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鹅上市 成了动保组织PETA打压它的好机会

动物保护组织PETA对奢侈品公司施加压力的段数,可比单纯游行起义高得多——通俗说,就是“孩子不听话,爸妈来陪读”,可谓深入敌穴欲擒故纵。

周卓然 2017/03/17 09:00 | 评论(1)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Luna Journal

多伦多当地时间3月16日,是去年爆红的羽绒服品牌加拿大鹅(Canada Goose)的首次公开募股日。该司股票以18美元的价格于纽约证券交易所开盘,较之前12.78美元的定价高出40.8%,最终当日以16.08美元的股价收盘,涨幅25.82%。

上市通向的是加拿大鹅终于和竞争对手Moncler比肩站立的局面。2013年,法国羽绒服奢侈品品牌Moncler完成了首次公开募股。而成立15年的加拿大鹅此前只流行与加拿大、美国等地,随着近两年在亚洲、特别是中国内地市场的走俏,逐步使其从一个户外品牌成长到年销售额翻了100倍的时尚大户。

2013年,波士顿私募基金Bain Capital的收购了该品牌的绝大多数股圈,从而极大地提高了品牌的营销力度、并因此扩建了更大的生产基地,同时加速了在欧洲等地的海外扩张。

随着公开募股正式开始,恐怕投资人已经按耐不住兴奋——但有一个组织恐怕比所有人都要着急,它就是前段日子里天天跳脚、痛斥加拿大鹅的动物保护组织PETA。

加拿大鹅原料涉及的动物

2016年11月左右,PETA开始大力度反抗加拿大鹅。在后者位于多伦多的专卖店前,它找来Maggie Q等明星抗议该品牌对原料来源之一——狼——的非残忍屠杀。活动领导者Jacinta McDonnell和抗议者们一边举着加拿大鹅生产的羽绒服照片,一边贴出死去的狼的照片。照片里,死去的狼血肉模糊,而列举这种以让人略感不适的血腥画面,也是PETA惯用的手段。随后,抗议活动亦在纽约举行,因为恰好加拿大鹅在那里开了新店。

作为奢侈品和时尚品牌的老冤家,PETA在2015年还曾指控爱马仕的鳄鱼皮铂金包的皮革原料,是由其供应商活剥鳄鱼取皮而来,并在YouTube上传视频佐证,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反馈,甚至连著名女演员Jane Birkin、同时也是铂金包的命名来源的强烈不满,要求爱马仕不再以她的名义命名此款包袋。直到爱马仕表示会进一步加强对鳄鱼皮供应商的要求后,才算息事宁人。

去年,用于18K金挂锁的爱马仕手袋刚在佳士得拍卖到了30万美元的高价,“扫把星”PETA就立马火力全开,大爆爱马仕、Prada,Louis Vuitton的鸵鸟皮原料,来自南非的贫瘠土地上,惨遭毒手的可怜鸵鸟。

但可别以为PETA的手段就这些,该组织对奢侈品公司施加压力的段数,可比单纯游行起义高得多。

PETA深谙资本运作对公司的影响,其秘籍就是入股——说白了,就是变成对方的金主,深入敌穴。2015年,PETA为了加入爱马仕的股东大会特意购买了其股份——而“鸵鸟门”事件的爆发,就是在后者的股东大会上直接爆发,从而逼得爱马仕的首席执行官Axel Dumas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发表公开声明,以平息社会的质疑。

有趣的是,这场投资施压的游戏却稳赚不赔。在PETA宣布入股爱马仕后,公司股票不跌反升了1%,PETA当然也能从中获利。

实际上,这套策略被PETA用了30年。组织发言人Ben Williamson称其屡试不爽,1987年开始,它第一次以此对快消集团宝洁和香水品牌Armour-Dial施压。

据Quartz报道,这一次,在加拿大鹅即将IPO的档口,PETA也要争做“第一批买股票的人”。它要买进最少的股份,标准是只要能加入股东大会就行,为的就是取得在股东大会上公开和CEO对峙的机会,竭尽全力阻止加拿大鹅再度使用北美小狼毛。

“我们作为股东的身份允许我们有效参与公司,包括卡夫、WhiteWave等日用品公司,万豪集团、北脸等在内的品牌都是如此。特斯拉现在已经用全素皮革制作Model X和Model S的汽车内饰,如果我们没有直接在年会上和Elon Mush沟通,这一切是不会发生的。”Williamson说。

面对PETA的强势,加拿大鹅的填充物也受到了广泛质疑。不过,在IPO的申请资料上,加拿大鹅强调称自己的原料是可持续且合乎道德的,并没有从活禽身上拔毛,只从供应商那里买了家禽业的副产品。

不过,对于一个高度依赖动物毛发的品牌,想让加拿大鹅放弃动物皮毛几乎不太可能,顶多,只能加强对供应商动物取毛的监管。另外,高保温的鸭绒鹅绒也是它的卖点,如果换成别的材料,也就意味着品牌丧失了产品卖点的根基所在。

想必它以后和PETA的斗智斗勇还有的可看。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