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乃伊和印象派的相遇:遇见博物馆双展开幕

2021年12月30日 16:00
两场重磅展览开幕,参观者可同时欣赏到来自古埃及的文物和十九世纪的欧洲绘画。

撰文 | YIFANG
来源 | 界面艺术

2021年12月27日,遇见博物馆·上海静安馆开馆,“遇见印象派·诺曼底曙光:十九世纪欧洲绘画流变”和“遇见古埃及·黄金木乃伊”两场重磅展览开幕,参观者可同时欣赏到来自古埃及的文物和十九世纪的欧洲绘画。

追光者来到诺曼底

在“遇见印象派·诺曼底曙光:十九世纪欧洲绘画流变”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十九世纪艺术从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巴比松到印象派、新印象派、象征主义等种种艺术变革的痕迹,为我们了解西方艺术提供了一个特别的角度。展品全部来自法国诺曼底绘画协会收藏的61幅大师真迹。参展艺术家包含德拉克罗瓦、库尔贝、柯罗、马奈、莫奈、莫里索等法国绘画大师。

在十九世纪中叶,蒸汽火车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旅行方式。1843年巴黎-鲁昂线开通,1847年延伸至勒阿弗尔,次年延伸到迪耶普,1860年代,火车在多维尔-特鲁维尔和花卉海岸沿线的海滨胜地停靠,铁路公司在广告中宣传旅客可以在两到三小时内到达海岸,于是,当时被称为法国最美海滩的特鲁维尔竖起了五颜六色的阳伞,贵妇们仿佛水母一样撑开的裙子绽放在浅色的海滩上。鲁昂港口左岸的工厂烟囱与右岸的钟楼在不断变化的气象中呈现令人沉醉的色泽,在诺曼底,很难说是什么具体的事物攥住了艺术家们的心魂,是变幻莫测的天光还是热闹的港口?是雪白海岸上形状奇诡的象鼻山还是晨曦中的哥特式教堂?

诺曼底距离巴黎仅123公里,交通便利、靠近首都,于是我们可以发现,一连串在艺术史上声名显赫的名字纷纷与诺曼底产生了关联。德拉克洛瓦、柯罗、库尔贝、马奈、莫奈、莫里索等画家都在这里获得了某种启示,当然,艺术与文学、音乐也在这里产生了交汇,比如象征派诗歌先驱波德莱尔是莫奈恩师欧仁·布丹的好邻居,一间叫圣西缅客栈(La Ferme St. Siméon)的茅草屋顶农舍旅馆是库尔贝、柯罗、杜比尼、莫奈、布丹、琼康、巴齐耶等人的聚会场所,艺术家们偶尔可以用自己的作品来支付食物和饮料。

展出作品中,我们能看到不同艺术家对同一主题的描绘,其中最突出的即是由三座白垩质悬崖组成的象鼻形海蚀门埃特勒塔(也叫做象鼻山,因被法国文学家莫泊桑形容为伸入大海的象鼻子而得名),这里是德拉克洛瓦、莫奈、库尔贝等印象派画家喜爱的写生胜地,通过展出的画作,我们可以观察到他们各自喜爱的视角和光影表达。

印象派诞生于工业化的变革之中。管装颜料使艺术家们可以走出屋门到户外写生;色彩理论的进步使人们了解到眼睛和大脑是如何通过对比把并置的色彩融合调色的(这个理论尤其使艺术家们着迷,从而不断通过绘画做视觉探索);摄影术出现,使艺术家们更深入思考如何才是“追求真实”,画作中也出现了更多动态表现;新兴资产阶级出现,在原本属于权贵阶层的“新古典主义”艺术之外开拓了新市场,一批艺术赞助者的出现促进了新艺术形式的繁荣……一个欣欣向荣的新世界正在向人们招手,印象派像舞者在历史绘卷上踮起脚尖的轻轻一跃,为艺术市场引来一股新风。

