为自己设计婚后的第一套房子时,刘孜表现出了良好的审美与设计思维。这套房子最初是想请日本设计师松原弘典来做设计,无奈他太忙,最后还是刘孜亲自上阵。

刘孜的第一件设计作品,是自己的家,有着白派建筑的美感
刘孜还帮朋友设计过宠物美容中心,一改人们对于宠物店的脏乱印象,让主人可以在在面喝咖啡、上网、挑选宠物商品,或是隔着中空玻璃宠物互动

拿到Kartell的代理,也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在意大利见面的时候,刘孜把自己之前拍的一个纪录片放给对方看。片子记录了刘孜对于中国家具市场的观察,对于Kartell的理解,她同时自己做了配乐,甚至还配了旁白和中英文字幕。

用纪录片去谈家具代理权,即使对于Kartell来说,也是前所未见的事情。不过这样的形式很符合刘孜欣赏Kartell的地方:聪明,让人有大吃一惊、大开眼界的感觉,用表演的话说,叫“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就像一个能让人分泌多巴胺的剧本。

对于刘孜来说,代理Kartell这件事不是一桩生意,而是对于自己喜爱的生活、美好的事物的寻找,她想试着找到它们,分享出去。

Kartell的风格是醒目的颜色,跳跃的西方美学,与东方那种释然的美感不同,Kartell表现的是灵活的生命力

拿到了Kartell的代理权之后,刘孜开始真正走入设计行业,那段时间的她像是从演员的身份中“出走”,用不同于之前的视角观察生活,洞见和片场不一样的世界。

解惑:设计是焦虑的出口

Kartell擅长使用一种名为聚碳酸酯的高级塑料生产充满奇思妙想的椅子,当时多数人都不看好这种塑料椅子,刘孜硬是一头扎进设计里,做了很多努力。从选址、招聘,再到进货、推广,着实折腾了一番。

关于Kartell,刘孜也做了很多之前没有做过的事,比如策展和去清华美院做讲座。她把家具当成艺术品,为它们规划展览的主题、在店里展出,比如刘孜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名为“秘密花园”的展览,她在室内空间做了一个都市绿洲,草坪、绿植和陶瓷以最自然的状态组合成了一个花园。当时国内还没出现过这种形式的陈列,但她却认为,除了产品的基础功能,人们更多地还是希望这些产品能和使用者产生情感上的沟通。

刘孜在清华美院的高级材质讲座,会详细讲到Kartell常用的聚碳酸酯,这种材料因其高延展性和稳定性,可以无需结构,按照任意形状注塑成型。Kartell利用它做的很多漂亮椅子,不同于传统木质、金属的椅子,它没有结构,但也坚固、能实现美观和现代感,这也正是很多人眼中Kartell的独特魅力。

可惜的是,这家店后来并没有继续经营,在有了小孩之后,刘孜将自己的股份转让给了合伙人。总结原因,刘孜认为,对于中国的家具市场,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教育之路要走,换句话说,就是时机还没到。

刘孜为官舍进行的橱窗设计
刘孜策展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图为当代新锐设计师贾立带来的剪纸艺术

她用“瓶颈”来形容当时的感觉,毕竟她曾为此付出过巨大努力。在经历过辉煌的瞬间,和自我否定之后,她开始明白,不必去用力追逐,只要尽力去做就好,时机未到时,你所要做的就是好好努力,默默忍耐,但不必因此折磨自己。

这大概就是从设计这件事上得到的大智慧:关于很多事情的困惑,是当你深陷其中时才会感到的,给自己一个出口,焦虑的东西释放掉了,光明才会从此透进来。

会做设计的好演员:我比以前更笃定

就像做设计是件自然而然的事一样,回到片场拍戏也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过去对于一个角色,刘孜会想要用力地去得到它、达到自己对于角色的心理预期,经过Kartell之后,刘孜觉得自己能够更好地把握做事情的节奏,演戏也比以前更开窍。

这一切的经历让她能够更笃定:设计和表演都是特别美好的事,希望它们可以陪伴自己一生。

说到创作,刘孜一改之前平静的语气,开始显得有些兴奋,眼睛里的亮光一闪一闪,还有点手舞足蹈的小动作。她说起自己会因为演了一个好角色而兴奋得睡不着,这是很难从卖掉一个东西上获得的成就感

刘孜也承认自己对数字、经营,这些她都不敏感,她关心的,是能否把好的东西带给人们。拍戏和做设计一样,都是富有创造性的事情,她会因为出演一个好角色而高兴到晚上睡不着。自己创作的东西被人们认可时所产生的原动力,才是激励刘孜做下去的根本原因。

现在的刘孜一边拍戏一边写自己的公众号“Zi然”,分享好设计和自己关于设计的感悟。她在文字里喜欢用一些夸张的形容词,意外地风趣有料,也敢于自嘲,让人感觉有股聪明劲儿。

刘孜亲自设计的铅笔灯

同时她也在做一些自己的设计,这些都是让她舒适、有灵感的事。

比如北京朝阳公园官舍内的优胜美地瑜伽馆,室内空间改造就来自刘孜的灵感。瑜伽馆的天花板,是类似国家大剧院一样的室外水景,所天气暧和的时候,光从水池中透下来,抬头即可看到鱼在水中游动。瑜伽馆的举架有10米高,刘孜硬是依照个人的意愿保留了原本的挑高。尽管把空间隔成两层可以最大限度的增加空间,产生更多收益,但刘孜觉得这是对建筑本身的一种人为破坏。

