嗑嗨了上战场:战争毒品使用简史

战争史也是士兵服用各类药物的历史。一个事实是,在20世纪中叶前,战争很少是在清醒的时候开打的。

Lukasz Kamienski 2017/03/20 13:21 | 评论(1)A+
来源:界面新闻

德军不是二战中唯一给作战部队分发安非他命的国家,军事史上尼古丁起到的作用也经常被忽略。图片来源:Wikicommons

哲学家尼采曾经写道:尼古丁的历史就是文化研究本身。他的话放到军队文化中也完全适用。

虽然长期以来被军事历史学者忽视,但几个世纪以来,麻醉品一直都是战地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人们很久以前就已经知道,兴奋剂可以显著提高作战表现,让人员保持清醒、警觉,因此能够承受长时间的疲劳。麻醉品还可以让士兵们更好地应对战场上创伤。喝酒和嗑药甚至还可以强化士兵们之间的纽带,对增强团队凝聚力、提振士气非常重要。而且,考虑到战争中会有大把无聊的时光,士兵们也经常仅仅因为无聊、想要打发时间而使用麻醉品。

药品和战争从来都是携手而行的——从荷马时期战士喝酒吸鸦片到德国国防军服用甲基苯丙胺。事实就是,历史上大部分情况都是,士兵们在磕嗨的情况下上了战场。下面这些都是案例:

航海时代,皇家海军的水手们每天都会配发一满加仑的啤酒。相当于8品脱。图片来源:Wikicommons

对战士来说,酒精是历史最悠久也是最流行的药理刺激物。几个世纪以来,定量配给的烈酒都能够激起战士们的胆量进行战斗。不同的国家选用不同的酒类。英国人选用的是朗姆酒。俄罗斯人则钟爱伏特加。古希腊、罗马和现代法国军队都偏爱红酒。德国人配发啤酒。美国刚开始也选择了朗姆,自从内战之后就变成了威士忌。事实就是,在20世纪中叶前,战争很少是有在清醒的时候开打的。

祖鲁人在战场上好似恶魔,这多少是因为他们在上战场之前服用了自然草药、植物和蘑菇等。图片来源:Wikicommons

祖鲁人的勇气

服用药物跟凶狠的外敌战斗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1879年,当英国决定征服祖鲁人时,他们面对的敌人似乎完全不畏惧现代的枪炮火药。祖鲁人之所以成为凶勇无敌的战士,不仅仅因为他们有好战的传统,还得益于药品的作用。

萨满教巫医给战士们供给各种各样的药品,如intelezi(在净化仪式上使用的传统草药,主要用以提升士气),含药啤酒,dagga(南非产大麻,有提神振奋人心的作用),一种强效止痛药和一种从布什曼毒球提取出来的致幻药剂,还可能包括被称为Amanita muscaria的伞菌。如果英国人对僵尸的概念足够熟悉的话,他们很有可能就会用这个词形容这些祖鲁人。

从西伯利亚来的苏联军队服用的是一种有几个世纪历史的蘑菇混合物,这能让他们更凶猛地战斗。图片来源:Wikicommons

蘑菇

虽然祖鲁人是否能用上Amanita还不明确,但可以确定这种蘑菇曾被欧亚大陆的战士广泛使用,尤其是在西伯利亚的Chukchi,Kamchadals和Koryaks部落。

伞菌中主要起精神振奋作用的成分是muscimol,其可以显著提升一名士兵的作战表现。有趣的是,由于食用者的尿液中仍然保留着效果很强的精神刺激成分,西伯利亚的战士们中也普遍留有饮用的习俗。

也有传说记载,服用了Amanita muscaria的部落可以培养出异常勇敢的“蘑菇战士”。巧合的是,苏联的战士们——可能确实来自西伯利亚,据报道在1945年匈牙利塞克什白堡(Székesfehérvár)之战中确实磕过不少蘑菇。他们表现得同样无所畏惧。

对于一战西线战壕的士兵来说,可卡因也是一种流行的补品。很多人从家乡大量采购。图片来源:Wikicommons

可卡因

第一次世界大战把可卡因带进了前线。这种药品首先在1960年代被研发出来,德国、法国的飞行员以及加拿大的步兵部队都曾经使用过可卡因。英国军队则选择分发一种含有可卡因和从可乐果仁中提取出的浓缩物,后者也被称作“Tabloid”或者是“Forced March”。据说这种东西可以让战士更加勇敢,也可以抵抗作战疲乏。

士兵自作主张服用可卡因的情况也非常普遍,在战壕中服用这种药物确实能起到提振精神的作用。伦敦的药剂师卖出的医药套装盒子中包含有可卡因和海洛因,对于女孩子们而言这些盒子相当抢手,因为其宣传句就是“给前线的朋友最有用的礼物”。这些盒子会被她们迫切地送给身处前线的男朋友、未婚夫或是丈夫。

闪电战

如果说可卡因是1914到1918年间军中最流行的药物,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更受欢迎的刺激物当属安非他命。事实上,从1939到1945年,由于这期间的战争拼的是速度,士兵成了安非他命最大的消耗者。

首先批量和系统性在军中嗑药的是德国纳粹。他们选择的药物是Pervitin,麻黄碱的早期版本。其可以使整个身体能量充沛,提升警觉性,战胜疲乏,营造一种强烈的自信感。中国古代哲人孙武的《孙子兵法》写道:“兵之情主速。”这也是闪电军的核心,德国军队通过嗑药得以实现了这一目标。

