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人士再曝模特行业内幕 Lanvin和Balenciaga被点名

眼下,一件丑闻让正在进行中的2017秋冬巴黎时装周陷入了阴影。

钱沐炻 2017/03/01 12:43 | 评论(10)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annstreetstudio.com

过去几年,时不时会便会有关于模特遭受极端化、不公正待遇的新闻爆出,而如今时装界似乎也在用各种政治正确、人道主义手段加强这方面的不足,但眼下,一件因模特行业而起的丑闻还是让正在进行中的2017秋冬巴黎时装周陷入了阴影。

设计师Derek Lam和James Scully(右)

根据《女装日报》、The Cut等多家媒体报道,业内知名的模特选角导演(Casting Director)James Scully在自己的Instagram账号上揭露一批模特在本次巴黎时装周的非人待遇,并且还将苗头对准了Lanvin、Balenciaga等品牌。

James Scully在自己Instagram上发出的帖子

James Scully首先指责他的两位同行,在前几天为Balenciaga 2017秋冬女装新秀挑选模特时的不当行为:“早晨有几个模特姑娘和我说的事情令我很不舒服。她们说在昨天Balenciaga的模特试镜选角现场,Madia和Ramy(连环施虐狂)让150多个女模特挤在楼梯井里待命,告诉他们在未来3小时内,谁也不许离开,然后到了午饭时间他们就跑出去吃饭,还把楼里的灯全部关掉,而那150多个待命的姑娘就只能在乌漆墨黑的环境里继续干等着,唯一能照明的东西就是她们的手机——这样的做法很残酷,而且非常危险,我发现事后很多姑娘的精神状况都受到了明显的影响。”

James Scully口中的连环施虐狂,指的是Maida Gregori Boina以及Rami Fernandes——俩人是著名的模特选角导演拍档,曾负责包括Calvin Klein、Jil Sander、Acne Stuidos等大量品牌的模特选角工作。而模特选角导演,一直被视为决定一个模特职业命运的关键伯乐之一。

“很多模特要求取消她们在Balenciaga、Hermès和 Elie Saab的试镜机会,因为她们不想受到非人待遇。”James Scully继续说道。而Hermès、 Elie Saab的秀场模特选角工作,亦是由Maida Gregori Boina和Rami Fernandes负责。

Maida Gregori Boina和Rami Fernandes目前并未对此事有正面回应。在如今越来越强调政治正确和肤色、人种多样性的时装界,这两位业内大人物缺乏对有色人种模特的启用,已经饱受外界诟病。

James Scully也没有放过这一点,并炮轰Lanvin的人种歧视:“我听到几个模特代理公司的人说,Lanvin授意他们,自己不想要有色皮肤人种的模特来走秀。”另外,他还曝光不少品牌仍旧不顾法律和道德约束,启用未满18岁的女模特。

在帖子的最后,James Scully号召那些受到过不公正待遇的模特和代理公司继续向他分享自己的遭遇,而他也会将之公布于众,因为“这可能是唯一让这个行业做出改变,并且赋予模特行业本应得到的权利的方法。”在去年的BoF时装商业评论举办的BoF Voice论坛及最近Vogue的访问中,他亦对自己的发声做出解释,因为“眼看着这个行业变得如此不可理喻。”

Lanvin 2017春夏女装系列 图片来源:Vogue Runway

对于James Scully的指责,Lanvin的发言人Sophie Boilley迅速回应说这是“毫无依据和错误的”。该品牌的新秀计划在巴黎当地时间3月1日中午12点举办。去年由新任创意总监Bouchra Jarrar上任后发布的首个2017春夏女装系列总计推出49套造型,其中有3套由非白人模特展示。

Balenciaga 2017春夏女装系列

Balenciaga方面的反应则和Lanvin大相径庭。2月26日,该品牌在一份正式声明中,称已经和涉嫌此次事件的模特选角公司解除合约,并且将尽最大努力保证模特能在得到尊重的前提下与之合作。

开云集团作为Balenciaga的母公司,在其主席暨首席执行官François-Henri Pinault的带领下,近年来一直致力于环保、人道主义方面的发展。就在上周,该集团旗下另一品牌Gucci,还成为首个加入“Parks — Liberi e Uguali(自由与平等联盟)的奢侈品品牌,该组织以“现代民权运动之母”罗莎·帕克斯命名,致力于帮助各大公司策划支持多样性的活动。而Gucci在社交媒体上近来也强调自身对模特、文化的多样性选择倾向。

但Balenciaga创意总监Demna Gvasalia自己的品牌Vetements也曾被指责在T台上进行人种歧视,原因是该品牌一度很少启用有色人种作为模特。对此,Demna Gvasalia解释说他根本没想那么多,一切都以传达作品效果为主。

Natalia Vodianova和Antoine Arnault

James Scully在Instagram上的这则帖子迅速得到4000多个赞以及600多条评论,其中包括时装评论人Tim Blanks、模特Joan Smalls、时装博主Aimee Song等。LVMH集团主席暨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之子、Berluti首席执行官Antoine Arnault甚至留言说:“如果你听说这种事情在我们公司发生,请直接联系我。”而他的女朋友Natalia Vodianova,也正是红极一时的名模。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曾担当过模特选角导演的业内人士对此向界面新闻表示,类似的情况在国内外都已司空见惯,客户、摄影师、选角导演或者造型师,为了保证工作顺利进行,久而久之形成了这种不近人情的操作方式,而总有那些渴望成名的模特不惜一切换来一个机会,在某些方面来说,这也是外界常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式的努力——“人道只留给那些已经有名气的模特,但当他们有什么要求后,你又会说他们耍大牌。”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