为了装饰这个空间,刘孜跑到义乌找了一万多颗珠子,让工人穿好装饰在屋顶。白天的时候,头顶的水波和阳光在珠子的折射下显得格外梦幻;到了夜晚,这些珠子就像星空一样闪闪发亮。

刘孜也说自己喜欢旧的东西,比如老木头,包括为了和楼梯间的枯山水呼应,她亲自跑到木材市场挑选的枯木

最近,她推出了自己名下设计品牌“Zi”的第一个产品系列“She&He”,包括一组瓷器和一套床上用品,浅色代表she,深色代表he。男人和女人组成了家,这就是家居设计的使用语境。

刘孜设计灵感不仅来自于她自己对于好设计的学习和体察,也来自她对于环保的关注。她希望可以设计出让人们不用频繁更换,在断舍离之后也值得留存的高品质生活用品。

“假如有机会不加限制地做一件自己最想做的设计”是酷乐志的经典问题,刘孜觉得自己大概会回到贵州老家,用老房子做一间精品酒店。把自身对设计的了解、感悟融入进去,也把自己对于家乡的情感融入进去。借景青山绿水,她可以在这里以店会友,和客人聊聊当地文化,聊聊家具,聊聊隔壁茶山的茶。

对于刘孜来说,设计作为一个出口,把原本的焦虑情绪流出去;它同时也是一个入口,把从设计中领悟到的东西,带回生活中来。演员和设计师并非生活的AB面,它们相互支撑,组成了更加丰满而笃定的生活,让刘孜离一直寻找的自我又近了一步。

Q&A 专访:刘孜x界面|酷乐志

Q:在做设计这条路上,家人有给你帮助吗?

刘孜:我一直记得小时候爸爸说过的话:简单就是快乐。这句话对我的影响很深,我也希望自己的设计是简单、克制、环保的。

同时,儿子Nemo的出生,让我感受到了生活的丰富和多样性,这些也是我在设计时的素材。

我先生更擅长理性的、有秩序的,缜密的结构的编排,以及基础框架的勾划;我与他恰好互补,我对于柔和的、软的东西更有能力把握,官舍中的一些空间也是凭借我们的互补性的协作,得到了更好的优化。

Q:在你看来什么样的家居空间设计是好的?

刘孜:《梦想改造家》里有一个案例,是日本设计师青山周平改造的北京胡同老房,在改建后老房变得整洁、现代,但没过多久再去回访时,房子门口又像过去一样被堆满杂物。这个例子告诉我们,家是一个人日常、性格的反应,家居空间的设计一定要符合这家人的生活习惯。

其次家中氛围需要是温暖的,当有了这样的基调,即使是像三合板这样感觉很廉价的材料,在遇上巧妙的设计之后也会变得精彩。

Q:之后有什么计划吗?

刘孜:除了演戏之外,现在在做自己的公众号。也在自己做一个电视剧项目,剧本已经做了半年,我是文学策划,主要讲女性创业,灵感来自我和身边女性。当然还有在做设计,比如同名的设计品牌“Zi”。

我也会画一些设计图纸投稿给家具品牌,需求产品化和深度合作,有一些挺有意思的设计,我一直想把它们从图纸上实现出来。

Q:介绍一下你的设计品牌Zi?

刘孜:Zi是由我担任设计的,以家居为主的设计品牌。主要想为那些追求生活品质,但又不喜欢随便买东西的人带来一些好的产品。目前计划是一年推出四季,现在关于产品的销售渠道还在打磨中,希望不久之后就能与大家见面。

Q、Zi的第一组作品“She&He”的灵感来源是?

刘孜:“She&He”中包括一组瓷器和一组床上用品。瓷器的灵感来自于一次出差在法国,我在一家很小的精品酒店吃早餐,发现它们的早餐都是一小碟一小碟的盛放,我觉得原来有些人需要的不是美式大早餐,反而是这种克制美。“She&He”瓷器一套包含大、中、小尺寸的盘子,可以覆盖掉一顿简单但营养均衡的早餐,它同时也可以用于下午茶和晚餐。

简约、东方,和现代居室没有违和感,也是“She&He”的设计宗旨。

Q、实现这种灵感的过程中遇到了怎样的困难?

刘孜:瓷器似乎是家中最常见的家居品,对于生产来说也相对更易掌控和入门,但实现起来其实没有那么容易。

颜色、器形,瑕疵、气泡、凹凸不平……一套好瓷器是克服了很多障碍、换了很多加工的地方才生产出来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要对产品的要求那么高,但是我认为如果是自己都不想买的东西,是不会卖给别人的。

“She&He”的床上用品,可能有人觉得纺织品是相对容易实现的家居产品,但情况又不是这样。中国虽是产棉大国,但真正有品质的棉面料,却不来自中国。我想在国内试着找到一些质感良好的高织数材质,但国内的厂商生产出来的高织棉非常挺括。我就和他们开玩笑说,什么都要挺括,在床上就柔软一些比较好吧,哈哈。

Q、所以如何解决了床上用品的材质问题?

刘孜:以国内目前的生产技术还无法达到贴合度、吸水性,柔软度兼具的工艺水平,所以最终还是选择了意大利进口的埃及棉面料。为了保证加工工艺,还要工厂里盯着生产。虽然这样一来成本就会比较高,但我还是希望这套产品未来定价可以是同类面料的一半,甚至更低。

Q:你曾参加“曲美设计大赛”,并将“设计是个容器,它会装下我想跟这个世界说的话”这样一句话作为参赛语,你觉得最想通过自己的设计对世界说什么?

刘孜:简单、克制、环保,这就是我希望带给大家的好设计。

图片提供:Sharkabbi(摄影)、Zi然、优胜美地瑜伽馆

场地提供:优胜美地瑜伽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