展区特别设置了一个模仿火车车厢内部场景的区域,电子屏“窗户”里是诺曼底风光的旧时影像,我们可以在此一瞥当时乘坐火车旅行的追光者们努力想要留住的瞬间,也可闭上眼睛去想象一个普鲁斯特式的时间感知——此时此刻,外部世界成为了我们希望它所成为的样子,如阿道夫-菲利克斯·卡尔斯所说:“我时不时在凌晨三点起床,手里拿着调色板,看着太阳升起,然后又看着它落下。直到无法再看清我的画板时,我才会离开这个地方。因此,在日落的最后几个小时,我一边欣赏暮色,一边清洁调色板与画笔。我入睡前会最后看一眼大海与天空,然后在十点钟入睡,卧于床榻之上,我仍然可以看到那深邃柔和的色调,这色调不属于白天,也不属于深夜。”

黄金木乃伊的午夜飞行

“遇见古埃及·黄金木乃伊”于北京特展后登陆上海,展品来自英国曼彻斯特博物馆、诺玛德展览(英国)有限公司。在北京站之前,木乃伊们刚刚结束了美国纽约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的旅程,不知道这样的“身后故事”是否符合或超出他们生前的想象,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通过极其复杂的仪式和防腐处理步骤,他们得以穿越时光来到我们面前。

古埃及人从来不回避死亡,他们将死亡看作一次危险旅程的开端,为了抵达神明居住地,他们需要穿过冥界,接受冥王奥西里斯的审判直到复活的时刻到来。这样的死亡观催生出独特的丧葬文化和丧葬经济,据文献记载,公元113年,一位水利工程的工头每月收入是36德拉马赫,订制一个木乃伊裹尸布的价格是600德拉马赫,而制作一具上乘的木乃伊需要至少6000德拉马赫。为了让逝者安全“上路”,需要做的准备工作和花费的金钱都不会少,本次展览展出的6具黄金木乃伊精美、华丽,从裹成菱形纹样的亚麻布到装饰用的玻璃、金钉和棺椁上的彩绘,都指向一个为来世做足了功夫的贵族丧葬文化场景。

本次展出的6具黄金木乃伊来自公元1世纪左右“希腊-罗马”时期的古埃及,彼时多民族混杂而居,丧葬文化也体现出文化之间的交融,比如在木乃伊的制作环节中,埃及传统包裹木乃伊的方式混搭了新型装饰风格,继续被沿用的《亡灵书》混搭着罗马帝国时尚潮流。

除黄金木乃伊之外,11幅法尤姆木乃伊肖像和2具肖像木乃伊也非常值得一看。罗马时期的木乃伊画像即所谓的“法尤姆肖像”,是古代世界最引人注目的肖像画之一,据英国考古学家皮特里统计,大约每百具出土的木乃伊中,只有一两具带有画像。画像中的人物发型精致、双唇饱满,瞳仁中流露出忧郁的神色,有着古典希腊自然主义风格的安静和肃穆。它们被用于固定在木乃伊的棺椁上,显示出墓主人的容貌,然而根据CT成像等技术我们可以得知,画像也并非追求真实,比如某个墓主人原本体型较胖,画像上却是个棱角分明的帅小伙。

站在法尤姆肖像前迎接画中人的注视将会是一种特别的体验。1615年意大利探险旅行家德拉瓦拉将其称为“世上最纤柔的一瞥”,而在1888年,奥斯卡·王尔德身处伦敦国家肖像馆的某一时刻,或许也被这种穿透灵魂的永恒凝视激发出了灵感,于是书写下著名的《道林·格雷的画像》。

除上述十分珍贵的展品外,本次展览的展品中还包括12件镀金彩绘木乃伊面具;18件古希腊风格的神像、雕塑、石碑;25件古埃及贵族陶罐和首饰;33件玻璃容器、莎草纸文件等稀世珍品。

本次双展开幕,呈现了两段不同地域和历史时期的文化交汇线索,如同装进盒子里的时光碎片,它使我们去想象一个柔焦镜头下的旧时代,而好奇心将引领我们朝更宏大或更细节的历史脉络中看去。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