在1939年的4月到12月期间,Temmler-Werke公司提供给德军2900万Pervitin“攻击药丸”,该药物在1939年9月攻击波兰的时候就已经经过了检验。因为药物的作用非常明显,在1940年春天闪电战的胶着时刻部队派发了大约3500万药片。

考虑到很多分队当中许多士兵每天都会吃上4颗左右的脱氧麻黄碱药丸,闪电军惊人的前进速度就显得没那么可怕了。据统计,从1939到1945年德军总共消耗了2亿左右的甲安菲他明(meth)药丸。

英美、日军也很快效仿,他们为军队准备了安非他命。据估计,英国士兵在二战中消耗了大概7200万左右的Benzedrine安非他命药片。药品大部分是配发给飞行员的,但也有一些给了地面部队。

有个例子是,1942年10月23日,巴纳德蒙哥马利将军在阿拉曼战役的第二场战斗之前给他的第八军队分发了大概10万枚药丸。磕嗨了的英国士兵战胜了德国人,即使后者也有甲安菲他明药片的帮助。这场战争中安非他命到底发挥了什么作用,很大程度上还有待探索。

1942年,Benzedrine药片(外号Bennies)被加进了美军轰炸机成员的应急装备中,1943年,这一举措扩展到了整个步兵团队。大概15%左右的美国士兵都有规律地服用这种兴奋剂。实际上,五角大楼每年大概都会分发2.5亿左右的Benzedrine药片给部队,总数可能高达5亿左右。

这种预测结果和实际可能存在巨大差异,是因为虽然我们虽然知道政府和Smith, Kline & French公司(Benzedrine的生产者)的采购合同价值几何,但实际采购价格并未透露。

越战时美国大兵使用药物的情况非常普遍。图片来源:Wikicommons

自我疗伤

美军在朝鲜战争时持续用安非他命来提升部队战斗能力,虽然右旋安非他命的配发也越来越常见。驻扎在韩国和日本的美军服役人员也在配置自己的药丸——一种可注射的安非他命和海洛因的混合物。但是在越南战争的战场上,从当局到个人,精神类药物的消耗量真正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得到批准的服用药物的现象非常猖獗,在1966年到1969年期间,军队派发了大概有2.25亿左右的右旋安非他命药丸。根据五角大楼的统计,1968年越南战场上50%的美国士兵服用了药物,到1973年美国撤兵时,服用药物的人数比例窜到了70%左右。嗑药的人员中一半使用的是大麻,另外30%使用的是海洛因和鸦片。

 

在伊拉克战斗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报,当地嗑过药的叛乱人员作战时如同野兽。图片来源:Wikicommons

现代药物

更近一点如1991年的海湾战争,58%的美军飞行员都用过右旋安非他命,而17%左右的人员经常使用“行动药丸”,这是飞行员给合法兴奋剂起的名字。

即使是今天,单人飞行任务如果超过8个小时,双人任务超过12小时,战斗机飞行员们在所有规定手续都达成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服用右旋苯异丙胺药丸。

从2003年开始,安非他命兴奋剂开始缓慢得被一种新类型的精神刺激物取代,这是一种被称作莫达非尼(Provigil)的药物。官方层面而言,美军是唯一允许使用控制下药理对抗疲劳的武装部队,而且这个政策也只针对飞行员。

不过据说其他国家也有自己的“聪明药”。在俄罗斯药店里可以轻易买到很多在体育赛事中被禁止使用的药物,被西方人称为“促智药”。

有一些原来为宇航员开发出来的药物在阿富汗战争期间(1979-1989)被苏联红军加以利用。诸如Phenotropil, Metraprote或是 Mildronate此类混合物和右旋安非他命以及安非他命有着相同的作用,而且没有血清素和多巴胺上的负面影响。Metraprote则还是只给了特别部队或者快速反应部队,而且只在紧急的情况才会用到。

极端宗教组织“伊斯兰国(ISIS)”的选择是Captagon,这种强劲的刺激物被称为fenethylline,在身体新陈代谢分解之后可以形成安非他命和fenethyline。1961年被研发出来后,该药物在中东地区成为了主要的消遣药物,最近在叙利亚内战中成了受欢迎的提振精神的药物。对战士们来说,其可以提升警觉度、力量,战胜恐惧,提升勇气。

圣战者们据说大范围地消耗了此类药品,同时还服用了强劲的鸦片类止痛药和大麻(hashish)。“有些人服用的量太大,即使你射中了他们,他们也不会倒下,”叙利亚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一名军官这样回忆道。磕嗨了的圣战分子常常被和僵尸相提并论。在药物作用下,他们甚至能够在严重受伤的情况下继续战斗。

在2004年的费卢杰战役中美国海军陆战队也有过相同的体验。伊拉克的叛乱者们因为摄入了大量安非他命和可卡因,即使重伤之后也仍在战斗。标准的开火程序是先射击身体,但这对他们没用;陆战队员们后来被下令重新瞄准他们的头部开枪。

(翻译:鲍玉菡;编辑:闫桂花)

来源:MilitaryHistoryNow

原标题:Combat High – A Sobering History of Drug Use in Wartime

最新更新时间:03/20 14:11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